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煮完了大山姆的全族人, 取下他们的脑袋之后,小黑人将我们倒挂在长竿上, 像猪似的抬入丛林。 “你想他们打算怎么处置我们?”弗芮区少校对我喊道。 “我不知道, 我也不在乎。”我吼道,这可以说是实话。我受够了这些鸟事。 人的忍受力只有这么大的限度。 总之, 走了一天左右,我们来到小黑人的村子,朋友或许已经料到了,丛林中 的空地上是—间间小小的草屋。 他们将我们扛到空地中央的一间草屋前,那间草屋 四周站着许多小黑人——还有个蓄着长长的白胡子, 没有一颗牙齿的小老头,像个 婴儿似的坐在一张高椅上。我猜想他就是小黑人的酋长。 他们将我们从网子里倒到地上, 给我们松绑,我们站起身,拍去身上的灰土, 小黑人酋长叽叽咕咕说了些话,接着他爬下椅子,直接走到公苏面前,踢它的下裆。 “他干嘛踢它?”我问古洛克,他跟弗芮区少校同居期间已经学会讲一点英语。 “他要知道猿猴是公的还是母的。”古洛克说。 我心想,应该有比较客气的法子弄明白这一点,可是我没吭气。 接着, 酋长走到我面前,又叽叽咕咕一番——大概是小黑人话什么的——我正 准备下裆也挨一脚, 但是古洛克说:“他要知道你们为什么跟那些可陷的食人族住 在一起。” “告诉他这可不是我们出的主意。”弗芮区少校开口说。 “我有个主意,”我说。“告诉他们,我是美国乐师。” 古洛克把这话告诉酋长,酋长狠瞅着我们看半天,然后他问古洛克一句话。 “他说什么?”弗芮区少校追问。 “他向猿猴奏什么乐器。”古洛克说。 “告诉他猿猴会奏长矛。 ”我说,古洛克转述—遍,于是,小黑人酋长宣布他 要听听我们演奏。 我取出口琴, 吹了一首小曲——“坎普镇竞赛”。小黑人酋长听了一会儿,开 始拍手跳起类似方块舞的舞步。 我吹完之后, 他问弗芮区少校和古洛克会演奏什么乐器,我叫古洛克告诉他弗 芮区少校会演奏刀子,古洛克不会演奏——他是经理。 小人酋长神情有些迷惑, 说他从没听说过有人会演奏长矛或刀子,不过他吩咐 族人给公苏几支长矛,给弗芮区少校几把刀子,说要看看我们会奏出什么音乐。 我们一拿到长矛和刀子。 我就说:“好——动手!”公苏立刻用长矛敲小黑人 酋长的脑袋, 弗芮区少校用刀子威吓几个小黑人。我们逃入丛林中,小黑人紧迫在 后。 小黑人一直在后面向我们扔掷各种石头、箭镞和吹箭。突然间,我们跑到了河 边, 无路可逃,而小黑人就要抓住我们了。我们正打算跳进河里游泳逃生,突然对 岸响起一声来福枪声。 小黑人们已经扑至,但是另—声枪声,他们立刻掉头逃回丛林。我们望向对岸, 噢,天呐,对岸有两个身穿丛林夹克,戴着白色头盔的家伙。他们跨入一条独木舟, 朝我们划来, 等他们挨近之后,我瞧见其中一个的头盔上有“美国太空总署”的字 样。我们终于获救了。 独木舟靠岸后, 头盔有“美国太空总署”宇样的家伙下船走向我们。他一径走 到公苏面前,伸出手,说:“是甘先生吧?” “你们这些混球,究竟他妈的躲哪儿去了?”弗芮区少校吼道。“我们困在这该 死的丛林里将近他妈的整整四年了!” “抱歉啦,女士,”那家伙说,“不过我们办事也有先后顺序,你知道。” 总之, 我们终于逃脱了比死还可怕的命运。他们把我们载上独木舟,往下游划 去。 其中—个家伙说:“唔,各位乡亲,文明就在前面了。我看各位可以把你们的 经历卖给出版商,赚一大笔钞票。” “停船!”弗芮区少校突然喝令。 两个家伙对望一眼,但还是把独木舟划到岸边。 “我决定了, ”弗芮区少校说。“我找到了生平头一个了解我的男人,我不打 算放弃他。 近四年来古洛克和我在这地方生活幸福,我决定跟他—起留在这儿。我 们会回到丛林建立我们的新生活,养一窝孩于,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是,这人是食人族。”—个家伙说。 “你去吃个痛快吧,老兄。”弗芮区少校说完,和古洛克下船手牵手走回丛林。 在他俩走出视线之前,弗芮区少校回头跟公苏和我挥挥手,然后两人消失了踪影。 我回头看看坐在独木舟尾的公苏, 它在那绞着爪子。“等等。”我对那两个家 伙说。我过去坐在公苏旁边,问它:“你在想什么?” 公苏没作声, 但是它眼中有颗小小的泪珠,于是,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它 抓住我的肩膀使劲搂我一下, 然后跳下船圈到岸边—棵树上。最后,只见它吊着— 根蔓藤荡过丛林,也消失了综影。 太空总署那名老兄摇摇头。“呃,你呢,笨蛋?你可要跟着你的朋友们待在这个 野蛮地方?” 我望着他们的背影半天才说: “呃,不。”然后坐回独木舟内。他们划着浆顺 流而下之际, 我心里当真掠过留下来的念头。可是我没办法这么做。我想大概我还 有别的渴望要完成。 他们用飞机送我回美国, 途中告诉我国内将会替我准备一项盛大的欢迎会,不 过这话我好像曾经听过。 不过,真的,飞机一降落华盛顿机场,就有大约百万人在 那儿鼓掌欢呼, 像是很高兴见到我。他们让我坐在—辆黑色大轿车的后座进城,说 要带我去白宫晋见总统。没错,那地方我也曾经去过。 呃, 到了白宫,我以为会见到那位请我吃早饭,看“贝弗利山人”电视节目的 老总统, 不过他们这会儿选了个新总统——一个头发往后梳得油光光,腮帮子鼓鼓 的,鼻子像挂了个肉垂的家伙。 “说说看,”这位总统说,“你这趟旅途刺激吗?” 一个穿西装站在总统旁边的家伙附耳对总统说了句话, 总统猛然又说:“呃, 啊,其实我的意思是你能逃离丛林生活之苦,实在太好了。” 穿西装的家伙又附耳对总统说了句话,于是总统对我说:“呃,你的同伴呢?” “公苏? ”我说。“她叫这个名字吗?”这下于他看看手里的二张卡片。“这上面写 的是一位珍妮.弗芮区少校,还说你虽然获救,她却被强拖回丛林了。” “哪儿来的这一段?”我问。 “这儿写的啊!”总统说。 “事实不是这样。”我说。 “你是暗示我说谎?”总统说。 “我只是说事实不是这样。”我说。 “你给我听清楚了,”总统说,“我是你的最高统帅。我不是坏人。我不说谎! ” “很抱歉, ”我说,“但是弗芮区少校的情形不是这样。你把卡片上这段话删 掉,不过——” “卡带!”总统吼道。 “啊?”我说。 “不, 不,”穿西装的家伙赶紧跟总统说,“他说的是‘卡片’——不是‘卡 带’——总统先生。” “卡带!”总统尖叫。“我告诉过你不准再在我面前提这个字眼!你们统统是不 忠不信的猪猡!”总统用拳头猛捶他自己的膝盖。 “你们统统不了解。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听说过!就算听过见过,要不是 我忘记了,要不就是最高机密!” “可是,总统先生,”穿西装的家伙说,“他没有说那个字,他只说—” “哦,你说我说谎!”他说,“你被解职了!” “可是你不能解我的职,”那家伙说,“我是副总统啊。” “呢, 抱歉我得这么说,”总统说,“不过要是你到处骂你的统帅是个骗子, 你绝对当不成总统。” “唔,我想你说得对,”副总统说,“请原谅。” “不,我请你原谅,”总统说。 “随便啦,”副总统说,他看起来有点儿坐立难安。“恕我失陪,我得去尿尿。 ” “这可是我一整天听到的第一个明智的意见。”总统说。 接着他转向我,“对了,你不就是那个打乒乓球的家伙吗?” 我说:“嗯。” “你有没有电视机?”我问。 总统滑稽地看着我。“嗯,有一台,可是近来我不大看电视。太多坏消息。” “你有没有看过‘贝弗利山人’这节目?”我说。 “还没播出呐。”他说。 “现在播什么?”我问。 “真相’ ——不过,你会不想看这个节目——净是屁话,”接着他说,“呃, 我得去开个会, 我送你到门口吧? ”去到外面阳台上,总统压低嗓门很小声的说, “喂,你想不想买只表?” 我说:“啊?”于是,他挨到我身边,掀起他的西装袖子,哎呀,地胳膊上起码 有二、三十只表。 “我没钱呐。”我说。 总统放下袖子,拍拍我的背。“唔,等你有钱了再来,咱们好商量,啊?” 他跟我握手,一大群摄影记者拥上前拍照,然后我就走了。不过,我得说—句, 那位总统看起来倒还像是个好人。 总之,这会儿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处置我了,不过我不必猜测太久。 大约过了一天热闹冷却下来, 他们把我安顿在一家饭店里,但,有天下午两个 家伙走进我的房间, 说:“听清楚了,阿甘,白吃的午餐结束了。政府不再负担这 些——现在起你自己打发。” “呃,好啊,”我说,“不过,给我一点路费回家如何。我现在有点缺钱。” “省省吧, 阿甘’,”他们说。“你用勋章打昏参议院记录员,没坐牢已经算 你走运了。 我们已经帮忙让你逃过牢狱之灾——但是,从现在起我们不再管你的鸟 事啦。” 于是, 我不得不离开饭店。由于我没有行李,因此并不难行走,我就这么走上 街。 走了一阵子,经过总统住的白宫,出乎意料,白宫前面居然有一大群人,戴着 用总统的脸孔做成的橡皮面具, 还拿着什么标语。我猜想他—定很高兴这么受大家 的拥戴。
亦凡书库扫校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