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八  节
      
          克劳福德从殡仪馆里出来,在街上四下里张望寻找杰夫和车子。他没有见到杰夫和车
      子,却看到穿着一身黑的克拉丽丝·史达琳在遮篷底下等他,灯光下看上去倒是实实在在,
      一点没错。
      
          “派我去吧。”她说。
      
          克劳福德刚刚给妻子挑了一口棺木,他手里拿着一只纸袋子,里面放着她的一双鞋子,
      鞋子拿错了。他调整情绪让自己稳定下来。
      
          “原谅我。”史达琳说,”要是还有任何别的时间我这时候也不会来。派我去吧。”
      
          克劳福德双手插在口袋里,转动脖子直到它从高高的衣领中冒出来。他双眼明亮,可能
      都有几分危险,“派你去哪儿?”
      
          “你曾派我去找一找对凯瑟琳·马丁的感觉一一、现在让我去找一找对其他几位的感觉
      吧。剩下来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去查他是如何捕猎对象的了。他是如何找到她们的,又是如何
      挑选的。在你所有的警察堆里我不比任何人差,有些事情上比他们还要好。被害者全都是女
      人,却没有一个女人来办这案子,走进一间女人的房间,我对这女人的了解可以三倍于男性
      所得,你也知道这是事实。派我去吧。”
      
          “你准备接受回锅了?”
      
          “是的。”
      
          “很可能要耗去你生命中六个月的时间。”
      
          她什么也没有说。
      
          克劳福德用脚趾踢着草,他抬起头来看她,看她眼睛中映出的远处的草地。她有一股子
      刚毅,像贝拉一样,“你从哪一个开始呢?”
      
          “第一个,俄亥俄州贝尔维迪的弗雷德里卡。白梅尔。
      
          “不是金伯莉·艾姆伯格,你见到的那位?”
      
          “他不是从她下的手。要提一下莱克特吗?不。他会从热线上得知的。
      
          “从感情上说就要选艾姆伯格了,是吧,史达琳?车旅费可以报销。身上有钱吗?”银
      行一小时之内不会开门。
      
          “我的威世信用卡上还剩有一点。”
      
          克劳福德到口袋里去掏钱。他给了她三百元现金和一张个人支票。
      
          “去吧,史达琳。就去找第一个。和热线保持密切联系。给我打电话。”
      
          她抬起手向他伸过去。她没有碰他的脸或手,似乎也没有任何地方她可以碰一碰的。她
      转身向她的平托车跑去。
      
          她驾车离去了,克劳福德拍拍口袋。他已经把他身上的最后一分钱都给了她。
      
          “宝贝需要一双新鞋子。”他说,“我的宝贝什么鞋子也不需要了。”他站在人行道的
      中央哭泣,脸上泪水涟涟。联邦调查局一个部门的头头,这时的样子也傻了。
      
          杰夫从汽车里看到他脸颊上亮闪闪的,就把车倒进了一条巷子,这样克劳福德就看不到
      他了。杰夫从汽车里出来,点上一支烟拼命地吸。他将闲逛着拖延时间,直等到克劳福德泪
      干了,光火了,找到理由把自己训斥一顿;他想以这样的方式作为自己送给克劳福德的礼
      物。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