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三  节
      
          詹姆·伽姆的地下室里房间套着房间,犹如我们梦中的迷宫一般,叫人摸不着头脑。在
      他还是怕生害羞的时候,那是多少年多少年以前了,伽姆先生就在远离楼梯的、最隐秘的那
      些房间里寻欢玩乐。最远的旮旮旯旯里都有房间,这些房间远离别的生命,伽姆是多年没有
      打开了。可以这么说吧,这些房间中有几间依然住着人,不过那房门后的声音老早以前就由
      高而低,渐入无闻了。
      
          房间与房间之间地面高低不等,相差可达一英尺。有时要跨门槛,有时要躲门媚。如果
      有车装着东西,那是滚也不可能拖也很困难。要逼着什么人在你前面走——磕磕绊绊,又哭
      又叫,乞求哀告,砰一下撞了个头昏眼花一一一很不容易,甚至都有危险。
      
          随着伽姆先生智慧和信心的增长,他觉得自己再也不用到地下室中那些隐秘的部分去满
      足他的要求了。如今他使用的是围着楼梯的一套地下室房间,这些房间很大,有自来水有
      电。
      
          此时,地下室完全漆黑一片。
      
          在那个地面铺着沙的房间底下,在那地下土牢里,凯瑟琳·马丁悄无声息。伽姆先生就
      在这地下室里,可他并不在这一间房间。
      
          他所在的房间在楼梯远处一边,黑黑的,人的眼睛看不到,可是却充满了小小的响动。
      那儿有水的流淌声,小水泵也嗡嗡地响着。小小的回声听去倒像这房间很大似的。空气湿而
      凉,闻上去有绿色植物的味道。扑棱棱翅膀迎着脸颊一阵扑动,呼啦啦有几只从空中飞过,
      一声低低的快乐的鼻音,是人的声音。
      
          这房间里没有任何人眼可以使用的光波,但伽姆先生却在这里而且还能看得很清楚,虽
      然每一样东西他看去层次不同且都呈强烈的绿色。他戴着一副很高级的红外线护目镜(以色
      列货,从军用剩余物资商店买来的,不到四百美元),将闪出的红外光束投到他面前的铁丝
      网笼子上。他坐在一把直靠背椅的边沿上,神情痴迷地注视着一只昆虫在往铁丝网笼子里的
      一株植物上爬。年轻的成虫刚刚从笼子底部潮湿的泥土中一只茧子里破壳而出。她小心翼翼
      地爬上那株前属植物的一根茎,正寻找空间以展开那仍粘在背上的潮漉漉的新翅膀。她选中
      了一根横着的嫩枝。
      
          伽姆先生必须侧过头才能看得到。翅膀被一点一点地鼓起,满是血和气。它们依然在昆
      虫的背上紧紧地贴着。
      
          两个小时过去了,伽姆先生几乎没有动一下。他将红外线闪光灯一会儿开一会儿关,以
      使自己能意外地看到那昆虫展翅的进程。为了消磨时间,他把光打到房间里其他东西上玩一
      一打到他那几只储满了由植物制作的鞣皮溶液的大水箱上。在水箱的模板和架起的横木架上
      站放着他新近的一些收获品,它们仿佛掉人海底的碎裂的古典雕塑,都发绿了。他又把光移
      到那张镀锌的大工作台上;工作台安在金属轴台上,后面有放水闸,通着排水道。工作台上
      方的升吊器他也照了一照。靠墙处是他的几个长长的作业大洗槽。透过红外线,一切东西的
      形象都呈绿色。翅膀扑棱着,条条波光闪烁着,越过他的视野;飞蛾曳着小小的替尾,在房
      间里自由自在。
      
          他把光照回到笼子上时正赶上时候。那只昆虫的大翅膀鼓起在她背部上方停住不动,挡
      住并扭曲了她身上的斑纹。而这时,她将翅膀放下来罩住身体,那个著名的图案便清晰可见
      了。这是一个人的骷髅头形,被神奇地描绘在毛茸茸的翅瓣上,正从这飞蛾的背部盯着人
      看。骷髅暗淡的头顶底下是两个黑黑的眼洞和突起的颧骨。眼洞和颧骨底下,下已之上,一
      道暗色横穿脸部,形同一把张口器。支撑这骷髅头的是一个顶部如盆腔一样张开着的标记。
      
          一个架在盆腔上的骷髅头,描绘在一只飞蛾的背上,一切纯粹出自大自然偶然的一笔!
      
          伽姆先生内心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和轻松!他身体前倾,将气轻轻吹过飞蛾全身,她翘
      起她那尖尖的椽,发出愤怒的吱吱声。
      
          他戴着他的红外线护目镜悄悄走进地下土牢所在的那一间。为了减轻喘息声,他将嘴张
      开着。他不想引出坑里一大堆嘈杂声而坏了自己的情绪。护目镜的镜头装在小小突起的镜头
      筒上,看上去像是螃蟹的两只长在肉茎上的眼睛。伽姆先生知道这护目镜一点都不招人喜
      欢,可他戴着它,在这黑黑的地下室里,玩玩地下室的游戏,还真度过了一些十分美好的时
      光。
      
          他俯身将他那不可见的光朝井下照去。
      
          那货正侧着身子躺在那儿呢,蟋曲着,像只虾。她似乎睡着了。便桶就在她身边放着。
      她没有再次愚蠢地企图去攀那陡直的墙,像原先那样结果只是把绳子给拉断了。睡眠中,她
      将那蒲团的一角紧拽着贴在脸上,嘴里还吮吸着一根大拇指。
      
          伽姆先生闪亮红外线在凯瑟琳身上来回照着,他仔细地看着她,一边就着手为面前的真
      正的问题作准备。
      
          假如你的标准和伽姆先生的一样高,那么,人的皮处理起来是极其棘手的。有些基本的
      结构性的决定要拿出来,其中第一个就是:拉链装哪儿?
      
          他将光束移到凯瑟琳的背部。一般情况下,合拢的地方他是应该放到背部,可是,以后
      他一个人怎么往身上穿呢?想起来可能很刺激,然而这可不是那种可以请人帮忙的事。他知
      道一些地方一些圈子其成就会大受崇拜一一一有那么几只游艇,他在那里就可以扬扬得意一
      一一但那还都得等以后再说。他必须搞出他单独一人就能用得起来的东西。在前面正中开一
      道口子那是大大的不敬——他立刻排除,不子考虑。
      
          伽姆先生透过红外线辨不清凯瑟琳的肤色,但她看上去是瘦了。他相信逮到她的时候她
      就可能一直在节食减肥。
      
          经验告诉他,收剥人皮前要等四天到一个星期。体重忽然下降使皮变得较松,比较容易
      揭下。另外,挨饿耗去他的对象们不少的力气,使她们产更容易被摆弄,更温驯,有些昏痴
      木呆都不想抵抗了。可与此同时,也有必要向她们提供一定量的食物以防她们绝望或毁灭性
      地猛发脾气,那样的话人皮有可能受到损害。
      
          这货肯定是掉体重了。这一件是如此特别,于他眼下所做的事是如此的重要,再要久等
      他实在受不了了。不过他已不用再久等,明天下午他就可以动手,或者明天晚上吧,最迟也
      不过到下一天。快啦。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