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旅途开头一段,大家心情抑郁,只觉得道路漫长,索然 无味。但是,临近终点的时候,一看到马上就要居住的乡间 ,兴致就冒了出来,沮丧的情绪顿时被压了下去。而一走进 巴顿山谷,大家便都情不自禁地兴奋起来。这地方景色宜人 ,土质肥沃,林木茂密,牧草丰盛。沿着蜿蜒的山谷走上一 英里多路,便来到她们的家,屋前只有个绿茵小院,她们母 女几个穿过一道整齐的小门,走进院里。   巴顿乡舍作为一所住宅,尽管太小,倒也舒适紧凑。不 过作为一座乡舍,却有不少缺陷,因为房子造得太正规,房 顶铺瓦,窗板没有漆成绿色,墙上也没有爬满忍冬花。一条 狭窄的穿堂过道,直通屋后的花园。过道两旁各有一间客厅 ,约略十六英尺见方,客厅向里是下房和楼梯。构成小楼其 余部分的,是四间卧室和两间阁楼。房子盖好不多年,修缮 得很好。同诺兰的住宅相比,的确显得寒碜、矮小!但是, 她们马上擦干了刚进屋时勾起的辛酸眼泪。仆人见主人来了 ,一个个喜气洋洋,主人也跟着乐了。各人都看在别人的份 上,硬是装出高高兴兴的样子。现在是九月初,正赶上好时 节。多亏老天作美———天气晴朗,她们初次见到这个地方 ,就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这对于促使她们长久喜爱这个地 方,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房子的位置选得恰到好处。紧靠屋后,山峦耸立;左右 不远,也有峰峦依傍;群山之中,有的是开阔的高地,有的 是耕地和林带。巴顿村大致建在一座山上,立在乡舍窗口举 目远跳,景色十分宜人。房舍正面,视野尤为开阔,整个山 谷一览无余,目力所及,直达远处乡间。山谷绵延到乡舍跟 前,终于被三面环抱的山峦截断;但是在两座最陡峭的山峦 之间,沿另一方向,岔出一条另有名目的支谷。   整个说来,达什伍德太太对房子的大小和陈设还是满意 的。因为她虽然习惯了先前的生活方式,以后少不得要添这 置那的,然而添置和修缮对她是一种乐趣。眼前她倒有足够 的现钱,可以把一个个房间装潢得更漂亮些。“至于房子本 身嘛,”她说,“的确是太小了,我们一家人住不下,不过 岁时已晚,来不及改建,暂且凑合着也够舒服的了。也许到 了春天,如果我手头宽裕的话(我想一定会宽裕的),咱们 再考虑改建的事儿。我希望经常邀请朋友们来这里聚会,可 是这两间客厅太小了。我有点想法,准备把一间客厅扩大, 加进走廊,也许再加进另一间客厅的一部分,而把那间客厅 的余下部分改作走廊。这么一来,再有一间新客厅(这很容 易增加),一间卧室和阁楼,就能把我们的小乡舍安排得小 巧精当、舒舒服服。我本来还想把楼梯修得漂亮些,但是人 不能期望一口吃成个胖子,虽然把它加宽一下没有什么难处 。到了春天,我还要看看手头有多少钱,然后根据情况来计 划我们的装潢修缮。”   一个妇女,一生从未攒过钱,现在居然要从一年五百镑 的收入中攒钱完成所有这些改修工作。在改修工作没有完成 之前,她们倒明智地认为,就按现在的样子,这房子也满不 错了。她们都在各忙各的私事,在四周摆上自己的书籍等物 ,以便给自己建个小天地。玛丽安的钢琴给拆了包,放在恰 当的位置。埃丽诺的图画挂在客厅的墙壁上。   第二天早饭后不久,正当母女们如此这般忙碌不停的时 候,房东登门拜访来了。他欢迎她们来到巴顿,眼前如有短 缺不便之处,从他邸园里可以提供一切方便。约翰.米德尔 顿爵士是个四十来岁的美男于。他以前曾去过斯坦希尔,不 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他那几位年轻的表侄女记不得他了。 他和颜悦色,那风度就像他的信一样亲切友好。看来,她们 的到来使他感到由衷的高兴,她们的舒适成为他深为关切的 问题。他一再表示,诚挚地希望他们两家能亲密相处,热忱 地恳求她们在安顿好之前,每天到巴顿庄园用餐。他一个劲 地恳求着,简直到了有失体统的地步,但是并不会惹得对方 生气。他的一片好心不光挂在嘴皮上,他走后不到半个钟头 ,就打,发人从巴顿庄园送来一大篮子蔬菜水果,天黑之前 又送来些野味。此外,他执意要替她们往邮局送取来往信件 ,还乐于把自己的报纸每天送给她们看。   米德尔顿夫人托丈夫捎了个十分客气的口信,表示愿意 在她确信不会给她们带来不便的时候,立即来拜访达什伍德 太太。作为回答,达什伍德太太同样客气地提出了邀请,于 是,这位夫人第二天就被引见给达什伍德母女。   当然,她们很想见见她,因为她们以后能否在巴顿过上 舒适日子,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她,她的光临正合她们的心 愿。米德尔顿夫人不过二十六七岁,脸蛋俊俏,身材苗条, 仪态妩媚动人。她丈夫缺少的优雅举止,她倒一应俱全。不 过,她若是多少具备几分她丈夫的坦率和热情,举止还会显 得更加优雅。但她呆的时间一长,达什伍德母女就不像开头 那样对她赞羡不已了。因为她虽然受过良好的教养,但却不 苟言笑,冷冷淡淡,除了极其简单地寒响几句之外,别无他 话可说。   不管怎样,话儿还是没有少说,因为约翰爵士喜好闲聊 ,而且米德尔顿夫人也有先见之明,带来了她的大孩于。他 是个六岁上下的小男孩,这就是说,一旦谈话陷入僵局,他 可以成为太太小姐们反复提及的话题。因为大伙儿少不得总 要问问他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啦,称赞称赞他的美貌,然 后再提些别的问题,不过统统都得由母亲代为回答。出乎米 德尔顿夫人意料之外,这孩子紧紧偎依在她身旁,一直低 着头。她不由的纳闷:他在家里还大吵大闹的,到了客人面 前怎么这样羞羞答答。每逢正式探亲访友,为了提供谈话 的资料,人们该带上孩子一同前往。现在,大伙儿足足用了 十分钟,谈论这孩子究竟像父亲还是像母亲,以及具体地在 哪些地方像哪个人。当然,大家的看法很不一致,各人都对 别人的看法表示惊讶。   过不多久,达什伍德母女就会有机会对客人的另外几个 孩子展开一场争论,因为约翰爵士得不到她们同意第二天去 巴顿庄园用餐的许诺,说什么也不肯离去。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