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尽管埃丽诺一般说来并不相信露西的话,可她经过认真 考虑,却再也不能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因为没有什么东 西可以诱使她编造出这种谎言。因此,露西称为事实的这些 情况,埃丽诺无法再怀疑,而且也不敢再怀疑。这些情况都 有充分的证据,这些证据或则大致属实,或则确凿无疑,除 了她自己的主观愿望之外,无论如何也得不出相反的结论。 他们在普赖特先生家的际通是其他情况的依据,既无可置疑 ,又令人惊愕。爱德华在普利茅斯附近的访问,他的忧郁心 情,他对自己前途的忿忿不满,他对她本人的反复无常,斯 蒂尔妹妹对诺兰庄园和她们的亲属了如指掌(这常使她感到 惊奇),那幅画像,那封信,那只戒指,这一切构成了一连 串证据,打消了她怕冤枉他的一切顾虑,证明他亏待了她, 这是任何偏爱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她憎恶他的这种行径,悔 恨自己受了欺骗,一时间只知道自我怜悯。但她心里转瞬又 涌起别的念头,别的考虑。难道爱德华一直在存心欺骗她? 难道他是一片虚情假意?难道他与露西的订婚是真心实意的 订婚?不,不管从前情况如何,她现在并不这么认为。他只 喜欢她一个人,这一点她决不会搞错。在诺兰庄园,她的母 亲、妹妹、范妮都知道他喜欢她。这并不是她的虚荣引起的 错觉。他当然是爱她的。这一信念使她心里得到了多大的安 慰!有了这一点,她还有什么不可原谅他的!想当初,他已 经开始感到她对他有着一股异乎寻常的诱惑力,却偏要继续 呆在诺兰庄园,真该受到责备。在这一点上,他是无可辩白 的。不过,如果说他伤害了她,那他更伤害了他自己!如果 说她的情况是令人怜悯的,那他的情况则是无可挽回的。他 的鲁莽行动给她带来了一时的痛苦;不过他自己似乎永远失 去了幸福的机会。她迟早是会恢复平静的,可是他,如今还 有什么盼头呢?他和露西.斯蒂尔在一起会感到幸福吗?象 他那样诚实、文雅、见识广博的人,假使连她埃丽诺都不中 意,能对露西这样一个无知、狡诈、自私自利的妻子感到满 意吗?   爱德华当时只有十九岁,青年人的狂爱热恋自然使他陷 入了盲目,除了露西的美貌和温顺之外,别的一概视而不见 。但是以后的四年——如果合理地度过这四年,可以使人长 智不少——他也该发现她教育上的缺欠。而在这同时,露西 由于常和下等人交往,追求低级趣味,也许早就失去了昔日 的天真,这种天真一度为她的美貌增添了几分情趣。   爱德华与埃丽诺成婚尚且要遇到他母亲设置的种种障碍 ,那么他选择一个门第比她低下、财产很可能不及她多的女 人作配偶,岂不是更加困难重重!当然,他在感情上与露西 还很疏远,这些困难还不至于使他忍耐不住。但是,这位本 来对家庭的反对和刁难可以感到欣慰的人,他的心情却是抑 郁的!   埃丽诺连续痛苦地思考着,不禁为他(不是为她自己) 骤然落泪。使她坚信不疑的是,她没有做出什么事情而活该 遭受目前的不幸;同时使她感到欣慰的是,爱德华也没做出 什么事情而不配受到她的器重。她觉得,即使现在,就在她 忍受这沉重打击的头一阵剧痛之际,她也能尽量克制自己, 以防母亲和妹妹们对事实真相产生怀疑。她是这么期望的, 也是不折不扣地这么做的。就在她的美好,希望破灭后仅仅 两个小时,她就加入她们一道吃晚饭,结果从妹妹们的表情 上看得出来,谁也没有想到埃丽诺正在为即将把她和她心爱 的人永远隔离开的种种障碍而暗自悲伤;而玛丽安却在暗中 眷念着一位十全十美的情人,认为他的心完全被她迷住了, 每一辆,马车驶近她们房舍时,她都期望着能见到他。   埃丽诺虽然不得不一忍再忍,把露西给她讲的私房话始 终瞒着母亲和玛丽安,但这并未加深她的痛苦。相反,使她 感到宽慰的是,她用不着告诉她们一些只会给她们带来痛苦 的伤心事,因而省得听见她们指责爱德华。由于大家过于偏 爱她,这种指责是很可能的,那将是她不堪忍受的。   她知道,她从她们的忠告或是谈话里得不到帮助。她们 的温情和悲伤只能增加她的痛苦,而对于她的自我克制,她 们既不会通过以身作则,又不会通过正面赞扬加以鼓励。她 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反倒更刚强些,她能非常理智地控制自己 ,尽管刚刚遇到如此痛心疾首的事情,她还是尽量表现得坚 定不移,始终显得高高兴兴的。   虽然她与露西在这个问题上的头一次谈话让她吃尽了苦 头,但是她转眼间又渴望和她重谈—次,而且理由不止一个 。她想听她重新介绍一些有关他们订婚的许多详细情况,想 更清楚地了解一下露西对爱德华的真实感情,看看她是不是 真像她宣称的那样对他一往情深。她还特别想通过主动地、 心平气和地再谈谈这件事,让露西相信:她只不过是以朋友 的身份来关心此事的,而这一点从早晨的谈话来看,由于她 不知不觉地变得十分焦灼不安,因而至少是令人怀疑的。看 样子,露西很可能妒忌她。显而易见,爱德华总是在称赞她 ,这不仅从露西的话里听得出来,而且还表现在她才认识她 这么短时间,就大胆地自她吐露了如此重大的一桩秘密。甚 至连约翰爵士开玩笑的话,大概也起到一定作用。的确,埃 丽诺既然深信爱德华真心喜爱自己,她也就不必去考虑别的 可能性,便自然而然地认为露西在妒忌她。露西也确实在妒 忌她,她的私房话就是个证明。露西透露这桩事,除了想告 诉埃丽诺爱德华是属于她的,让她以后少同他接触之外,还 会有什么别的动机呢?她不难理解她的情敌的这番用意,她 决心切实按照真诚体面的原则来对待她,克制住她对爱德华 的感情,尽量少同他见面。同时,她还要聊以自慰地向露西 表明,她并不为此感到伤心,如今在这个问题上,她不会听 到比已经听到的更使她痛苦的事了,因此她相信自己能够平 心静气地听露西把详情重新叙说一遍。   虽然露西像她一样,也很想找个机会再谈谈,但是这样 的机会并不是要来马上就来。本来一起出去散散步最容易甩 开众人,谁料天公总不作美,容不得她们出去散步。虽说她 们至少每隔一天晚上就有一次聚会,不是在庄园就是在乡舍 (主要是在庄园),但那都不是为了聚谈,约翰爵士和米德 尔顿夫人从未这样想过,因此大家很少有一起闲谈的时间, 更没有个别交谈的机会。大家聚在一起就是,为了吃喝缩笑 ,打打牌,玩玩康西昆司,或是搞些其他吵吵嚷暖的游戏。   她们如此这般地聚会了一两次,但埃丽诺就是得不到机 会同露西私下交谈。一天早晨,约翰爵士来到乡余,以仁爱 的名义,恳求达什伍德母女当晚能同术德尔顿夫人共进晚餐 ,因为他要前往埃克塞特俱乐部,米德尔顿夫人只有她母亲 和两位斯蒂尔小姐作伴,她们母女若是不去,夫人将会感到 十分孤寂。埃丽诺觉得,参加这样一次晚宴倒可能是她了却 心愿的大好时机,因为在米德尔顿夫人安静而有素养的主持 下,比她丈夫把大伙几凑到—,块大吵大闹来得自由自在, 于是她当即接受了邀请。玛格丽特得到母亲的许可,同样满 口应承,玛丽安一向不愿参加他们的聚会,怎奈母亲不忍心 让她错过任何娱乐机会,硬是说服她跟着一起去。   三位小姐前来赴约,差.,点陷入可怕的孤寂之中的米 德尔顿夫人终于幸运地得救了。恰似埃丽诺所料,这次聚会 十分枯燥乏味。整个晚上没有出现一个新奇想法、一句新鲜 辞令,整个谈话从餐厅到客厅,索然寡味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几个孩子陪着她们来到客厅,埃丽诺心里明白,只要他们 呆在那里,她就休想能有机会与露西交谈。茶具端走之后, 孩子们才离开客厅。转而摆好了牌桌,埃丽诺开始纳闷,她 怎么能指望在这里找到谈话的机会呢?这时,大家都纷纷起 身,准备玩一项轮回牌戏。   “我很高兴,”米德尔顿夫人对露西说,“你今晚不打 算给可怜的小安娜玛丽亚织好小篮子,因为在烛光下做编织 活一定很伤眼睛。让这可爱的小宝贝扫兴啦,我们明人再给 她补偿吧。但愿她不要太不高兴。”   有这点暗示就足够了。露西立即收住了心,回答说:“ 其实,你完全搞错了,米德尔顿夫人,我只是在等着看看你 们玩牌没我行不行,不然我早就动手织起来了。我无论如何 也不能叫这小天使扫兴。你要是现在叫我打牌,我决计在晚 饭后织好篮子。”   “你真好。我希望可别伤了你的眼晴——你是不是拉拉 铃,再要些蜡烛来?我知道,假使那小篮子明天还织不好, 我那可怜的小姑娘可要大失所望了,因为尽管我告诉她明天 肯定织不好,她却准以为织得好。”   露西马上将针线台往跟前一拉,欣然坐了下来,看她那 兴致勃勃的样子,似乎什么事情也比不上给一个宠坏了的孩 子编织篮子更使她感到高兴。   米德尔顿夫人提议,来一局卡西诺。大家都不反对,唯 独玛丽安因为平素就不拘礼节,这时大声嚷道:“夫人行行 好,就免了我吧——你知道我讨厌打牌。我想去弹弹钢琴。 自从调过音以后,我还没碰过呢。”她也没再客气两句,便 转身朝钢琴走去。   米德尔顿夫人那副神情,仿佛在谢天谢地:她可从来没 说过这么冒昧无礼的话。   “你知道,夫人,玛丽安与那台钢琴结下了不解之缘, ”埃丽诺说,极力想替妹妹的冒昧无礼打打圆场。“我并不 感到奇怪,因为那是我所听到的音质最佳的钢琴。”   剩下的五人就要抽牌。   “也许,”埃丽诺接着说,“我如果能不打牌,倒能给 露西.斯蒂尔小姐帮帮忙,替她卷卷纸。我看那篮子还差得 远呢,如果让她一个人来干,今晚肯定完不成。她若是肯让 我插手的话,我非常喜欢干这个活。”   “你如果能帮忙,我倒真要感激不尽哩,”露西嚷道, “因为我发现,我原来算计错了,这要费不少工夫呢。万一 让可爱的安娜玛丽亚失望了,那该多糟糕啊。”   “哦!那实在是太糟糕啦,”斯蒂尔小姐说。“可爱的 小家伙,我多么喜爱她!”   “你真客气,”米德尔顿夫人对埃丽诺说。“你既然真 喜欢这活,是不是请你到下一局再入桌,还是现在先试试手 气?”   埃丽诺愉快地采纳了前一条建议,于是,她就凭着玛丽 安一向不屑一试的委婉巧妙的几句话,既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又讨好了米德尔顿夫人。露西爽快地给她让了个地方,就 这样,两位姿容美丽的情敌肩并肩地坐在同一张桌前,极其 融洽地做着同一件活计。这时,玛丽安沉醉在乐曲和暇想之 中,全然忘记室内还有别人,只顾埋头弹奏。侥幸的是,钢 琴离两位情敌很近,达什伍德小姐断定,有这糟杂的琴声做 掩护,她尽可放心大胆地提出那个有趣的话题,牌桌上的人 保险听不见。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