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  节            
      
      
          行为科学部是联邦调查局处理系列凶杀案的部门,位于昆迪可学院大楼的底层,有一半
      埋在地下。克拉丽丝·史达琳从射击训练场沿荷根小径一路快步走来,到这儿时已是满脸通
      红。她的头发里有草,那件联邦调查局学员的防风衣上也都沾着草,那是在射击场一场抓捕
      训练中她冒着火力猛扑到地上时沾上的。
      
          外面的办公室空无一人,所以她就对着玻璃门,就着自己的影子,将头发简单地拂弄了
      一下。她知道自己不用过分打扮看上去也是可以的。她的手上有火药味,可已经来不及洗
      了,该部的头儿克劳福德说,现在就要召见她。
      
          她发现杰克、克劳福德独自一人在二个杂乱无序的办公套间里。他正站在别人的桌子边
      打电话。一年来,她这倒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好好地打量他。她所见到的他的样子,叫她觉得
      不安。
      
          平日里,克劳福德看上去像一位健康的中年工程师。他读大学时的费用很可能是靠打棒
      球支付的——像是个机灵的接手,由他来挡投手板,对方可就头疼了。而如今,他瘦了,衬
      衫的领子那么大,红肿的双眼下是黑黑的一圈。每个能看报纸的人都知道,行为科学这个部
      眼下正大遭骂名。史达琳希望克劳福德不要开足马力拼老命,可在这儿,那看来是根本不可
      能的。
      
          克劳福德突然“不厂地一声结束了他的电话谈话。他从腋下取出她的档案,打了开来。
      
          “克拉丽丝·M·史达琳,早上好!”他说。
      
          “你好。”她只是礼貌地微微一笑。
      
          “也没出什么事,但愿叫你来并没有把你吓着。”
      
          “没有。”史达琳想,这么说并不完全是真的。
      
          “你的老师告诉我你学得不错,班上排前十五名。”
      
          “希望如此。成绩他们还没有张榜公布呢。”
      
          “我时不时地会问他们。”
      
          这使史达琳有些吃惊;她原以为克劳福德是个招募新手的警察小队长,两面派的耍滑头
      角色,成不了什么大器。
      
          克劳福德曾以特工人员的身份应邀在弗吉尼亚大学讲过课,史达琳是在那儿遇见他的。
      他开的犯罪学课程质量高,她之所以来联邦调查局,其中就有这个因素。她获得进入学院的
      资格后曾给他写过一个条子,可他一直没有回音;在昆迪可当实习生三个月了,也没有引起
      他的注意。
      
          史达琳是那种不求人施恩、不强求他人友谊的人,但克劳福德这种做法还是叫她感到困
      惑和后悔。可此刻,她很遗憾地注意到,当他的面,自己竟又喜欢上他了。
      
          显然,他是出什么事了。克劳福德身上除了他那才智之外,还有一种特别的机敏,史达
      琳注意到这一点首先是在他的色感及其衣服的质地上,这即使在联邦调查局工作人员一式统
      一的标准着装上也能看得出来。此刻的他整洁却了无生气,仿佛人正在蜕皮换骨似的。
      
          “来了件活儿,我就想到了你。”他说,“其实也不是什么活儿,更确切他说是一份有
      趣的差使。你把那椅子上贝利的东西推开坐下。这儿你写着,学院的实习一结束,你就想直
      接来行为科学部。”
      
          “是的。”
      
          “你的法医学知识很丰富,但没有执法方面的经历、我们需要有六年执法经历的人,至
      少六年。”
      
          “我爸曾是个司法官,那生活什么样我知道。”
      
          克劳福德微微笑了笑。“你真正具备的是心理学和犯罪学这一双专业,还有就是在一个
      心理健康中心干过,几个夏天?是两个吗?”
      
          “两个。”
      
          “你那心理咨询员证书现在还能用吗?”
      
          “还可以管两年,我是在你到弗吉尼亚大学开讲习班之前得到这证书的,那时我还没有
      决定要干这个。”
      
          “雇用单位冻结不招人,你就被困住了。
      
          史达琳点了点头。“不过我还算运气——及时发现结果是获得了法医会会员的资格。接
      下来我可以到实验室干干,直到学院有空缺的职位。”
      
          “你曾写信给我说要上这儿来是吧?我想我没有回信——我知道我没有回。应该回
      的。”
      
          “你有许多别的事要忙。”
      
          “你知不知道有关VI-CAP的情况?”
      
          “我知道部是指‘暴力犯罪分手拘捕计划’。《执法公报》上说你们正在处理数据、尚
      未进入实施阶段。”
      
          克劳福德点点头。“我们设计了一份问卷,它适用于当今所有已知的系列凶犯。”他将
      装在薄封皮里的厚厚一叠文件递给了她。“其中有一部分是为调查人员准备的,还有一部分
      是为幸存的受害者准备的,如果有幸存者的话。那蓝色部分是要凶手回答的,假如他肯回答
      的话。粉红色那部分是提问者要问凶手的一组问题,他以此获得凶手的反应及回答。案头活
      儿不少呢!”
      
          案头活儿。克拉丽丝·史达琳出于自身利益,像一头嗅觉灵敏的小猎犬一样往前闻着什
      么。她闻到有一份工作正向她降临一一那工作很可能单调乏味,只是往一个什么新的电脑系
      统中输入原始数据。竭尽全力进行为科学部对她说来是诱人的,可她知道,女人一旦被拴住
      做秘书,结果会是什么样一——辈子就在这位置上呆着吧。选择的机会来了,她要好好地选
      择。
      
          克劳福德在等着什么——他刚才肯定问过她一个什么问题。史达琳不得不匆匆搜索自己
      的记忆。
      
          “你做过哪些测试。明尼苏达多相人格类型测验,做过吗?还是罗夏测验?”
      
          “做过,是明尼苏达多相人格类型测验,罗夏测验从未做过。”她说,“还做过主题理
      解测验民给儿童做过本德一格式塔测验民”
      
          “你容易受惊吓吗,史达琳?”
      
          “现在还没有。”
      
          “你瞧是这样的,我们对在押的三十二名已知系列凶犯都试着进行了询问和调查,目的
      是为一些悬而未决的案子建立一个心理总结的数据库。其中大部分人都能配合——我想他们
      的动机是想露露脸吧,不少人是这样的。二十六人愿意合作,四名死囚的上诉尚未裁决,故
      而死不开口,也可以理解就是。但是我们最想要的一个人的合作还没能获得,我要你明天就
      去精神病院找他。”
      
          克拉丽丝,史达琳胸中咯瞪一下感到一阵喜悦,同时又有几分害怕。
      
          “那人是谁?”
      
          “精神病专家,汉尼巴尔·莱克特医生。”克劳福德说。
      
          在任何文明场所,一提起这名字,总是紧跟着上阵短暂的沉默。
      
          史达琳定定地看着克劳福德,可是她非常平静。“汉尼巴尔,食人魔王。”她说。
      
          “是的。”
      
          “好的,呃——行,可以。我很高兴有这个机会,不过你得知道,我在想——为什么选
      我去呢?”
      
          “主要因为你是现成的人选,“克劳福德说,“我不指望他会合作。他已经拒绝过了,
      但以前是通过精神病院院长这个中间人来谈的。我得能对人说,我们已有合格的调查人员前
      去找过他并亲自提问过他。有些原因与你无关。我这个部里再派不出别的人去干这事了。”
      
          “你们被野牛比尔困死了,还有内华达那些事儿。”史达琳说。
      
          “你说对了。还是刚才说的——大活人没几个了。”
      
          “你刚才说明天去一一这么急!手头的案子有收获的没有?”
      
          “没有。有倒好了。”
      
          “要是他不肯和我合作,你是否还要我对他作心理评估?”
      
          “不要了。莱克特医生是个难以接近的病人,有关他的评估我这儿多得都齐腰深了,全
      都不一样。”
      
          克劳福德摇出两片维生素C倒入手心,在凉水器那儿调了一杯沃尔卡赛尔脱兹饮料,将
      药片冲服了下去。“你知道,这事很荒唐;莱克特是位精神病专家,自己还为有关精神病的
      一些刊物撰稿——东西写得很不一般呢——可他从不提及自己那点点异常。有一次在几个测
      试中,他假装配合精神病院的院长奇尔顿——坐着无聊将血压计的袖带套到了自己的阴茎
      上,再有就是看一些破烂照片——接着他就将了解到的关于奇尔顿的情况首先发表了出来,
      把人家愚弄了一番。研究精神病的学生,虽然研究领域和他这
      
          案子没有关系,他们的信件,他倒都认真答复,他干的全是这么一套。如果他不愿和你
      谈,我只要你直截了当地报来,他样子如何,他的囚室什么样,他在做些什么。自然色吧,
      不妨这样说。注意那些进进出出的记者。也不是什么真正的记者,是办衔头小报的新闻人。
      他们喜爱莱克特甚至胜过安德鲁王于。”
      
          “是不是有家色情杂志曾经出五万美金要来买他的几张处方?我好像有那印象。”史达
      琳说。
      
          克劳福德点了点头。“我敢肯定,《国民秘闻)已经买通了医院里什么人,我—安排你
      去,他们可能就知道了。”
      
          克劳福德将身子往前倾、直到与她面对面相距只有两英尺。她盯着他的半片状阅读用眼
      镜看,那双眼下的眼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他最近都在用利斯特灵漱口水漱口。
      
          “现在我要你全神贯注听我说,史达琳。你在听吗?”
      
          “是,长官。”
      
          “对汉尼巴尔·莱克特要十分留心。你用来和他打交道的实际手续,精神病院的院长奇
      尔顿医生会过一遍目的。不要偏离这手续。无论如何,一丝一毫也不要偏离这手续。就算莱
      克特和你谈,他也只不过想了解你这个人。那是一种好奇心,就像蛇出于好奇要往鸟窝里探
      头探脑一样。你我都明白,谈话中你得来来回回有几个回合,但你不要告诉他有关你自己的
      任何细节。你个人的情况一丝一毫也不要进入他的脑子。你知道他对威尔·格雷厄姆是怎么
      做的。”
      
          “出事后我看到了报道。”
      
          “威尔逮他时,他用一把裁油地毡的刀将威尔的内脏切断了。威尔没死也真是奇迹!还
      记得《红色龙)吗?菜克特让弗朗西斯·多勒赖德对威尔及其家人下了毒手。威尔的脸看上
      去他妈的像被毕加索画过似的,这都是莱克特的功劳。在精神病院他还将一名护士撕成了碎
      片。干你的工作,只是千万别忘了他是个什么人。”
      
          “什么人?你知道吗?”
      
          “我知道他是个恶魔。除此之外,谁也说不准。也许你最终能找到答案;我也不是随随
      便便就挑你来的,史达琳。我在弗吉尼亚大学时你就问过我几个挺有意思的问题。局长要看
      的是底下有你签名的自己的报告——要是报告写得清楚、简洁、有条理的话。那由我定了。
      星期天九点我一定要拿到报告。好了,史达琳,按指定的方案行动吧。”
      
          克劳福德朝她微微笑了笑,可他的眼睛却了无生气。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