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达什伍德太太一发出回信,就喜不自禁地向几子儿媳宣 布:她己经找到了房子,一旦做好迁居准备,就不再打扰他 们了。他俩听她这么一说,不禁吃了一惊。约翰.达什伍德 夫人没有吭声,她丈夫倒挺客气,说他希望迁居的地方不要 离诺兰庄园太远。达什伍德太太洋洋得意地回答说,她要搬 到德文郡。爱德华一听这话,连忙把脸转向她,带着惊讶而 关切的口气(这并不出她所料),重复了一声:“德文郡, 你真的要去那儿?离这儿这么远。去德文郡什么地方?”达 什伍德太太说明了地点,就在埃克塞特以北不到四英里的地 方。   “那只是个乡舍,”她接着说道,“不过我希望能在那 里接待我的许多朋友。这幢房子可以很容易地再增加一两个 房间。如果我的朋友们能毫无困难地远道赶来看我,我一定 会毫无困难地给他们安排住处。”   最后,她非常客气地邀请约翰.达什伍德夫妇去巴顿作 客,还一片深情地向爱德华提出邀请。虽然她最近与儿媳的 一次谈话促使她打定主意: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决不在诺兰 庄园多呆一天,但是那次谈话中儿媳的主要意向却对她丝毫 没有影响。同以往一样,她这次搬家的目的决不是为了要把 爱德华和埃丽诺分开,她想通过针锋相对地邀请爱德华,向 约翰.达什伍德夫人表明:“你尽管反对这门亲事好了,我 压根儿不买你的帐!”   约翰.达什伍德先生三番五次地对继母说:她在距离诺 兰庄园这么远的地方找了座房子,叫他不能为她搬运家具效 力,真是不胜遗憾。此时,他良心上的确感到不安,他已经 把履行对父亲的诺言局限在帮帮忙这一点上,想不到这样一 来,连这点忙也帮不上了。家具全部由水路运走。主要的东 西有家用亚麻台布、金银器皿、瓷器、书籍,以及玛丽安的 漂亮钢琴。约翰.达什伍德夫人眼看着东西一包包地运走了 ,不觉叹了口气。达什伍德太太的收入与他们的相比,是微 乎其微的,可她竟然能有这么漂亮的家具,怎么能叫她不觉 得难受呢?   这座房子,达什伍德太太租用一年,里面陈设齐全,她 马上就可以住进去。双方在协议中没有遇到任何困难。达什 伍德太太只等着处理掉她诺兰庄园的财物,确定好将来家里 用几个仆人,然后再启程西迁。因为她对自己关心的事处理 起来极其迅速,所以很快就办妥了。她丈夫留下的马匹,在 他死后不久就卖掉了。现在又出现一个处理马车的机会,经 大女儿恳切相劝,她也同意卖掉。若是依照她自己的愿望, 为了使孩子们过得舒适,她还是要留下这辆马车,怎奈埃丽 诺考虑周到,只好依了她。也是依照埃丽诺的明智想法,她 们还把仆人的数量限制到三个——两个女仆,一个男仆,都 是从她们在诺兰庄园已有的仆人中很快挑选出来的。   那位男仆和一位女仆当即被差往德文郡,收拾房子迎接 女主人。因为达什伍德太太与米德尔顿夫人素昧平生,她宁 肯立即住进乡舍,而不愿到巴顿庄园作客。约翰爵士将房子 描述过了,对此她深信不疑,无心再去亲自查看,等搬进去 再说吧。她要离开诺兰庄园的心情越来越迫切。明摆着,那 位儿媳眼见她要搬家了,不禁得意扬扬,那股得意劲儿,即 使在冷冰冰地请她推迟几天再走的时候,也不加掩饰。现在 该是约翰,达什伍德妥善履行对父亲的诺言的时候啦。既然 他初来诺兰庄园时没有尽到责任,现在她们行将离开他的家 ,也许是他履行诺言的最好时机。但是,达什伍德太太很快 就死了这个心,她从他的话音里听得出来,他所谓的帮助只 不过是让她们在诺兰庄园寄住了六个月。他成天喋喋不休, 什么家庭开支越来越大呀,什么要花钱的地方没完没了呀, 什么不管多么显要的人物也面临着无可估量的花销问题呀, 听起来,他自己似乎需要更多的钱财收入,而决不想往外送 钱。   约翰.米德尔顿爵士写给诺兰庄园的头一封信收到后不 过几个星期,达什伍德母女的新居便料理停当了,于是她们 可以启程了。   最后向如此可爱的地方告别,母女们可没少流眼泪。“ 亲爱的诺兰庄园:”离别前的头天夜里,玛丽安在房前独自 徘徊,边走边说。“我什么时候能不留恋你呢?什么时候能 安心于异土他乡呢?哦,幸福的家园!你知道我现在站在这 几打量你有多么痛苦,也许我再也不能站在这儿打量你啦! 还有你们,多么熟悉的树木:你们将依然如故。你们的叶子 不会因为我们搬走了而腐烂,你们的枝条不会因为我们不能 再观看了而停止摇动!那是不会的,你们将依然加故,全然 不知你们给人们带来的是喜是哀,全然不知在你们阴影下走 动的人们发生了什么变化!可是,谁将留在这儿享受你们给 予的乐趣呢?”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