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四  节
        
      
          在破彼烂烂的勤务兵休息室里,克拉丽丝.史达琳将一枚二十五分市当啷一声投进了电
      话机。她拨通了那辆监控车的电话号码。
      
          “我是克劳福德。”
      
          “我打的是顶级安全病区外面的投市电话。史达琳说,“莱克特医生问我西弗吉尼亚那
      只昆虫是不是一只蝴蝶。他不肯详谈。他说野牛比尔之所以要凯瑟琳·马丁,是因为,我引
      他自己的话说是,‘他想搞一件带奶子的女式背心’莱克特医生想和我们做交易。他想要参
      议员给他提供一个‘更有趣的’条件。”
      
          “是他突然中断谈话的吗?”
      
          “是的。”
      
          “你想他过多久才肯再次开口?”
      
          “我想就下面这几天吧,不过要是我能得到参议员紧急提供的某种条件的话,我还是愿
      意现在就再去钉他一下。”
      
          “是应该紧急。我们搞清了西弗吉尼亚那女孩儿的身份,史达琳。底特律一个搞失踪人
      员指纹卡的部门大约半小时前给警方的身份鉴定科打了电话,此人叫金伯莉·简·艾姆伯
      格,二十二岁,二月七号起就从底特律失踪了,我们正在她的邻里查询以求找到证人。夏洛
      特斯维尔的医检人员说,她的死不迟于二月十一号,可能还要前一天,十号。”
      
          “他只让她活了三天。史达琳说。
      
          “他的周期越来越短了。我想谁也不会感到惊讶的。”克劳福德的声音很平和,“他绑
      架凯瑟琳·马丁大约有二十六个小时了。我想要是莱克特能松口,最好是让他在你们下一次
      谈话时说出来。我驻扎在巴尔的摩分局,是监控车让你和我联系上了。我在离医院两个街区
      的霍角旅馆给你预备了一间房间,回头你需要的话可以去打个盹儿。”
      
          “他狡猾多疑,克劳福德先生,不相信你真会给他什么好处。他说的那些关于野牛比尔
      的话,还是我向他提供了自己的私事作为交换条件的。我觉得他提的问题和这案子之间原本
      上没有任何关联。…你想知道那些问题吗?”
      
          “不。”
      
          “这就是你为什么不叫我带窃听的原因,是不是?你是想如果没有别的人能听到,我谈
      起来会容易些,更有可能告诉他一些废话来取悦于他。”
      
          “这儿是另外一种可能:史达琳,我如果相信你的判断力会怎么样呢?如果我认为你是
      我打出的最好的一枪,而我又不想让许多人事后在背地里对你指指戳戳,又会怎么样呢?那
      样的话我会叫你带窃听吗?”
      
          “不会的,长官。调动手下工作人员的积极性你是出了名的,对不对,“龙虾”先生?
      “我们可以给莱克特医生提供什么条件?”
      
          “有几样东西我这就派人送过去,我五分钟后到,除非你想先歇口气。”
      
          “我宁可现在就干。”史达琳说,“让他们找一下阿朗索。告诉阿朗索我在8部外面的
      走廊上同他见面。”
      
          “五分钟后到。克劳福德说。
      
          史达琳在地下深处这间破烂的休息室的油地毡上来来回回地走着。她是这屋子里唯一的
      亮色。
      
          我们走在草地或铺着砂砾的小路上时,很难得要着手去作什么心理上的准备;而在没有
      窗户的地方,在医院的走廊上,在和这间放着破裂塑料沙发和沁扎诺烟灰缸、光秃秃的混凝
      上墙壁用半截窗帘遮挡着的休息室一样的房间里,我们倒是会提前一点点时间作一番准备
      的。在像这样的房间里,只有这么一点点时间,我们倒是会来准备一下要做的动作,将它们
      牢记在心,以便面对厄运遭惊受吓时可以用得着。史达琳不小了,懂得这个;她没有让这间
      屋子影响她的情绪。
      
          史达琳来回走着。她向空中做手势。“要挺住,姑娘!她说出了声。她既是对凯瑟
      琳·马丁说,也是在对自己说。“我们总比这个房间要出色,总比这个该死的地方要出色!
      她高声他说,“无论他在哪儿绑着你,我们总比他要出色。帮帮我!帮帮我!帮帮我!刹那
      间,她想到了她已故的父母。她在想;他们会对她现在这副样子感到羞耻吗?就这问题,不
      关别的,没有任何限制性条件,就和我们平时每次问这问题时的方式一样。回答是,不会
      的,他们不会为她感到羞耻。
      
          她洗了洗脸,走出房间来到了走廊。
      
          勤务兵阿朗索已经拿着克劳福德给的密封好的一包东西在走廊上了,包里装着一张地图
      和他的指示。她就着走廊的灯很快地看了一下,随后按电钮唤巴尼让她进去。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