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八  节
      
      
          保安将克拉丽丝·史达琳带到史密森博物馆那个大象标本上面的第二层。电梯的门打
      开,眼前是昏暗的一大片楼面,克劳福德单独一人在那儿等着,双手插在雨的口袋里。
      
          “晚上好,史达琳。”
      
          “你好。”她说。
      
          克劳福德扭过头对她身后的保安说:“这儿起我们自已就可以了,警官,谢谢你。”
      
          克劳福德和史达琳肩并肩沿着一条走廊走着,走廊上码着一盘盘一箱箱的人类学标本。
      大花板上亮着几盏灯,不多、当她和他开始耸着庸作沉思状如在校园散步一般时,史达琳意
      识到克劳福德想把他的六只手搭到她的肩膀上,意识到只要有碰她的可能,他早就这么做
      了。
      
          她等着他说点什么。终于:她停了下未、也把双手插进了口袋。两人在过道上相对而
      视,周围是阒寂无声的骨头。
      
          克劳福德将头往后靠在箱子上,从鼻子里深深地呼出一股气。“凯瑟琳·马丁很可能还
      活着。”他说。
      
          史达琳点了点头,最后一点之后就一直将头低着。也许他觉得,她不看着他,说起话来
      要容易些。他很沉静,可是有什么东西把他给困住了。一瞬间,史达琳在想会不会是他的妻
      子去世了?或者,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整天和凯瑟琳伤心的母亲在一起呆着的缘故?
      
          “孟菲斯是个相当大的打击。”他说,“他是在停车场逮着她的,我觉得,没人看到。
      她先是进了公寓,随后由于什么原因又出来了。她没打算在外头呆很长时间——她让门半开
      着,还拨上了保险以防门在她身后锁住。她的钥匙放在电视机上。里面东西、点都没有动。
      我觉得她在公寓的时间不长,根本连她卧室里代接电话的机子那儿都没有到。当她的傻蛋男
      友最终给警察打电话时,那信号灯还依然在闪着。”克劳福德随意让他的一只手落人装着骨
      头的一只盘子里,又迅速地抽了出来。
      
          “所以现在他是扣着她,史达琳。电视网答应在晚间新闻里不搞倒计时——布鲁姆博士
      认为搞倒计时会把他惹急了。反正总有一些通俗小报会去这么做的。”
      
          前面有一次绑架,被害人还被活扣着的时候,她那后背由下而上被剪开的衣服就很快被
      找到了,证实她确为野牛比尔所害。史达琳还记得那些烂报纸头版上那镶了黑框的倒计时读
      数。一直到了十八天,浮尸出现了。
      
          “所以凯瑟琳·贝克·马丁正在比尔的‘演员休息室’里等着,史达琳,而我们也许还
      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充其量也就这么多了——布鲁姆认为他从绑架到下手的间隔正变得越来
      越短。”
      
          对于克劳福德,这似乎算是说了一大堆了。引用戏剧界的术语“演员休息室”,听起来
      总有点瞎扯的味道。史达琳等着他说正题。他说了。
      
          “不过这一次,史达琳,这一次我们可能会有点小小的突破。”
      
          她掀起眉毛仰视着他,带着希望,也带着专注。
      
          “我们又找到一只虫子。你的伙计,皮尔切和那个……那另一位。”
      
          “罗顿。”
      
          “他们正在鉴定呢。”
      
          “虫是在哪里的——辛辛那提?——冷冻室里那个女孩儿身
      
          “不”来,我带你去看。我们瞧瞧你怎么看的。”
      
          “昆虫部在另一个方向,克劳福德先生。”
      
          “我知道。”他说。
      
          他们绕过角落来到人类学部的门口。灯光和人声透过毛玻璃传了出来。她走了进去。
      
          屋子中央,一盏雪亮的灯下,三名身穿实验服的男子正在桌子旁忙着。史达琳看不到他
      们在干什么。行为科学部的杰里·巴勒斯正在他们身后往里看,一边在写字夹板上作记录。
      屋子里有一股熟悉的气味。
      
          接着,其中一位穿白衣服的离开桌子把什么东西放到了洗槽里,这时,她确是看得一清
      二楚。
      
          工作台上的一只不锈钢托盘里是“克劳斯”,那个她在斯普利特城迷你仓库里发现的人
      头。
      
          “那只虫就是在克劳斯的喉咙里。”克劳福德说,“稍等,史达琳。杰里,你是在和通
      讯室说话吗?”
      
          巴勒斯正在将写字板上的记录往电话里念。他用手遮住送话口。“是的,杰克,他们正
      在将克劳斯的照片晾干。”
      
          克劳福德拿过他手中的话筒。“勃比,别等国际刑警组织那边了,找个图像频道现在就
      将照片发出去,附上医检报告。发往斯堪的那维亚国家,西德、荷兰什么的。一定要说克劳
      斯可能是一艘商船上的水手,中途偷偷地溜了。提一下他们国家的卫生部门可以要求对颧骨
      骨折作出解释。就叫它什么好了,说是颧弓吧。务必将两张牙科记录表都寄去,普通的那一
      张和联邦牙科医院的那张。图表到出来要有一段时间呢,但要强调说那只是一个粗略的估计
      ——那种情况靠颅骨上的缝合是定不下来的。”他把电话又交给了巴勒斯。“你的东西呢,
      史达琳?”
      
          “在楼下保安室。”
      
          “这虫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发现的。”他们等电梯的时候克劳福德说,“他们正为
      巴尔的摩县警验这人头呢。虫子在喉咙里,就像西弗吉尼亚的那个女孩儿。”
      
          “是像西弗吉尼亚那情形。”
      
          “你疏忽了”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大概是今晚七点发现虫子的。我在飞机上巴尔的摩
      地方检察官就打电话给我了。他们把全部东西克劳斯什么的都送了过来,这样我们就可以看
      到原貌是什么样了。他们还想就克劳斯的年龄听听安吉尔博士的意见,颧骨被他打断时他又
      是几岁。他们就像我们一样是来向史密森博物馆咨询的。”
      
          “这一点我还得稍微谈一谈。你是说可能是野牛比尔杀了克劳斯?多年以前?”
      
          “似乎很牵强吗?太巧合了?”
      
          “眼下这一刻是的。”
      
          “等会儿你再看看吧”
      
          “是莱克特医生告诉我上哪儿可以找到克劳斯的。”史达琳说。
      
          “是,是他告诉你的。”
      
          “莱克特医生告诉我,他的病人本杰明.拉斯培尔声称自己杀了克劳斯;可莱克特说他
      认为死因很可能是意外的性窒息。”
      
          “那是他这么说的。”
      
          “你认为莱京特医生可能确切知道克劳斯是怎么死的,既不是死于拉斯培尔之手,也不
      是因为性窒息?”
      
          “克劳斯喉咙里有一只虫,西弗吉尼亚的那个女孩儿喉咙里也有一只虫,这种事儿我在
      其他任何地方都从未见过,从未读到过,从未听说过,你怎么看?”
      
          “我想是你让我准备两大的行装的。你是要我去问问莱克特医生,对吧?”
      
          “你是他唯一愿意对话的人,史达琳。”说这话时,克劳福德的神情显得非常悲伤。
      “我估计你是有思想准备的。”
      
          她点了点头。
      
          “上精神病院去的路上我们再谈。”他说。    保安将克拉丽丝·史达琳带到史密森博物馆那个大象标本上面的第二层。电梯的门打
      开,眼前是昏暗的一大片楼面,克劳福德单独一人在那儿等着,双手插在雨的口袋里。
      
          “晚上好,史达琳。”
      
          “你好。”她说。
      
          克劳福德扭过头对她身后的保安说:“这儿起我们自已就可以了,警官,谢谢你。”
      
          克劳福德和史达琳肩并肩沿着一条走廊走着,走廊上码着一盘盘一箱箱的人类学标本。
      大花板上亮着几盏灯,不多、当她和他开始耸着庸作沉思状如在校园散步一般时,史达琳意
      识到克劳福德想把他的六只手搭到她的肩膀上,意识到只要有碰她的可能,他早就这么做
      了。
      
          她等着他说点什么。终于:她停了下未、也把双手插进了口袋。两人在过道上相对而
      视,周围是阒寂无声的骨头。
      
          克劳福德将头往后靠在箱子上,从鼻子里深深地呼出一股气。“凯瑟琳·马丁很可能还
      活着。”他说。
      
          史达琳点了点头,最后一点之后就一直将头低着。也许他觉得,她不看着他,说起话来
      要容易些。他很沉静,可是有什么东西把他给困住了。一瞬间,史达琳在想会不会是他的妻
      子去世了?或者,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整天和凯瑟琳伤心的母亲在一起呆着的缘故?
      
          “孟菲斯是个相当大的打击。”他说,“他是在停车场逮着她的,我觉得,没人看到。
      她先是进了公寓,随后由于什么原因又出来了。她没打算在外头呆很长时间——她让门半开
      着,还拨上了保险以防门在她身后锁住。她的钥匙放在电视机上。里面东西、点都没有动。
      我觉得她在公寓的时间不长,根本连她卧室里代接电话的机子那儿都没有到。当她的傻蛋男
      友最终给警察打电话时,那信号灯还依然在闪着。”克劳福德随意让他的一只手落人装着骨
      头的一只盘子里,又迅速地抽了出来。
      
          “所以现在他是扣着她,史达琳。电视网答应在晚间新闻里不搞倒计时——布鲁姆博士
      认为搞倒计时会把他惹急了。反正总有一些通俗小报会去这么做的。”
      
          前面有一次绑架,被害人还被活扣着的时候,她那后背由下而上被剪开的衣服就很快被
      找到了,证实她确为野牛比尔所害。史达琳还记得那些烂报纸头版上那镶了黑框的倒计时读
      数。一直到了十八天,浮尸出现了。
      
          “所以凯瑟琳·贝克·马丁正在比尔的‘演员休息室’里等着,史达琳,而我们也许还
      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充其量也就这么多了——布鲁姆认为他从绑架到下手的间隔正变得越来
      越短。”
      
          对于克劳福德,这似乎算是说了一大堆了。引用戏剧界的术语“演员休息室”,听起来
      总有点瞎扯的味道。史达琳等着他说正题。他说了。
      
          “不过这一次,史达琳,这一次我们可能会有点小小的突破。”
      
          她掀起眉毛仰视着他,带着希望,也带着专注。
      
          “我们又找到一只虫子。你的伙计,皮尔切和那个……那另一位。”
      
          “罗顿。”
      
          “他们正在鉴定呢。”
      
          “虫是在哪里的——辛辛那提?——冷冻室里那个女孩儿身
      
          “不”来,我带你去看。我们瞧瞧你怎么看的。”
      
          “昆虫部在另一个方向,克劳福德先生。”
      
          “我知道。”他说。
      
          他们绕过角落来到人类学部的门口。灯光和人声透过毛玻璃传了出来。她走了进去。
      
          屋子中央,一盏雪亮的灯下,三名身穿实验服的男子正在桌子旁忙着。史达琳看不到他
      们在干什么。行为科学部的杰里·巴勒斯正在他们身后往里看,一边在写字夹板上作记录。
      屋子里有一股熟悉的气味。
      
          接着,其中一位穿白衣服的离开桌子把什么东西放到了洗槽里,这时,她确是看得一清
      二楚。
      
          工作台上的一只不锈钢托盘里是“克劳斯”,那个她在斯普利特城迷你仓库里发现的人
      头。
      
          “那只虫就是在克劳斯的喉咙里。”克劳福德说,“稍等,史达琳。杰里,你是在和通
      讯室说话吗?”
      
          巴勒斯正在将写字板上的记录往电话里念。他用手遮住送话口。“是的,杰克,他们正
      在将克劳斯的照片晾干。”
      
          克劳福德拿过他手中的话筒。“勃比,别等国际刑警组织那边了,找个图像频道现在就
      将照片发出去,附上医检报告。发往斯堪的那维亚国家,西德、荷兰什么的。一定要说克劳
      斯可能是一艘商船上的水手,中途偷偷地溜了。提一下他们国家的卫生部门可以要求对颧骨
      骨折作出解释。就叫它什么好了,说是颧弓吧。务必将两张牙科记录表都寄去,普通的那一
      张和联邦牙科医院的那张。图表到出来要有一段时间呢,但要强调说那只是一个粗略的估计
      ——那种情况靠颅骨上的缝合是定不下来的。”他把电话又交给了巴勒斯。“你的东西呢,
      史达琳?”
      
          “在楼下保安室。”
      
          “这虫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发现的。”他们等电梯的时候克劳福德说,“他们正为
      巴尔的摩县警验这人头呢。虫子在喉咙里,就像西弗吉尼亚的那个女孩儿。”
      
          “是像西弗吉尼亚那情形。”
      
          “你疏忽了”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大概是今晚七点发现虫子的。我在飞机上巴尔的摩
      地方检察官就打电话给我了。他们把全部东西克劳斯什么的都送了过来,这样我们就可以看
      到原貌是什么样了。他们还想就克劳斯的年龄听听安吉尔博士的意见,颧骨被他打断时他又
      是几岁。他们就像我们一样是来向史密森博物馆咨询的。”
      
          “这一点我还得稍微谈一谈。你是说可能是野牛比尔杀了克劳斯?多年以前?”
      
          “似乎很牵强吗?太巧合了?”
      
          “眼下这一刻是的。”
      
          “等会儿你再看看吧”
      
          “是莱克特医生告诉我上哪儿可以找到克劳斯的。”史达琳说。
      
          “是,是他告诉你的。”
      
          “莱克特医生告诉我,他的病人本杰明.拉斯培尔声称自己杀了克劳斯;可莱克特说他
      认为死因很可能是意外的性窒息。”
      
          “那是他这么说的。”
      
          “你认为莱京特医生可能确切知道克劳斯是怎么死的,既不是死于拉斯培尔之手,也不
      是因为性窒息?”
      
          “克劳斯喉咙里有一只虫,西弗吉尼亚的那个女孩儿喉咙里也有一只虫,这种事儿我在
      其他任何地方都从未见过,从未读到过,从未听说过,你怎么看?”
      
          “我想是你让我准备两大的行装的。你是要我去问问莱克特医生,对吧?”
      
          “你是他唯一愿意对话的人,史达琳。”说这话时,克劳福德的神情显得非常悲伤。
      “我估计你是有思想准备的。”
      
          她点了点头。
      
          “上精神病院去的路上我们再谈。”他说。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