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天,卡吉尔上尉的部下,从一撮约有十二头左右的水牛群中,猎杀下其中一头肥
    的,经过几个小时以后,这头肥牛便被以印第安的方式烹调完成。士兵们坚持要卤一块肉给
    他们的上尉,上尉津津有味地嚼着,当牛肉吞入喉咙时,他的眼睛闪耀着愉悦光彩。
    
        幸运降临这支部队,在第四天中午时分,他们碰到一支大部队的残兵,带头的少校,了
    解卡吉尔上尉所经历的苦境,很快就对他们伸出援手。
    
        他们借到六匹马和一辆给伤兵乘坐的篷车,卡吉尔上尉的部队兴奋之至,在又过了四天
    之后,便到达海斯营地了。
    
        2
    
        事情发展至此,最令我们担心的人,就是卡吉尔上尉了,弃守席格威治该当何罪呢?然
    而,他并没有因此而被逮捕,事情正好相反。他的部下,在几天以前,原本酝酿推翻他,现
    在,反过来拥戴他,他们向上级报告席格威治营地的贫乏窘境,又说卡吉尔上尉,是他们绝
    对信赖的领导者,若不是因为卡吉尔上尉的缘故,他们绝对不能通过这次艰苦的考验。
    
        海斯的长官,仔细聆听士兵在弹尽援绝和弃守岗位间的痛苦挣扎,他们是好长官,不去
    为难下属,听完报告后,很快地做了两个决策:
    
        第一:他们必须将席格威治营他的情况,向位于圣路易营地的总指挥官泰德将军报告,
    他们认为,席格威治在没有进一步需要时,应该永久放弃,泰德将军同意此一看法,报告上
    
        去几天以后,席格威治和美国政府间的联系便完全中止,它又口到原先的无名之地。
    第二个决策则有关卡吉尔上尉:他坚撑苦熬,又受士兵爱戴,所以获得勇武勋章,并且
    骏升少校。
    
        好消息传来,海斯营地为新少校举办庆功宴。
    
        卡吉尔一遍又一遍地诉说席格威治情形,人人为他喝彩,只有一个人,泼他的冷水。
    
        他是老费伯劳少校。他说他曾派人带补给品到席格威治营地去援助卡吉尔。没有人听他
    的,老费伯劳少校是中级行政人员,过去的纪录黯然无光,大概是嫉妒卡吉尔成为海斯的耀
    眼人物吧!
    
        卡吉尔也不为老费伯劳少校这些话而烦心,没有人知道谁是邓巴中尉,也没有人听过会
    有人带补给品去援助席格威治。
    
        万一,真有这么一名不幸的中尉,被老费伯劳派遣到席格威治的话,他们应该会在半途
    相遇才对,为何沿途,他没有看到任何人呢?不过,草原极大,没有道路……卡吉尔哈哈大
    笑了,他不该在自己的庆功宴上,尽想些钻牛角尖的事情。
    
        如果真有那么一个倒楣的人,不幸与他擦肩而过,那么,这个倒楣鬼一到席格威治,便
    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可以继续前进,沿途卖掉补给品,相信会带给他相当的本钱,足以
    创造出新的人生。
    
        卡吉尔喝醉了,在他的头一碰到枕头后,立刻忘记邓巴中尉这个名字,甚至,连席格威
    治也褪成记忆。
    
        现在,在地球上只剩一个人知道邓巴中尉的存在了。
    
        他是一个大老粗的马车夫,虽属于白人,但无足轻重。
    
        他就是提马斯。
    
    
    
黄金书屋校对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