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  节
      
      
          一间很大的浴室,全都贴着白瓷砖,顶上是天窗,裸露的老墙砖上放靠着光滑明洁的意
      大利出的浴室附件。精巧的梳妆台两旁种着高高的植物,台上摆满了化妆品,淋浴散出的水
      蒸气在镜子上形成了许多水珠。淋浴间传出哼歌的声音,调门吊得太高了,嗓音听上去很是
      怪异。这是法兹·沃勒的歌《现金买你臭垃圾》,选自音乐喜剧《不是乱来)。那哼歌的声
      音时而又忽然变成了唱词儿:
      
          “留着你所有的旧报,
      
          留着将它们堆成摩天楼一般高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每当出现唱词儿,一只小狗就会在浴室的门上抓搔一阵。
      
          正在冲淋浴的叫詹姆·伽姆,白种男性,三十四岁,身高六英尺一英寸,体重二百零五
      磅,棕发碧眼,没有显著的特征。他把他的名字念成像是不带“S”的“James”,就是
      “Jame”。他坚持要这么念。
      
          冲洗过第一遍之后,伽姆用了点德斯贝恩斯搽肤霜。他用双手将搽肤霜往胸脯和屁股上
      抹;阴部他不愿去碰,就用一把刷碗碟的小拖把去搽。他的腿脚上都有点儿毛茬茬,可他最
      终觉得那没什么关系。
      
          伽姆用毛巾将自己的身体擦得粉红后又用了一种很好的润肤油。他那可以照及全身的镜
      子前是挂在横杆上的一帘浴帐。
      
          伽姆用那刷碗碟的小拖把将他的阴茎和睾丸往后一推在两腿之间夹住。他唰一下将浴帐
      拉到一边站到镜子前,兴致勃勃摆弄一高一低扭屁股的姿势,不去理会因此而引起的阴部的
      磨擦。
      
          “给我来点效果吧,蜜啊!快给我来点效果吧!他的嗓音天生低沉,可他用的是高音
      区,还自以为越用越在行了。他用的激素——先是一段时间的普利马林,接着又口服己烯雌
      酚——对他的嗓音没能起一点效果,不过倒是使他那开始微微隆起的乳房间的毛变得稍许稀
      疏了一点。老用电灼除毛把伽姆的胡子给除没了,发际线形同寡妇额前的“V”形发尖、然
      而他看上去并不像女人,看起来还是个有意要指甲拳脚并用来和人干架的男人模样。
      
          他的行为究竟真的是在愚蠢地企图模仿脂粉气十足的男人,还是一种充满恶意的嘲讽,
      乍一接触很难讲,而他接触的人都是那种点头之交。
      
          “你会为我——做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那狗就在门上抓搔。伽姆穿上浴衣让狗进去。他抱起这香摈色的小署毛
      狗,吻了吻她丰满的脊背。
      
          “好一咧。饿了吗?宝贝?我也是的。
      
          他把小狗从一只手臂换到另一手只手臂;开了卧室的门。她扭动着身子要下来。
      
          “稍等啊,甜心。”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捡起床边地扳上的一支迷你14型卡宾枪放到了
      枕头上。“现在好了。这下就可以了。咱们一会儿就吃晚饭。他把狗放到地板上,将自己的
      睡衣找了出来。她急吼吼地追着他到了楼下的厨房。
      
          詹姆·伽姆从微波炉里取出三份电视便餐,两份“饿徒”给自己,一份“薄餐”给鬈毛
      狗。
      
          鬈毛狗贪婪地吃了主菜和甜食,将蔬菜留下了。詹姆·伽姆的两只碟子里只剩下了骨
      头。
      
          他让小狗出了后门。寒气袭来:他紧紧地拽住浴衣。门开处是一条狭长的光带,他专注
      地看她蹲在这光带里。
      
          “你还没有拉屎屎呢。好吧,我不看。”可他还是透过指缝偷偷地看了一眼。“欧,棒
      极了,你这个小丫丫,真是位贵小姐啊,来吧,咱们上床。”
      
          伽姆先生喜欢上床,他一夜要上好几次。他也喜欢起床,在他众多的房间里挑这间或那
      间黑着灯坐坐,有时什么东西激发了他的兴致,也会在夜间工作个一时半会儿。
      
          他开始关厨房的灯,可又住了手。他想起晚餐吃剩下来的东西,噘起嘴唇,显出审慎而
      有见地的样子。他收拾起那三份电视便餐的碟子,将桌子抹干净。
      
          楼梯顶头的一只开关可以打开地下室的灯。詹姆·伽姆拿着碟子开始往下去。那只小狗
      在厨房里叫了几下后用鼻子顶开门,也随他下去了。
      
          “好吧,小傻傻。他一抄手抱起鬈毛狗带着她往下走。她扭动身子,用鼻子去嗅他另一
      只手中拿着的碟子。“不,不行了,你已经吃够了。”他把她放下来,她紧紧跟在他的身
      边,穿过那杂乱无序的、多层面的地下室。
      
          在厨房正下面地下室的一间屋子里是一口久已干涸的井。井沿高出沙地地面二英尺,已
      经用现代的井环护栏和水泥加固过了。原先的木头安全盖还在老位置,很沉,小孩子拎不
      动。盖子上有扇活门,大小可放下一只桶。活门开着,詹姆·伽姆将他及狗的碟子里那些吃
      剩的东西刮到了井里。
      
          骨头和那点点蔬菜眨眼就掉进了完全漆黑一片的井里,不见了。小狗坐起身子作乞食
      状。
      
          “不,不,全没了。”伽姆说,“你现在这样已经太胖了。”
      
          他从地下室的楼梯往上爬,一边悄悄地对他的小狗说,“胖面包,胖面包。”他没有表
      示是否听到了从那黑洞里回荡出来的喊声,那喊声依然相当的有力,清醒。
      
          “求求你了!”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