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此地的唯一生命迹象,是补给室门廊上,随风飘摇的破烂旗帜。下午有阵阵的微风,但
    是唯一能够移动的东西,是帆布制的旗子。
    
        要不是旗子上的字体,清楚地写着卡吉尔上尉在此停留的事实,邓巴中尉无法相信这里
    就是他的目的地。
    
        “席格威治营地。”
    
        这是提马斯清楚的声音,他睁大眼睛,注视着他们最终到达的荒地。
    
        他们俩默默无言地在篷车上坐了一阵子后,邓巴中尉终于跳下篷车,朝卡吉尔的营房前
    进,提马斯仍坐在车上,对着他的背影喊:“喂,这不像你所说的重要补给。”
    
        中尉没有回答,他走向供应室,扯开旗子往里面看,里面无啥可看,一会儿之后,他走
    回篷车。
    
        提马斯低头看他,开始摇头。
    
        然而,中尉却一本正经他说:“这里正好卸货。”
    
        “为什么?中尉。”
    
        “因为我们已经到达了。”提马斯在椅子上扭动身体,喊:“这里没有任何东西。”
    
        邓巴注视着他的驻防点。
    
        “这个时候是没有。”
    
        然后,他们之间有一阵寂静,由对立所形成的紧张安静。邓巴的双手插在腰上,而提马
    斯则抓着缰绳。
    
        “每一个人都跑了……或被杀了,”提马斯很困难地看着中尉,他不愿多说这些没有意
    义的话:“我们也可以回去,现在就出发。
    
        但是邓巴没有任何回头走的意愿,席格威治的现况可以解释,或许,每一个人都逃跑
    了,或许每一个人都死了,也有可能有人还残活着,再过一个小时以后,他们便会回到这个
    营地来。
    
        除此之外,支持他留下来的更大理由,是强烈的责任感,人们经常强烈地追求某些抽象
    东西,邓巴中尉最想要的,就是上边疆,现在,他就在边疆之上。无论席格威治营地是什么
    样子,或发生何种状况,都不能影响他,他心志已定。
    
        所以,当他说话时,眼神坚定,语气平缓,不带一丝感情。
    
        “这里就是我的岗位,那些东西是这里的补给品。”
    
        他们又彼此相瞪,提马斯笑了。
    
        “你疯了吗?孩子?”
    
        说这话的原因是,提马斯认为邓巴中尉乳臭未干,他认为邓已虽然从军,但未曾经历过
    真正的危险,他没有到过西部,对此地认识不多,所以,他才会以父执辈的语气问他:“孩
    子,你疯了吗?”
    
        其实,他错了。
    
        邓巴中尉并非乳臭未干,他温文有礼,有时候还令人感觉甜蜜可亲,但是,他并不是乳
    臭未干。
    
        他曾经经历过生与死,他打过真正的仗,以命相博,最后获得胜利。现在,他想留下
    来,确实会好好留下来,而不是一时冲动或儿戏。他有坚强的意志力,在抉择关头,会变得
    更执着,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提马斯的“你疯了吗。孩子?”使他的意志更加坚定,他预订以后会有麻烦,但他绝不
    临阵退缩。
    
        提马斯看到中尉的眼神沉了下来,仿佛快要和他翻脸一样,又看到挂在他腰上的左轮。
    
        “把你的驴子牵开,帮我卸货。”
    
        中尉命令,提马斯不想违拗。他虽然为这个年轻人好,但若他有自己的主张,他会随他
    去的。
    
        提马斯没有再表示惊讶,也不再有发话劝阻他,只是行动,他跳下车,将驴子牵开,拉
    下篷车煞车,然后走到篷车后,将手上碰到的第一件东西拿下来。
    
        2
    
        东西很多,他们尽可能地塞进半塌的补给室,其余的则堆在卡吉尔的营房里。
    
    
    
黄金书屋校对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