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二  节
      
          克劳福德独自一人站在他书房的中央,双手深深地插在口袋里,他从上午十二点三十站
      到十二点三十三,一直在想主意。接着,他给加州机动车辆部发了一份电传,请对方追踪查
      询一下莱克特医生所说的拉斯培尔在加州买下的用于他和克劳斯搞罗曼史的那辆旅宿汽车。
      克劳福德请机动车辆部核查一下向本杰明·拉斯培尔之外的任何一名驾驶员颁发的车辆票
      证。
      
      随后,他拿着写字夹板坐到沙发上,拟出了一份挑逗性的私人广告,准备登到主要的一
      些报纸上去:
          仪态万方、皮肤光滑细腻、热情奔放、花儿一朵、芳龄二十一的模特儿,欲觅既欣赏
      质,又欣赏量的男士。我是手部及化妆品的广告模特儿,您曾在杂志的广告上见过我,现在
      我想要见见您。头封信里寄上您的照片。
      
          克劳福德考虑了片刻,划去“仪态万方”,换上了“体形丰满”。
      
          他的头朝下一垂,他打起了瞌睡。电脑终端机那绿色的荧屏在他的镜片上映出了许多小
      方格。屏幕上此时开始出现动态,一行行的文字往上爬行,在克劳福德的镜片上映出移动的
      影子。瞌睡中,他摇了一下头,仿佛那图像把他弄痒痒了似的。
      
          文字是这样的:
      
          孟菲斯警方在搜查莱克特的囚室时发现两件物品。
      
          (1)手铐钥匙由圆珠笔笔管临时做成。切口系磨制,请求巴尔的摩检查医院囚室,以
      找出制造商之蛛丝马迹。委托人:孟菲斯特工科普利。
      
          (2)马桶里漂着逃亡者扔下的一张便笺。原物正送往文献资料部(实验室)。文字符
      号随后到;注意:符号已被分送到兰利市,密码部——本森。
      
          文字符号出现了,从屏幕的底部边缘像窥探什么似的缓缓上移,文字符号是这样的:
      
          C33H36N4O6
      
          电脑终端机嘀嘀两声轻响,克劳福德并没有醒来、可是三分钟之后,电话却把他给搞醒
      了。来电的是国家犯罪信息中心热线的杰里·巴勒斯。
      
          “看你的电脑屏幕了吗,杰克?”
      
          “稍等。”克劳福德说。好,行了。”
      
          “实验室已经查出来了,杰克。就是莱克特扔在厕阶里那画的东西。那些字母拼起来是
      奇尔顿的名字,字母间的数字那是生化一一C33H36N4O6一一这是人体胆汁中名叫胆红素的
      一种色素的分子式。实验室告知我们,它是构成粪便颜色的主要的一种原素。”
      
          “妈了个屁!”
      
          “关于莱克特你是说对了,杰克。他只是把他们搞来搞去地搞着玩玩。对马丁参议员来
      说实在太糟了。实验室说胆红素的颜色几乎就同奇尔顿头发的颜色完全一样。他们称这个叫
      精神病院的幽默。你在六点钟的新闻中看到奇尔顿了吗?”
      
          “没有。”
      
          “玛里琳·萨特在楼上看到了,奇尔顿还在吹什么‘追捕比利·鲁宾’。之后他跟一名
      电视台记者去用晚餐了,莱克特出逃时他还在那地方。这蠢驴真是蠢到底了!”
      
          “莱克特叫史达琳‘牢记在心’,奇尔顿并没有医学学位。”克劳福德说。
      
          “是的,我在总结报告中看到了。我想奇尔顿是想搞史达琳,这是我的看法,可他的美
      梦却叫她给拦腰斩断了。他也许是蠢,可眼睛并不瞎。那小孩儿怎么样莱?”
      
          “我想还行吧。累垮了。”
      
          “你觉得莱克特也是搞着她玩玩的吗?”
      
          “可能吧,不过我们还要看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那几家医院正在于什么,我一直在想
      我应该去查法院的记录、;我不愿意非得去靠医院。明天上午十点左右如果我们还得不到什
      么消息,我们就走法院这条路。”
      
          “我说杰克……你外边有人他们知道莱克特长得什么模样,对吗?”
      
          “当然。”
      
          “你知不知道他这时正在什么地方大笑呢!”
      
          “也许他笑不久了。”克劳福德说。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