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九  节
      
          到了第四大的早上,伽姆先生已经准备好要剥皮了。
      
          他拿着买回的自己所需的最后几样东西进屋来,心情激动,难以克制,是跑着走下地下
      室的楼梯的。在制衣间,他打开了购物袋:新的斜纹缝口滚边料,准备用到权口下面去的莱
      克拉弹性镶片,一盒洁净的食盐。他一样东西都没有忘记。
      
          在工作室,他将他的几把刀在长长的洗槽边的一块干净毛巾上摆放好。刀有四把:一把
      凹背剥皮刀;一把尖头朝下的、精制的刮刀,紧要处可完全顺着食指的曲线发挥作用;一把
      解剖刀,可用于最精细的活儿;还有一把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代的刺刀,刺刀那轧制的刀刃用
      来刮去皮上的肉那是最佳不过的工具,它不会将皮刮破。
      
          另外他还有一把解剖尸体用的斯特利克锯子,几乎没怎么用过,买了都后悔。
      
          现在他给套假发的一个人头座子上润滑油,又在润滑油上拍上粗盐,然后将座子放进一
      只浅浅的承油盘。他闹着玩儿似的揪了一下假发座脸上的鼻子,还给它送过去一个飞吻。
      
          他的行为很难做到对别的什么负责——他都想如丹尼·凯伊一样在屋子里飞来飞去了!
      他大笑,他轻轻一口气将一只要扑上他脸的蛾子吹开。
      
          水箱里盛着新鲜的溶液,开动水泵的时候到了。哦,笼子里的腐质土壤中是不是还埋着
      一只漂亮的蛹?他伸进一根手指去探了探,是的,是有虫蛹埋在那里。
      
          现在就是要手枪了。
      
          这个人如何杀?这问题困扰了伽姆先生许多天)=吊死她是不行的,因为他不愿她胸口
      淤血而出现斑驳的杂色;再说,他也不能冒险让吊索的结把她耳朵后面的皮给拉裂了。
      
          伽姆先生从他前面的每一次尝试中都能有所得,有时成绩的获得还是很痛苦的。他下定
      决心避免再做他以前曾经做过的一些噩梦,人有一个基本的本能:无论她们饿得多么虚弱,
      还是怕得怎样发昏,一见到那杀人的器具,总要和你搏斗一番。
      
          过去,他曾戴着他那红外线护目镜借助红外光在漆黑一片的地下室追捕那些年轻女子;
      看着她们摸摸碰碰地四处找路,见她们试图将身子往角落里蛤缩,真是美妙极了!他喜欢拿
      着手枪追捕她们。他喜欢使用手枪。她们总是弄弄就迷了方向,身体失去平衡,动动就撞到
      东西上去。他则可以戴着护目镜在绝对的黑暗里站着,等她们将双字从脸上放下来,然后正
      对着脑袋就开枪。或者是先打腿,打膝盖以下的地方,这样她们还能爬。
      
          那么做真是孩子气,也是浪费,这之后她们就没什么用了,所以他现在已完全放弃了这
      种做法。
      
          按照他目前的方案,头三个他还提供她们上楼冲个澡,随后便在她们脖子上套上吊索一
      脚踢下楼梯去一一点问题也没有。可是第四个却是一场灾难。他不得不在浴室使用手枪,结
      果花了他一个小时才搞好清洁。他想起那女孩儿,湿淋淋的,浑身的鸡皮疙瘩,他扳起手枪
      扳机的时候她那哆嗦的样儿!他喜欢扳弄扳机,咋喀咋嗒的,然后砰的一声巨响;再也没什
      么可吵闹的了。
      
          他喜欢他的这把手枪,他也应该很喜欢,因为这是件十分漂亮的武器,不锈钢的科尔特
      皮同牌,枪管就有六英寸,皮同枪所有的活动部件都是在定做科尔特枪的商店调制过的,这
      一把摸上去就十分地叫人愉快。他现在将扳机扳起,扣动,用大拇指拨住击铁。他给这皮同
      枪装上子弹后把它放到工作室的台子上。
      
          伽姆先生非常想提供洗发香波让这一位洗个头,因为他想看看她是如何梳理头发的,自
      己怎么打扮,头发在头上怎么安排,由此他可以学到不少。但是这一位个子高,很可能十分
      强壮,这一位太难得了,不该冒险,开枪一打伤,整张东西就得废掉。
      
          不行,他要上浴室把他的起重滑车弄来,给她洗个澡,当她安全爬人吊网兜之后,就把
      她往上吊,吊到这上牢似的深井的一半处,就对她脊椎的下部连发数枪。等她失去了知觉,
      其他的活儿可以用氯仿来处理。
      
          就这么办。他现在要上楼去,把衣服全脱了。他要叫醒宝贝同他一起看录像,然后开始
      行动;在这暖烘烘的地下室里,他要赤身裸体,一如他出世那大就是赤着身子一样。
      
          上楼梯时,他感觉几乎是晕乎乎的。他迅速脱去衣服换上睡袍。他插上插头将录像机的
      电源接通。
      
          “宝贝儿,来,宝贝儿。忙忙的一大呵!来啊,甜心!他得把她关在楼上这卧室里自己
      才能到地下室去料理那吵吵闹闹的一部分活儿——她讨厌那声音,那声音总搅得她极度不
      安。为了不叫她闲着,他外出购物时给她买回了一整箱的嚼货。
      
          “宝贝儿!她没有来,他就到过道里喊,“宝贝儿!接着又上厨房上地下室喊:“宝贝
      儿广当他喊到土牢那间房间的门口时,他听到了一个回音:
      
          “她在这下面呢,你这狗娘养的!”凯瑟琳·马丁说。
      
          伽姆先生的心骤然往下一沉,他为宝贝担心,浑身上下都感到难受。接着,狂怒使他的
      身体再次绷得紧紧的,他捏住拳头紧靠在脑袋的两边;他将额头顶到门框上,设法稳住自己
      的情绪。他要吐,其间就发出一个声音来;他一阵呻吟,引得小狗汪汪直叫。
      
          他来到工作室,拿起了手枪。
      
          系在卫生便桶上的绳子断了。他依然不清楚她是怎么把它弄断的。上一次绳子被弄断,
      他猜想是对方企图往上爬,真是荒唐。以前她们就曾试图要爬——什么能想象得到的傻事儿
      她们全都干过。
      
          他俯下身去对着洞口,小心翼翼控制着自己的声音。
      
          “宝贝儿,你没事儿吧?回答我。”
      
          凯瑟琳在狗的肥臀上拧了一把。狗汪汪直叫,在她的手臂上咬了一口作为回敬。
      
          “怎么样?”凯瑟琳说。
      
          像这样子同凯瑟琳说话,在伽姆先生看来似乎很不自然,可他还是克服了自己的厌恶情
      绪。
      
          “我放一只篮子下来,你把她放进去!”
      
          “你放一部电话下来,否则我就拧断她的脖子!我并不想伤害你,也不想伤害这小狗。
      你只要把电话给我就行。”
      
          伽姆先生拿起了手枪。凯瑟琳看见枪管穿过光线伸了过来。她缩紧身子蹲了下去,将狗
      举过头顶,在她与枪之间来回晃着。她
      
          听到他扳起了扳机。
      
          “操你妈的你开枪吧!要杀就快点,要不我就拧断她的鸟脖子了!我向上帝发誓我会
      的!”
      
          她把狗夹到腋下,用手在它的嘴与鼻周围捏住,然后扳起它的头。“退开,你这狗娘养
      的!”小狗呜呜地叫着。枪撤了下去。
      
          凯瑟琳用空着的那只手将头发从湿漉漉的额头往后梳。“我不是有意要侮辱你。”她
      说,“你只要放一部电话下来给我。我要一部可以用的电话。你可以离开,我不会管你的事
      儿,就当我从来都没见过你。宝贝我会好好照料的。”
      
          “不。”
      
          “我会负责她一切都会有的。想想她的快乐,不要只顾你自身。你往这儿开枪,无论如
      何她都要给震聋。我要的只是一部可以用的电话。找根放长的线,五根六根的绕到一起——
      将它们的两端结起来就行——然后再放到这下面来。不论到哪儿,我都会把这狗空运给你。
      我家也有狗;我妈妈就爱狗,你可以跑,你于什么我都不在乎。”
      
          “你再也不会有水喝了,你喝到的是你最后的水了。”
      
          “我没有她也不会有,我水瓶里的水一滴也不会给她。很遗憾地告诉你,我想她的一条
      腿折了。”这是撒了个谎——小狗连同那只作诱饵的桶当时掉下来落到凯瑟琳的身上,倒霉
      的是凯瑟琳,狗爪子乱摸乱抓的,将她一边的脸给抓伤了。她不能把狗放下来,否则他会看
      出它并没有瘸。“正在受苦呢。她那腿全都弯曲变形了,她正设法去舔,简直让我恶心!”
      凯瑟琳编着故事,“我得送她去兽医那儿看看了。”
      
          伽姆先生发出愤怒而痛苦的呻吟,小狗一听到就叫。“你认为她在受苦。”伽姆先生
      说,“你还不知道什么叫痛苦呢。你要伤她我就用开水烫死你!”
      
          听到他登登登地上楼去,凯瑟琳·马丁坐了下来;她直发抖,双臂双腿严重痉挛。她抱
      不住狗,拿不住水,她什么都拿不动了。
      
          当小狗爬上她膝头时,她将它紧紧地搂住。她感激这狗送给她的温暖。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