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费拉斯太太似乎一向就怕别人说自己太心慈手软,因此 ,为了遮入耳目,她先是很有分寸地坚决推脱了一阵,然后 才把爱德华叫到面前,宣布他又成了她的儿子。   最近,她家里简直乱了套。她多年来一直是有两个儿子 。但是几周前,爱德华自作自受,使她失去了一个儿子,接 着罗伯特又同样自作自受,半个月来,她一个儿子也没有了 。现在,通过爱德华的幡然悔悟,她又有了一个儿子。   爱德华尽管再次得到生存的权利,在他透露目前的订婚 之前,并不感到自己的继续生存是万无一失的。他担心这件 事情一公之于众,就会突然改变他的身份,像前次那样马上 被宣布为不复存在。他带着诚惶诚恐的心情,小心翼翼地作 了透露,出乎意料之外,听的人显得异常平静。起先,费拉 斯太太尽量以理相劝、动员他不要和达什伍德小姐成亲,告 诉他莫顿小姐是个更高贵、更有钱的女人。为了增强说服力 ,她又谈到莫顿小姐是贵族的女儿,有三万镑财产,而达什 伍德小姐只是个无名绅士的女儿,财产不到三千镑,可是当 她发现,爱德华虽然承认她说的千真万确,但他决不想俯首 听命。她根据以往的经验断定,最明智的办法还是顺从他— —于是,做母亲的悻悻不快地耽延了一阵之后(这都是为了 维护她的尊严,防止有人怀疑她心肠太好),终于发布命令 ,同意爱德华与埃丽诺结婚。   她准备加何帮助他们增加收入,那是下一步考虑的事情 。不过,有一点很明确,虽然爱德华现在是他唯一的儿子, 但他决不是她的长子了,因为她一方面不可避免地要赠给罗 伯特一年一千镑,另一方面又甘愿看着爱德华为了充其量不 过二百五十镑的收入而去当牧师。她除了原先送给爱德华和 范妮一人一万镑以外,对现在和将来没有作出任何别的许诺 。   不过,这倒满足了爱德华和埃丽诺的欲望,而且超出了 他们的期望。倒是费拉斯太太自己,却在装腔作势地自我辩 解,似乎只有她在为自己没有多给表示惊讶。   爱德华取得了足以满足他们需要的收入,在获得牧师职 位之后,便一切俱备,只等新房了。布兰登上校渴望快点迎 接埃丽诺,房子正在大加修缮。埃丽诺一心等着快点完工, 谁料像往常一样,因为工人莫名其妙地拖拖拉拉,工程总是 迟迟不能竣工。埃丽诺千失望、万扫兴地等了一段时间之后 ,便遵照惯例,打破了当初关于不准备就绪不结婚的明确誓 言,趁早秋时节在巴顿教堂举行了婚札。   他们婚后的第一个月是同他们的朋友一起,在大宅第里 度过的。从这里,他们可以监督牧师公馆的工程进展,随意 到现场直接指挥。可以选择糊墙纸,规划灌木丛,设计园景 。詹宁斯太太的预言虽然点错了鸳鸯谱,但是基本上兑现了 。因为她可以赶在米迦勒节前到牧师公馆拜访爱德华夫妇, 而且正如她所确信的那样,她发觉埃丽诺和她的丈夫是世界 上最幸福的一对夫妻。实际上,他们也没有别的奢望,只盼 着布兰登上校和玛丽安能结成良缘,他们的奶牛能吃到上好 的牧草。   他们刚定居下来,几乎所有的亲友都赶来拜访。费拉斯 太太跑来瞧瞧这对幸福的小夫妻,当初允许他们结婚时,她 还真有点羞愧呢。就连达什伍德夫妇也不惜破费,从苏塞克 斯远道而来,向他们道喜。   一天早晨,他们一道在德拉福大宅第门前散步时,约翰 说道:“我的好妹妹,我不想说我感到失望。这样说也许有 点过分,因为事实上你当然是个世上最幸运的年轻女人。不 过,坦白地说,我倘若能把布兰登上校称作妹夫,那我会感 到高兴之至。他在这里的财产、地位和住宅,—切都是那样 体面,那样优越!还有他的树林!现在生长在德拉福坡林上 的那种树木,我在多塞特郡的其他地方还从未见到过呢。也 许玛丽安不像是个对他有吸引力的姑娘,不过我想你们最好 让他俩经常和你们呆在一起。因为布兰登上校在这里非常怡 然自得,谁也说不上会出现什么情况——因为如果两个人碰 到一起,见不到其他任何人.——你们总有办法把玛丽安打 扮得绰约多姿……总而言之,你们不纺给她个机会。你懂得 我的意思。”   且说费拉斯太太虽然来看望儿子儿媳了,而旦总是装作 对他们颇有情义,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得到她的欢心与宠 爱。那是由于罗伯特的愚蠢和他妻子的狡诈引起的。没出几 个月,他们倒赢得了费拉斯太太的欢心与宠爱。露西的自私 与精明,最初使罗伯特陷入窘境,后来又为他摆脱窘境立下 了汗马功劳.因为她那唯唯诺诺、大献股勤和百般奉承的本 领一旦得到机会施展,费拉斯太太便宽容了罗伯特的选择, 完全恢复了对他的欢心。   露西在这件事中的整个行为及其获得的荣华富贵,可以 被视为一个极其鼓舞人心的事例,说明对于自身利益,只要 刻意追求,锲而不舍,不管表面上看来有多大阻力,都会取 得圆满成功,除了要牺牲时间和良心之外,别无其他代价。 罗伯特最初去找她,在巴特利特大楼对她进行私访时,本是 带着他哥哥所说的目的去的。他只打算劝说她放弃这门婚事 ,再说他不过就是要制服两个人的感情,他便自然而然地认 为:谈上一两次就能解决问题。不想在这一点上,也只是在 这一点上,他算计错了。因为虽说露西给他希望,觉得凭着 他的能说会道,迟早总会说服她,但每次总是需要再见一面 ,再谈一次,才能达到说服她的目的。他们分别的时候,露 西心里总是存有几分疑虑,只有同他再交谈半个小时才能消 释。就用这个办法,她把他给套住了,事情往后就顺当了。 他们不再谈论爱德华,而是渐渐地只谈起罗伯特。一谈起自 己,罗伯特总是比谈论什么话题都健谈,而露西也马上显得 同样兴致勃勃。总之一句活,双方迅即发现,罗伯特已经完 全取代了哥哥的位置。他为他赢得了露西的爱情感到得意, 为他戏弄了爱德华感到骄傲,为不经母亲同意而秘密结婚感 到自豪。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大家已经知道。他们在道利希 非常快乐地度过了几个月,因为露西可以摆脱许多亲戚旧交 —一罗伯特还设计了几幢豪华的乡舍。他们随后回到城里, 在露西的唆使下,经罗伯特简简单单地一要求,便取得了费 拉斯太太的宽恕。理所当然,一开始得到宽恕的只是罗伯特 。露西对他母亲本来就不负有义务,因而也谈不到背信弃义 。又过了几个星期,她仍然没有得到宽恕。但是她继续装作 低三下四的样子,一再对罗伯特的罪过引咎自责,对她自己 受到的苛刻待遇表示感激,最后终于受到了费拉斯太太的赏 识。尽管太太表现得有些傲慢,但露西深为她的宽宏大量所 折服,此后不久,她便迅速达到了最受宠爱、最有影响的地 步。对于费拉斯太太说来,露西变得像罗伯特和范妮一样必 不可少。爱德华因为一度想娶她而一直得不到真诚的谅解, 埃丽诺虽说财产和出身都胜她一筹,但却被当成不税禄 究竟为什么失去了长子的权利,可能使许多人感到疑惑不解 ,而罗伯特凭什么继承了这个权利,可能会使人们更加疑惑 不解。这种安排如果说没有正当的原因,其结果却是无可非 议的。因为从罗伯特的生活派头和说话派头来看,一直没有 任何迹象表明他对自己的巨额收入感到懊悔,既不懊悔给他 哥哥留得太少,也不懊悔自己捞得太多。如果再从爱德华处 处注意履行自己的职责,越来越钟爱自己的妻室,总是兴高 采烈的情形来判断,他似乎对自己的命运同样感到称心如意 ,并不希望和他弟弟来个对调,   埃丽诺出嫁以后,经过妥当的安排,一方面使自己尽量 少与家人分离,一方面又不让巴顿乡舍完全荒废,因为她母 亲妹妹有大半时间和她住在—起。达什伍德太太之所以频频 来到德拉福,既有散散心的打算,又有策略上的考虑,因为 她想把玛丽安和布兰登上校撮合到—起的愿望,虽然比约翰 所说的磊落得多,但是也着实够热切的了。现在,这已成为 她梦寐以求的目标。尽管她十分珍惜和女儿在一起的机会, 但是她更愿意把这种乐趣永远让给她的尊贵的朋友。况且, 亲眼见到玛丽安嫁进大宅第,也是爱德华和埃丽诺的愿望。 他们都感到了上校的悲伤和自己的责任。他们一致认为:玛 丽安将给大家带来慰籍。   玛丽安在这样的共谋之下—一她如此了解上校的美德一 —上校对她的一片深情早为大家有目共睹,最后终于也被她 认识到了——她该怎么办呢?   玛丽安.达什伍德天生有个特殊的命运。她天生注定要 发现她的看法是错误的,而且用她的行动否定了她最喜爱的 格言。她天生注定要克服十七岁时形成的那股钟情,而且怀 着崇高的敬意和真挚的友情,自觉自愿地把心交给了另一个 人!而这另一个人,由于过去的一次恋爱经历,遭受的痛苦 并不比她少。就是他,两年前被玛丽安认为太老了,不能结 婚;就是他,现在还要穿着法兰绒马甲保护身体。   不过,事情就是如此。玛丽安没有像她一度天真地期望 的那样,沦为不可抗拒的感情的牺牲品.没有像她后来头脑 冷静下来所决定的那样,准备一辈子守在母亲身边,唯一的 乐趣就是闭门读书。如今到了十九岁,她发现自己屈从于新 的情感,担负起新的义务,安顿在一所新居里,做了妻子, 家庭主妇,一个村庄的女保护人。   布兰登上校就像最喜爱他的人们认为的那样,现在理所 当然是非常幸福的。玛丽安为他过去的—切创伤带来了安慰 。有她关心,有她作伴,他的心智恢复了活力,情绪重新欢 快起来。每个明眼的朋友也都高兴地认识到,玛丽安给他带 来了幸福.也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玛丽安爱起人来决不 会半心半意,她的整颗心就像一度献给了威洛比那样.现在 终于完全献给了她的丈夫。   威洛比听到他结婚的消息,不能不感到极度悲痛。过了 不久。史密斯太太故意宽恕了他,将对他的惩罚推向顶点。 史密斯太太明确表示,他与一个正派的女人结婚本是她厚待 他的前提,这就使他有理由相信:想当初他假若能体面地对 待玛丽安,他马上就会获得幸福,变得富有起来。威洛比悔 恨自己的不道德行为给他带来了惩罚,他的忏悔是诚恳的, 无可怀疑的。同样无可怀疑的是,有很长时间,他一想起布 兰登上校就满怀嫉妒,一想起玛丽安就懊悔莫及。但是说他 永远得不到安慰——说他要逃离尘嚣,养成阴郁消沉的习惯 ,最后死于过度悲伤,这可令人无法置信──因为他并非如 此。他顽强地活着,而且经常活得很快活。他的妻子并非总 是闷闷不乐,他的家里并非总是郁郁寡欢!他的马、他的狗 ,以及各种各样的游猎活动,都给他带来了不少家居之乐。   尽管失去玛丽安以后使他变粗野了,但他一直对玛丽安 怀有明显的敬恋之情,使他对降临到她头上的每件事都深感 兴趣,使他暗中把她视为女人中十全十美的典范。在以后的 岁月里,出现了不少美丽的少女,只因比不上布兰登夫人而 被他嗤之以鼻。   达什伍德太太比较慎重,仍然住在乡舍里,而没有搬到 德拉福。使约翰爵士和詹宁斯太太感到幸运的是,玛丽安出 嫁之后,玛格丽特到了适合跳舞的年龄,而且有个她心爱的 人也并非很不适当了。
亦凡书库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