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十三  节
      
          白梅尔太大将电话递给史达琳后,把捣蛋的幼儿抱了起来。她没有离开客厅。
      
          “我是克拉丽丝。史达琳。”
      
          “我是杰里·巴勒斯,史达琳——”
      
          “很好,杰里,听着我认为野牛比尔会缝纫。他割取那三角形皮一稍等——白梅尔太
      大,请您把小孩儿带到厨房去好吗?我需要在这儿通电话。谢谢。……杰里,他会缝纫。他
      取——”
      
          “史达琳一一”
      
          “他从金伯莉·艾姆伯格身上取下那两块三角形皮做缝褶,做衣服用的缝褶,你明白我
      在说什么吗?他技术熟练,不只是做做穴居洞人穿的那种玩意儿。身份证部可以从‘已知犯
      罪分子’当中去搜寻那些裁缝、制帆工、布料零售商和室内装饰工——在‘显著特征’区将
      那些牙齿上咬线头咬出缺口来的裁缝找出来——”
      
          “好,好,好,我这就在电脑上敲上一行通知身份证部。现在你听好了——我这儿呆会
      儿可能得挂电话。杰克要我把情况跟你简要他说一下。我们获得了一个名字和一个地点,看
      样子还不错。‘人质营救小组’是来自安德鲁斯的空降兵,杰克正在用保密电话向他们作简
      要的布置。”
      
          “上哪儿啊?”
      
          “卡琉麦特市,在芝加哥边上。对象名叫詹姆,就像‘Nanle,一样,‘N’改成
      ‘J’;姓是伽姆;又名约翰·格兰特,白种男性,三十一岁,一百九十磅,棕发碧眼,是
      杰克接到的从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打来的一个电话告知的。你的东西——你那份关于他如
      何不同于易性癖者的概述——使他们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找到了他们要找的对象。小子
      三年前申请易性,遭拒绝后就对一名医生动了手脚。霍普金斯找到格兰特这个化名以及他在
      宾州哈里斯堡的一个栖身处的地址。警察弄到了一张有他驾驶执照号码的汽油票收据,我们
      就从那里顺着往下摸。少年时在加州就已经有他厚厚的一大卷档案一十二岁杀了祖父母,在
      图莱尔精神病院关了六年。十六年前精神病院关门,州里就放他出去了。他失踪了好长一段
      时间。他小子搞同性恋。在哈里斯堡与人闹过几次冲突后又销声匿迹了。”
      
          “你刚才说到芝加哥,怎么知道是在芝加哥的呢?”
      
          “海关提供的。他们有化名为约翰。格兰特的一些文件。海关几年前在洛杉矾截获了从
      苏里南海运来的一只手提箱,箱子里装的是活的‘蛹’——你是那么叫的吗?——反正是昆
      虫,蛾子吧。收件人是约翰·格兰特,由卡琉麦特的一家企业转交,那企业叫——你注意了
      ——叫‘皮先生’,是做皮货的,也许缝纫的事儿能跟这个联得起来;我马上就把缝纫这一
      点传往芝加哥和卡琉麦特。格兰特,或者叫伽姆的家庭住址还没有搞到——那家企业已经关
      门,不过我们也快有结果了。”
      
          “有没有照片?”
      
          “迄今为止只有萨克拉门托警察局提供的他少年时的照片,没有多大用处——他那时才
      十二岁,样子像只‘劈浪海狸’。不管怎样,通讯室还是照样在将照片传往各地。…
      
          “我可以去吗?”
      
          “不行。杰克说你会问的。他们已经从芝加哥找了两名女警察和一名护士来照看马丁,
      假如他们能救到她的话。反正你怎么样也赶不上,史达琳。”
      
          “要是他设置障碍呢?那样的话就可能要花——”
      
          “不会出现任何僵持局面。他们找到他就扑上去——克劳福德已批准强攻进入。和这小
      子周旋有特别的麻烦,史达琳,他从前就碰到过人质的情形。那是他少年杀人的时候,他们
      与他在萨克拉门托搞成了僵局,他把他祖母扣作了人质——祖父已经被他杀了,不过咱们还
      应该说是幸运的,应该说他脑子里想的事儿很多,一个又一个的还没有转到这上头去呢。如
      果他看到我们来了,会就当着我们的面狠毒地把她给干了,又不费他什么东西,对不对?所
      以他们一找到他就——轰!——门就给轰下来了。”
      
          房间里他妈的太热,而且还散发出幼儿身上那氨水似的味道。
      
          巴勒斯还在说:“我们正从昆虫学杂志的征订名单上、‘制刀商联合会’中、已知犯罪
      分子以及一切相关处寻找那两个名字——事情了结前谁也不能放过。你在调查白梅尔的熟
      人,对吗?”
      
          “对。”
      
          “司法部说,要是我们不能将他人赃俱获,这案子才叫耍弄人呢。我们需要的是;要么
      逮住他救出马丁,要么这住他获得一点还能分辨得清的东西——坦率他说也就是牙齿或手指
      之类。、不言而喻,如果他已经抛掉了马丁的尸体,我们就需要证据,能在事实面前将他和
      受害人联系到一块儿。我们可以用你从白梅尔那儿获得的东西,不管他……史达琳,我真的
      希望这事儿昨天来就好了,倒并不只是为了马丁那孩子,昆迪可方面不叫你插手这活儿
      了?”
      
          “我想是吧。他们将正在等着回锅结束的别的一个什么人安插了进来一一一他们是那么
      跟我说的。”
      
          “如果我们在芝加哥抓住了他,你在其中有很大的贡献。在昆迪可他们铁板板的,他们
      就那样,可这他们得看到。稍等一下。”
      
          史达琳听到巴勒斯离开电话在大喊,接着他又回来了。
      
          “没什么事儿——四十到五十五分钟之后他们就可以在卡琉
      
          麦特市布署好,就看空中的风的情况而定了。芝加哥特警做替补代表,怕他们万一提前
      找到他。卡琉麦特光电局提供了四个可能的地址。史达琳,注意留心任何一点能供他们那儿
      利用的东西,以便缩小范围。一发现有关芝加哥或卡琉麦特的任何情况,迅速传给我。”
      
          “行。”
      
          “现在你听着——说完这个我就得走。如果这事儿成了,如果我们在卡琉麦特市抓住了
      他,那你明天早上八点钟就可以穿着你那亮闪闪的玛丽·简女鞋上昆迪可报到。杰克会就你
      的情况去找委员会的人的,枪击主教练布莱姆也会去找他们。不妨问问。”
      
          “杰里,还有一件事儿:弗雷德里卡。白梅尔有几件”朱诺’制造的准备活动时穿的运
      动服,这是肥胖者穿的一个衣服牌子。不论真伪,凯瑟琳·马丁也有几件。他可能眼睛盯在
      经营胖子服装的商店上以便找到大个儿的受害人。我们可以在孟菲斯、艾客隆以及别的地方
      都问一问。”
      
          “明白了。保持乐观。”
      
          史达琳从俄亥俄贝尔维迪这个乱七八糟的院子往外走,这儿离芝加哥那行动地点有长长
      的三百八十英里。冷风扑面,令她觉得舒服。她向空中挥了一小拳,她是在为人质营救小组
      狠命地鼓劲加油。与此同时,她又觉得她的下巴和双颊在微微地颤抖。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
      回事?要是她发现了什么东西她究竟会怎么办?她会打电话给高度机械化的地面部队,给克
      利夫兰分局,给哥伦布市特警,还会给贝尔维迪警察局打电话。
      
          救救那个年轻的女人,救救操你妈的什么马丁参议员的女儿以及还有可能遭殃的后来者
      ——说实话,这才是要紧事儿。如果他们成了,人人都好。
      
          万一他们没能及时赶上,万一他们找到时事情已经一团糟,上帝啊,求你让他们逮住野
      一逮住詹姆·伽姆或者“皮先生”或者随他们叫那是个什么该死的东西!
      
          话这么说,离成功这么近,却只能在最后这无足轻重的事情上搭上点手,事情过了一天
      才搞明白,到头来还不能去参加抓人而只能远远地这么呆着,还要让学校赶出来,这一切都
      叫人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史达琳早就不安地察觉到,史达琳家族到如今已是几百年运气不佳
      了一透过时光的迷雾,她察觉到所有史达琳家族的人一直都在四处浪迹,失意,困惑。她察
      觉,如果能找到第一个史达琳家族的人的生活轨迹,这轨迹引开去将是一个圆。这是典型的
      失败者的想法,她是绝不会接受这想法的。
      
          如果他们是因为她提供的莱克特医生的概述而逮到了他,那么这材料肯定在司法部那儿
      可以帮上她的忙。这事儿史达琳得稍稍考虑一下;她一生事业的希望犹如一段被截去的肢
      体,截是截了,却依然感觉到在强烈地抽动。
      
          无论发生什么吧,脑子里一闪现那裁剪板样,心中的感觉几乎就跟曾经有过的任何好东
      西一样叫人舒服。这里有值得珍藏的东西。想起母亲和父亲,她就找到了勇气。她赢得并且
      一直都没有辜负克劳福德的信任。这些东西都值得她珍藏到她自己的那只“白猫头鹰”牌的
      雪前烟烟盒中去。
      
          她的工作,她的任务,就是考虑弗雷德里卡以及枷姆有可能是怎样逮到她的,对野牛比
      尔提起刑事诉讼,所有的事实都需要。
      
          想想弗雷德里卡,整个儿青春年华都闷在这里。她会上哪儿去寻找出路呢?她的渴望是
      否与野牛比尔的渴望产生了共鸣?是不是那相同的渴望把他们俩拽到一起去了?想起来真叫
      人不舒服,他对她的理解有可能还是根据自身的经历来的,甚至更有所加强,可他依然还是
      随心所欲地剥了她的皮。
      
          史达琳在水边站着。
      
          几乎每一个地方一大中都有个美丽的时刻,其光的一个角度或强度看上去感觉最佳。当
      你困在某个什么地方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时刻何时出现,就会盼望那时刻的到来。这下午三
      点来钟的光景大约就是费尔街后头这李金河最美丽的时刻吧。这是不是白梅尔姑娘做好梦的
      时刻呢?苍白的太阳照着水面,升起的水蒸气模糊了扔弃在死水那边小树丛中的旧冰箱旧炉
      灶的影像。东北风从逆光的方向吹来,吹得香蒲都朝向太阳。
      
          一段白色的聚氯乙烯塑料管从白梅尔先生的工棚那儿一直伸到河里。咕嗜噜一阵响,涌
      出一小股血水来,玷污了残雪。白梅尔走出屋子来到阳光下。他裤子的前面沾着斑斑点点的
      血迹,拎的一只塑料食品袋里装着几块粉红色及灰色的东西。
      
          “是乳鸽。”他见史达琳在看就解释说,“吃过乳鸽吗?”
      
          “没有。”史达琳说着又转过身来向着河水,“我只吃过鸽子。”
      
          “吃这个绝对不用担心会咬到铅沙弹。”
      
          “白梅尔先生,弗雷德里卡认不认识卡琉麦特市或者芝加哥地区的什么人?”
      
          他耸耸肩摇摇头。
      
          “据您所知,她去没去过芝加哥?”
      
          “据您所知’是什么意思?你认为我的丫头要上芝加哥我会不知道?她有没有去过哥伦
      布我不知道。”
      
          “她认不认识什么做缝纫的男人,裁缝或者制帆工什么的?”
      
          “她给大家都缝衣服。她做衣服的水平跟她母亲一样好。我不知道什么男人不男人。她
      给店里给女士们做衣服,我不知道具体是谁。”
      
          “谁是她最要好的朋友,白梅尔先生?她常和谁泡在一起?”并不是有意要说“泡”。
      还好,倒并没有刺伤他的心——他实在已经厌烦了。
      
          “她没有像二流子那样在外面泡,她老是有什么活儿要干。上帝没让她长得漂亮,却让
      她忙来着。”
      
          “您认为谁是她最要好的朋友?”
      
          “我估计是斯塔西·休伯卡,她们自小就要好。弗雷德里卡的母亲过去常说,斯塔西之
      所以老跟弗雷德里卡在一起,只是为了有个人可以侍候她,我不知道。”
      
          “您知道我上哪儿可以和她取得联系吗?”
      
          “斯塔西以前在保险公司工作,我估计现在还在。富兰克林保险公司。”
      
          史达琳走过满地车辙的院子朝她的车子走去,她低着头,双手深深地插在口袋里。弗雷
      德里卡的猫在高高的窗户上注视着她。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