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二天十分顺利。
    
        邓巴中尉的手不再僵硬,遮阳篷顺利完工,他搭起篷子,拿来一只桶子,弯着腰在遮阳
    篷下卷烟丝,工作进行到二十分钟,一阵风吹来,遮阳篷便倒下来。
    
        他从大帆布下爬出来,觉得可笑之至,不过还是站在外面,研究出工作失败之处,他应
    该用绳子捆紧帆布和支柱才对,在日落之前,他做好这件工作,又回到帆布篷下,这一回,
    他舒服地闭着眼,一边喷烟,一边聆听风拍动帆布的愉快声音。
    
        然后,他用刺刀在茅屋墙上,挖了一扇窗,又用帆布当窗户盖住窗口。
    
        补给室的工作比较困难,他尽力工作,除了清除掉一大部份倒塌的墙外,其余一无所
    获。墙上有一个洞,无论他如何修补,总是很快就塌软下来,所以,他决定让这个洞永远存
    在,他找来另一块帆布盖住洞口,便洗手休息了。补给室的工作,从一开始就是白费力气。
    
        下午过后,他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的,仍然是补给室的问题,不过,随着时间的消逝,
    他渐渐不去管补给室了。天气很棒,是温和的春天,气温非常舒适,又有阵阵的微风,他头
    上的帆布总是被吹得啪哒作响。
    
        生活上的小问题很容易解决,每天工作完毕后,中尉会带着他的烟上床,这是一段和平
    安静的时刻,他的眼皮会不自觉地沉重下来,没有多久,他就养成每天晚餐前,小睡片刻的
    习惯。
    
        双袜也变成习惯了。每天下午它会出现在河岸边,两、三天以后,邓巴中尉已视这位无
    言访客的驾临与离去为理所当然,他曾经看过这只狼疾走,但是,大部份时间,它只是站在
    河的对岸,与他遥相对视,邓巴中尉更加肯定,狼的眼睛之中,有种期待热切的神情。
    
        有一天晚上,他和双沫又隔着河流互相注视,邓巴中尉在他这边留下一块熏肉,第二天
    早晨,他再到河边时,熏肉不见了,虽然没有办法证实,但他相信,肉一定是被双袜衔走
    的。
    
        2
    
        邓巴中尉怀念某些东西。他怀念人们的陪伴,怀念豪饮的快乐,更重要的是,他想念女
    人,他想要有一个女人,性欲使他更加地寂寞,席格威治简单的生活,已变得轻松而自然,
    因此,他更想与人分享,每当想起这些失落的东西,邓巴中尉便会低着头,没有焦距地注视
    前方。
    
        不过,这种惆怅的情绪很快便会被赶跑,在这里,他的心灵十分自由,没有工作,没有
    娱乐,日子一成不变,无论他去河边汲水,还是为自己做一顿丰盛晚餐,都可以随心所欲,
    而没有一丝束缚:他被隔离,他就是全部,这种感觉十分美妙。
    
        他喜欢每天骑着西斯可的光背出去兜一圈,每天的方向都不一样,有时候,会远离营地
    五、六里路,一路上,他从未见过水牛和印第安人,不过,他并不感到失望,大草原如此美
    丽,处处都有艳丽的野花,而最美的还是水牛草,它们像海洋一般,在微风中款摆摇浪,这
    种景象,是他永远也不会厌烦的。
    
        在邓巴洗衣前的一个下午,他和西斯可又离开营地出去兜风,离家一里路时,他偶而回
    头,竟然看见双袜跟在百码之后。
    
        邓巴中尉勒住缰绳,狼立刻慢下脚步。
    
        不过,它并没有停。
    
        一会儿之后,它加快脚步,在高草中穿梭,很快便来到距离中尉十五码之处,它站立,
    似乎在等待中尉给予它下一个动作的指令。
    
        于是,邓巴便放开缰绳,让西斯可前进,双袜跟上前来,为了试验,中尉曾在路上停停
    走走,双袜有一对神采奕奕的黄眼睛,它紧紧盯着中尉,也跟着走走停停。
    
        于是,中尉便改变路线,他走锯齿形,双袜仍旧尾随在后,更巧妙的是,它总是保持十
    五码的距离。
    
        然后,中尉让西斯可随意小跑步,设想到双袜也能跟着西斯可而小跑步。
    
        当他们停止时,中尉回头看他的忠实跟随者,或许这只狼有一半狗的血统,它知道人类
    是可以结交的,不过,当中尉睁大眼打量双袜时,他确定,它是一头纯种的狼,野狼。
    
        “好吧!”他叫。
    
        双袜竖起耳朵。
    
        “一起走吧!”
    
        他们一起走了一里路走,中尉很惊喜地发现一群羚羊,他睁大眼注视着白色跳跃的羚羊
    群,直到它们消失在大草原为止。
    
        他想回过头来看双袜,对羚羊群究竟有何反应,没想到后面空无一物。
    
        这只狼走了。
    
        云在西方堆积,远天传来滚滚雷声,并有闪电,中尉和西斯可折回头,风暴就在他们眼
    前,慢慢移动过来,即将来临的雨,使得中尉闻到自己身上的酸味。
    
        他实在是应该洗衣服了。
    
        他的毯子开始有臭袜子的味道了。
    
    
    
    
黄金书屋校对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