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与偏见 (英) 奥斯汀 第十九章 第二天,浪博恩发生了一件新的事情。柯林斯先生正式提出求婚了。他的假期到下星 期六就要满期,于是决定不再耽搁时间,况且当时他丝毫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便有 条不紊地着手进行起来,凡是他认为必不可少的正常步骤,他都照办了。刚一吃过早饭, 看到班纳特太太、伊丽莎白和一个小妹妹在一起,他便对那位做母亲的这样说: “太太今天早上我想要请令嫒伊丽莎白赏光,跟我作一次私人谈话,你赞成吗?” “噢,好极了,当然可以。我相信丽萃也很乐意的,我相信她还会反对。──来,吉 蒂;跟我上楼去。”她把针线收拾了一下,便匆匆忙忙走开了,这时伊丽莎白叫起来了: “亲爱的妈,别走。我求求你别走。柯林斯先生一定会原谅我。他要跟我说和话,别 人都可以听的。我也要走了。” “不,不;你别胡扯,丽萃。我要你待在这儿不动。”只见伊丽莎白又恼又窘,好象 真要逃走的样子,于是她又说道:“我非要你待在这儿听柯林斯先生说话不可。” 伊丽莎白不便违抗母命。她考虑了一会儿,觉得能够赶快悄悄地把事情解决了也好, 于是她重新坐了下来,时时刻刻当心着,不让啼笑皆非的心情流露出来。班纳特太太和吉 蒂走开了,她们一走,柯林斯先生便开口说话: “说真的,伊丽莎白小姐,你害羞怕臊,非但对你没有丝毫损害,而且更增加了你的 天生丽质。要是你不这样稍许推委一下,我反而不会觉得你这么可爱了。可是请你允许我 告诉你一声,我这次跟你求婚,是获得了令堂大人的允许的。尽管你天性羞怯,假痴假呆, 可是我对你的百般殷勤,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你一定会明白我说话的用意。我差不多一 进这屋子,就挑中你做我的终身伴侣。不过关于这个问题,也许最好趁我现在还控制得住 我自己感情的时候,先谈谈我要结婚的理由,更要谈一谈我来到哈福德郡择偶的打算,因 为我的确是存着那种打算的。” 想到柯林斯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居然会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感情,伊丽莎白不禁觉得 非常好笑,因此他虽然说话停了片刻,她可没有来得及阻止他往下说: “我所以要结婚,有这样几点理由:第一,我认为凡是象我这样生活宽裕的牧师,理 当给全教区树立一个婚姻的好榜样;其次,我深信结婚会大大地促进我的幸福;第三(这 一点或许我应该早提出来),我三生有幸,能够等候上这样高贵的一个女施主,她特别劝 告我结婚,特别赞成我结婚。蒙她两次替我在这件事情上提出了意见(而且并不是我请教 她的!),就在我离开汉斯福的前一个星期六晚上,我们正在玩牌,姜金生太太正在为 德·包尔小姐安放脚蹬,夫人对我说:‘柯林斯先生,你必须结婚。象你这样的一个牧 师,必须结婚。好好儿去挑选吧,挑选一个好人家的女儿,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人要 长得活泼,要能做事,不求出身高贵,但要会算计,把一笔小小的收入安排得妥妥贴贴。 这就是我的意见。赶快找个这样的女人来吧,把她带到汉斯福来,我自会照料她的。’好 表妹,让我说给你听吧,咖苔琳·德·包尔夫人对我的体贴照顾,也可以算是我一个优越 的条件。她的为人我真无法形容,你有一天会看到的。我想,你这样的聪明活泼一定会叫 她喜欢,只要你在她那样身份高贵的人面前显得稳重端庄些,她就会特别喜欢你。大体上 我要结婚就是为的这些打算;现在还得说一说,我们自己村里多的是年轻可爱的姑娘,我 为什么看中了浪博恩,而没有看中我自己村庄的呢?事情是这样的:往后令尊过世(但愿 他长命百岁),得由我继承财产,因此我打算娶他的个女儿作家室,使得将来这件不愉快 的事发生的时候,你们的损失可以尽量轻一些,否则我实在过意不去。当然,正如我刚才 说过的,这事情也许要在多少年以后才会发生。我的动机就是这样,好表妹,恕我不揣冒 昧地说一句,你不至于因此就看不起我吧。现在我的话已经说完,除非是再用最激动的语 言把我最热烈的感情向你倾诉。说到妆奁财产,我完全无所谓,我决不会在这方面向你父 亲提出什么要求,我非常了解,他的能力也办不到,你名下应得的财产,一共不过是一笔 年息四厘的一千镑存款,还得等你妈死后才归你所得。因此关于那个问题,我也一声不响, 而且请你放心,我们结婚以后,我决不会说一句小气话。” 现在可非打断他的话不可了。 “你太心急了吧,先生,”她叫了起来。“你忘了我根本没有回答你呢。别再浪费时 间,就让我来回答你吧。谢谢你的夸奖。你的求婚使我感到荣幸,可惜我除了谢绝之外, 别无办法。” 柯林斯先生郑重其事地挥手回答道:“年轻的姑娘们遇到人家第一次未婚,即使心里 愿意答应,口头上总是拒绝;有时候甚至会拒绝两次三次。这样看来,你刚才所说的话决 不会叫我灰心,我希望不久就能领你到神坛跟前去呢。” 伊丽莎白嚷道:“不瞒你说,先生,我既然话已经说出了口,你还要存着指望,那真 太奇怪了。老实跟你说,如果世上真有那么胆大的年轻小姐,拿自己的幸福去冒险,让人 家提出第二次请求,那我也不是这种人。我的谢绝完全是严肃的。你不能使我幸福,而且 我,相信我也绝对不能使你幸福。唔,要是你的朋友咖苔琳夫人认识我的话,我相信她一 定会发觉,我无论在哪一方面,都不配做你的太太。” 柯林斯先生严肃地说:“就算咖苔琳夫人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想她老人家也决不会不 赞成你。请你放心,我下次有幸见到她的时候,一定要在她面前把你的淑静、节俭、以及 其他种种可爱的优点,大大夸奖一番。” “说实话,柯林斯先生,任你怎么夸奖我,都是浪费唇舌。这自己的事自己会有主张, 只要你相信我所说的话,就是赏我的脸了。我祝你幸福豪富。我所以放纵你的求婚,也就 是为了免得你发生什么意外。而你呢,既然向我提出了求婚,那么,你对于我家里的事情, 也就不必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了,将来浪博恩庄园一旦轮到你做评价,你就可以取之无愧 了。这件事就这样一言为定吧。”她一面说,一面站起身来,要不是柯林斯先生向她说出 下面的话,她早就走出屋子了。 “要是下趟我有幸再跟你谈到这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比这次满意点的回答。 我不怪你这次冷酷无情,因为我知道,你们姑娘们对于男人第一次的求婚,照例总是拒绝, 也许你刚刚听说的一番话,正符合女人家微妙的性格,反而足以鼓励我继续追求下去。” 伊丽莎白一听此话,不免有些气恼,便大声叫道 :“柯林斯先生,你真弄得我太莫名 其妙了。我的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要是你还觉得这是鼓励你的话,那我可不知道该怎么 样放纵你,才能使你死心塌地。” “亲爱的表妹,请允许我说句自不量力的话:我相信你拒绝我的求婚,不过是照例说 说罢了。我所以会这样想,简单说来,有这样几点理由:我觉得我向你求婚,并不见得就 不值得你接受,我的家产你决不会不放在眼里。我的社会地位,我同德·包尔府上的关系, 以及跟你府上的亲戚关系,都是我非常优越的条件。我得提请你考虑一下:尽管你有许多 吸引人的地方,不幸你的财产太少,这就把你的可爱、把你许多优美的条件都抵消了,不 会有另外一个人再向你求婚了,因此我就不得不认为:你这一次并不是一本正经地拒绝我, 而是彷效一般高贵的女性的通例,欲擒故纵,想要更加博得我的喜爱。” “先生,我向你保证,这决没有冒充风雅,故意作弄一位有面子的绅士。但愿你相信 我说的是真话,我就很有面子了,承蒙不弃,向我求婚,我真是感激不尽,但要我接受, 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感情上怎么也办不到。难道我说得不够明白吗?请你别把我当作一个 故意作弄你的高贵女子,而要把我看作一个说真心话的平凡人。” 他大为狼狈,又不得不装出满脸的殷勤神气叫道:“你始终都那么可爱!我相信只要 令尊令堂作主应承了我,你就决不会拒绝。” 他再三要存心自欺欺人,伊丽莎白可懒得再去理他,马上不声不响地走开了。她打定 了主意:倘若他一定要把她几次三番的拒绝看作是有意讨他的好,有意鼓励他,那么她就 只得去求助于她父亲,叫他斩钉截铁地回绝他。柯林斯总不见得再把她父亲的拒绝,看作 一个高贵女性的装腔作势和卖弄风情了吧。 第二十章 柯林斯先生独自一个人默默地幻想着美满的姻缘,可是并没有想上多久,因为班纳特 太太一直待在走廊里混时间,等着听他们俩商谈的结果,现在看见伊丽莎白开了门,匆匆 忙忙走上楼去,她便马上走进饭厅,热烈地祝贺柯林斯先生,祝贺她自己,说是他们今后 大有亲上加亲的希望了。柯林斯先生同样快乐地接受了她的祝贺,同时又祝贺了她一番, 接着就把他跟伊丽莎白刚才的那场谈话,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说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 谈话的结果很令人满意,因为他的表妹虽然再三拒绝,可是那种拒绝,自然是她那羞怯淑 静和娇柔细致的天性的流露。 这一消息可叫班纳特太太吓了一跳。当然,要是她的女儿果真是口头上拒绝他的求婚, 骨子里却在鼓励他,那她也会同样觉得高兴的,可是她不敢这么想,而且不得不照直说了 出来。 她说:“柯林斯先生,你放心吧,我会叫丽萃懂事一些的。我马上就要亲自跟她谈 谈。她是个固执的傻姑娘,不明白好歹;可是我会叫她明白的。” “对不起,让我插句嘴,太太,”柯林斯先生叫道:“要是她果真又固执又傻,那我 就不知道她是否配做我理想的妻子了,因为象我这样地位的人,结婚自然是为了要幸福。 这么说,如果她真拒绝我的求婚,那倒是不要勉强她好,否则,她脾气方面有了这些缺点, 她对于我的幸福决不会不什么好处。” 班纳特太太吃惊地说:“先生,你完全误会了我的意思,丽萃不过在这类事情上固执 些,可是遇到别的事情,她的性子再好也没有了。我马上去找班纳特先生,我们一下子就 会把她这个问题谈妥的,我有把握。” 她不等他回答,便急忙跑到丈夫那儿去,一走进他的书房就嚷道: “噢,我的好老爷,你得马上出来一下;我们闹得天翻地覆了呢。你得来劝劝丽萃跟 柯林斯先生结婚,因为她赌咒发誓不要他;假如你不赶快来打个圆场,他就要改变主意, 反过来不要她了。” 班纳特先生见她走进来,便从书本上抬起眼睛,安然自得、漠不关心地望着她脸上。 他听了她的话,完全不动声色。 她说完以后,他便说道:“抱歉,我没有听懂你究竟说些什么。” “我说的是柯林斯先生和丽萃的事,丽萃表示不要柯林斯先生,柯林斯先生也开始说 他不要丽萃了。” “这种事叫我有什么办法?看来是件没有指望的事。” “你去同丽萃说说看吧。就跟她说,你非要她跟他结婚不可。” “叫她下来吧。让我来跟她说。” 班纳特太太拉下了铃,伊丽莎白小姐给叫到书房里来了。 爸爸一见她来,便大声说:“上这儿来,孩子,我叫你来谈一件要紧的事。我听说柯 林斯先生向你求婚,真有这回事吗?”伊丽莎白说,真有这回事。“很好。你把这桩婚事 回绝了吗?” “我回绝了,爸爸。” “很好,我们现在就来谈到本题。你的妈非要你答应不可。我的好太太,可不是吗?” “是的,否则我看也不要看到她了。” “摆在你面前的是个很不幸的难题,你得自己去抉择,伊丽莎白。从今天起,你不和 父亲成为陌路人,就要和母亲成为陌路人。要是你不嫁给柯林斯先生,你的妈就不要再见 你,要是你嫁给他,我就不要再见你了。” 伊丽莎白听到了那样的开头和这样的结论,不得不笑了一笑;不过,这可苦了班纳特 太太,她本以为丈夫一定会照着她的意思来对待这件事的,哪里料到反而叫她大失所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好老爷?你事先不是答应了我,非叫她嫁给他不可吗?” “好太太,”丈夫回答道,“我有两件事要求你帮帮忙。第一,请你允许我自由运用 我自己的书房。我真巴不得早日在自己书房里图个清闲自在。” 班纳特太太虽然碰了一鼻子灰,可是并不甘心罢休。她一遍又一遍地说服伊丽莎白, 一忽儿哄骗,一忽儿威胁。她想尽办法拉着吉英帮忙,可是吉英偏不愿意多管闲事,极其 委婉地谢绝了。伊丽莎白应付得很好,一忽儿情意恳切,一忽儿又是嘻皮笑脸,方式尽管 变来变换去,决心却始终如一。 这当儿,柯林斯先生独自把刚才的那一幕深思默想了一番。他的把自己估价太高了, 因此弄不明白表妹所以拒绝他,原因究竟何在。虽说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可是他别的 方面丝毫也不觉得难过。他对他的好感完全是凭空想象的,他又以为她的母亲一定会责骂 她,因此心里便也不觉得有什么难受了,因为她挨她母亲的骂是活该,不必为她过意不 去。 正当这一家子闹得乱纷纷的时候,夏绿蒂·卢卡斯上她们这儿来玩了。丽迪雅在大门 品碰到她,立刻奔上前去凑近她跟前说道:“你来了我真高兴,这儿正闹得有趣呢!你知 道今天上午发生了什么事?柯林斯先生向丽萃求婚,丽萃偏偏不肯要他。” 夏绿蒂还没来得及回答,吉蒂就走到她们跟前来了,把同样的消息报道了一遍。她们 走进起坐间,只见班纳特太太正独自待在那儿,马上又和她们谈到这话题上来,要求卢卡 斯小姐怜恤怜恤她老人家,劝劝她的朋友丽萃顺从全家人的意思。“求求你吧,卢卡斯小 姐,”她又用苦痛的声调说道:“谁也不站在我一边,大家都故意作践我,一个个都对我 狠心透顶,谁也不能体谅我的神经。” 夏绿蒂正要回答,恰巧吉英和伊丽莎白走进来了,因此没有开口。 “嘿,她来啦,”班纳特太太接下去说。“看她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气,一些不把我们 放在心上,好象是冤家对头,一任她自己独断独行。──丽萃小姐,让我老实告诉你吧; 如果你一碰到人家求婚,就象这样拒绝,那你一生一世都休想弄到一个丈夫。瞧你爸爸去 世以后,还有谁来养你。我是养不活你的,事先得跟你声明。从今天起,我跟你一刀两 断。你知道,刚刚在书房里,我就跟你说过,我再也不要跟你说话了,瞧我说得到就做得 到。我不高兴跟忤逆的女儿说话。老实说,跟谁说话都不大乐意。象我这样一个神经上有 病痛的人,就没有多大的兴致说话。谁也不知道我的苦楚!不过天下事总是这样的,你嘴 上不诉苦,就没有人可怜你。” 女儿们一声不响,只是听着她发牢骚。她们都明白,要是你想跟她评评理,安慰安慰 她,那就等于火上加油。她唠唠叨叨往下说,女儿们没有一个来岔断她的话。最后,柯林 斯先生进来了,脸上的神气比平常显得益发庄严,她一见到他,便对女儿们这样说: “现在我要你们一个个都住嘴,让柯林斯先生跟我谈一会儿。” 伊丽莎白静悄悄地走出去了,吉英和吉蒂跟着也走了出去,只有丽迪雅站在那儿不 动,正要听听他们谈些什么。夏绿蒂也没有走,先是因为柯林斯先生仔仔细细问候她和她 的家庭,所以不便即走,随后又为了满足她自己的好奇心,便走到窗口,去偷听他们谈 话。只听得班纳特太太开始怨声怨气地把预先准备好的一番话谈出来:“哦,柯林斯先 生。” “亲爱的太太,”柯林斯先生说,“这件事让我们再也别提了吧。我决不会怨恨令嫒 这种行为。”他说到这里,声调中立刻流露出极其不愉快的意味:“我们大家都得逆来顺 受,象我这样年少得志,小小年纪就得到了人家的器重,特别应该如此,我相信我一切都 听天由命。即使蒙我那位美丽的表妹不弃,答应了我的求婚,或许我仍然免不了要怀疑, 是否就此会获得真正的幸福,因为我一向认为,幸福一经拒绝,就不值得我们再加重视。 遇到这种场合,听天由命是再好不过的办法。亲爱的太太,我这样收回了对令嫒的求婚, 希望你别以为这是对您老人家和班纳特先生不恭敬的表示,别怪我没要求你们出面代我调 停一下。只不过我并不是受到您拒绝,而是受到令嫒的拒绝,这一点也许值得遗憾。可是 人人都难免有个阴错阳差的时候。我对于这件事始终是一片好心好意。我的目的就是要找 一个可爱的伴侣,并且适当地考虑到府上的利益;假使我的态度方面有什么地方应该受到 责备的话,就让我当面道个谦吧。” 第二十一章 关于柯林斯先生求婚问题的,讨论差不多就要结束了,现在伊丽莎白只感到一种照例 难免的的不愉快,有时候还要听她母亲埋怨一两声。说到那位先生本人,他可并不显得意 气沮丧,也没有表现出要回避她的样子,只是气愤愤地板着脸,默然无声。他简直不跟她 说话,他本来的那一股热情,到下半天都转移到卢卡斯小姐身上去了。卢小姐满有礼貌地 听着他说话,这叫大家都松了口气,特别是她的朋友。 班纳特太太直到第二天还是同样不高兴,身体也没有复元。柯林斯先生也还是那样又 气愤又傲慢的样子。伊丽莎白原以为他这样一气,就会早日离开此地,谁知道他决不因此 而改变原来的计划,他讲她要到星期六才走,便决定要待到星期六。 吃过早饭,小姐们上麦里屯去打听韦翰先生回来了没有,同时为了他没有参加尼日斐 花园的舞会而去向他表示惋惜。她们一走到镇上就遇见了他,于是他陪着小姐们上她们姨 妈家里去,他在那儿把他的歉意,他的烦恼,以及他对于每个人的关注,谈了个畅快。不 过他却在伊丽莎白面前自动说明,那次舞会是他自己不愿意去参加。 他说:“当时日期一天天迫近,我心里想,还是不要碰见达西先生的好;我觉得要同 他在同一间屋子里,在同一个舞会上,待上好几个钟头,那会叫我受不了,而且可能会闹 出些笑话来,弄得彼此都不开心。” 她非常赞美他的涵养功夫。当韦翰和另一位军官跟她们一块儿回浪博恩来的时候,一 路上他特别照顾她,因此他们有充分的空暇来讨论这个问题,而且还客客气气地彼此恭维 了一阵。他所以要伴送她们,是为了两大利益;一来可以让她高兴高兴,二来可以利用这 个大好机会,去认识认识她的双亲。 她们刚回到家里,班纳特小姐就接到一封从尼日斐花园寄来的信。信立刻拆开了,里 面装着一张小巧、精致、熨烫得很平滑的信笺,字迹是出自一位小姐的娟秀流利的手笔。 伊丽莎白看到姐姐读信时变了脸色,又看到她全神贯注在某几段上面。顷该之间,吉英又 镇静了下来,把信放在一旁,象平常一样,高高兴兴地跟大家一起聊天;可是伊丽莎白仍 然为这件事焦急,因此对韦翰也分心了。韦翰和他的同伴一走,吉英便对她做了个眼色, 叫她跟上楼去。一到了她们自己房里,吉英就拿出信来,说道:“这是另罗琳·彬格莱写 来的,信上的话真叫我大吃一惊。她们一家人现在已经离开尼日斐花园上城里去了,再也 不打算回来了。你看看她怎么说的吧。” 于是她先把第一句念出来,那句话是说,她们已经决定,立刻追随她们的弟兄上城里 去,而且要在当天赶到格鲁斯汶纳街吃饭,原来赫斯脱先生就住在那条街上。接下去是这 样写的:──“亲爱的朋友,离开哈福德郡,除了你的友谊以外,我真是一无留恋,不过, 我希望将来有一天,还是可以象过去那样愉快地来往,并希望目前能经常通信,无话不谈, 以抒离悃。临笔不胜企盼。”伊丽莎白对这些浮话奢词,亦只是姑妄听之;虽说她们这一 次突然的迁走叫她感到惊奇,可是她并不觉得真有什么可以惋惜的地方。她们离开了尼日 斐花园,未必彬格莱先生便不会再在那儿住下去;至于说到跟她们没有了来往,她相信吉 英只要跟彬格莱先生时常见面,也就无所谓了。 歇了片刻,伊丽莎白说道:“不幸得很,你朋友们临走以前,你没有来得及去看她们 一次。可是,彬格莱小姐既然认为将来还有重聚的欢乐,难道我们不能希望这一天比她意 料中来得早一些吗?将来做了姑嫂,不是比今天做朋友更满意吗?彬格莱先生不会被她们 久留在伦敦的。” “咖罗琳肯定地说,她们一家人,今年冬天谁也不会回到哈福郡来了。让我念给你听 吧: ‘我哥哥昨天和我们告别的时候,还以为他这次上伦敦去,只要三四天就可以把事情 办好;可是我们认为办不到,同时我们相信,查尔斯一进了城,决不肯马上就走,因此我 们决计追踪前去,免得他冷冷清清住在旅馆里受罪。我很多朋友都上伦敦去过冬了;亲爱 的朋友,我本来还希望听到你进城去的消息,结果我失望了。我真挚地希望你在哈福德郡 照常能够极其愉快地度过圣诞节。希望你有很多漂亮的男朋友,免得我们一走,你便会因 为少了三个朋友而感到难受。’ “这明明是说,”吉英补充道,“他今年冬天不会回来啦。” “这不过说明彬格莱小姐不要他回来罢了。” “你为什么这样想法?那一定是他自己的意思。他自己可以作主。可是你还没有全部 知道呢。我一定要把那特别叫我伤心的一段读给你听。我对你完全不必忌讳。‘达西先生 急着要去看看他妹妹;说老实话,我们也差不多同样热切地希望和她重逢。我以为乔治安 娜·达西无论在容貌方面,举止方面,才艺方面,的确再也没有人能够比得上。露薏莎和 我都大胆地希望她以后会做我们的嫂嫂,因此我们对她便越发关切了。我不知道以前有没 有跟你提起过我对这件事的感觉,可是当此离开乡村之际,我不愿意不把这些感觉说出来, 我相信你不会觉得这是不合理的吧。我的哥哥已经深深地受上了她,他现在可以时常去看 她,他们自会更加亲密起来;双方的家庭方面都同样盼望这门亲事能够成功。我想,如果 我说,查尔斯最善于博取任何女人的欢心,这可不能是出于做姐妹的偏心,瞎说一阵吧。 既是各方面都赞成这段姻缘,而且事情毫无阻碍,那么,最亲爱的吉英,我衷心希望着这 件人人乐意的事能够实现,你能说我错吗?’你觉得这一句怎么样,亲爱的丽萃?”吉英 读完了以后说。“说得还不够清楚吗?这不是明明白白地表明她们不希望、也不愿意我做 她们的嫂嫂吗?不是说明了她完全相信他的哥哥对我无所谓吗?而且不也是说明了:假如 她怀疑到我对他有感情,她就要劝我(多亏她这样好心肠!)当心些吗?这些话还能有别 的解释吗?” “当然可以有别的解释;我的解释就和你的解释完全两样。你愿意听一听吗?‘ “非常愿意。” “这只消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明白。彬格莱小姐看出他哥哥爱上了你,可是她却希望他 和达西小姐结婚。她跟着他到城里去,就为的是要把他绊住在那儿,而且竭力想来说服 你,叫你相信他对你没有好感。” 吉英摇摇头。 “吉英,你的确应该相信我。凡是看见过你们俩在一起的人,都不会怀疑到他的感 情。我相信彬格莱小姐也不会怀疑,她不是那么一个傻瓜。要是她看到达西先生对她的爱 有这样的一半,她就要办嫁妆了。可是问题是这样的:在她们家里看来,我们还不够有 钱,也不够有势,她所以急于想把达西小姐配给她哥哥,原来还有一个打算,那就是说, 亲上加亲以后,亲上再加亲就更省事了。这件事当然很费了一些心机,我敢说,要不是 德·包尔小姐从中作梗,事情是会成功的。可是最亲爱的吉英,你千万不要因为彬格莱小 姐告诉你说,她哥哥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达西小姐,你就以为彬格莱先生自从星期二和你分 别以来,对你的倾心有丝毫变卦,也别以为她真有本事叫她哥哥不爱你,而去爱上她那位 女朋友。” “假如我对彬格莱小姐看法是一致的,”吉英回答道,“那么,你的一切想法就会大 大地让我安心了。可是我知道你这种说法很偏心。珈罗琳不会故意欺骗任何人,我对这件 事只能存一个希望,那就是说,一定是她自己想错了。” “这话说得对。我的想法既然不能安慰你,你自己居然转得出这样的好念头来,那是 再好也没有了,你就相信是她自己想错了吧。现在你算是对她尽了责任,再也用不着烦 恼。” “可是,亲爱的妹妹,即使从最好的方面去着想,我能够给这个人的,而他的姐妹和 朋友们都希望他跟别人结婚,这样我会幸福吗?” “那就得看你自己的主张如何,”伊丽莎白说。“如果你考虑成熟以后,认为得罪了 他的姐妹们所招来的痛苦,比起做他的太太所得来的幸福还要大,那么,我劝你决计拒绝 了他算数。” “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吉英微微一笑。“你要知道,即使她们的反对使我万分难 受,我还是不会犹豫的。” “我并没有说你会犹豫;既然如此,我就可以不必再为你担心了。” “倘若他今年冬天不回来,我就用不着左思右想了。六个月里会有多少变动啊。” 所谓他不会回来,这种想法伊丽莎白大不以为然。她觉得那不过是咖罗琳一厢情愿。 她认为珈罗琳这种愿望无论是露骨地说出来也罢,委婉地说出来也罢,对于一个完全无求 于人的青年来说,决不会发生丝毫影响。 她把自己对这个问题的感想,解释给她姐姐听,果然一下子就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她 觉得非常高兴。吉英这样的性子,本来不会轻易意志消沉,从此便渐渐产生了希望认为彬 格莱先生准定会回到尼日斐花园一,使她万事如意,尽管有时候她还是怀疑多于希望。 最后姐妹俩一致主张,这事在班纳特太太面前不宜多说,只要告诉她一声,这一家人 家已经离开此地,不必向她说明他走原因;可是班纳特太太光是听到这片段的消息,已 经大感不安,甚至还哭了起来,埋怨自己运气太坏,两位贵妇人刚刚跟她处熟就走了。不 过伤心了一阵以后,她又用这样的想法来安慰自己;彬格莱先生不久就会回来,到浪博恩 来吃饭;最后她心安理得地说,虽然只不过邀他来便饭,她一定要费些心思,请他吃两道 大菜。 第二十二章 这一天班纳特全家都被卢卡斯府上请去吃饭,又多蒙卢卡斯小姐一片好意,整日陪着 柯林斯先生谈话。伊丽莎白利用了一个机会向她道谢。她说:“这样可以叫他精神痛快 些,我对你真是说不尽的感激。”夏绿蒂说,能够替朋友效劳,非常乐意,虽然花了一点 时间,却得到了很大的快慰。这真是太好了;可是夏绿蒂的好意,远非伊丽莎白所能意 料;原来夏绿蒂是有意要尽量逗引柯林斯先生跟她自己谈话,免得他再去向伊丽莎白献殷 勤。她这个计谋看来进行得十分顺利。晚上大家分手的时候,夏绿蒂几乎满有把握地感觉 到,要不是柯林斯先生这么快就要离开哈福德郡,事情一定能成功。但是她这样的想法, 未免太不了解他那如火如荼、独断独行的性格。且说第二天一大早,柯林斯就采用了相当 狡猾的办法,溜出了浪博恩,赶到卢家庄来向她屈身求爱。他唯恐给表妹们碰到了,他认 为,假若让她们看见他走开,那就必定会让她们猜中他的打算,而他不等到事情有了成功 的把握,决不愿意让人家知道。虽说他当场看到夏绿蒂对他颇有情意,因此觉得这事十拿 九稳可以成功,可是从星期三那场冒险以来,他究竟不敢太鲁莽了。不过人家倒很巴结地 接待了他。卢卡斯小姐从楼上窗口看见他向她家里走来,便连忙到那条小道上去接他,又 装出是偶然相逢的样子。她万万想不到,柯林斯这一次竟然给她带来了说不尽的千情万 爱。 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柯林斯先生说了多多少少的话,于是两人之间便一切都讲妥 了,而且双方都很满意。一走进屋子,他就诚恳地要求她择定吉日,使他成为世界上最幸 福的人,虽说这种请求,暂应该置之不理,可是这位小姐并不想要拿他的幸福当儿戏。他 天生一副蠢相,求起爱来总是打动不了女人的心,女人一碰到他求爱,总是请他碰壁。卢 卡斯小姐所以愿意答应他,完全是为了财产打算,至于那笔财产何年何月可以拿到手,她 倒不在乎。 他们俩立刻就去请求威廉爵士夫妇加以允许,老夫妇连忙高高兴兴地答应了。他们本 来没有什么嫁妆给女儿,论柯林斯先生目前的境况,真是再适合不过的一个女婿,何况他 将来一定会发一笔大财。卢卡斯太太立刻带着空前未有过的兴趣,开始盘算着班纳特先生 还有多少年可活;威廉爵士一口断定说,只要林斯先生一旦得到了浪博恩的财产,他夫妇 俩就大有觐见皇上的希望了。总而言之,这件大事叫全家人都快活透顶。几位小女儿都满 怀希望,认为这一来可以早一两年出去交际了,男孩子们再也不担心夏绿蒂会当老处女 了。只有夏绿蒂本人倒相当镇定。她现在初步已经成功,还有时间去仔细考虑一番。她想 了一下,大致满意。柯林斯先生固然既不通情达理,又不讨人喜爱,同他相处实在是件讨 厌的事,他对她的爱也一定是空中楼阁,不过她还是要他做丈夫。虽然她对于婚姻和夫妇 生活,估价都不甚高,可是,结婚到底是她一贯的目标,大凡家境不好而又受过相当教育 的青年女子,总是把结婚当作仅有的一条体面的退路。尽管结婚并不一定会叫人幸福,但 总算约她自己安排了一个最可靠的储藏室日后可以不致挨冻受饥。她现在就获得这样一个 储藏室了。她今年二十七岁,人长得又不标致,这个储藏室当然会使她觉得无限幸运。只 有一件事令人不快──那就是说,伊丽莎白·班纳特准会对这门亲事感到惊奇,而她又是 一向把伊丽莎白的交情看得比什么人的交情都重要。伊丽莎白一定会诧异,说不定还要埋 怨她。虽说她一经下定决心便不会动摇,然而人家非难起来一定会使她难受。于是她决定 亲自把这件事告诉她,嘱咐柯林斯先生回到浪博恩吃饭的时候,不要在班纳特家里任何人 面前透露一点风声。对方当然唯命是从,答应保守秘密,其实秘密是很难保守,因为他出 去得太久了,一定会引起人家的好奇心,因此他一回去,大家立刻向他问长问短,他得要 有几分能耐才能够遮掩过去,加上他又巴不得把此番情场得意的情况宣扬出去,因此他好 容易才克制住了。 他明天一大早就要启程,来不及向大家辞行,所以当夜太太小姐们就寝的时候,大家 便相互话别;班纳特太太极其诚恳、极有礼貌地说,以后他要是有便再来浪博恩,上她们 那儿去玩玩,那真叫她们太高兴了。 他回答道:“亲爱的太太,承蒙邀约,不胜感激,我也正希望能领受这份盛意;请你 放心,我一有空就来看你们。” 大家都吃了一惊,尤其是班纳特先生,根本不希望他马上回来,便连忙说道: “贤侄,你不怕珈苔琳夫人不赞成吗?你最好把亲戚关系看得淡一些,免得担那么大 的风险,得罪了你的女施主。” 柯林斯先生回答道:“老长辈,我非常感激你这样好心地提醒我,请你放心,这样重 大的事,不得到她老人家的同意,我决不会冒昧从事。” “多小心一些只会有益处。什么事都不要紧,可千万不能叫她老人家不高兴。要是你 想到我们这儿来,而她却不高兴让你来(我觉得这是非常可能的),那么就请你安分一 些,待在家里,你放心,我们决不会因此而见怪的。” “老长辈,请相信我,蒙你这样好心地关注,真叫我感激不尽。你放心好了,你马上 就会收到我一封谢函,感谢这一点,感谢我在哈福郡蒙你们对我的种种照拂。至于诸位 表妹,虽然我去不了多少日子,且请恕我冒昧,就趁着现在祝她们健康幸福,连伊丽莎白 表妹也不例外。” 太太小姐们便行礼如仪,辞别回房;大家听说他竟打算很快就回来,都感到惊讶。班 纳特太太满以为他是打算向她的哪一个小女儿求婚,也许能劝劝曼丽去应承他。曼丽比任 何姐妹都看重他的能力。他思想方面的坚定很叫她倾心;他虽然比不上她自己那样聪明, 可是只要有一个象她这样的人作为榜样,鼓励他读书上进,那他一定会成为一个称心如意 的伴侣。只可惜一到第二天早上,这种希望就完全破灭了。卢卡斯小姐刚一吃过早饭,就 来访问,私下跟伊丽莎白把前一天的事说了出来。 早在前一两天,伊丽莎白就一度想到,柯林斯先生可能一厢情愿,自以为爱上了她这 位朋友,可是,要说夏绿蒂会怂恿他,那未免太不可能,正如她自己不可能怂恿他一样, 因此她现在听到这件事,不禁大为惊讶,连礼貌也不顾了,竟大声叫了起来: “跟柯林斯先生订婚!亲爱的夏绿蒂,那怎么行!” 卢卡斯小姐乍听得这一声心直口快的责备,镇静的脸色不禁变得慌张起来,好在这也 是她意料中事,因此她立刻就恢复了常态,从容不迫地说: “你为什么这样惊奇,亲爱的伊丽莎?柯林斯先生不幸没有得到你的赏识,难道就不 作兴他得到别的女人的赏识吗?” 伊丽莎白这时候已经镇定下来,便竭力克制着自己,用相当肯定的语气预祝他们俩将 来良缘美满,幸福无疆。 夏绿蒂回答道:“我明白你的心思,你一定会感到奇怪,而且感到非常奇怪,因为在 不久以前,柯林斯先生还在想跟你结婚。可是,只要你空下来把这事情细细地想一下,你 就会赞成我的做法。你知道我不是个罗曼谛克的人,我决不是那样的人。我只希望有一个 舒舒服服的家。论柯林斯先生的性格、社会关系和身份地位,我觉得跟他结了婚,也能够 获得幸福,并不下于一般人结婚时所夸耀的那种幸福。” 伊丽莎白心平气和地回答道:“毫无问题。”她们俩别别扭扭地在一起待了一会儿, 便和家人一块坐下。夏绿蒂没有过多久就走了;伊丽莎白独自把刚才听到的那些话仔细想 了一下。这样不合适的一门亲事,真使她难受了好久。说起柯林斯先生三天之内求了两次 婚,本就够稀奇了,如今竟会有人应承他,实在是更稀奇。她一向觉得,夏绿蒂关于婚姻 问题方面的见解,跟她颇不一致,却不曾料想到一旦事到临头,她竟会完全不顾高尚的情 操,来屈就一些世俗的利益。夏绿蒂做了柯林斯的妻子,这真是天下最丢人的事!她不仅 为这样一个朋友的自取其辱、自贬身份而感到难受,而且她还十分痛心地断定,她朋友拈 的这一个阄儿,决不会给她自己带来多大的幸福。 第二十三章 伊丽莎白正跟母亲和姐妹坐在一起,回想刚才所听到的那件事,决不定是否可以把它 告诉大家,就在这时候,威廉·卢卡斯爵士来了。他是受了女儿的拜托,前来班府上宣布 她订婚的消息。他一面叙述这件事,一面又大大地恭维了太太小姐们一阵,说是两家能结 上亲,他真感到荣幸。班府上的人听了,不仅感到惊异,而且不相信真有这回事。班纳特 太太再也顾不得礼貌,竟一口咬定他弄错了。丽迪雅一向又任性又撒野,不由得叫道: “天哪!威廉爵士,你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来?你不知道柯林斯先生要娶丽萃吗?” 遇到这种情形,只有象朝廷大臣那样能够逆来顺受的人,才不会生气,好在威廉爵士 颇有素养,竟没有把它当一回事,虽然他要求她们相信他说的是实话,可是他却使出了极 大的忍耐功夫,满有礼貌地听着她们无理的谈吐。 伊丽莎白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他来打开这种僵局,于是挺身而出,证明他说的实话, 说是刚刚已经听到夏绿蒂本人谈起过了。为了尽力使母亲和妹妹们不再大惊小怪,她便诚 恳地向威廉爵士道喜,吉英马上也替她帮腔,又用种种话来说明这门婚姻是何等幸福,柯 林斯先生品格又非常好,汉斯福和伦敦相隔不远往返方便。 班纳特太太在威廉爵士面前,实在气得说不出话;可是他一走,她那一肚子牢骚便马 上发泄出来。第一,她坚决不相信这回事;第二,她断定柯林斯先生受了骗;第三,她相 信这一对夫妇决不会幸福;第四,这门亲事可能会破裂。不过她却从整个事件上简单地得 出了两个结论──一个是:这场笑话全都是伊丽莎白一手造成的;另一个是,她自己受 尽了大家的欺负虐待;在那一整天里,她所谈的大都是这两点。随便怎么也安慰不了她, 随便怎么也平不了她的气。直到晚上,怨愤依然没有消散。她见到伊丽莎白就骂,一直骂 了一个星期之久。她同威廉爵士或卢卡斯太太说起话来,总是粗声粗气,一直过了一个月 才好起来;至于夏绿蒂,她竟过了好几个月才宽恕了她。 对班纳特先生说来,这件事反而使他心情上益发洒脱,据他说,这次所经过的一切, 真使他精神上舒服到极点。他说,他本以为夏绿蒂·卢卡斯相当懂事,哪知道她简直跟他 太太一样蠢,比起他的女儿来就更要蠢了,他实在觉得高兴! 吉英也承认这门婚姻有些奇怪,可是她嘴上并没说什么,反而诚恳地祝他们俩幸福。 虽然伊丽莎白再三剖白给她听,她却始终以为这门婚姻未必一定不会幸福。吉蒂和丽迪雅 根本不羡慕卢卡斯小姐,因为柯林斯先生不过是个传教士而已;这件事根本影响不了她 们,除非把它当作一件新闻,带到麦里屯去传播一下。 再说到卢卡斯太太,她既然也有一个女儿获得了美满的姻缘,自然衷心快慰,因而也 不会不想到趁此去向班纳特太太反唇相讥一下。于是她拜望浪博恩的次数比往常更加频 繁,说是她如今多么高兴,不过班纳特太太满脸恶相,满口的毒话,也足够叫她扫兴的 了。 伊丽莎白和夏绿蒂之间从此竟有了一层隔膜,彼此不便提到这桩事。伊丽莎白断定她 们俩再也不会象从前那样推心置腹。她既然在夏绿蒂身上失望,便越发亲切地关注到自己 姐姐身上来。她深信姐姐为人正直,作风优雅,她这种看法决不会动摇。她关心姐姐的幸 福一天比一天来得迫切,因为彬格莱先生已经走了一个星期,却没有听到一点儿她要回来 的消息。 吉英很早就给珈罗琳写了回信,现在正在数着日子,看看还得过多少天才可以又接到 她的信。柯林斯先生事先答应写来的那封谢函星期二就收到了,信是写给她们父亲的,信 上说了多少感激的话,看他那种过甚其辞的语气,就好象在他们府上叨光了一年似的。他 在这方面表示了歉意以后,便用了多少欢天喜地的措辞,告诉他们说,他已经有幸获得他 们的芳邻卢卡斯小姐的欢心了,他接着又说,为了要去看看他的心上人,他可以趁便来看 看他们,免得辜负他们善意的期望,希望能在两个礼拜以后的星期一到达浪博恩;他又 说,珈苔琳夫人衷心地赞成他赶快结婚,并且希望愈早愈好,他相信他那位心上人夏绿蒂 决不会反对及早定出佳期,使他成为天下最幸福的人。对班纳特太太说来,柯林斯先生的 重返浪博恩,如今并不是什么叫人快意的事了。她反而跟她丈夫一样地大为抱怨。说也奇 怪,柯林斯不去卢家庄,却要来到浪搏恩,这真是既不方便,又太麻烦。她现在正当健康 失调,因此非常讨厌客人上门,何况这些痴情种子都是很讨厌的人。班纳特太太成天嘀咕 着这些事,除非想到彬格莱一直不回来而使她感到更大的痛苦时,她方才住口。 吉英跟伊丽莎白都为这个问题大感不安。一天又一天,听不到一点关于他的消息,只 听得麦里屯纷纷传言,说他今冬再也不会上尼日斐花园来了,班纳特太太听得非常生气, 总是加以驳斥,说那是诬蔑性的谣言。 连伊丽莎白也开始恐惧起来了,她并不是怕彬格莱薄情,而是怕他的姐妹们真的绊住 了他。尽管她不愿意有这种想法,因为这种想法对于吉英的幸福既有不利,对于吉英心上 人的忠贞,也未免是一种侮辱,可是她还是往往禁不住要这样想。他那两位无情无义的姐 妹,和那位足以制服他的朋友同心协力,再加上达西小姐的窈窕妩媚,以及伦敦的声色娱 乐,纵使他果真对她念念不忘,恐怕也挣脱不了那个圈套。 至于吉英,她在这种动荡不安的情况下,自然比伊丽莎白更加感到焦虑,可是她总不 愿意把自己的心事暴露出来,所以她和伊丽莎白一直没有提到这件事。偏偏她母亲不能体 贴她的苦衷,过不了一个钟头就要提到彬格莱,说是等待他回来实在等待心焦,甚至硬要 吉英承认──要是彬格莱果真不回来,那她一定会觉得自己受了薄情的亏待。幸亏吉英临 事从容不迫,柔和镇定,好容易才忍受了她这些谗言诽语。 柯林斯先生在两个礼拜以后的星期一准时到达,可是浪搏恩却不象他初来时那样热烈 地欢迎他了。他实在高兴不过也用不着别人献殷勤。这真是主人家走运,多亏他恋爱成了 功,这才使别人能够清闲下来,不必再去跟他周旋。他每天把大部分时间消磨在卢家庄, 一直挨到卢府上快要睡觉的时候,才回到浪搏恩来,向大家道歉一声,请大家原谅他终日 未归。 班纳特太太着实可怜。只要一提到那门亲事,她就会不高兴,而且随便她走到那儿, 她总会听到人们谈起这件事。她一看到卢卡斯小姐就觉得讨厌。一想到卢卡斯小姐将来有 一天会接替她做这幢屋子里的主妇,她就益发嫉妒和厌恶。每逢夏绿蒂来看她们,她总以 为人家是来考察情况,看看还要过多少时候就可以搬进来住;每逢夏绿蒂跟柯林斯先生低 声说话的时候,她就以为他们是在谈论浪搏恩的家产,是在计议一俟班纳特先生去世以 后,就要把她和她的几个女儿撵出去。她把这些伤心事都说给她丈夫听。 她说:“我的好老爷,夏绿蒂·卢卡斯迟早要做这屋子里的主妇,我却非得让她不 可,眼睁睁看着她来接替我的位置,这可叫我受不了!” “我的好太太,别去想这些伤心事吧。我们不妨从好的方面去想。说不定我比你的寿 命还要长,我们姑且就这样来安慰自己吧。” 可是这些话安慰不了班纳特太太,因此她非但没有回答,反而象刚才一样地诉苦下 去。 “我一想到所有的产业都得落到他们手里,就受不了。要不是为了继承权的问题,我 才不在乎呢。” “你不在乎什么?” “什么我都不在乎。” “让我们谢天谢地,你头脑还没有不清楚到这种地步。” “我的好老爷,凡是有关继承权的事,我决不会谢天谢地的。随便哪个人,怎么肯昧 着良心,不把财产遗传给自己的女儿们?我真弄不懂,何况一切都是为了柯林斯先生的缘 故!为什么偏偏要他享有这份遗产?” “我让你自己去想吧。”班纳特先生说。 第二十四章 彬格莱小姐的信来了,疑虑消除了。信上第一句话就说,她们决定在伦敦过冬,结尾 是替他哥哥道歉,说他在临走以前,没有来得及向哈福郡的朋友们辞行,很觉遗憾。 希望破灭了,彻底破灭了。吉英继续把信读下去,只觉得除了写信人那种装腔作势的 亲切之外,就根本找不出可以自慰的地方。满篇都是赞美达西小姐的话,絮絮叨叨地谈到 她的千娇百媚。珈罗琳又高高兴兴地说,她们俩之间已经一天比一天来得亲热,而且竟大 胆地作出预言,说是她上封信里面提到的那些愿望,一定可以实现。她还得意非凡地写 道,她哥哥已经住到达西先生家里去,又欢天喜地地提到达西打算添置新家具。 吉英立刻把这些事大都告诉了伊丽莎白,伊丽莎白听了,怒而不言。她真伤心透了, 一方面是关怀自己的姐姐,另方面是怨恨那帮人。珈罗琳信上说她哥哥钟情于达西小姐, 伊丽莎白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她仍旧象以往一样,相信彬格莱先生真正喜欢吉英。伊丽莎 白一向很看重他,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是这样一个容易说话而没有主意的人,以致被他那批 诡计多端的朋友们牵制住了,听凭他们反复无常地作弄他,拿他的幸福作牺牲品──想到 这些,她就不能不气愤,甚至不免有些看不起他。要是只有他个人的幸福遭到牺牲,那他 爱怎么胡搞都可以,可是这里面毕竟还牵涉着她姐姐的幸福,她相信他自己也应该明白。 简单说来,这问题当然反复考虑过,到头来一定是没有办法。她想不起什么别的了。究竟 是彬格莱先生真的变了心呢,还是根本不知道?虽然对她说来,她应该辨明其中的是非曲 直,然后才能断定他是好是坏,可是对她姐姐说来,反正都是一样地伤心难受。 隔了一两天,吉英才鼓起勇气,把自己的心事说给伊丽莎白听。且说那天班纳特太太 象往常一样说起尼日斐花园和它的主人,唠叨了老半天,后来总算走开了,只剩下她们姐 妹俩,吉英这才禁不往说道: “噢,但愿妈妈多控制她自己一些吧!她没晓得她这样时时刻刻提起他,叫我多么痛 苦。不过我决不怨谁。这局面不会长久的。他马上就会给我们忘掉,我们还是会和往常一 样。” 伊丽莎白半信半疑而又极其关切地望着姐姐,一声不响。 “你不相信我的话吗?”吉英微微红着脸嚷道。“那你真是毫无理由。他在我的记忆 里可能是个最可爱的朋友,但也不过如此而已。我既没有什么奢望,也没有什么担心,更没 有什么要责备他的地方。多谢上帝,我还没有那种苦恼。因此稍微过一些时候,我一定会 就慢慢克服过来的。” 她立刻又用更坚强的声调说道 :“我立刻就可以安慰自己说:这只怪我自己瞎想,好 在并没有损害别人,只损害了我自己。” 伊丽莎白连忙叫起来了:“亲爱的吉英,你太善良了。你那样好心,那样处处为别人 着想,真象天使一般;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同你说才好。我觉得我从前待你还不够好,爱你 还不够深。” 吉英竭力否认这一切言过其实的夸奖,反而用这些赞美的话来赞扬妹妹的热情。 “别那么说,”伊丽莎白说,“这样说不公平的,你总以为天下都是好人。我只要说 了谁一句坏话,你就难受。我要把你看作一个完美无瑕的人,你就来驳斥。请你放心,我 决不会说得过分,你有权利把四海之内的人一视同仁,我也不会干涉你。你用不着担心。 至于我,我真正喜欢的人没有几个,我心目中的好人就更少了。世事经历得愈多,我就愈 对世事不满;我一天比一天相信,人性都是见异思迁,我们不能凭着某人表面上一点 点长处或见解,就去相信他。最近我碰到了两件事:其中一件我不愿意说出来,另一件就 是夏绿蒂的婚姻问题。这简直是莫明其妙!任你怎样看法,都是莫明其妙!” “亲爱的丽萃,不要这样胡思乱想吧。那会毁了你的幸福的。你对于各人处境的不同 和脾气的不同,体谅得不够。你且想一想柯林斯先生的身份地位和夏绿蒂的谨慎稳重吧。 你得记住,她也算一个大家闺秀,说起财产方面,倒是一门挺适当的亲事。你且顾全大家 的面子,只当她对我们那位表兄确实有几分敬爱和器重吧。” “要是看你的面子,我几乎随便对什么事都愿意以为真,可是这对于任何人都没有益 处;我现在只觉得夏绿蒂根本不懂得爱情,要是再叫我去相信她是当真爱上了柯林斯,那 我又要觉得她简直毫无见识。亲爱的吉英,柯林斯先生是个自高自大、喜爱炫耀、心胸狭 窄的蠢汉,这一点你和我懂得一样清楚,你也会同我一样地感觉到,只有头脑不健全的女 人才肯嫁给他。虽说这个女人就是夏绿蒂·卢卡斯,你也不必为她辩护。你千万不能为了 某一个人而改变原则,破格迁就,也不要千方百计地说服我,或是说服你自己去相信,自 私自利就是谨慎,糊涂胆大就等于幸福有了保障。” “讲到这两个人,我以为你的话说得太过火,”吉英说。“但愿你日后看到他们俩幸 福相处的时候,就会相信我的话不假。这件事可也谈够了,你且谈另外一件吧。你不是举 出了两件事吗?我不会误解你,可是,亲爱的丽萃,我求求你千万不要以为错是错在那个 人身上,千万不要说你瞧不起他,免得我感到痛苦。我们决不能随随便便就以为人家在有 意伤害我们。我们决不可能指望一个生龙活虎的青年会始终小心周到。我们往往会因为我 们自己的虚荣心,而给弄迷了心窍。女人们往往会把爱情这种东西幻想得太不切合实际。” “因此男人们就故意逗她们那么幻想。” “如果这桩事当真是存心安排好了的,那实在是他们不应该;可是世界上是否真如某 些人所想象的那样,到处都是计谋,我可不知道。” “我决不是说彬格莱先生的行为是事先有了计谋的,”伊丽莎白说。“可是,即使没 有存心做坏事,或者说,没有存心叫别人伤心,事实上仍然会做错事情,引起不幸的后 果。凡是粗心大意、看不出别人的好心好意,而且缺乏果断,都一样能害人。” “你看这桩事也得归到这类原因吗?” “当然───应该归于最后一种原因。可是,如果叫我再说下去,说出我对于你所器 重的那些人是怎么看法,那也会叫你不高兴的。趁着现在我能够住嘴的时候,且让我住嘴 吧。” “那么说,你断定是他的姐妹们操纵了他啦。” “我不相信。她们为什么要操纵他?她们只有希望他幸福;要是他果真爱我,别的女 人便无从使他幸福。” “你头一个想法就错了。她们除了希望他幸福以外,还有许多别的打算;她们会希望 他更有钱有势;她们会希望他跟一个出身高贵、亲朋显赫的阔女人结婚。” “毫无问题,她们希望他选中达西小姐,”吉英说:“不过,说到这一点,她们也许 是出于一片好心,并不如你所想象的那么恶劣。她们认识她比认识我早得多,难怪她们更 喜欢她。可是不管她们自己愿望如何,她们总不至于违背她们兄弟的愿望吧。除非有了什 么太看不顺眼的地方,哪个做姐妹的会这样冒味?要是她们相信他爱上了我,她们决不会 想要拆散我们;要是他果真爱我,她们要拆散也拆散不成。如果你一定要以为他对我真有 感情,那么,她们这样做法,便是既不近人情,又荒谬绝伦,我也就更伤心了。不要用这 种想法来使我痛苦吧。我决不会因为一念之差而感到羞耻──即使感到羞耻也极其轻微, 倒是一想起他或他的姐妹们无情无义,我真不知道要难受多少倍呢。让我从最好的方面去 想吧,从合乎人情事理的方面去想吧。” 伊丽莎白无法反对她这种愿望,从此以后,她们就不大提起彬格莱先生的名字。 班纳特太太见他一去不回,仍然不断地纳闷,不断地抱怨,尽管伊丽莎白几乎没有哪 一天不给她解释个清楚明白,然而始终无法使她减少些忧烦。女儿尽力说她,尽说一些连 她自己也不相信的话给母亲听,说是彬格莱先生对于吉英的钟情,只不过是出于一时高 兴,根本算不上什么,一旦她不在他眼前,也就置诸度外了。虽然班纳特太太当时也相信 这些话不假,可是事后她又每天旧事重提,最后只有想出了一个聊以自慰的办法,指望彬 格莱先生来年夏天一定会回到这儿来。 班纳特先生对这件事可就抱着两样的态度。有一天他对伊丽莎白说:“嘿,丽萃,我 发觉你的姐姐失恋了。我倒要祝贺她。一个姑娘除了结婚以外,总喜欢不时地尝点儿失恋 的滋味。那可以使她们有点儿东西去想想,又可以在朋友们面前露露头角。几时轮到你头 上来呢?你也不愿意让吉英超前太久吧。现在你的机会来啦。麦里屯的军官们很多,足够 使这个村子里的每一个年轻的姑娘失意。让韦翰做你的对象吧。他是个有趣的家伙,他会 用很体面的办法把你遗弃。” “多谢您,爸爸,差一些的人也能使我满意了。我们可不能个个都指望上吉英那样的 好运气。” “不错,”班纳特先生说;“不管你交上了哪一种运气,你那位好心的妈妈反正会尽 心竭力来成全你的,你只要想到这一点,就会感到安慰了。” 浪搏恩府上因为近来出了几件不顺利的事,好些人都闷闷不乐,多亏有韦翰先生跟他 们来来往往,把这阵闷气消除了不少。她们常常看到他,对他赞不绝口,又说他坦白爽 直。伊丽莎白所听到的那一套话───说什么达西先生有多少地方对他不起,他为达西先 生吃了多少苦头───大家都公认了,而且公开加以谈论。每个人一想到自己远在完全不 知道这件事情时,早就十分讨厌达西先生,便不禁非常得意。 只有班纳特小姐以为这件事里面一定有些蹊跷,还不曾为哈福郡的人们弄清楚。她是 个性子柔和、稳重公正的人,总是要求人家多多体察实情,以为事情往往可能给弄错,可 惜别人全把达西先生看作天下再混账不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