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十五  节
      
          与此同时,在密歇根湖南端的上空,一架带民用标志的二十四座商用喷气式飞机以最高
      巡航限速开始作长长的曲线飞行,朝下面的伊利诺斯州卡琉麦特市飞去。
      
          人质营救小组的十二个人感觉到他们的胃被往上提了一下。为了缓解紧张,通道上下只
      听得有人极其随意地打了几个长长的呵欠。
      
          小组指挥乔尔·兰德尔坐在客舱前部,他取下头上戴着的受话器,扫视一下他的笔记后
      开始站起来讲话。他相信他的这个特警小组是世界上训练最好的。也许他没有错,其中有几
      个从来都没有挨过枪,可是就仿真测试的情况来判断,这些人是最好中之最好。
      
          兰德尔有许多时光是在飞机的通道里度过的,所以飞机下降时虽然颠簸,他却能很不费
      力地保持身体的平衡。
      
          “各位,我们到地面后的交通工具是承蒙毒品强制执行所秘密提供的。他们给准备了一
      辆花农的卡车和一辆管道工程车,所以弗农,埃迪,穿上紧身的内衣内裤,再穿上便衣。如
      果我们在眩晕防暴手榴弹一响后就跟着进去,记住你们可没有强光防护罩来保护你们的
      脸。”
      
          弗农对埃迪轻轻地咕咬了一声,“务必把整个屁股都捂严。”
      
          “他是不是说别露出屁股?我还以为他说的是别露出鸡巴呢!”埃迪对弗农轻轻地回了
      一句。
      
          弗农和埃迪因为要先行前去叫门,只得在便服里面穿上薄薄的防弹衣,其余的人可以穿
      硬壳的防弹衣,以抵挡来复枪的火力。
      
          “博比,务必将你那些手机每车一部发给司机,这样我们跟毒品强制执行所的伙计们通
      话就不会搅混了。”兰德尔说。
      
          突袭中,毒品强制执行所通常是使用超高频通讯,而联邦调查局用的是甚高频,过去曾
      出过问题。
      
          对大多数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他们都准备了装备,不论白天还是夜晚:对付墙壁,他们有
      基本的绕绳下降工具;要听,他们有“狼耳”和“凡斯列克法锋”;要看,他们有夜视器。
      带夜间观察瞄准仪的武器装在盒子里,鼓鼓囊囊、样子倒像是乐队的乐器。
      
          这将如同一次精确无误的外科手术,那些武器就能反映这一点——没有什么扳一下打一
      枪的,只要开火,就是快速连射。
      
          当飞机的副翼放下时,整个小组的人都耸肩伸臂地将他们那身交错盘结网一般的服装穿
      上了身。
      
          兰德尔从他头上戴的受话器里听到了来自卡琉麦特的消息。他用手捂住送话口,再一次
      对全组人员说话。“弟兄们,他们将地址范围缩小到了两个,我们奔可能性最大的一个,另
      一个给芝加哥特警。”
      
          降落地是离芝加哥东南边的卡琉麦特最近的兰辛市。飞机被允许直接进入机场。驾驶员
      一阵忙乱将飞机煞住停在了两辆汽车的旁边;汽车在离终点最远的机场的尽头,马达未歇在
      空转着。
      
          大家在那辆花农的卡车旁匆匆互致问候。毒品强制执行所的指挥将样子像一束长长的插
      花一样的东西交给了兰德尔。那是把十二磅重的砸门用的大锤,锤子头部包在彩色的金属薄
      片里像只花盆,锤柄上扎着些叶子。
      
          “你也许会想用这个去砸门。”他说,“欢迎光临芝加哥!”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