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十  节
      
          阿黛莉姬·马普是位很了不起的辅导老师——她在听讲时一下就能猜得出哪个问题考试
      会考到,反应之快,比豹发现一头瘸腿的猎物还要厉害——不过她跑起步来可不怎么样。她
      跟史达琳说那是因为她一肚子的实际知识身体太重的缘故。
      
          在跑步锻炼的小路上,她已经落在了史达琳的后面,到联邦调查局用以劫机模拟训练的
      那架DC一6型旧飞机那儿才赶了上来。这是星期天的早上。她们已经啃了两天的书,就这
      惨淡的阳光感觉都很舒服。
      
          “皮尔切在电话里怎么说来着?”马普靠在起落架上问。
      
          “他跟他姐姐在切萨皮克湾拥有这么个地方。”
      
          “晤,还有呢?”
      
          “他姐姐带着孩子和狗也许还有她丈夫住那儿。”
      
          “还有?”
      
          “他们住房子的一头——那是座很大的水上旧建筑,是他们继承他祖母的。”
      
          “别绕圈子。”
      
          “皮尔奇住房子的另一头。下周未他希望我们去。他说房间很多。‘谁需要多少房间都
      有’,我想他是这么说的吧。他说他姐姐会打电话来邀请我。”
      
          “别开玩笑了,我不知道现在谁还这么做。”
      
          “他作了这样好的一个安排一一一点也不乱,穿戴得暖暖烘烘到海边去散步,回家来有
      炉火在烧着,狗举着它们那沾满沙子的大爪子直往你身上浑身上下地跳。”
      
          “真田园!嗯哼,沾满沙子的大爪子,接着说。”
      
          “想想咱们甚至还从来没有约过会,这真是够意思了。他声称,天真要是冷,最好是伴
      着两三只大狗睡觉。他说他们家的狗多到足可以给每个人都分上一对。”
      
          “皮尔切玩的是狗穿人衣的旧把戏,他是在为你作准备呢,你都看出来了是吗?”
      
          “他声称自己是个好厨师,他姐姐也说他是的。”
      
          “欧,她已经打过电话了!”
      
          “是。”
      
          “听起来怎么样?”
      
          “还行。听起来她是像在房子的另一头。”
      
          “你跟她怎么说来着?”
      
          “我说,‘好的,非常感谢!’我就说这个。”
      
          “好。”马普说,“非常好。吃点螃蟹。逮住皮尔切搂过来就在他脸上亲,发他一下
      疯!”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