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一 节
      
      
          晚十点稍过,克拉丽丝·史达琳进入州立巴尔的摩精神病犯罪医院。她只身一人。史达
      琳本希望弗雷德里克·奇尔顿医生不要在那里,可他还就在办公室等着她呢。
      
          奇尔顿穿着一件带窗格子图案的英式裁剪的运动衫。史达琳觉得那双开的权口及下摆使
      这衣服的效果看上去像条褶襞短裙。她向上帝希望,他这身打扮并不是为的她。
      
          屋子里他桌前的地上没有铺地毯,只有一张直靠背椅用螺丝固定在地板上。史达琳站在
      桌旁,空中还悬浮着她打招呼的声音。她闻得到奇尔顿的保湿烟盒边架子上放着的腐臭难闻
      的雪茄烟味。
      
          奇尔顿医生仔细看完他收藏的富兰克林铸币厂铸造的火车头模型后,才转过身来面对着
      她。
      
          “想来杯咖啡吗?脱咖啡因的?”
      
          “不,谢谢。很抱歉晚上打搅你了。”
      
          “你还在想调查那个人头的事儿。”奇尔顿医生说。
      
          “是的。大夫,巴尔的摩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告诉我他们已经跟你约好了。”
      
          “欧是的。我和这儿当局的合作十分密切,史达琳小姐。顺便问一下,你在写文章还是
      做论文?”
      
          “没有。”
      
          “你有没有在任何专业性刊物上发过什么东西?”
      
          “没有,从来没有过。这只是美国司法部长办公室叫我为巴尔的摩县警察局凶杀案科办
      的一件差事。我们给他们丢下一桩未了的案子,现在只是帮他们收拾收拾扫扫尾。”史达琳
      发现她对奇尔顿的厌恶使她撤起谎来比较容易。
      
          “你带窃听器了吗,史达琳小姐?”
      
          “我什么一一一?”
      
          “你有没有带微型录音装置去把莱克特医生的话录下来?警察的行话是、带窃听’我想
      你一定听说过?”
      
          “没有。”
      
          奇尔顿医生从他桌子里拿出一台珍珠牌小录音机,啪一下将一盘盒式磁带放了进去。
      “那么把这个放你包里去。我复制一盘后到时给你一盒,整理笔记的时候可以用来补充补
      充。”
      
          “不,我不能那么做,奇尔顿大夫。
      
          “究竟怎么不行呢。巴尔的摩当局一直在请我对莱克特就克劳斯一事所说的每一点情况
      进行分析。
      
          尽量连哄带骗说服奇尔饭,克劳福德曾跟她说,法院弄条决议我们即刻就能踩着他玩,
      可那样的话莱克特就会嗅出来。他能像CAT电脑扫描那样将奇尔顿看得透透的。
      
          “美国司法部长认为开始我们还是试着用非正式的途径如果我不让莱克特医生知道而录
      下了他的话,又给他发觉了,那我们已有的任何一种有效可行的气氛也就完了,真的完了、
      这一点我想你一定会同意的。”
      
          “他怎么会发觉呢?”
      
          什么别的事儿你都会知道,他就不能看报纸吗?操你妈的蠢货!她没有答他的问题。”
      如果这事儿有什么进展而他又得以宣誓来作证的话,你将第一个看到材料,我也可以保证你
      将作为专家证人受到邀请。现在我们只是设法从他身上找一条线索出来。”
      
          “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和你谈吗,史达琳小姐?
      
          “不知道,奇尔顿大夫。”
      
          他看着桌子后面墙上那每一张吹捧的证书和奖状,仿佛在清点投票结果似的,随后再慢
      慢地转过身向着史达琳。“你真的觉得你知道你是在做什么4吗?”
      
          “当然知道。”那边还有许多“……吗?”在等着她呢。史达琳路跑得太多了,两条腿
      都打哆嚏,她不想和奇尔顿斗过来斗过去,到莱克特那里后身上总还得留点精力。
      
          “你现在所做的就是上我的医院来采访却又拒绝让我知道你获得的消息。”
      
          “我是奉命在行动,奇尔顿大夫“我这儿有美国司法部长夜间使用的电话号码,现在你
      要么同他去谈,要么请让我工作。”
      
          “我在这儿可不是个笨蛋,史达琳小姐,夜里跑这儿来就是开门让人进进出出的。我有
      一张《冰上假日》的票。”
      
          他意识到自己说的是“一张”票:就在那一瞬间,史达琳看出了他过的是什么生恬,而
      他也朋白她看出来了。
      
          “她看到了他那破败的冰箱;独自一人吃饭的地方,放电视便餐的碟子里是一点点面包
      屑:一堆堆的东西静静地堆在那里好几个月才动一下——她感到他那枯寂生活的苦痛,一笑
      则是满口的黄牙、除口臭用的是低廉的蹩脚货——她像一揿按钮就将弹簧小折刀弹出一般迅
      速地反应过来,知道自己不能对他心肠软,不能再同他谈下去,也不能闪避。她凝视着他的
      脸,微微侧过头;将自己的美貌给他来个亮相。,她以自己已看出了对方的底细这一点为
      矛,深深地向他刺去。叫他明白。她清楚;他已无法经受得住让这谈话再继续下去了。
      
          “他派一名叫阿朗索的勤务兵送她过去。”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