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去年夏天,她就为了白人而恐惧不已。
    
        以前他们曾经杀过一、两个白人,但是,那些白人只是路过,从没有白人打算在此地停
    留居住,令人害怕的,那批士兵竟然住了下来,她希望族人不要和他们打交道,最好,连什
    么接触都不要有。
    
        不过,他们有马,她没有办法防止族人去偷马,这更加深她的恐惧,她怕白人会跟踪而
    来,幸好,他们偷光士兵所有的马,没有马,那批白人士兵,没有办法追到她居住的地方。
    
        接着,是冬天的来临,随着冬日的脚步逼近,整个部落往南迁移避冬,这段时间是她较
    轻松的一刻,她离白人非常之远,没有人知道她在苏族部落里。
    
        虽然如此,冬天一过,他们还是要再回来此地,因此,一整个冬天,她日夜祈祷,只希
    望白人士兵尽早离开,没有想到,恶梦仍然存在,还有一个白人留在那里。
    
        她怕死了。
    
        她的名字叫做“站立舞拳”;
    
        踢鸟的故事在今天早上传遍整个部落,人人自危,深恐得罪白人的神,但是站立舞拳却
    知道他不是神,他只是一个裸体的男人罢了,埋藏在内心的记忆告诉她,那个男人是一个普
    通的白人。
    
        埋藏在内心的记忆?
    
        站立舞拳似乎又听到那个遥远的记忆,在轻唤,克莉丝汀。
    
        克莉丝汀。
    
        这是一个遥远的名字,然而站立舞拳一闭上限,立刻就想起,克莉丝汀是她的名字,那
    时候她还是个白人女孩,还未进入苏族。
    
        但是,进入苏族后,她就改名为站立舞拳。
    
        站立舞拳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
    
        在苏族的日子,整整将近十二年,这十二年问,她结婚生子,却又先后失去,两个孩子
    在襁褓中先后死去。去年冬天,她丈夫带领一批勇士去报复犹兹族,春天都已经来了,丈夫
    却音讯全无,令她忧心不已。
    
        她的丈夫是一位勇敢、体贴的男人,当孩子死去时,不少族人劝他必须以繁衍后代为由
    再娶一个妻子,她也同意,但是他却回答:“我有你就够了。”站立舞拳非常感激丈夫对她
    的深情。
    
        但是他却音讯全无,站立舞拳美丽的眼睛充满痛苦和忧愁,没想到现在忧愁又加深一
    层。
    
        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白人居住。
    
        虽然自幼生长在苏族,但是站立舞拳却是不行不扣的白种人,她的头发不像印第安人那
    么长,她拼命蓄长发,但是头发只长到肩膀,便不再长长,更糟糕的是,她的头发自然卷,
    不像其他印第安人一般,有乌黑光亮的直发,她看起来永远蓬头散发。
    
        她是白种人,这对她是一大负担,但是,她从不吐露心中苦闷,她在苏族生活安定快
    乐,她不想改变。
    
        不希望任何白人看见她在此地。
    
    
    
黄金书屋校对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