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章   玛丽安的救命恩人(这是玛格丽特对威洛比言过其实的 尊称),第二天一早即来登门问安。达什伍德太太对他的接 待不仅彬彬有礼,而且和蔼可亲,这是约翰爵士美言的结果 ,也出自她自己的感激之情。威洛比在拜访期间所见到的一 切,都使他确信:他意外结识的这家人通情达理,举止文雅 ,相亲相爱,安安逸逸。对于她们的妩媚动人,他无需进行 第二次访问,便深信不疑。   达什伍德小姐面色娇嫩,眉目清秀,身段袅娜。玛丽安 长得还要漂亮。她的身材虽说不及她姐姐来得匀称,但她个 子高,显得更加惹人注目。她的面孔十分漂亮,若是用一般 的俗套来赞扬她,说她是个美丽的少女,倒不会像通常那样 纯属阿谀逢迎,与事实相去甚远。她的皮肤黝黑,但是半透 明似的,异常光润;她眉清目秀,微笑起来甜蜜蜜的,十分 迷人;她眼珠乌黑,机灵、神气、热切,谁见了都会喜爱。 但在一开始,她还不敢向威洛比传送秋波,因为一想起他抱 她回家的情形,就觉得十分难为情。当这种感觉消释了,当 情绪镇定下来,她看到他由于受到完美的绅士教养,显得既 坦率又活泼,尤其重要的是,她听他说,他酷爱音乐和舞蹈 ,这时,她向他投出了赞赏的目光。于是,他来访的后半段 时间,绝大部分是用来同她攀谈。   你要跟玛丽安搭话,只消提起一项她所喜爱的娱乐活动 就足够了。一触及这样的话题,她就沉默不住了,谈起话来 既不腼腆,也不顾忌。他们迅即发现,两人都爱好音乐和舞 蹈,而且这种爱好还起因于他们对两者完全一致的见解。为 此,玛丽安大受鼓舞,便想进一步考察一下他的观点。她问 起他的读书情况,搬出了她最喜爱的几位作家,而旦谈得眉 飞色舞。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人不管以前多么漠视读书,如 今面对如此优秀的作品还不赶紧顶礼膜拜,那一定是个十足 的傻瓜。他们有着惊人相似的兴趣。两人崇拜相同的书籍、 相同的段落,即使出现差别和异议,只要经她一争辩,眼睛 一亮闪,也都烟消云散。凡是她所决定的,他都默认;凡是 她所热衷的,他都喜爱。早在访问结束之前,他们就像故友 重逢似的亲切交谈着。   “玛丽安,”威洛比刚走,埃丽诺便说,“你这—个上 午干得很有成绩呀!几乎在所有重大问题上,你都已经摸清 了威洛比先生的见解。你知道了他对考柏和司各特的看法, 确信他对他们的优美诗篇作出了应有的评价。你还绝对相信 他对波普的赞赏是恰如其分的。不过,照这样奇特的速度了 结一个个话题,你们怎么能够持久地交往下去!不用多久, 你们最喜爱的话题都会一个个谈尽说完。再见一次面就能把 他对美景和再婚的看法解说清楚,以后你就没有东西好问了 ——”   “埃丽诺,”玛丽安嚷道,“这样说公平吗?合理吗? 我的思想就这么贫乏?不过,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一直太自 在,太快活,太坦率了。我违背了拘泥礼节的陈腐观念!我 不该那么坦率,那么诚挚,而应该沉默寡言,无精打采,呆 头呆脑,虚虚掩掩。我假若只是谈谈天气马路,而且十分钟 开一次口,那就不会遭此非难。”   “我的乖孩子,”她母亲说,“你不该生埃丽诺的气— —她不过是开开玩笑。她要是真想阻止你和我们新结识的朋 友快乐地交谈,我还要骂她呢。”顿时,玛丽安又变得心平 气和了。   再看看威洛比。他处处表明,能结识她们委实使他感到 荣幸。显而易见,他热切希望进一步改善这种关系。他每天 都来登门拜访。起先,他以问候玛丽安为借口。但是,她们 一天天待他越来越亲切,使他深受鼓舞,没等玛丽安的身体 完全复原,这种借口已经大可不必了。玛丽安在屋里关了几 天,但是从来没有关得这样少有烦恼。威洛比是个十分精干 的小伙子,他思路敏捷,精力旺盛,性格开朗,感情充沛。 他有这样的气质,正中玛丽安的心意;因为他把这些气质不 仅和他那副迷人的仪表,而且和他那颗火热的心结合了起来 。这颗心如今为玛丽安的心所激励,变得更加火热,博得了 她的无比钟情。   和他在一起逐渐成为她的最大乐趣。他们一起读书,一 起交谈,一起唱歌。他有相当高的音乐才能,读起书来也充 满感情,富有生气,这正是爱德华不幸所缺少的。   威洛比在达什伍德太太眼里和在玛丽安眼里一样,也被 视为完美无缺。埃丽诺觉得他没有什么可以非议的地方,只 是他有个同她妹妹十分相似、因而使妹妹特别喜爱的倾向, 这就是在任何时候,对自己的想法谈论得太多,不看对象, 不分场合。他爱对别人勿忙下结论,注意力一旦被什么东西 吸引住了,便专心致志地尽情欣赏,连通常的礼貌都不顾了 ;本来是一些符合人情世故的礼仪,他也动辄加以蔑视。处 处表明他办事不够谨慎小心。对此,尽管威洛比和玛丽安极 力进行辩护,埃丽诺还是不能赞同。   玛丽安现在开始领悟到:她十六岁半就产生一种绝望情 绪,认为一辈子也见不到一个使她称心如意的理想男人,这 未免过于轻率,毫无道理。无论是在那不幸的关头,还是在 每个快乐的时刻,威洛比都是她理想中的完人,能够引起她 的爱慕。而且他的行为表明,他在这方面的愿望是热切的, 能力是超群的。   她母亲起先没有因为威洛比将来要发大财,便盘算让他 和玛丽安结婚。可是过了不到一个星期,她也随着产生了希 望和期待之心,并且暗暗庆幸自己找到爱德华和威洛比这样 两个好女婿。   布兰登上校对玛丽安的爱慕最早是被他的朋友们发现的 ,现在这些人注意不到了,却第一次被埃丽诺察觉出来了。 大伙儿的注意力和插科打诨都转移到他那位更加幸运的情敌 身上了。上校还没产生爱慕之心之前招来了别人的戏谑,而 待他果真产生了感情,该当受人嘲弄的时候,却得到了解脱 。埃丽诺不得不勉强承认:詹宁斯太太原来说他对自己有感 情,现在看来,他的感情实际上是让她妹妹激发起来的。虽 然双方的情投意合促使威洛比产生了感情,但是双方性格上 的格格不入也没有妨碍布兰登上校产生好感。她为此深感忧 虑;因为一个三十五岁的沉默寡言的人,跟一个二十五岁的 朝气蓬勃的人相竞争,哪里能有什么希望呢?既然她无法祝 愿他获得成功,她衷心希望他不要那么痴心。她喜欢他—— 尽管他庄重矜持,她仍然认为他是个有趣味的人。他的言谈 举止虽说一本正经,却也温文尔雅。他的矜持似乎是精神受 到某种压抑的结果,而不是由于性情天生忧郁引起的。约翰 爵士曾经暗示过,他以前遭受过创伤和挫折,这就证明她有 理由认为他是个不幸的人,因而对他充满了敬意和同情。   也许正因为上校受到威洛比和玛丽安的冷眼看待,埃丽 诺便更加同情他,敬重他。那两个人觉得他既不活泼,又不 年轻,就对他存有偏见,硬是设法贬低他的长处。   “布兰登就是那么一种人,”一天,他们一起议论他时 ,威洛比说,“口头上人人都称赞他,内心里谁也不喜欢他 ;大家都愿意见到他,可是谁也想不到要和他谈话。”   “这正是我的看法,”玛丽安嚷道。   “不过,不要过甚其词,”埃丽诺说,“你们两人都不 公道。巴顿庄园一家人对他十分器重,我自己每次见到他总 要设法同他交谈一阵。”   “他能受到你的垂爱,”咸洛比回答说,“当然是很体 面的。但是别人对他的器重,却实在是一种责备。谁会心甘 情愿地去接受米德尔顿夫人和詹宁斯太太一类女人的赞许呀 ?那简直是一种耻辱,只能使人漠然置之。”   “不过,也许像你和玛丽安这种人的非议可以弥补米德 尔顿夫人及其母亲的敬重,如果说她们的赞许是责备,那你 们的责备就是赞许啦;因为同你们的偏见不公相比较,她们 还不是那么没有眼力。”   “为了保护你的被保护人,你竟然变得无礼了。”,   “我的被保护人(用你的话说),是个很有理智的人; 而理智对我总是富有魅力的。是的,玛丽安,即使他是个三 四十岁的人。他见的世面多,出过国,读过不少书,有个善 于思考的头脑。我发现他在许多问题上都能给我提供不少知 识,他回答我的问题时,总是非常干脆,显示出良好的教养 和性情。”   “这就是说,”玛丽安带着轻蔑的口气,大声说道,“ 他告诉过你,东印度群岛气候炎热,蚊子令人讨厌啦。”   “我不怀疑,假如我问到他这些问题的话,他会这么告 诉我的。然而遗憾的是,这都是些我早就知道的事。”   “也许,”威洛比说,“他还可以扯得远点,说起从印 度回来的财主、莫赫尔金币和东方轿子。”   “我可以冒昧地说,他的见闻之广是你的坦率所望尘莫 及的。可你为什么要讨厌他?”“我没有讨厌他。相反,我 认为他是个十分可敬的人。大家都称赞他,可是没入注意他 。他有花不光的钱,用不完的时间,每年添置两件新外套。”   “除此之外,”玛丽安高声说道,“他既没有天资和情 趣,也没有朝气。他的思想缺乏光彩,他的心灵缺乏热情, 他的声音刻板单调。”   “你们一下子给他编派了那么多缺欠,”埃丽诺回答说 ,“完全是凭着你们自己的想象。相形之下,我对他的称赞 就显得索然无味了。我只能说他是个很有理智的人,受过良 好的教育,见多识广,举止文雅,而且我认为他心地温厚。”   “达什伍德小姐,”威洛比大声说道,“你对我太不客 气了。你是在设法说服我,让我违心地接受你的看法。然而 ,这是不可能的。任凭你多么善于花言巧语,你都会发现我 是执著不变的。我之所以不喜欢布兰登上校,有三个无可辩 驳的理由:其一,我本来希望天晴,他偏要吓唬我说有雨; 其二,他对我的车幔吹毛求疵;其三,我怎么说他也不肯买 我的棕色牝马。不过,如果我告诉你我认为他的品格在其他 方面是无可指责的,从而能使你感到心满意足的话,我愿意 应承。不过,这种应承肯定会给我带来痛苦,作为对我的报 答,你不能剥夺我可以一如既往地不喜欢他的权利。”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