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生活本是一部关于人的英雄史诗。它描述的是:世人寻求人生奥秘而不可得,有心通晓
一切而无能为力,渴望成为强者而又无力克服自身弱点的历程……

    泰坦尼克号船头已经全部没入水中,船体倾斜,尾部向上翘起。

    又一艘救生艇被放入水中。

    先放入水中的救生艇已经离开大船较远的距离,因为当大船沉没时,会带起很大的旋
涡,任何靠得近的东西。都会被旋涡卷进海水中。

    “这场面叫人终生难忘。”莫莉夫人坐在救生艇上,注视着远处的泰坦尼克号低声道。

    从远处看,泰坦尼克号尽管已经一半沉入水中,但是它那豪华的气派依旧不减。在水面
上的窗口灯光明亮,船上也被灯光照得通明,连四周的海域也被照得像一大块蓝黑色的宝
石,不停地闪烁着光芒。

    又一枚求救火箭射向夜空,爆开的烟花仿佛在给这即将沉没的大船举行葬礼。壮丽的画
面和悲惨的命运构成了一个黑色幽默的绝好素材。

    此时的泰坦尼克号船舷边一片混乱,人们面临着生离死别的厄运。在此时,任何秩序与
规则都会失去它的意义,能起到作用的只是对危机的处理有办法的人所具有的权力,而这种
权力的赋予在这样的时刻却显出了它在人性上的脆弱和不堪一击……

    命运中的剧变往往会以这样的面貌显示着它的幽默:无论你平时多么清高,多么超脱,
多么无动于衷或是多么世俗卑琐,一旦遭遇剧变,原有的人性,总不免受到挤压,从心灵的
深处自然流露出来,而这才是你的本色。

    某些人当得到生命的保障时,他的要求就远不止于仅仅求得生存了,物质就成为他的第
二需求;而有时,这种需求更甚于其他。

    救生艇上,该人坐的地方却被一些皮箱、行李所占据,这就是人的第二需求。船员们不
得不用力把这些行李一一扔到海里,为更多人活命提供条件。到处可以听到船员的吆喝声:
“把行李扔了,都扔了!后面的快上来……你靠后,好!”

    一对老年夫妇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老泪纵横。他们在一起已经生活50年了,刚刚度过
了“金婚”的庆典。现在,他们要分开了,也许,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拥抱,再相聚那将是
遥远的来世……

    “……夫人,请您上船……快上去,冷静点……”船员劝说着,但是老妇人仍紧紧地抱
着老伴,她哀求着:“我一向都和他在一起,为什么现在要离开他?这么多年来,我们都生
活在一起,他去的地方,我也去。”

    船员只好用力把老妇人拉开,推到救生艇上……

    一位中年妇女已经来到救生艇边,她突然又跑了回去,紧紧抱住站在警卫身后的丈夫,
用力地吻着他,两人的泪水融在一起……

    莫迪不愿看见眼前的这一幕幕情景,他把脸悄悄地扭了过去……

    卡尔急匆匆地从人群中跑了过来,他是去找寻露丝的。对他来说,就像金钱和物质一
样,露丝是属于他的。他不能就这样失去她。但是,他几乎转遍了整条船,竟然没有找到露
丝的人影。他哪里知道,此时露丝正在被水淹了的舱房里寻找出路呢。

    勒杰迎面过来。

    “勒杰!”卡尔一看勒杰的模样,就知道没有露丝的消息。

    果然,勒杰的第一句话就是:“去右边也没有找到她。”

    “没时间了。”卡尔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向莫迪那边摆了一下头:“那
个……死板的家伙不好商量。”

    勒杰看了一眼救生艇边混乱的情况,他低声道:“那边的比较好说话。”

    “那好,去试试。得先回去拿点儿钱,走。”

    卡尔立刻向右舷走去,勒杰急忙跟上。

    船舱的通道。

    “来,请这边走。”

    侍应生引导着一些乘客向出口走去。

    突然一间舱房的门被打破,侍应生大吃一惊,只见里面冲出两个浑身湿透的人来——

    杰克和露丝终于跑出了位于船头部分的舱房。

    “你们这是干吗?”侍应生大叫起来,“你们要负责赔偿!这是航运公司的财产……”

    杰克冲他大吼一声:“闭嘴!”

    看着这两个人死里逃生的狼狈相,侍应生立刻闭嘴。

    甲板上。

    一位妇女还在救生艇外磨蹭:“请稍等一会儿,我得回房间拿我的……”

    拉托大声吼道=决上船!”

    一个船员一把将她抱进救生艇,妇人吓得一屁股坐在艇里。

    拉托对其他船员命令道:“这是最后的一位,准备放——”

    他的命令还没有说完,安德鲁来了,他打断了拉托的命令:“拉托先生,怎么还没坐满
就放了?”

    拉托不耐烦地说:“呆会儿再说……”他又要指挥放船,但是安德鲁拦住了他:“嗳,
你看,才12位,实际能坐65位。”他又指着已经放入海中的一条船,“那条船也才坐了
12位。”

    “12位?”拉托看了一眼,“哦,我们吃不准载重量,安德鲁先生,我们怕超重了会
沉。”

    安德鲁真火了,他大声道:“胡扯!我做过测试,满载量是70位。好,把所有的船都
装满!动作快一点!”安德鲁当然明白,救生艇上少放一个人,就意味着少救一个人的性
命。

    拉托无言以对,他看了看海面上的小艇,犹豫了一下,在安德鲁逼人的目光监视下,他
只好再次向人群大喊:“好吧,还有没有妇女和儿童?”

    救生艇在慢慢地向海面下落着……

    在大船的船体上,一扇铁门被打开,一批三等舱的乘客探出头来,这里没有出路,下面
就是大海,上面人声嘈杂。火箭的光亮不时地在天空闪现……

    “回去,这不是出口,大家回去!”一个小伙子喊着。

    三等舱出口处,铁栅栏阻拦着里面的人。

    托米在抗议:“你们不能把我们关起来,船要沉了!”

    把守通道口的警卫拒不开门,一个警卫喊着:“我们只让妇女和孩子上船!”

    “妇女到前面来。”一个船员来到铁门前下令,“打开锁。”

    一个妇女走出铁门。但是紧接着,一个男人也冲了出来,又一个男人……很快,里面的
人向外冲了。警卫急忙将门关闭,但是里面的人用力向外挤,一时阻挡不住。又有一些身着
白制服的船员跑来支援,门前一片混乱。

    “只限妇女……!不!……回去!只限妇女,男士都回去!回去!”

    在喊声中,警卫用枪托、棍棒驱赶着人们。一名船员掏出手枪,瞄准向外的人群大喊:
“回去,不然我开枪了!”

    人们被挡回铁栅栏后面,门又锁上了。

    托米气愤地喊:“知道吗,底下还有妇女和儿童,快放我们出去找活路!”

    这时,杰克和露丝从人群后面绕了过来。

    “杰克!”托米一见他们,高兴极了。

    杰克看了看上面:“托米,出不去?”

    “没法出去,”

    “我们得赶快想个法子。”杰克说,露丝、托米都看着他,现在,必须有一个人拿主
意。

    “杰克!”费彼从人群中跑了过来,一见杰克,便激动地扑上去拥抱起来。

    “船都走了。”费彼难过地说,他从舷窗里看到那么多的人都已经逃离了这里,而他们
却被关在船中等死,这简直太不公平了!此时他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阶级。

    “底下都淹了,得赶快离开。”杰克说着,打量了一下这个门。

    “这儿出不去,”

    “走另一条路。”杰克说完,领头向另一个方向奔去。人们跟随着他。

    头等舱。

    卡尔打开保险箱,把钻石取了出来,放进自己的口袋,回过头对勒杰道:“我从来不靠
别人。”

    “我也是。”勒杰说着撩起外衣,显露出腋下的手枪。

    卡尔冷笑一声,不再说什么,继续收拾值钱的东西……

    通道里。

    到处是三等舱的乘客,他们被困在这里等死。

    杰克带着几个小伙子寻找出路。

    一个老太太坐在地上欲哭无泪,旁边,一家阿拉伯人正在念可兰经……

    整个通道混乱不堪,一幅世界末日图。

    在一条边上的通道口处,杰克停了下来。

    托米拉了他一把:“快走吧。”

    “不,从这边走。”

    杰克带着人们拐过弯来,上到这条通道口的铁栅栏处。

    一名小个子船员在向围在门边的人们喊着:“请到大厅等着,一切都会安排得很
好……”

    一个三等舱的男人在恳求:“让我们出去吧。”

    杰克冲上前,用力晃动铁栅栏,他大喊:“把门打开!”

    小个子船员依旧是那句话:“我已经说过了,到下面去等着!”

    露丝等人一脸失望的表情。

    杰克气得大骂:“三等舱的人也是人!见你的鬼,狗杂种!”他转身来到台阶下面,突
然,他眼睛一亮:楼梯拐角有一个固定在地上的长椅。他立刻用力搬它,但是椅子固定很
牢,他一时挪动不了,便大叫:“托米!费彼!”

    两个小伙子跑过来一齐用力,椅子开始动摇了。

    “让开,让开!”露丝把两旁的人弄到一边,杰克大喊:“拉!”

    随着他的喊声,椅子被硬从地上拽了下来。他们三个人扛着椅子冲向铁门。

    这可把小个子船员吓坏了,他急忙喊:“放下它,快放下它!”

    另一名船员急忙跑上去招呼人了。

    露丝为他们弄出一条路,杰克喊着口令:“一!二!三!”椅子轰然撞在铁门上,急得
船员拼命地叫:“快放下它!”

    “再来!”杰克根本不理睬他的叫喊,又一次指挥着冲击。

    在他们的齐心合力下,没有两下,铁栅栏就被撞倒……

    “露丝,快走!”杰克毫不迟疑,大喊一声,领头一跃而出,费彼紧追其后。

    “不行!你们不能去……”船员欲拦住他们,被后面上来的托米狠狠一拳打主脸上。

    甲板上本来就已经很乱了,现在,三等舱的人再冲了出来,使得这个场面愈发热闹。莫
迪用力挡住扑向救生艇的人群,他大声喊着:“别挤,别往前挤!”

    拉托脸色苍白,也在努力拦住疯狂的逃生人流,他的声音已经暗哑,还在喊着:“回
去,回去!”

    此时船员的一切拦阻都已经显得无能为力了,在生死关头,上千人的逃生肯定是一片混
乱。

    一个女人站在船舷边上,被混乱的人群一下挤下了轮船,吓得大喊:“救命!”幸好她
一把揪住了身边正在向下放着的救生艇槽帮,才没有掉进大海之中。但是由于她的重量,却
使得救生艇向一边倾斜,这使全艇的人都吓得大叫起来。

    “快把她拖回来!”莫迫急忙指挥船员救人。儿个人扑上前,一齐伸手抓住她的脚,才
把她拖回大船,免除了整条艇翻掉的厄运。

    由于人声鼎沸,指挥的声音完全听不见,拉托掏出手枪,指向几名拥挤到前面来的人:
“回去,别往前挤,谁要再挤我就开枪了!”

    手枪起到了阻吓作用,人们开始往后退了。

    “要守纪律!听我指挥!”拉托顾不得擦掉脸上的汗水,命令另一名船员:“劳伊,男
士不能上船。”

    劳伊一边喊着:“好,大家别惊慌,妇女先上,一个一个地上。”一边开始安排女人们
登上救生艇。

    实际上,拉托的枪里并没有子弹,但是,他对眼前的这种局面也没有把握。人们的惊慌
情绪也使得他紧张起来,他背转身掏出子弹,装进枪膛。

    劳伊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卡尔和勒杰来到船舷边时,大部分救生艇已经放了下去,剩下的几条救生艇已经被密密
麻麻的人群围住。船员在维持秩序,尽管十分混乱,但是还没有人能不经过船员的批准自行
上船的。

    在船体的另一边,人们已经冲过船员的警戒线,有的人向尚未放下去的小艇里扑去,又
被船里的人推了出来。有的人正向船里跳,船员用木棍阻拦……

    “我们来晚了。”卡尔说。他们站在离最近的救生艇也还有一段距离的位置上看着纷乱
的人群。

    “那边还有几条船,指挥的叫……迈达特。”勒杰指着远处说,“他还比较好商量。”

    就在这时,人们发现所剩的救生艇已经没有多少了,情绪变得激烈起来,他们开始了新
的一轮冲击,一些人硬扒着救生艇往上爬,还有的人用刀子开始割断救生艇的绳索,艇上的
人与上艇的人也开始交手……为了生存的斗争开始了。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物竞天择,适
者生存”已经得以体现,救生艇边刚才经过枪的威胁产主的秩序此时已荡然无存。

    人逢危难总会有一个成败攸关的时刻,每一个人潜意识中的向恶或是向善都会在这个时
刻进行一番抗衡,当向恶超过向善的时候,向恶的部分就会把向善的部分拉过去、人性的倾
斜就会像这艘泰坦尼克一样,陷入恶的深渊……

    劳伊拼命阻拦着想方设法要登艇的人们,他一边大喊:“别上来,退后!别往前
挤……!退后!”一边组织人力挡在潮水般涌来的人群面前……

    当一切都无济于事时,拉托的枪终于响了……

    枪声使得卡尔一愣,他急忙跑过来,只见枪响处一片混乱,看不出人员的死伤。

    “失去控制了,得快一点儿。”卡尔有些焦急了,他快步赶上正在调集人手的迈达特。

    “迈达特先生。”

    “霍克利先生?”迈达特没有停下脚步,他扭脸向船员喊:“你们俩,跟我来!”

    “我是个商人,我想跟你做笔交易。”卡尔开门见山。

    在船的另一边,杰克等人从一个小门里冲了出来,跑到甲板上。

    “快,露丝!”杰克叫着,向前望去。甲板上都是人,他们看不见前面。

    “救生艇都走了!”露丝失望地指着海中浮动的小船。杰克跑到栏杆处,登上栏杆向远
处眺望。

    露丝发现格莱西上校和他的夫人在一边站着,显然,他们的年纪已经不可能与这些疯了
似的人群去竞争了。对他们来说,两个人在一起就是最大的满足。只有到这个时候,人们才
会理解“老伴”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上校,那边还有船吗?”露丝迎上前,问道。

    “没有了。”上校平静地说,似乎这事与他毫不相干。露丝失望之情使得老人感动了,
他又指着另一面:“可前面还有船正在上人。”

    杰克马上拉起她:“我带你去。”

    乐队在甲板上认真地演奏着,他们专注的神情使人感觉他们不是在一艘即将沉没的大船
甲板上,而是在维也纳的音乐厅。每一个音符,每一个节拍都极准确。

    人们的慌乱与他们的专注形成鲜明的对照。

    如果不是一个人匆忙跑过撞了小提琴手的胳膊,这个乐曲会演奏到最后一个音符——

    “有什么用?没有人听我们的演奏。”小提琴手叹了口气,停止了拉琴。

    四周一片嘈杂。

    乐队的哈里淡然一笑:“在餐厅也没人听,还是拉吧。这样还可以暖和一点。奏《奥菲
斯》!”

    一首快节奏的乐曲在他们的琴弦上飞荡。

    杰克等人从乐队旁边跑过,他们好奇地看了一眼此时还在专心演奏的乐师们。

    “在音乐伴奏声中淹死,这可真够格调啊!”托米不乏幽默地喊了一声。

    迈达特带着卡尔来到船舷边,这里已经没有人了。

    “人都在哪儿?”迈达特问旁边的一个人。

    “他们都在船艉。”

    卡尔抓住眼前没有人的时机,迅速地把钱塞进了迈达特的衣袋:“互相行个方便,迈达
特先生。”

    迈达特的脸色变得苍白了,他盯着卡尔,没有吱声。卡尔吸着烟,也不动声色地看着大
副。

    迈达特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向船艉跑去……

    大船已经有一半沉入水中,而且下沉的速度加快了。但是船上剩下的人还很多,人们越
发慌乱。已经上了艇的人在阻止没有上艇的人,而更多的人则在向艇上挤,一些人像没头的
苍蝇在甲板上到处乱跑,还有的人自知无望,就在一边等待末日的来临……

    拉托的枪声己经镇不住混乱的人群。他嘶哑的嗓音还在响着:“别挤,男土别挤,让妇
女上来……只上妇女和儿童!”他用力把一个男人推向一边,“退后!”然后又帮助劳伊把
一位妇女拉进救生艇,“上来,夫人!你,先生,退后!请大家不要挤……”

    杰克等人挤到人群中,他看出这里没有可能上船了,便对托米道:“到另一边去,
快!”

    托米立刻向船的另一边跑去。

    一个船员又拿起一枚求救火箭。尽管现在已经证明,不可能有船恨快赶来救援,但是,
人们还没有放弃希望。

    勒杰从左舷走过来。

    “找到她了。”勒杰向等在右舷这边的卡尔报告:“……在另一边,……等着上船
呢。”

    卡尔猛地抬起头。

    “和他在一起。”勒杰又补充了一句。卡尔没有说活。但是眼睛里妒忌的火焰又在燃
烧……

    “还有妇女和儿童吗?”迈达特大声地问。他的目光与卡尔冷冷的眼神相交了,双方都
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无言的对视却传望了丰富的信息。

    “已经全都上船了。”泰坦尼克号的主人艾斯梅在一旁插话道。他一直在这里,在这个
决定一个人生死的关头。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乘客了。

    迈达特不管艾斯梅的回答,又一次大声发问:“还有人吗?”

    艾斯梅也在催促着:“快上,快点,快点!”

    卡尔从迈达特的眼睛里找不到任何暗示。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显然他毫无上船的可
能。

    迈达特又一次喊:“还有人吗,动作快一点!”虽然他的目光一直看着卡尔,但却没有
一丝的默许,卡尔当然不敢,公然地迈向救生艇。迈达特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去。

    卡尔气急败坏地骂道:“你去死吧!”愤然向左舷走去。

    勒杰也跟着骂了一句:“他妈的!”悻悻离去。

    一名警员拦住卡尔:“先生,先生,这儿不能过去!”但是卡尔根本不理,硬行闯了过
去。

    身后,传来艾斯梅的声音:“好了,满了,好……”

    艾斯梅盯着救生艇的位置,但是两眼的余光却在扫视周围的人,当他确定没有人注意他
的时候,他纵身一跳,跳进了救生艇。

    迈达恃刚要下达命令,突然发现艾斯梅已经坐在救生艇里了,不禁大吃一惊——泰坦尼
克号的头号人物也要弃船而逃了,要置两千多人的性命于不顾了,他心中一阵苍凉。但是,
艾斯梅却目不斜视地坐在艇里,摆出一副对外界全然不理的劲头。

    迈达特没有任何表示,冷漠地下达着口令:“准备放!解开缆绳!往下放!慢点,……
两边一齐放!慢点,慢点!”

    救生艇一点点地降了下来,当艇降到脱离了迈达特的视线时,艾斯梅才敢扭过头去,看
看四周。

    一位母亲带着一个女儿已经上了救生艇,另一个女儿在父亲的怀抱里。拉托伸手接过了
女孩:“把她交给我吧。”

    拉托把女该兰到了船上,女孩哭着向父亲伸出手:“爸爸,你也上来!”

    “没事,孩子。”父亲勉强微笑了一下。

    “坐好。”拉托将站起来的女孩按下。

    “爸爸,你快上船呀!”另一个女孩也在哭叫着。

    露丝看着这一幕,一股酸楚涌上心头,她默默地想着什么……

    “爸爸跟你暂时告别,就一小会儿。”父亲极力安慰着女儿,“爸爸坐另外的船。这船
只坐妈妈和孩子。听话,孩子,跟妈妈在一起。”

    父亲的话说起来很安详,但是露丝听得出来,他的话里带着痛楚,带着悲哀,带着依依
惜别的深情。

    女孩母亲的泪水流了出来,但她没有大哭,因为她不能让孩子伤心。

    露丝突然转向杰克:“你不走我也不走,”

    杰克一愣:“你必须走,快!”

    “不,杰克!”

    杰克有些急了,现在没有时间再磨蹭了,要是她再不上船,就真的没有任何机会走了。
他大声喊道:“快上船,露丝!”

    “不,杰克!”露丝也同样大声回答。

    杰克几乎恳求她了:“你走,快上船……”

    “是的,快上船,露丝。”旁边有人插进一句话,杰克回头一看,来人竟是卡尔。

    “唉呀,瞧你,这么憔悴。”卡尔轻轻地抚摸露丝的头发,看见她全身湿淋淋的,便扯
下她身上那件从水里捞出来的长裙,然后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露丝的身上:“来,换这
件。”

    对这突然出现的人物,杰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他现在顾不得卡尔了,首要的是要
露丝马上上艇。他一把推开卡尔,对露丝说:“你先走,露丝,我坐下一趟。”

    杰克说得很轻松,好像他们这是在乘公共汽车。一旁,卡尔和勒杰冷冷地看着他们。

    在露丝先走这一点上,卡尔不仅不反对,而且是赞成的。他找到露丝,就不想再丢掉她
了。只要她能上船,而肯定他自己也会有船上,剩下的就是杰克那个穷光蛋了。他只有死路
一条!刚才勒杰没有摆平他,现在,他还是得完蛋。想到这里,卡尔心里更有数了,因此,
他没有打断杰克的话。

    露丝从刚才那个父亲与女儿的对话中已经明白,分手就意味着永别。她不能没有杰克。

    “不,要走一起走。”

    “我没事的,真的,没事儿。我有求生的技能,你放心,去吧,上船。”杰克笑了笑。
他的表情全出于内心真诚的意念,这使露丝多少有点儿放心了。

    “刚才我跟一个当官的说好了,杰克和我没事儿,都能走。”卡尔插进一句。

    露丝从来不相信卡尔的话,尤其不会相信他能这样好心为杰克的生死担忧。因此,她颇
为怀疑地看着卡尔。

    但是杰克却高兴地说:“瞧,我也能走了。”似乎杰克完全相信这样的好事会降临到他
的头上。他边笑边推露丝上艇,旁边的卡尔也劝道,“嘿,快,快点儿上艇。”

    确实不能再等了。船员怀德已经催促:“快点儿上船,小姐。”

    露丝将信将疑一步一回头地上了救生艇。

    “留神脚下,踩稳了,留神脚下……留神,“快一点。”怀德见人已经坐好,便下令:
“小心手,准备放船!往下放!”

    绳索松动了,人们紧张地惊叫起来,但是马上救生艇便平稳地降向海面。

    “慢一点儿,往下……往下!两边一齐放!……稳着点儿……”在怀德的口令声中,露
丝看着杰克的脸逐渐升高——那是救生艇在向下降落。

    杰克也在看着渐渐离他而去的露丝,他一边招着手一边微笑,就像在送旅游的亲人。

    露丝渐渐觉得眼睛模糊了,那是泪水慢慢地涌上眼眶。随着救生艇的降落,一种诀别的
感觉逐渐强烈。她无法忘记在这短短几天中的一切,那是已经烙印在脑海中永远不会磨灭的
记忆。这短暂的时日浓缩了人一生的精华,使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只有在与杰克相处的
时候,她才真正体会到生活的真谛。现在,对她来说,跳海以前的岁月,她只是没有生命的
躯壳,是杰克赋予了她新的生命,就像上帝再造了一个露丝。他不仅挽救了她的肉体,也打
开了她心灵的窗户。从那时起,她才感到活着真好。

    杰克看到了她的泪水,那是在灯光下闪烁的光点,从露丝的眼睛里散射出来,撞击在他
的心上。也许,这只是他的感觉,他的想象,他对露丝极其强烈的爱所产主的幻象。但是,
这却是他浪迹大涯最难忘的一刻。他将要与他的所爱分开,直到他们再次相逢。那将是在另
一个世界里等待的漫长岁月——如果这个世界存在的话。

    “你挺会装蒜!”卡尔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杰克明白,现在是他们之间的较量了。他
并没有改变脸上的表情,但是话语变得尖厉了:“跟你完全一样。”

    卡尔没有回答。

    “根本没有说好,不是吗?”杰克把话挑明了。

    “当然说好了,可是没有你的份!”卡尔冷酷地一笑,“我总是胜者,总是我赢!”

    露丝一直在看着上面两个男人的表情。她根本不信卡尔,她知道卡尔是什么坏事都做得
出来的。就在不久前他还在给杰克栽赃,然后把杰克关押起来,如果不是找得及时,杰克现
在已经……

    露丝想到这里,悚然一惊,就在刚才还要置杰克于死地的卡尔怎么能帮杰克脱离险境
呢?他所说的全是假话!卡尔欺骗她,这可以理解,杰克为什么也附和着说呢?显然,杰克
知道,他不可能有活下来的机会,他不想因此连累她,所以催她快走……

    “慢一点儿……放……慢一点儿……”怀德的声音在露丝的耳边越来越弱,她已经完全
陷入感情的旋涡之中了。此时,露丝耳边又响起在她跳海瞬间杰克说的那句使她终身难忘的
话。突然,她做出一个决定——个义无反顾的决定。

    就在救生艇即将落到海面的瞬间,露丝突然猛地扑向对面的一个打开的船体上的窗口,
并且抓住了窗框。

    “你要干什么?”怀德吓了一跳,其他的人也都大吃一惊。顿时,船上艇内一片大
乱……

    “露丝!”杰克探身大喊。

    卡尔也大叫:“拦住地!”

    众人全为这个反常的举动所惊呆,趴在船舷上俯身观望;杰克却立即转身冲向下层的甲
板。

    露丝一爬进泰坦尼克的大厅,便向楼上飞跑。杰克冲下楼,迎面抱住了她,两个人紧紧
地拥抱在一起……

    从分开到重相聚,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是对他们来说,好像已经跨越了几千年的时
光。从露丝踏上救生艇的一刹那,这一对恋人就在经历着感情的煎熬,尽管他们看似冷静、
沉默,有谁知道在他们的内心里,如熔岩般的激情在怎样地沸腾!这可以融化千年冰雪的热
力一旦喷涌。就会不可遏止,燃成燎原大火。

    现在,外界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已经不存在了。他们的眼里只有对方的身影、对方的泪
水、对方的笑容……爱情,当它到了它的绝对高度时,常常掺和着一种使人莫名其妙的将一
切抛向九霄云外的魄力,至高无上的只有爱情本身。

    “你真蠢……你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杰克一边发疯似的吻着她,一边不主地
问。

    露丝也在动情地回吻,她用泪水擦洗着杰克的脸颊,用无声的啜位向爱人诉说着瞬间与
永久相思的凄苦。

    “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你真蠢……”这句话反复地从他们的嘴里说出,却没有一
个确切的回答。因为这不是用嘴回答的问题,心灵在用行动做着注解。

    当他们开始用语言交流时,露丝的第一句话使得杰克的泪水一下子涌了上来。她说:
“‘你跳我也跳’这是你说的,对吗?”

    “对,对!”杰克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此时的感情,他只是更紧地抱住因哭泣而有些颤
抖的露丝,杰克不是一个轻易落泪的硬汉子。但并不是没有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
到伤心处。

    “哦,天哪,……我不能走……”露丝的话语断断续续,“……我不能撇下你……”

    杰克强忍着自己的感情,他不想让露丝感到他的软弱。他轻轻地擦着她脸上的泪水,抚
摸着她的头发,低声道:“好吧,想想办法……

    就在他们的头顶上,一双妒忌得发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这一幕。卡尔就在楼上的栏杆
处,他明白,现在,他是彻底失去了露丝。

    对于卡尔来说,他从来没有失败过。他不能容忍别人胜过他,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他
一定会得到手!但是今天,他败了,惨败!这是他那狭隘的心胸最不能容忍的:在他的妒火
还没有烧到忘乎所以的时候,勒杰及时地抓住了他的肩膀:“走吧。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两个人离开了那沉浸在爱之中的恋人,向甲板走去。

    “现在怎么办?”

    勒杰默默无语,突然,卡尔像发疯似的一把掀起勒杰的衣服,把他腋下的手枪一下子抽
了出来,然后转身冲下楼梯……

    这一系列动作说起来慢,但是做起来却是很快,一气呵成。当勒杰想阻拦时,枪声已经
响了起来。

    杰克突然发现卡尔出现时,他已经握枪在手了。杰克毫不迟疑将露丝一推:“快跑,露
丝!”两个人向下一层楼梯跑去。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瞬间,卡尔手中的枪射出了第一颗子弹,楼梯扶手处的装饰物被打得
粉碎,溅出的碎片从杰克低下的头上飞过。

    露丝被这突然的袭击吓坏,她嘴里不住地叫着,被杰克拉着飞跑。

    卡尔一个大步蹿下楼梯,不料正踩在楼下的一张纸上,他被滑倒在地上,手枪摔了出
去,他爬起来,捡起枪继续向下面的杰克和露丝开火。

    于弹呼啸着射向楼下已经漫上来的海水,将水溅起老高。但是没有一枪击中两个逃跑的
人。由于船即将沉没,所有的人全在逃命,只有一个船员企图阻拦一下,但被推开后,看到
卡尔那疯狂的模佯,他也退缩了。再没有其他的人对这样的事感兴趣,因此,他们在这艘即
将沉没的豪华大船的楼上楼下追杀与逃跑如入无人之境,尽管尚有许多人在为脱困奔忙。此
时,不能不为人性的卑劣而感叹!在生命危及每一个人时,别人的危险和自己的生命相比就
不那么重要了。也许只有至爱的人才会把对方的一切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但是这样的事
情我们知道得太少了。

    卡尔在楼梯下又一次摔倒,为杰克和露丝的逃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此时,他们逃向最
下面一层的餐厅,那里已是一片汪洋。杰克和露丝停了下来,听听卡尔的动静。当脚步声依
旧在楼梯响起的时候,他们两人只好瞠进已经没腰的水中……

    “快,露丝!快!”

    “啊!”

    在水中行走,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杰克拉着露丝,奋力向另一方跑去。

    卡尔穷迫不舍,当他发现逃跑者已经进入大厅中间时,也毫不犹豫地跳进水里,边追边
不断地射击。

    一把手枪的子弹不会永远打不光,当杰克消失在大厅的另一端时,卡尔手中的枪再也打
不响了,直到这会儿,卡尔才注意到周围的情况——眼前是不断上涨的海水,下面的海水像
地泉一样向上冒着,仿佛在灌一间室内游泳池,无止无休。而他则正站在这大游泳池的里
面。

    冰冷的海水浇灭了卡尔的妒火,一旦冷静下来,他马上想到目前的处境。用不了多少时
间,这里就全部成为水的世界。船体由于倾斜使得重心偏移,因此承受不了超出的重量,发
出刺耳的吱——吱——嘎的可怕响声。他可不想与这两个人一起成为大船的殉葬品!哗哗的
水声像是在提醒他:目前的处境已是万分危急,船沉人亡已经不遥远了。

    “哦!啊!你们到地狱里去结婚吧!”卡尔大声喊着。他只有用这句恶毒的诅咒来发泄
他的仇恨了。

    卡尔回到楼梯上,他又看了看杰克和露丝消失的地方,那里没有人影。他不甘心地摇摇
头,自嘲地笑了。

    勒杰赶来,看着他那被仇恨与懊悔弄得扭曲了的面孔,不解地问:“又发生了什么事
情?”

    “我把钻石放在外套的口袋里,又把外套给她披上了……”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转载时请保留以上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