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第二天早上, 棋赛就要在“贝弗利山饭店”举行。我和崔伯先生提早抵达,他 替我报名参加一整天的比赛。 基本上,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我花了大约七分钟就解决了第一个家伙,他是个 区域大师,也是某所大学的教授,这一点使我暗自高兴。我毕竟打败了一个教授。 接下来是个十七岁左右的男孩, 我大概不到半小时就解决了他。他大发脾气, 又哭又闹,他妈妈不得不把他施走。 第—天和第二天我跟各种对手下棋, 但是,都很快就打败了他们,这倒令人松 口气, 因为,我跟大山姆下棋时都得坐在那儿不能上厕所什么的,因为,我一起身 他就会挪动棋子作弊。 总之, 等我比到决赛时,中间有—天的休息时间。我跟崔伯先生回到饭店,发 现拍电影的费德先生的留言。 字条上写:“今天下午请打电话到我办公室,安排明 早试镜。”上面还留了电话号码。 “唔,阿甘,”崔伯先生说,“这件事我不敢说。你认为呢?” “我也不知道, ”我说,不过,坦白讲,这码事听起来挺刺激,拍电影上银幕 什么的。也许我还会认识玛丽莲·梦露之类的大明星呐。 “哦, 我想应该无妨,”崔伯先生说,“我想可以打个电话约个时间。”于是 他打电话到费德先生那儿, 确定我们去的时间和地点,然后突然他捂住话筒问我: “阿甘,你会不会游泳?”我说:“会。”他就对话筒说:“他会。” 他挂上电话之后,我问他们为什么要知道我会不会游泳,崔伯先生说他不知道, 但是,他猜想等我们到了那儿就会知道了。 我们去的那个片厂跟上次那个不一样, 门口的警卫带我们去试镜的地方。费德 先生正在那儿跟—个长得酷似玛丽莲·梦露的女士争执, 但是一见到我,他立刻堆 满笑容。 “啊, 阿甘,”他说,“你来啦,太好了。你这就走进那扇门到‘化妆及服装 部门’,他们给你准备好之后就会要你出来。” 于是我走进那扇门, 里面有两位女士,其中之一对我说:“好,脱下衣服。” 我又紧张了,但是我照做。等我脱完衣服,另一位女士递给我一件滑稽的橡胶衣服, 上面布满了鳞片什么的, 还有有蹼的手脚。她叫我穿上它。我们三个合力花了将近 一小时才勉强替我穿上。 接着她们指点我“化妆部”的方向,到了那儿,他们叫我 坐在一张椅子上, 一个小姐和一个先生把一张巨大的橡胶面具套在我头上,与服装 接在一起,然后把接缝涂满。弄完了,他们叫我回到片场上。 蹼足使我几乎走不动路, 蹼手让我难以开门,但是最后我办到了。我发现自己 在户外, 有一个大湖,还有香蕉树之类的热带植物。费德先生见到我,往后一跳, 说:“太好了,小伙子!你是这角色的绝佳人选!” “什么角色?”我问。 他就说:“哦,我没告诉你吗?我在重拍‘黑湖来的怪物’。”连我这样的白痴 也猜得到他想要我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 费德先生示意方才跟他争执的那位女士过来。 “阿甘,”他说,“介绍你认识 玛丽莲·梦露。” 呃, 当时拿根羽毛就可以把我打昏!真是她!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穿着低胸礼 服什么的。 “幸会。”我隔着面具说。但是玛丽莲·梦露转向费德先生,气得像只 黄蜂。 “他说什么?是在说我的奶子,是不是!” “不, 宝贝,不是,”费德先生说,“他只是说很高兴认识你。你听不清楚, 因为他戴了面具。” 总之, 费德先生说剧情是这样的:玛丽莲·梦露会在水里挣扎,然后昏倒,接 着我要从她身体下面出现, 抱她走出水面。可是,等她苏醒过来,抬眼一看见我, 立刻吓得尖叫:“放下我!救命!强暴!”等等的屁话。 但是, 费德先生说,我不要放下她,因为当时有坏人在追我们:我要把她抱进 丛林。 呃, 我们就试拍这场戏。第一次拍完,我觉得挺不错,而且真正抱着玛丽莲· 梦露在怀里实在教人兴奋,即使她不停的叫:“放下我!救命!警察!” 但是费德先生说不够好, 要我们再来一遍。这—遍也不够好,结果这场戏拍了 大概有十五遍。 中间休息时,玛丽莲·梦露总是在挑剔、抱怨、咒骂费德先生,但 是他不停的说什么:“好极了,宝贝,好极了!”之类的屁话。 不过, 我自己也渐渐出了个大问题。由于穿着这身怪物服装已将近五个小时, 而衣服上又没有拉链或什么可以让人拉开尿尿, 我胀得快炸了。可是我不愿提这件 事,因为这可是真正的电影,我不想惹怒任何人。 可是我总得想法子解决, 于是我决定下次入水时,我就尿在衣服里面,尿会从 我的裤腿或什么的流入湖中。 呃,费德先生一会儿喊:“拍!”我就进水里尿尿。 玛丽莲·梦露一阵挥舞挣扎,然后昏倒,我潜入水中抓住她,把她抱上岸。 她醒来就动手打我, 嚷嚷:“救命!杀人!放下我!”等等,但接着她突然停 止呼喊,说:“那是什么气味?” 费德先生喊:“卡!”然后他起身说:“你刚才说什么,宝贝?剧本里没有那句 话。” 玛丽莲·梦露就说: “去它的剧本:这儿有什么东西好臭!”接着她突然看着 我说:“喂,你——管你是谁——你是不是尿尿了?” 我好难为情,不知所措。我呆站着,抱着她,然后我摇头,说,“呃,没有。” 那是我毕生头一句谎话。 “哼, 总有人尿了,”她说,“因为我一闻就知道是尿!而不是我尿的!所以 一定是你!你竟敢尿在我身上,你这个大蠢蛋!”接着她开始用拳头打我,还喊叫; “放我下来, ”滚开!”等等,但是我以为这场戏又开始拍了,于是我抱起她往丛 林走。 费德先生喊, “拍!”摄影机又开始转动,玛丽莲·梦露又打又抓又喊,从没 有那么激烈过。 “这就对了,宝贝——太好了!继续!”我看见崔伯先生也坐在场 边一张椅子上,好橡在摇头,别开目光。 唔, 进入丛林走了一小段路之后, 我停下来回头看看是不是费德先生应该喊 “卡! ”的地点,但是他像个疯子似的跳跳蹦蹦,打手势继续拍,还喊着:“太好 了,宝贝!正是我要的!把她抱进丛林里!” 玛丽莲·梦露仍在抓我打我, 尖叫:“滚开,你这恶心的畜生!”之类的话, 但是我照吩咐继续走。 突然间,她嘶喊:“我的天!我的衣服!” 在这之前, 我一直没留意,但这会儿我低头一看,该死的,她的衣服方才被什 么东西勾住,整个给扯掉了!玛丽莲·梦露一丝不挂在我怀里! 我停下脚步, 说:“噢喔!”转身把她抱回去,但是她尖叫:“不,不!你这 白痴!我不能这样回去!” 我问她要我怎么做, 她说得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她想清楚再说。于是我一直往 丛林深处走, 突然间,不知从哪儿出现一个大东西穿过树梢,吊在蔓藤上向我们荡 过来。 那东西荡过我们,我看得出是一只猿猴,接着他又荡回来,落到我们跟前。 我差点昏死过去。他居然是公苏! 玛丽莲.梦露又开始呼天抢地,公苏抱着我的腿紧紧搂着我。我不知道我穿着这 身怪兽装他是怎么认出我的, 我猜大概是他闻出我的气味还是什么。总之,玛丽莲 ·梦露终于说:“你认识这只该死的狒狒?” “他不是狒狒”我说,“他是只纯正的猿猴,名叫公苏。” 她神色有点滑稽地看着我,说,“既然他是只公的,为什么叫苏?” “这事说来话长。”我说, 总之; 玛丽莲·梦露一直挤命用手遮住身体,但是公苏知道怎么办。他从香蕉 树上扯了两片大叶子交给她,她把自己遮起一部分。 我后来才晓得, 原来我们已超过了我们的丛林外景地,跑到另一个正在拍“泰 山” 电影的片场上,公苏是去当临时演员的。我在新几内亚获救之后不久,白人猎 人出现, 捉走了公苏,把他卖给洛杉矾的一个驯兽师。打那以后他们就一直用他拍 电影。 总之, 目前无暇闲聊,因为玛丽莲·梦露又在挑剔骂人,说:“你得带我去找 些衣服穿! ”唔,我不知道在丛林里哪儿找得到衣服,即使是片场,于是我们就继 续走,希望能遇上什么。 果然遇上了。 突然间我们来到一片篱笆前,我猜想篱笆里面应该有地方可以弄 到衣服给她穿。 公苏在篱笆中间找到一块松脱的木板,他取下木板让我们钻过去, 但是我一跨到另一边, 脚下是空的,我和玛丽莲·梦露滚下一个山坡。我们一路滚 到山脚,我回头一看,要命!我们居然滚到一条大马路边上! “哦,我的天!”玛丽莲·梦露大叫,“我们在圣塔蒙尼卡公路上!” 我抬头看, 公苏跳跳蹦蹦滑下山坡。我们三个就那么站在路边上,玛丽莲·梦 露上下移动香蕉时,极力想遮住身体。 “我们现在怎么办?”我问。汽车呼啸而过,我们的模样一定很奇特,但是,居 然没有人稍微注意一下。 “你得带我找个地方!”她吼道,“我得找衣服穿上!” “去哪儿?”我说。 “随便!”她尖叫,于是我们走上圣塔蒙尼卡公路。 走了一阵子,远远瞧见一座山上有白色的大字“好莱坞”,玛丽莲·梦露就说: “咱们得走下这条鬼公路, 到罗迪欧大道,我可以买些衣服。”她一直忙着遮体— —每次对面有车子来, 她就把香蕉叶遮住前面,后面有车来,她又把叶子移到后面 遮住屁股。要是前后都有来车,那景况可真精彩——就好像跳扇子舞似的。 于是我们走下公路,越过一大片田野。“那只该死的猴子非跟着我们不可吗?” 玛丽莲·梦露说。 “我们的样子已经够可笑了!”我一声不吭,但是我回头看看, 公苏脸上出现一种痛苦的表情。他也从未见过玛丽莲.梦露,我想他是觉得伤心。 总之, 我们一直走,但仍然无人理会我们。最后我们来到一条很忙碌的大街, 玛丽莲·梦露说: “老天——这是日落大道!这下于我要怎么解释我光天化日光着 屁股过街啊! ”这一点我倒可以理解。我庆幸自己穿了这身怪物服装,这样就没有 人会认出我——即使我是跟玛丽莲·梦露走在一起。 我们走到红绿灯前, 信号转为绿色,我们三个过街,玛丽莲·梦露跳着她的扇 子舞, 对车上的人婿然微笑,好像她是在舞台上。“我羞死了,”她压着嗓门对我 嘶声说。“我被亵渎了!等这件事过了之后,我会要你好看,你这该死的白痴!” 坐在车上等红绿灯的人有些按喇叭还挥手, 因为他们认出了玛丽莲·梦露,过 了街之后, 有几辆车子转弯跟着我们。等走到威尔夏大道,我们已经引来了为数可 观的群众;人们从屋里、店里出来跟着我们,玛丽莲·梦露的脸红得像猪肝。 “你休想再在这城里工作! ”她对我说,同时对群众嫣然一笑,但是她牙齿咬 得紧紧的。 我们又走了一会儿,她说:“啊——终于到了——罗迪欧大道。”我望向街角, 果然, 有家女装店。我拍拍她的肩膀,指指那家店,但是,玛丽莲·梦露说:“呃 ——那是波巴加洛。这年头谁要是穿上波巴加洛的衣服就惨了。” 于是, 我们又走了一会儿,她说,“到了——佳尼——这儿有上等货。”于是 我们走进去。 店门边有个男店员,留着短髭穿着白色西装,口袋冒出一条手帕,我们进门时, 他十分审慎地瞅着我们。“我可以效劳吗,女士?”他问。 “我要买件洋装。”玛丽莲·梦露说。 “你想买什么款式的?”那家伙说。 “随便,你这笨蛋——你看不出怎么回事吗!” 呃, 男店员指向两架洋装,说那儿可能有她适合的尺码,于是玛丽莲·梦露定 过去翻弄研究。 “两位先生有我可以效劳之处吗?”那家伙对我和公苏说。 “我们只是陪她来。”我回头一看,群众围在店外,鼻子贴在玻璃窗上。 玛丽莲·梦露拿了八、 九件洋装到后面试穿。过了一会儿她出来说:“你觉得 这件如何?”那是一件类似褐色的洋装,上面有一大堆腰带和吊带,而且是低领。 “哦, 难说,亲爱的,”店员说:“不知怎的——它不太适合你。”于是她又 到后面穿上另一件,店员说,“唔,好极了!你看起来真美!” “我买了。”玛丽莲·梦露说。店员就说:“好——你要怎么付帐?” “什么意思?”她问。 “呃,是现金、支票,还是信用卡?”他说。 “嘿——笨蛋——难道你看不出我身上没带那些东西?你以为我把它放在哪几了! ” “女士,请——咱们别粗野好吧。”店员说。 “我是玛丽莲·梦露。”她告诉那家伙,“待会儿我会派人来付帐。” “我很抱歉,小姐,”他说,“可是我们不这么做生意。” “可我是玛丽莲·梦露!”她吼道,“你不认得我?” “听清楚了, 小姐,”那家伙说。“来店里的客人有一半都说自己是玛丽莲· 梦露、法拉·佛西,还是苏菲亚·罗兰什么的。你有身份证件吗?” “身份证件!”她吼道,“你以为我会把证件藏在哪儿?” “没有证件,没有信用卡,没有钱——就没有衣服。”店员说。 “我就证明我是淮, ”玛丽莲·梦露说着,突然扯下她的上半身洋装。“这种 地方谁还有我这种奶子! ”她尖叫。店外的群众猛敲玻璃,吆喝欢呼。但是,那佼 店员按下一个小按钮,接着一名大块头保安人员走过来,说:“好了,各位被捕了。 乖乖跟我走就不会有麻烦。”
亦凡书库扫校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