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就像年轻人,不喜欢吃菜,而挑食肉饼一样,邓巴中尉也跳过亟欲修理的补给室,而去
    弄令他高兴的遮阳篷。
    
        补给室里有许多东西,他找出一组军帐,可以提供遮阳帆布所需,不过,整间补给室
    里,竟然没有适合的东西,可以做为缝针,现在,他开始后悔,不该那么早烧掉河底的动物
    尸骨。
    
        因此,他花了一大旱的时间在河边寻找,在石头底下,还有一些骨头,可以用来当做缝
    针。
    
        回到补给室后,他把一捆绳子抓开来,扭成他所想要的缝线,皮线会更耐用,不过麻绳
    也够他支持一些营地,固守岗位。邓巴中尉笑了,他喜欢这个想法,他会一直守住这个营
    地,直到部队前来为止。
    
        部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不过中尉有信心,部队一定会来,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
    
        第一天的缝工很辛苦,他费了很大的力量,才能用骨头穿破帆布,由于如此用力,到了
    黄昏时刻,他的双手发抖,竟然没有办法泡咖啡。
    
        第二天早晨,他的手硬得像石头一样,没有办法拿针,虽然缝纫已经接近完工,他只有
    暂时休息。
    
        他去改做遮阳篷的其他粗活,遮阳篷需要柱子才能架起来,唯一现成的柱子是插在畜栏
    的栏杆,邓巴中尉拔下其中四根最长最直的。
    
        西斯可不会乱跑,所以,中尉又有一个想法,不如开放畜栏,开放畜栏的想法演变到最
    后,是不要畜栏,因此,中尉又拔出畜栏后面的四根柱子。
    
        然后,他把帆布铺在小营房前面,再把住子深深钉人泥土中,柱子钉得很牢,一动也不
    动。
    
        钉好柱子时,天气变得暖和了,他发现自己回到小茅屋内避凉,他只是坐在床边,头枕
    着墙壁而已,没想到眼皮竟然如此沉重。于是他躺下来,这一回,他一躺下来,立刻进入沉
    沉的睡乡。
    
        2
    
        邓巴中尉的这一个午睡,是完全睡饱才醒来的,他懒洋洋地伸展四肢,手垂落下床沿,
    像甜睡的孩子一样,他让手指轻轻玩弄污脏的地板。
    
        在找出可行的工作后,又发现可以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是一种美妙的感受,他可以自己
    决定时间的步调,他已经决定如此,就像没有时间限制的午睡一样,他决定让自己好好松懈
    懒散一番。
    
        阴影已经爬过小屋的门廊,现在到底是几点了?他到底睡了多久?邓巴的手伸进裤袋
    里,掏出父亲送给他的那只旧怀表,没想到怀表已经停止走动了。他曾经想要算出准确的时
    间,但是只一会儿,便把表放在肚子上,和自己讨论:
    
        现在,几点钟对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准确的时间有什么用处呢?或许,对某些事情和行
    动是必须的,譬如说:烹调的时间、上班、上学、上教堂,或结婚等等,都必须有准确的时
    间。
    
        但是,在这个地方,几点钟有什么意义?
    
        邓巴中尉点了一支烟,然后把祖传的怀表挂在床上方一个挂钩上,他一边抽烟,一边注
    视着表面上的数字,他在想,他应该遵守的,究竟是钟表的数字,还是他的感觉?何不饿了
    就吃,困了就睡?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双手抱住头颅,然后再吐出一缕青烟。
    
        过一段没有时间限制的生活,将会十分美妙。
    
        突然,外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脚步声走走歇歇。一个阴影移到小茅屋的门廊上,然
    后,西斯可的大头,便出现了,它竖直耳朵,双眼睁得圆大,就像孩子在星期天早晨,蹑手
    蹑脚进入父母卧房一样。
    
        这个可爱的动作,惹得邓巴中尉哈哈大笑,而西斯可,似乎通人性,它很快垂下耳朵,
    大大地摇了一个头,它想装作没事,想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它看着中尉,开始蹒跚踏
    步。
    
        中尉知道它要的是什么。
    
        它想出去跑一跑。
    
        它不能忍受,两天无所事事地站立。
    
        3
    
        邓巴中尉并不是传统的骑马迷,他从没有进入马术学校,学习精进的骑马技术。
    
        不过,他对于马匹,却有说不出的感情。从小,他就喜欢马,每次一跨上马背,总令他
    心情愉快,至于西斯可,由于有特殊感情,他就更加地喜欢了。
    
        他和马之间,有很好的沟通,他知道马的语言,因此,一跨上西斯可的背上,他几乎是
    立刻就驾驭了西斯可。
    
        关于骑马,邓巴中尉认为,愈自然愈好,因此,他不喜欢用马鞍,不过,军队是不允许
    这样的事情,不用马鞍,常使士兵受伤,而且长途跋涉,不用马鞍也不行。
    
        所以,邓巴中尉一进入阴暗的补给室时,便不自主地走向置马鞍的角落。
    
        不过,他告诉自己,他是此唯一的军人,他知道自己不会受伤,所以,他没有动马鞍,
    只取了缰绳。
    
        他和西斯可才离开畜栏二十码时,就看到那匹狼了,狼站在同一地方注视他们,也就是
    山崖对面的河岸上。
    
        他们前进,狼也前进,当西斯可停下来时,狼不但停下来,且退回到原来的地方,注视
    着他们。
    
        现在,邓巴中尉对这匹狼的兴趣,比前一天更浓厚了,他知道他所见到的,是同一匹
    
    狼,因为,在它前脚上,有两片白毛。这匹狼块头大又强壮,不过,邓巴中尉可以看出,它
    已经过了壮年期,由放它能够不动声色地观察事情,所以中尉很快就联想到智慧这个字,智
    慧是由岁月累积而成的,而这头黄褐色的老狼,似乎拥有比它年龄还要多的智慧。
    
        最有趣的是,它竟然会退回原来的起点。
    
        于是,邓巴中尉要西斯可向前走,当他们前进时,邓巴往河对岸方向着。
    
        野狼竟然也前进了。
    
        事实上,它竟然踩着和他们同样的步伐,就这样,大约定了一百码之后,中尉要西斯可
    停下来。
    
        狼也停下来。
    
        中尉将西斯可转向河流,面对着狼,现在,他可以看到狼的眼睛,他感觉到狼的眼睛似
    乎饱含感情,或许是期望。
    
        他在想,狼的期望究竟会是什么时,狼转身离开了,他也加速马步,消失放山崖上。
    
        4
    
        一八六三年,四月十二日。
    
        虽然补给品很丰富,但我决定限制每天的口粮。防守的部队或增援随时有可能前来,我
    希望他们尽速前来。
    
        由补我只是此地驻兵的一员,而不是全部,所以我更应该克制消耗物资,最难以压抑的
    是咖啡,不过,我会尽力而为。
    
        遮阳篷已经动工了,今天的手工很拙,不过明天会达到标准,我计划在明天下午完工。
    
        今天下午做了一次短短的巡逻,一无所获。
    
        有一只狼似乎对我十分热忱,它曾经伴着我骑马走了一段路,直到目前为止,它是我唯
    一的访客,过去两天以来,它每天下午出现,如果明天再来,我就要叫它“双袜”,在它的
    前足上,有乳白色的白毛,就像穿着袜子一样。
    
        美国,约翰·邓巴中尉
    
    
    
黄金书屋校对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