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达什伍德家在苏塞克斯定居,可有些年代了。家里置下 一个偌大的田庄,府第就设在田庄中心的诺兰庄园。祖祖辈 辈以来,一家人一直过着体面日子,赢得了四近乡邻的交口 称誉。已故庄园主是个单身汉,活到老大年纪。在世时,妹 妹长年陪伴他,替他管管家务。不想妹妹早他十年去世,致 使府上发生巨变。为了填补妹妹的空缺,他将侄儿亨利.达 什伍德一家接到府上。亨利.达什伍德先生是诺兰田庄的法 定继承人,老达什伍德打算把家业传给他。这位老绅士有侄 儿、侄媳及其子女作伴,日子过得倒也舒心。他越来越喜爱 他们。亨利.达什伍德夫妇不仅出自利害关系,而且由于心 地善良,对他总是百般照应,使他晚年享尽了天伦之乐。而 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也给他的生活增添了乐趣。   亨利.达什伍德先生同前妻生下一个儿子,同现在的太 太生了三个女儿。儿子是个踏实体面的青年。当年他母亲留 下一大笔遗产,到他成年时有一半交给了他,为他奠定了厚 实的家底。此后不久,他成了亲,又增添了一笔财产。所以 ,对他说来,父亲是不是继承诺兰田庄,远不像对他几个妹 妹那样至关紧要。这几个妹妹假若不依赖父亲继承这笔家业 可能给她们带来的进益,她们的财产便将微乎其微。她们的 母亲一无所有,父亲仅仅掌管着七千镑,而对前妻另一半遗 产的所有权只在生前有效,他一去世,这一半财产也归儿子 承袭。   老绅士死了,开读遗嘱,发现跟其他遗嘱一样,叫人既 高兴,也失望。他并非那样偏颇无情,还是把田庄传给了侄 儿。但是,因为附有条件,这份遗产便失去了一半价值。本 来,达什伍德先生想要这笔财产,只是顾念妻子和女儿,而 不是为自己和儿子着想。但财产却偏偏要世袭给他儿子和四 岁的孙子,这样一来,他便无权动用田庄的资财,或者变卖 田庄的资财,来赡养他那些最亲近、最需要赡养的家眷。为 了那个孩子,全盘家业都被冻结了。想当初,这孩子只是偶 尔随父母亲到诺兰庄园来过几趟,跟其他两三岁娃娃一样, 也没有什么异常逗人喜爱的地方,大不过正牙牙学语,禀性 倔强,好恶作剧,爱大吵大闹,却博得了老绅士的欢心。相 形之下,侄媳母女多年关照的情分,倒变得无足轻重了。不 过,老人也不想太苛刻,为了表示他对三个站娘的一片心意 ,好歹分给了每人一千镑。   达什伍德先生起初极为失望。他性情开朗,满以为自己 能多活些年岁,凭着这么大的一个田庄,只要马上改善经营 ,省吃俭用,就能从收入中攒下一大笔钱,然而,这笔迟迟 到手的财产在他名下只持续了一年工夫,因为叔父死后不久 ,他也一命归天,给他的遗嘱和女儿们留下的财产,包括叔 父的遗产在内,总共不过一万镑。   当时,家人看他病危了,便打发人去叫他儿子。达什伍 德先生竭尽最后一点气力,向儿子做了紧急交代,嘱托他照 应继母和三个妹妹。   约翰.达什伍德先生不像家里其他人那样多情善感。可 是,此时此刻受到这般嘱托,他也深为感动,答应尽力让她 们母女生活得舒舒适适的。父亲听到这番许诺,便也放宽心 了。一时间,约翰.达什伍德先生有空算计起来:若是精打 细算,他到底能为她们尽多大力量。   这位年轻人心眼并不坏,除非你把冷漠无情和自私自利 视为坏心眼。总的说来,他很受人尊敬,因为他平常办起事 来,总是十分得体。他若是娶个和蔼一点的女人,也许会更 受人尊重,甚至他自己也会和蔼一些。无奈他结婚时太年轻 ,太偏爱妻子了。不过,约翰.达什伍德夫人倒也活像她丈 夫,只是更狭隘,更自私罢了。   他向父亲许诺的时候,心里就在盘算,想给他妹妹每人 再补贴一千镑的收入。当时,他确实觉得这是他力所能及的 。他除了目前的收入和母亲另—半遗产以外,还可望每年再 添四千镑。一想到这里,心里不禁热乎乎的,他认为自己可 以慷慨一点。“是的,我可以给她们三千镑,这多么慷慨大 方啊:可以确保她们安安生生地过日子啦。三千镑呀,我可 以毫不费劲地省出这么一笔巨款。”他整天这么想着,接连 想了好多天,一点也没反悔。   父亲的丧事刚办完,约翰.达什伍德夫人也不打个招呼 ,就带着孩子、仆人来到婆婆家里。谁也无法怀疑她有权来 这里,因为从她公公死去的时刻起,这房子就属于她丈夫的 了。不过,她的行为实在太不文雅,按照人之常情,任何一 个女人处在达什伍德太太当婆母的位置上,都会感到很不愉 快。何况,达什伍德太太是个自尊心很强、慷慨大方、落拓 不羁的女入,对这种唐突无礼的事情,无论是谁干的或者对 谁干的,她都会感到深恶痛绝。约翰.达什伍德夫人在婆家 从未受过任何人的喜爱,可是直到今天她才有机会向她们摆 明:在必要时,她为人行事可以全然不顾别入的痛痒。   达什伍德太太厌恶这种蛮横无礼的行径,并因此而鄙视 她的儿媳。一见儿媳进门,她就恨不得永远离开这个家。怎 奈大女儿一再恳求,她开始考虑一走了之是否妥当。后来硬 是出自对三个女儿的爱怜,她才决定留下来。看在女儿们的 份上,还是不跟那个做哥哥的闹翻为好。   大女儿埃丽诺的劝解奏效了。埃丽诺思想敏锐,头脑冷 静,虽然年仅十九岁,却能为母亲出谋划策。达什伍德太太 性情急躁,做事总是冒冒失失。埃丽诺为大家着想,经常出 来劝阻劝阻。她心地善良,性格温柔,感情强烈,然而她会 克制自己,—一对于这—手,她母亲还有待学习,不过她有 个妹妹决计一辈子也不要学。   玛丽安各方面的才干都堪与埃丽诺相媲美。她聪慧善感 ,只是做什么事情都心急火燎的。她伤心也罢,高兴也罢, 都没有个节制。她为人慷慨,和蔼可亲,也很有趣,可就是 一点也不谨慎,与她母亲一模一样。   埃丽诺见妹妹过于感情用事,不免有些担心,可达什伍 德太太却觉得这很难能可贵。现在,她们两人极度悲痛的情 绪,互相感染,互相助长。最初的那种悲痛欲绝的情状,一 触即发,说来就来,反反复复地没完没了。她们完全沉湎于 悲恸之中,真是哪里伤心往哪里想,越想越痛不欲生,认定 这辈子就这么了结啦,谁来解劝也无济于事。埃丽诺也很悲 痛,不过她尚能顶得住,尽量克制自己。她遇事能同哥哥商 量着办,嫂子来了能以礼相待。她还能劝说母亲也这样做, 请她多加忍让。   三妹玛格丽特是个快活厚道的小姑娘,不过由于她已经 染上了不少玛丽安的浪漫气质,而又不像她那么聪明,处在 十三岁的年纪,还不可能赶上涉世较深的姐姐。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