第四章 布莱恩教练和他们那些人想出了一个秘招, 任何人都不得透露,连跟我们自己 人也不能提。 他们一直在教我接球。每天练完了球,总有两名打手和一名四分卫继 续训练我, 我一再跑出去接球,跑出去接球,直到我累得筋疲力竭,舌头垂到肚脐 眼。 但是我已进步到接得到球, 布莱恩教练说这将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就 好比“原子弹” 还是什么的,因为其他球队过一阵子会发现队友都不把球传给我, 他们就不会戒备。 “然后, ”布莱恩教练说,“我们就让你这大狗屎尽情跑——二米二高,两百 四十磅重的大家伙一一九秒半之内跑完百码。一定让他们叹为观止!” 到这会儿巴布和我已经成了好朋友, 他帮助我用口琴学会了—些新曲子。有时 候他到地下室来, 我们坐在那儿一起吹,但是巴布说他一辈子也不会吹得比我好。 我告诉你, 朋友,要不是这支口琴,我大概已经卷铺盖回家了,可是吹口琴让我好 舒坦, 我形容不出那种感觉。就好像我整个身体就是口琴,我吹奏时音乐会让我起 鸡皮。 吹琴的窍门在舌头、嘴唇和手指,及移动颈子的动作。我猜想追那些传球使 我的舌头伸得比较长,而这绝对是个特点,可以这么说。 接下来的星期五, 我把自己打扮起来,巴布还借给我发油和刮胡子水。然后, 我去了“学生会” 大楼,演唱会场人山人海,珍妮果然和三、四个人站在台上。珍 妮穿着一件长礼服, 弹吉他,另外一个拿着五弦琴,还有个家伙用手指拨弄着低音 大提琴。 他们演奏得非常好, 珍妮看见我站在人群后面,于是微笑用眼睛示意我坐到前 面。 坐在地板上,望着珍妮,那感觉真好。我多少有点想待会儿买些软糖.看她想 不想也吃一点。 他们表演了一个小时左右.观众似乎都很快乐, 听得很舒坦。他们演唱了琼贝 兹的曲子, 还有鲍勃狄伦和“彼得、保罗、玛丽”合唱团的曲子。我往后靠着,闭 眼听着,突然问。我也弄不清怎么回事,总之,我掏出口琴,跟着他们一起吹。 那件事真是怪透了。 珍妮当时正在唱“随风而逝”,我一开始吹,她立刻停顿 了半秒, 五弦琴手也停了下来,他们表情非常惊讶,之后,珍妮咧嘴笑了。她继续 往下唱,五弦琴手则停下来让我独奏一阵子,等我吹完了,所有观众鼓掌叫好。 那支曲于表演结束,乐团休息时间,珍妮走下台,说:“阿甘.怎么回事?你打 哪儿学会吹那玩意的?”总之,那以后,珍妮促成我加入他们的乐团。乐团每周五演 出, 如果不是去外地表演,我一个晚上可以赚到二十五块。我好像置身天堂,直到 我发现珍妮早就跟五弦琴手睡觉。 可惜, 英文课的情况并不是这么顺利。本先生将我的自传念给大家听之后,过 了一个星期, 他把我叫去办公室。他说:“甘先生,我想你该停止耍宝,开始认真 了,”他把我的作业还给我,那份作业是一篇对英国诗人渥尔渥兹的心得报告。 “浪漫主义时期, ”他说,“并不是写一大堆‘古典屁话’。诗人波普和德莱 登也不是两个‘痞子’。” 他叫我重写一遍,我这才发觉本先生并不明白我是个白痴,但是他会发觉的。 在这同时, 一定是有人跟某人说了某些话,因为有一天我在体育系的指导顾问 把我叫进办公室, 告诉我可以不必上课,次日早上去大学医学中心向一位米尔斯大 夫报到。 我一大早就去了,米尔斯大夫面前放着一大叠文件,正在翻阅。他叫我坐 下, 开始问我一堆问题。问完了话,他叫我脱下衣服——只保留内裤,这一点倒是 让我舒了口气, 因为上一次陆军医官叫我脱衣服之后,发生过那件不幸的事——接 着他仔细研究我,盯着我的眼睛等等,还用一个小小的橡胶槌子敲我的膝盖骨。 之后, 米尔斯大夫叫我下午再去一趟,并且问我愿不愿意带口琴去,因为,他 早已耳闻我的琴艺,不知我愿不愿意在他的医学课堂上吹一曲?我说愿意——尽管这 件事连我这么笨的人也觉得怪异。 医学课堂上大约有上百名学生, 个个穿着绿色围裙,写着笔记。米尔斯大夫叫 我坐在讲台上的一张椅子上,面前放了一只水罐和一杯水。 他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废话,不过听了半天我觉得他是在谈我。 “天才白痴,”他大声说,所有人统统往我身上盯着看。 “这一个人, 不会打领带,也几乎不会系鞋带,智能大概只有六到十岁,生理 上——以这个案例而言——有一副阿多尼斯的美男子身体。 ”米尔斯大夫冲我露出 一种我不喜欢的微笑,可是我已进退维谷,可以这么说。 “可是心智, ”他说,“天才白痴的心智却贮存着罕见的才能,因而,阿甘可 以解答你们任何一个都解不出的高等数学方程式, 他还可以像李斯特或是贝多芬一 样信手学会复杂的乐曲。这就是天才白痴,”他又说一遍,同时用手比着我。 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是他说过要我吹一首曲子,于是我掏出口琴,吹起“神 奇之龙, 吐火”。所有人坐在那儿望着我,好像我是只臭虫还是什么,等我吹完曲 予, 他们述是坐在那儿望着我——也没拍手什么的。我心愿他们一定不喜欢听,于 是站起身说:“谢谢。”我掉头就走。去他妈的。 那个学期当中另外只有两件事算是稍微重要。 其一是我们赢得“全国大专杯美 式足球锦标赛”,继续参加“橘子杯”球赛;其二是我发现珍妮.可兰跟五弦琴手睡 觉。 那天晚上我们预定要在大学的一个联谊会上演出。 我们苦练了一下午,我渴得 可以跟狗似的喝马桶里的水。 不过距“人猿宿舍”大约五、六条街外有家小商店. 于是, 练习完中我就走到那儿打算买点菜姆和糖,给自己弄了一杯妈妈以前弄给我 喝的柠檬汁。 柜台后面是个斗鸡眼的女人,她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是抢匪什么的。我 找莱姆找了半天, 她说:“我可以效劳吗? ”我就说,“我要买莱姆果。”她说: “店里没有菜姆果。 ”于是,我问她有没有柠檬,因为我想喝柠檬汁也行,但是店 里也没有柠檬或橙子。 那家店不卖这些东西。我在店里起码找了一个小时以上,那 女人紧张起来, 终于她说:“你买不买东西? 于是,我从架子上拿了一罐桃子和一 些糖, 心想既然买不到别的,或许自己弄杯桃子汁也行——有就好。我快渴死了。 回到宿舍地下室, 我用刀子打开罐头,然后用一只袜子包佐桃子榨碎,将计滴入瓶 子。 我再倒了些水和糖搅拌一下,可是,我告诉你一一那味道一点也不像柠檬计— —老实说,那味道酷似热烫烫的臭袜子。 总之, 我应该七点到达联谊会,找到了那儿,有几个家伙已经在装设乐器,可 是珍妮和五弦琴手却不见人影。我四下询问了一番,之后,我出去到停车场透透气。 我看见珍妮的汽车,心想她大概刚到。 所有车窗都冒着雾气, 因此看不见车内情形。呃,我莫名其妙突然认为她可能 在车内, 出不来,也许是喝了那种让人筋疲力竭的药物还是什么,于是我打开车门 往里看。我开车门的同时,灯亮了。 她躺在后座, 洋装上身被拉了下来,下摆被拉上去。五弦琴手也在车上,在她 身上。 珍妮看见我,立刻尖叫又挥动胳膊,就像那次在电影院的情形,我猛然想到 她可能遭猥亵, 因此我抓住五弦琴手的衬衫——他身上只剩下那件衣服——把他从 她身上抓下来。 呃, 就算是白痴也明白我又做错事了。老天,想想我干了什么好事。他咒骂我 .她也咒骂我, “一面上上下下的拉扯衣服,最后,珍妮说:“哦,阿甘——你怎 么能这样!”说完拂袖而去。五弦琴手拿起他的五弦琴,也走了。‘ 总之.那件事之后, 显然他们不会欢迎我继续参加小乐队的演出,于是.我回 到地下室。 我还是没法子完全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那天晚上巴布看见我房间 灯亮着, 因此就下来坐坐,我告诉他这件事之后,他说:“老天爷,阿甘,他们在 做爱!”呃,我想其实我自己可能已经想到了,可是老实说,我不愿知道是这样的。 不过,有的时候男人必须面对事实。 忙着打球或许是件好事。 因为,发觉珍妮跟那个五弦琴手做那件事,而且,她 大概对我从没有这种念头过, 委实教人心里不好受。到这时我们球队全季没有吃过 败仗.即将跟内布拉斯加那些种玉米的家伙在“橘子杯” 上争取全国冠军。根北方 球队比赛向来是大事, 因为他们那边一定会有有色人种球员,而这会使我们队上: 某些家伙大为谅恐——例如我的前任室友寇蒂斯——不过我个人从不担心, 因为我 从小遇见的有色人种多半比白人对我友善些。 总之, 我们去迈阿密参加“橘子杯”比赛。球赛即将开始。我们都有点紧张亢 奋.布莱恩教练走进衣帽间, 没讲什么,只说了一句要想赢球就得卖命之类的话, 接着我们走进球场, 他们开球先攻。球直朝我飞来,我凌空抓住它,直奔入一堆个 个皆有五百磅重的内布拉斯加种玉米的黑人和大块头白人群中。 整个下午情况都是这样。 中场休息时,他们以二十八比七领先我们,我们个个 垂头丧气。 布莱思教练走进更衣室,摇着头好像早就料到我们会让他失望似的。接 着他开始在黑板上画阵式, 一面跟四分卫“蛇人”和另外几个家伙说了半天,而后 他叫我的名字,要我跟他去走廊。 “阿甘, ”他说,“前头那种狗屎情况必须停止。”他的脸凑在我面前,我感 觉到他的呼吸热滚滚吐在我脸上。 “阿甘,”他说,“我们秘密训练他们传球给你 已经一年了, 你一直表现出色。现在我们要在下半场用这套战术对付他们那些种玉 米的家伙, 他们会被骗得傻眼。不过一切全看你了,小伙子——所以,待会儿上了 球场.你得像有只野兽在追你似的给我拼命跑!” 我点头。 这时已该回到球场上了,所有人都在欢呼呐喊,可是我有点觉得肩上 扛着不公平的担心。不过,管它的——有时候这是难免的事。 我们第一次拿球攻击时, 四分卫“蛇人”在围成人墙的队伍中说:“好,咱们 现在要打阿甘战法了。 ”他又对我说:“你只管跑二十码,然后回头看,球会送到 你手里。”果然!眨眼之间比数成了二十八比十四。 那以后我们打得有板有眼, 只不过那些内布拉斯加种玉米的黑人、和笨白人并 不是光坐在一边旁观。 他们也有一些绝招——主要是人海战术,全体冲向我们,好 像我们是硬纸板做的假人似的。 不过他们仍旧有点意外我居然会接球, 于是,等我接过四、五次球之后,比数 成了二十八比二十一时, 他们开始派两个家伙盯着我。不过这样一来就没有人盯着 侧锋桂恩, 他抱住“蛇人”的传球,把球带到十五码线。定位射门员“黄鼠狼”得 分,比数成了二十八比二十四。 边线外的布莱思教练过来跟我说: “阿甘;你也许脑子不灵光,但是你得为我 们打赢这场球。 只要你能把球再一次带过得分线,我会亲自让你当上美国总统,或 是随你要什么都行。”他拍拍我的头,好像我是条狗似的,我就这么回到球场上。 第一次攻击“蛇人” 就被固在中线后面,而时间飞逝。第二次攻击,他企图骗 过他们, 佯装要长传却把球递给我,但是大约有两吨重的内布拉斯加玉米牛肉,有 黑有白, 全部扑到我身上。我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心想当年一整网香蕉砸在我爸爸 身上的情形想必就是这个滋味。 重新列队后, “蛇人”说:“阿甘,我会假装传球给桂恩,但是球会扔给你, 所以我要你跑到翼卫的位置, 然后右转,球会传到那儿。“蛇人”的眼神像老虎似 的狂野。我点头照做。 果然, “蛇人”把球扔入我的手中,我目标球门朝中场直奔。但是突然间一名 巨汉飞到我怀中, 耽搁了我的速度,接着全世界所有内布拉斯加种玉米的黑人和笨 白人陆续抓住我,踩我、压我,我倒在地上。妈的!只剩几码我们就赢球了。我爬起 来之后, 看见“蛇人”已经叫所有入列队准备最后一次攻球,因为我们已经没有时 间了。 我一回到位置,他立刻下令急攻,我奔出去,但是他突然把球扔过我的头上 有二十尺远,故意让它出界——我猜是为了暂停计时,因为时间只剩下二、三秒了。 不过, 不幸“蛇人”自己迷糊了,我猜想他以为这是我们第三次攻击,还有一 次机会, 但其实这是第四次了,因此我们输了球,当然也输了比赛。这好像是我才 会干的那种事。 总之,输球我特别难过,因为我猜想珍妮可能会看球赛.要是我得分赢了比赛, 她会愿意原谅我对她做的那件事。 但是天不从人愿。布莱恩教练非常不痛快,但是 他忍着不悦,说:“呃,小伙子们,明年还有机会。” 除了我。打球这件事也将天不从人愿。
亦凡书库扫校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