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露丝睁开了眼睛,但那已经是84年后老年的露丝了。她的叙述接近了尾声:“泰坦尼
克号沉的时候,船上共有……1500人掉进大海里。当时有20条救生船就在附近,只有一条
回来救人,一条!”

    灾难会使人们看清民族的陋习和人为所创的悲剧!人类社会在某些时候总是留着它的
谜,对于智者,这些谜变成了财富;对于愚者,这些谜只是野蛮和暴力;而对于哲学家,则
总是迟疑着不敢谴责和回忆……

    丽莎泪流满面,她被奶奶这一哀婉的爱情传奇所激动。在她年轻的生命历程中,有过
爱,有过期盼与等待,也有过失望与悲哀。但是当她进入到奶奶的精神世界时,她才懂得了
热爱生命这句话的真正涵义……

    路易在不停地揪着他那满面的胡须。露丝的故事为他打开了生活里另一扇窗子,生活并
不像操纵一个机器人那样简单,他陷入思索中……

    对于洛威特来说,他的感受恐怕就更复杂了。打捞项链所引出的故事给他的灵魂做了一
次净化,他第一次开始思考在财富、事业、生命之上还有什么更珍贵。也许,这是一个从理
论上早已解决了的问题,但是在现实中有多少人能像杰克那样直面人生呢?……

    所有在场的人都被露丝的叙述所吸引、所感动、所震撼。在他们面前,那沉船的残骸所
包含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它的容积……

    “一共救了6个人。……连我在内/老人那布满皱纹的脸此时显得有些激动,“1500
人只活了6个!后来小船上的700多个人就在大海上等着……等着活,等着死,等着做忏
悔,好像等了很久……”

    ……黎明前的大海,平静,安恬,仿佛刚才的暴虐与它无关。

    几艘救生艇在海面上漂荡,等待着救援的船只。熹微的晨光在海水的映衬下显得有些阴
冷。

    获救的人们并没有任何激动,他们悲哀地注视着前方,保持着极度的安静。

    艾斯梅一直低着头,他的脸色在即将破晓的曙色中更显得苍白。他留下了生命,却丢失
了灵魂。在良心的谴责下,直到1973年他去世为止的岁月里,他一直把自己置于自我放逐
的境地,以换取内心的平静……

    卡尔挤坐在妇孺之中,他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不安。喝一口人们递上的酒暖暖身子,等待
着回到他的世界——纸醉金迷的世界之中……

    鲁芙呆滞的神情依旧,她那颗麻木的心很难再恢复常态。巨大的刺激、对未来的惶恐使
得她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

    紧靠着她身边的莫莉默默地注视着前方,她的心里更多的是对死者的歉疚。软弱,你的
名字是女人。这句话真实地体现了莫莉的处境……

    在另一条救生艇中是已经苏醒的露丝。她那苍白的脸上流露着无法描摹的表情,那是一
种在遭受巨大痛苦与悲哀后所显出的麻木与迟钝。只有她眼中的泪水与起伏的胸膛表明她还
处于激动之中……

    船上,劳伊在拼命地挥着手中的火花筒,向远处的船只呼救……

    当喀尔巴阡号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正值太阳从水天线边露出第一抹光亮之际。在晨光微
嘉中,大海蓝灿灿的。夜的黑色暗影还在西边流连,东方却已显出晨的红色幕帘,这两种颜
色在头顶上的过渡部分则是一望无际的瓦蓝——

    救生艇驶向喀尔巴阡号……

    阳光是温暖的,它慷慨地将热量洒向大地,也洒向这些休息在甲板上的孑遗。对于这些
人来说,新的生活又开始了。尽管它充满了烦恼和艰辛,然而,生命的可贵,生活的美好,
只有他们才悟到了真谛。

    露丝坐在阳光下,她的头上蒙了一条毛毯,整个脸部隐藏在阴影里,她尽管疲惫不堪,
但是却毫无睡意。杰克的身影总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的恩绪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她幻想
杰克也会遇救。他就在这些人当中。也许,当她蓦然回首,杰克就会微笑着站在那里,披一
身阳光……也许,他躺在哪一个角落,正在等着她去照顾、安慰,当她扑向他的身旁时,就
会听到他那爽朗的笑声,再见他那顽皮的模样……

    露丝不相信,这样一个跳动的灵魂会沉寂在大西洋的海底,他的话语就在耳边回响:
“哪怕是无根的漂浮生活,也要学会享受每一天。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幸运的游戏……”她从
杰克那里学到了对生命的珍惜。去享受人生,她要让杰克的灵魂在她的躯体中得到永生,这
样,他们就永远在一起。

    露丝与杰克的爱情实在太短暂了,但正因为短暂,就更显出爱火的旺盛。露丝明白,她
能够无声无息地把这份爱消耗在永恒的向往之中……

    现在,她来到三等舱的人群中。杰克是属于这里的。他不会混入那些上等人之中。因为
他说过,这里才有真正的生活。她也是属于这里的人。

    身后传来喀尔巴阡号船员的声音:“……这儿不会有您的亲友,这都是三等舱的……”

    露丝不经意地回过头去,她才发现,来的人竟是卡尔。

    这时的卡尔已经没有当初的潇洒。他头发蓬乱,衣服皱巴巴的,袖子被刮破了一个洞,
衬里翻了出来……

    他没有理睬船员的话,向甲板走来,似乎在寻找什么。

    旁边,一位幸存的老妇在向船员打听她的丈夫:“……棕色头发……棕色的,白胡
子……”显然,船员的名单上没有这个人。老妇揪住船员急切地问:“……那,会不会在另
一份名单上?”

    “就这一份名单”

    “……也许在另一条船上……”

    “我们尽量帮你找,不过……”

    “请你再到别的船上找一找……”

    卡尔从他们身边走过,露丝背对着他,观察着他的动向。当卡尔转向这边时,露丝急忙
低下头。

    卡尔就从露丝的身后擦身而过……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后来他结了婚,继承了百万家业,……可是在1929
年那次金融危机中。他破了产,就在那一年他自杀了。这是我从报上看到的。”

    老人平静地叙述完喀尔巴阡号上她见到卡尔的经过,给这位商业巨子的一生画上一个句
号。

    纽约。

    大雨滂沦。

    自由女神在雨中巍然挺立。

    船上,露丝站在雨中,任雨水冲洗着她的全身。

    这就是美国,杰克要回到的故乡。在这里有他的根,有他的梦想。他们曾相约,到了这
里,他们将一起远走天涯,一起流浪。

    他曾向她描述了何等迷人的世界!他曾为她绘制了一幅壮丽的图画,他曾在她的脑海里
植下热爱生活的信念,他还给了她最宝贵的爱情之花,

    露丝不明白,难道真爱注定要托付给死亡之旅?难道苍天就是这样冷酷无情非要拆散所
有的情缘?

    问苍天,苍天无语,天若有青,也应为此情此景涟涟洒泪。

    看大地,大地无言。地若有意,也要在此时此刻声声哀叹。

    雨朦朦,天暗暗。远处灯火阑珊。

    爱情正因为绝望而更显出它的神圣。

    露丝默默伫立着,思绪万千。每一时、每一刻、每一情、每一景都在提醒着她,那是杰
克的所爱,那是杰克的化身,那是杰克的理想,那是杰克的心愿。她无法片刻抛开对杰克的
想,对杰克的念。雨水混着泪水洒在胸前,洒在地上,融进杰克对故土的一片深情中……

    “请问,你叫什么?”一名船员来到她的身旁,打断了她的思绪。

    “道森。”露丝看了一眼船员,补充道:“露丝·道森。”

    “谢谢。”

    露丝把目光移向自由女神。纷纷的雨丝将这纽约的象征烘托得更加雄伟、高大。但是它
那高举的火炬并没有将泰坦尼克指引到安全的港口,从船上那森严的等级、贫富悬殊的差距
以及为争取生存自由的斗争,都看不到它所标榜的自由。

    自由女神是纽约的象征,也是泰坦尼克最后的终点,但是它永远到达不了这一港口了。
长眠在北大西洋白令海峡的轮船残骸以及那1500个冤魂翘首以望,在他们中就有杰克的亡
灵。今天,露丝代表杰克站在这里,了却他的心愿。他可以安息了。

    1996年,大西洋。

    科研号上。

    “我们没有查到杰克的材料,”大胡子路易说,“一点儿资料也没有,”

    “当然没有他的资料。”老人安详地说,“因为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过他……任何人,甚
至包括你爷爷。女人的心就像大海一样深不可测。”

    丽莎看着奶奶,她的目光中充满敬佩与神往。

    “现在,你们知道有个叫杰克·道森的人,他救过我的命……让我懂得了生命的真正价
值。我连他的像片也没有,可他一直……活在我的记忆里。”’

    大西洋底。

    深水潜艇的灯光最后一次照亮泰坦尼克号的残骸。

    “科研号,和平2号正在返回水面。”

    深水潜艇缓缓地升起,灯光渐渐暗淡……

    无际的黑暗重又笼罩这冰冷的水下世界。

    海面上,夜色降临。

    科研号上灯火辉煌,水下的船只正向母船靠拢……

    巨大的升降臂探出海面,将深海潜艇从海面上收回来——

    “本来是打算找到钻石再抽的。”洛威特站在船舷边,拿着一根雪茄放在鼻子底下闻
着。

    丽莎看着他,没有吱声。

    洛威特突然把手里的雪茄扔向大海。

    “对不起。”丽莎歉意地说。她理解洛威特的心情,她代奶奶致歉。

    洛威特感慨地说:“三年了,我一直想解开泰坦尼克号的谜。”他长叹一口气,“但是
我永远不会了解它的奥秘了,因为根本不能掀动它的真情。”

    丽莎看着这个汉子,她从奶奶的讲述和洛威特的话中悟到了更多的东西。

    夜深了。

    科研号静悄悄地停泊在海面。

    露丝一个人悄悄地来到船舷边。她显然是不想让照顾她的丽莎知道,从床上偷偷起来
的。因此,她光着脚,只穿了睡衣。

    她的脸上显现出一种与她的年龄不相称的光彩,似乎她被一种情绪所激动,像一个少女
在会她初恋的情人。

    她来到船舷边,赤脚踏上船栏杆,将身体探出船外——

    脚下是翻卷的海水,水下就是泰坦尼克号沉没的准确位置。

    老人慢慢张开手,她的手中一个东西在闪亮——

    海洋之心。

    她手中拿的就是那个价值连城的钻石项链。

    此刻,她的眼睛迷蒙了。她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84年前在纽约自由女神像下的那个夜
晚……

    大雨滂沦中,露丝站在喀尔巴阡号的甲板上,旁边是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她的手伸进口
袋里,脸上显出迷惑的表情。

    她的手从袋中掏出。手中,是那颗钻石项链“海洋之心”。

    老人把手伸向大海,慢慢松开。钻石项链掉入海中,它的链条轻盈地划出一道优美的弧
线,旋转着,沉向大海的深处……

    老人的嘴在轻轻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脸上发出圣洁的光芒。

    她是在向沉睡在海底的爱人问候着平安;她在向久别84年的爱人诉说着别情;她是在
向即将在天国重逢的情人传递着信息;她在向一切爱他们、帮他们的好人祝福——

    她把这84年她对杰克朝朝暮暮的思念写进片片浮云,写进滴滴河水,写满蓝天,写遍
大地山川。她没有听到只言的回复,没有看到片语的传达。今天,她来到大海上,来到杰克
长眠的地点,把这段情又写进钻石项链,托它带给杰克。

    “亲爱的,你好吗?”她喃喃的自语声使得海水动荡起来,似乎在回应:“很好,很
好……”

    起风了,风声像是在问候:“你好吗?亲爱的?”

    那是他,是杰克的声音!他在惦念,惦念着久违的恋人!

    “我很好,只是想念你……”露丝用深情的话语回答着杰克的关心……

    科研号船舱里。

    一幅幅的照片摆满桌子。那是露丝各个不同时期的照片。从照片上,我们看到了她对生
活的热爱。

    今天,我们明白了,照片是为一个久别的人看的,她要告诉那个人,她是在享受生活,
在珍惜每一天。

    老人平静地躺在床上,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在她眼前,重现了84年前的那未能如愿的
场景——

    泰坦尼克号豪华的大宴会厅。

    门打开了,全船的人都做客于这里。

    灯火辉煌,人们期待的目光迎向前面……

    杰克站在楼梯上,伸出手来。

    露丝身着自纱裙,风华绝代,与杰克携手,进而拥抱、热烈亲吻……

    四周响起热烈的掌声。人们欢笑、鼓掌,一派欢腾……

    大厅的拱形圆顶如一轮太阳在他们头上普照,强烈的光芒将世界染成一片白……

    ……就在这天夜里,露丝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空灵无声的歌似从九天而来,籁鸣啸天、缠绵徘恻。千回百转:

    无论你离我多么遥远,
    我相信我心同往,
    你敲开我的心扉,
    你融入我的心灵。
    我心与你同往,
    我心与你相依。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