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四  节
      
          阿黛莉姬·马普和平时一样,撑着身子坐在床上看书。她正在收听全新闻广播。当克拉
      丽丝·史达琳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来时,她将收音机关掉了。她看到史达琳的脸紧绷着,幸
      好只间了句,“要不要喝点茶?”
      
          马普学习时喝的饮料,是她用祖母寄给她的混杂的散装茶叶冲泡而成的,她管它叫“聪
      明人的茶”。
      
          在史达琳认识的最聪明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个也是她所认识的最稳重的一位:另一个则
      骇人之至。史达琳希望,在她结识的人中间,这一点能给她以某种平衡。
      
          “今天你没上课真是运气!马普说,“那个该死的金旺让我们跑步,跑得我们直瘫在地
      上!我说的是真的。我认为在朝鲜那里他们的地球引力一定比我们这儿要大,然后他们上这
      儿来可就轻松了,瞧,找份教体育的活于干,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一回事儿。……
      约翰·布菜姆来过。”
      
          “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就一会儿前。想来看看你是否已经回来了。他的头发持得平平的,像个一
      年级新生似的在休息室里转来转去。我们稍稍聊了一会儿。他说如果你跟不上,接下去几天
      的射击课上打不起来需要补课的话,他会在本周未开放射击场让我们把课补起来的。我说问
      了就告诉他。他这人不错。””
      
          “是,他是不错。”
      
          关灯之后。
      
          “史达琳?”
      
          “什么?”
      
          “你觉得谁更俊俏些,是布莱姆还是霍特·勃比·劳伦斯?”
      
          “难说。”
      
          “布菜姆一个肩膀上有文身,隔着他的衬衫我能看到。刺的是什么?”
      
          “我一点也不知道。”
      
          “你一发现就告诉我好吗?”
      
          “很可能不会。”
      
          “我跟你简要说过霍特·勃比鬼魂附体的事吧?”
      
          “你不过是隔着窗户看到他在举重罢了。”
      
          “是不是格雷西告诉你的?那个女孩儿的嘴——”
      
          史达琳已经睡着莱。
      
          “他要你在不同军种间的射击比赛中和毒品强制执行所及海关的人比试比试,你知道
      吗?”
      
          “不知道?”
      
          “不是女子比赛,是公开赛。下一个问题:星期五要考的什么‘第四条修正条款’你知
      道吗?”
      
          “不少我都知道。”
      
          “那好,奇梅尔对加州是什么?”“搜查中学。”
      
          “搜查学校的内容是什么?”
      
          “我不知道。”
      
          “那概念叫‘直接涉及的范围’。斯格耐克洛斯是谁?”
      
          “见鬼,我不知道!”
      
          “斯格耐克洛斯对巴斯特蒙特。”
      
          “是不是对隐私的合理期望?”
      
          “去你的吧!对隐私的期望是凯兹的信条,斯格耐克洛斯是赞同搜查的。我的姑娘哎,
      看来咱们得好好用点书本功了。我有笔记。”
      
          “今天晚上不行。”
      
          “今天晚上不行、可你到明天一觉醒来,脑子里满满当当却又一无所知,星期五本该收
      获了,东西却还没有种下去。史达琳,布莱姆说——他不该说的,我也保证过不说——他说
      听证会上你会击败对方的。他认为那个狗娘养的克伦德勒两天之后就记不起你来了。你的成
      绩很好,这破玩意儿我们不费力就可以了掉。”马普仔细看看史达琳那张疲倦的脸。“史达
      琳,为了那个可怜的人你已经尽全力了谁也都只能这样。你为她奔命,为她挨克,然而你推
      动了事情的进展。你自己有资格拥有一次机会,为什么不继续去闯他一闯?这事儿我自己反
      正是不会说的。”
      
          “阿黛莉娅,谢谢你。”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