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詹宁斯太太是个寡妇,丈夫临死时给她留下一大笔遗产 。她只有两个女儿,已亲眼看着她们嫁给了体面人家,于是 现今闲着无事可做,只好给人家说亲。她撮合起这种事情, 只要力所能及,总是热情满怀,劲头十足,只要是她认识的 青年人,从不错过一次说媒拉纤的机会。她的嗅觉异常灵敏 ,善于发现儿女私情,而且专爱暗示谁家小姐迷住了某某公 子,逗得人家满脸通红,心里飘飘然。她凭借这双慧眼,刚 到巴顿不久,便断然宣布:布兰登上校一心爱上了玛丽安. 达什伍德。头天晚上在一起时,从他聚精会神听她唱歌的那 副神情看,她就颇为怀疑情况如此。后来米德尔顿夫妇到乡 舍回访时,他又一次全神贯注地听她唱歌,事情便确定无疑 了,事情肯定加此。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将是一起天设 良缘:男的有钱,女的漂亮。自从在约翰爵士家第一次认识 布兰登上校以来,詹宁斯太太就急于想给他找个好太太。同 时,她又总是急于想给每个漂亮姑娘找个好丈夫。   当然,她自己也可直接占到不少便宜,因为这为她戏弄 他们两人提供了无穷无尽的笑料。她在巴顿庄园嘲笑布兰登 上校,到了乡舍便嘲弄玛丽安。对于前者,她的戏弄只牵涉 到他一个人,因而他也毫不在乎。但是对于后者,她的嘲弄 起先是莫名其妙的,后来弄清了是针对谁的,玛丽安真不知 道是该嘲笑这事的荒谬,还是责难它的欠妥。她认为这是对 上校上了年纪和孤苦伶灯的单身汉处境的无情捉弄。   达什伍德太太很难想象,一个比她自己年轻五岁的男人 ,在她女儿那富于青春活力的心目中,会显得何等苍老,于 是便大着胆子对詹宁斯太太说:她不该拿上校的年龄取笑。 “体衰!”埃丽诺说。“你说布兰登上校体衰?不难想象, 他的年龄在你看来比在母亲看来要大得多,不过你总不能自 欺欺人地说他手脚不灵吧!”   “你没听他说有风湿病吗?难道这不是最常见的衰老症 ?”   “我最亲爱的孩子,”她母亲笑着说,“照这么说,你 一定在不停地为我的衰老而感到心惊胆战啦。在你看来,我 能活到四十岁的高龄一定是个奇迹吧。”   “妈妈,你曲解了我的意思。我知道,布兰登上校还没 老到使他的朋友们现在就担心会合乎自然地失去他,他可能 再活二十年。但是到了三十五岁就不该考虑结婚。”   “也许,”埃丽诺说道,“三十五岁和十七岁最好不要 结成姻缘。不过,万一有个女人到了二十七岁还是独身,我 看布兰登上校若是想要娶她为妻,三十五岁总不该成为障碍 吧。”   过了一会儿,玛丽安说道:“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决不 可能春心复萌,或者惹人动情。她若是家境不好,或者财产 不多,认为做妻子可以不愁生计,并且生活得安稳些,说不 定会甘愿去尽尽保姆的职责。因此,娶这样一个女人,并没 有什么不妥之处。这是一项实惠的协定,大家都感到称心如 意。在我后来,这根本算不上婚姻,不过这也无关紧要。对 我来说,这似乎只是一种商品交换,双方都想损人利己。”   “我知道,”埃丽诺回答说,“不可能让你相信,一个 二十七岁的女人可以对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产生一定的爱情 ,使他成为自己的理想伴侣。但是我不赞成你把布兰登上校 看死了,仅仅因为他昨天(一个潮湿的大冷天)偶尔抱怨了 一声,说一只肩膀略有点风湿病的感觉,便认为他和他妻子 注定要永远关在病室里。”   “可他说起了法兰绒马甲,”玛丽安说,“在我看来, 法兰绒马甲总是与疼痛、痉挛、风湿以及老年体弱人所患的 种种病症联系在一起的。”   “他只要发一场高烧,你就不会这么瞧不起他了。坦白 地说,玛丽安,你不感到发烧时的红脸颊、眍眼睛、快脉搏 也很有趣吗?”   说完这话,埃丽诺便走出了房间。“妈妈,”玛丽安说 道,“我对疾病抱有一股恐惧感,没法向你隐瞒。我敢肯定 ,爱德华.费拉斯身体不好。我们来这儿都快两个星期了, 可他还不来。只有身体不好,才会使他拖延这么许久。还有 什么事情能把他耽搁在诺兰庄园呢?”   “你认为他会来得这么快?”达什伍德太太说。“我并 不这么想。正相反,加果说我对这件事有点担忧的话,那就 是我记得当初邀请他来巴顿作客时,他有时接受得不够痛快 。埃丽诺是不是已经在盼他来了?”   “我从没和她提起这件事。不过,她当然在盼。”   “我倒是认为你想错了。昨天我和她说起:想给那间空 卧室安个炉子,她说现在不急,那间屋子可能一时还用不着 。”   “这就怪啦!这是什么意思呢?不过,他们两人之间的 态度也真叫人不可思议!他们最后告别的时候有多么冷淡, 多么镇静啊1他们最后聚会的那天晚上,说起话来多么无精 打采啊!爱德华道别时,对埃丽诺和我不加区别,都像亲兄 长似地祝愿一声。最后一天早晨,我有两次故意把他们两人 抛在屋里,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两次都跟着我走了出来 。而埃丽诺在离别诺兰庄园和爱德华时,还不及我哭得厉害 。直到如今,她还一个劲地克制自己。她什么时候沮丧过? 什么时候忧伤过?她什么时候想回避跟别人交往?在交往中 ,她什么时候显出烦躁不安过?”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