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达什伍德太太在诺兰庄园又住了几个月。这倒不是因为 她不愿意搬走。有一阵子,一见到她所熟悉的每个地方,她 都要激动不已,可是现在已经激动不起来了。如今她的情绪 开始好转,不再被那些令人痛苦的伤心事所压倒,而是能够 思索点别的问题了。她急切地想离开这里,不辞辛苦地四处 打听,想在诺兰庄园附近找座合适的房子。她留恋这个地方 ,要远走高飞是不可能的。不过,她怎么也打听不到这样一 个去处,一方面符合她自己需要舒适安逸的想法,另方面又 能满足谨慎从事的大女儿的要求。有几座房子,做母亲的本 来是中意的,不料大女儿比较固执己见,硬说房子太大住不 起,最后只好作罢。   达什伍德太太听丈夫说过,他儿子郑重其事地答应关照 她们母女几个。丈夫临终前听到这番许诺,死也暝目了。她 和丈夫一样,对儿子的诚意深信不疑。虽然她觉得自己别说 七千镑,即使再少得多,也能过得绰绰有余,但她一想起来 就为女儿们感到高兴。再看那做哥哥的心眼这么好,她也为 他感到高兴。她责怪自己以前不该错怪他,认为他一毛不拔 。他这样对待继母和妹妹们,足以说明他多么关心她们的幸 福。有好长一段时间,她对他的慷慨豁达坚信不疑。   她和儿媳刚认识,就瞧不起她,如今在她家里住上半年 ,进一步了解了她的为人,不觉对她更加鄙视。尽管当婆母 的以母爱为重,处处注意礼貌,若不是出现了一个特殊情况 ,婆媳俩也许还共处不了这么长时间呢。照达什伍德太太的 看法,出了这件事,她的女儿们理所当然是要继续呆在诺兰 庄园的。   这桩事就出在她大女儿和约翰.达什伍德夫人的弟弟之 间,两人渐渐萌发了爱慕之情。那位弟弟是个很有绅士派头 的逗人喜爱的年轻人,他姐姐住进诺兰庄园不久,就介绍他 与她们母女结识了。从那以后,他将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那 里。   有些做母亲的从利害关系出发,或许会进一步撮合这种 密切的感情,因为爱德华.费拉斯乃是一位已故财主的长子 ;不过,有些做母亲的为了慎重起见,也许还会遏制这种感 情,因为爱德华除了一笔微不足道的资产之外,他的整个家 产将取决于母亲的遗嘱。可是达什伍德太太对这两种情况都 不予考虑。对她来说,只要爱德华看上去和蔼可亲,对她女 儿一片钟情,而埃丽诺反过来又钟情于他,那就足够了。因 为财产不等而拆散一对志趣相投的恋人,这与她的伦理观念 是格格不入的。埃丽诺的优点竟然不被所有认识她的人所公 认,简直叫她不可思议。   她们之所以赏识爱德华.费拉斯,倒不是因为他人品出 众,风度翩翩,他并不漂亮,那副仪态嘛,只有和他熟悉了 才觉得逗人喜爱。他过于腼腆,这就使他越发不能显现本色 了。不过,一旦消除了这种天生的羞怯,他的一举一动都表 明他胸怀坦率,待人亲切。他头脑机灵,受教育后就更加聪 明。但是,无论从才智还是从意向上看,他都不能使他母亲 和姐姐称心如意,她们期望看到他出人头地-比如当个-她 们也说不上当个啥。她们想让他在世界上出出这样或那样的 风头。他母亲希望他对政治发生兴趣,以便能跻身于议会, 或者结攀一些当今的大人物。约翰,达什伍德夫人抱有同样 的愿望,不过,在这崇高理想实现之前,能先看到弟弟驾着 一辆四轮马车,她也就会心满意足了。谁想,爱德华偏偏不 稀罕大人物和四轮马车,他一心追求的是家庭的乐趣和生活 的安逸。幸运的是,他有个弟弟比他有出息。   爱德华在姐姐家盘桓了几个星期,才引起达什伍德太太 的注意;因为她当初太悲痛,对周围的事情也就不注意了。 她只是看他不声不响,小心翼翼,为此对他发生了好感。他 从来不用不合时宜的谈话,去扰乱她痛苦的心灵。她对他的 进一步观察和赞许,最早是由埃丽诺偶然说出的一句话引起 来的。那天,埃丽诺说他和他姐姐大不一样。这个对比很有 说服力,帮他博得了她母亲的欢心。   “只要说他不像范妮,这就足够了,”她说,“这就是 说他为人厚道,处处可亲。我已经喜爱上他了。”   “我想,”埃丽诺说,“你要是对他了解多了,准会喜 欢他的。”   “喜欢他!”母亲笑吟吟地答道。“我心里一满意,少 不了要喜爱他。”   “你会器重他的。”   “我还不知道怎么好把器重和喜爱分离开呢。”   随后,达什伍德太太便想方设法去接近爱德华。她态度 和蔼,立即使他不再拘谨,很快便摸清了他的全部优点。她 深信爱德华有意于埃丽诺,也许正是因此,她才有这么敏锐 的眼力。不过,她确信他品德高尚。就连他那文静的举止, 本是同她对青年人的既定的看法相抵触的,可是一旦了解到 他待人热诚,性情温柔,也不再觉得令人厌烦了。   她一察觉爱德华对埃丽诺有点爱慕的表示,便认准他们 是在真心相爱,巴望着他们很快就会结婚。   “亲爱的玛丽安,”她说,“再过几个月,埃丽诺十有 八九要定下终身大事了。我们会惦记她的,不过她会很幸福 。”   “啊,妈妈,要是离开她,我们可怎么办啊?”   “我的宝贝,这还算不上分离。我们和她就隔着几英里 路远,天天都能见面。你会得到一个兄长,一个真正的、情 同手足的兄长。我对爱德华的那颗心算是佩服到家了。不过 ,玛丽安,你板着个脸,难道你不赞成你姐姐的选择?”   “也许是吧,”玛丽安说,“我感到有点意外。爱德华 非常和蔼可亲,我也很喜爱他。但是,他可不是那种年轻人 ——他缺少点什么东西,他那副形象可不引人注目——我觉 得,可以真正吸引我姐姐的那种魅力,他连一丝一毫都不具 备。他两眼无神,缺乏生气,显不出美德与才华。除此之外 ,他恐怕还没有真正的爱好。音乐对他几乎没有吸引力,他 虽然十分赞赏埃丽诺的绘画,可那不是内行人的赞赏。埃丽 诺画画的时候,他总要凑到跟前,尽管如此,他对绘画显然 一窍不通。他那是有情人的赞赏,而不是行家的赞赏。使我 满意的人,必须同时具备这两种气质。跟一个趣味与我不能 完全相投的人一起生活,我是不会幸福的。他必须与我情投 意含;我们必须醉心于一样的书,一样的音乐。哦,妈妈! 爱德华昨天夜里给我们朗读时,样子无精打采的,蹩脚透了 !我真替姐姐担心。可她倒沉得住气,就像是没看见似的。 我简直坐不住了,那么优美的诗句,常常使我激动得发狂, 可是让他那么平淡无味、不动声色地一朗读,谁还听得下去 !”   “他一定善于朗读质朴风雅的散文。我当时就这么想的 ,可你偏要让他念考柏的诗。”   “得了吧,妈妈,要是考柏的诗都打动不了他,那他还 配读什么!——不过,我们必须承认趣味上的差异。埃丽诺 没有我这样的情趣,因此她可以无视这种缺欠,跟他在一起 还觉得挺幸福的。可是,我要是爱他的话,见他那样索然乏 味地念书,我的心都要碎成八瓣了。妈妈,我世面见得越多 ,越觉得我一辈子也见不到一个我会真心爱恋的男人。我的 要求太高了!他必须具备爱德华的全部美德。而为美德增添 光彩,他又必须人品出众,风度迷人。”   “别忘了,我的宝贝,你还不到十七岁,对幸福丧失信 心还为时过早。你怎么会不及你母亲幸运呢?玛丽安,你的 命运与我的命运只会有一点是不同的!”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