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十熊的第一次会议,没有任何决定。在中尉回来的第二天,又举行了一次会议,这一次
    决定了折衷的办法,终于有了定论。
    
        这次战争,并没有立刻发兵。年轻人急着要出征,但战前得从容部署。要和波尼族战
    斗,得花上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同时决定,有经验的战士,一律派出。
    
        飘发将领军出征,踢鸟也将随行。这次突击,要让敌方毫无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
    式,突然发兵而至。二十名战士,编成一小队,他们要的是战利品,甚于复仇。
    
        出征的战士们都很兴奋,因为有一些年轻人,是第一次出征。此外,还有经验丰富,骁
    勇善战的飘发带领他们。虽然年轻战士的兴奋溢于言表,但十熊的帐幕,仍然是一派的沉稳
    平静。
    
        对邓巴中尉而言,那天在峡谷一晚所经历的心路历程,已经全然改变了他。那是奇异的
    一无。发生了这些事,在帐篷的活也自然中断了。过了两天,都没有再继续。
    
        踢鸟兴致勃勃诠神贯注去计划这次的突击。站立舞拳也很高兴,这阵子能让她冷静一
    下。与狼共舞认为能有一段缓冲期也好,看他淡淡的,她也有意与他疏离,他因此也减少了
    练习的时间。
    
        要准备作战,使他深感兴趣,他也老是如影随行的跟着踢鸟。
    
        这巫师和所有村人都有接触,与狼共舞很高兴,自己也有机会,能多跟人接触,即使只
    是在一旁旁观,也很满足。虽然他仍然不能熟练的说印第安人的语言,但在言谈手势中,就
    可以精确地看出一个大概。在出征的前几天,站立舞拳也常常被叫去。
    
        邓巴中尉,受过一流的教育。在许多次会议中,他都列席在座,当时有各小队的代表都
    在座。在这时,他看出踢鸟有许多卓越的优点,因此在这次远征中,大家都把他看成一位具
    有决定性的重要人物。
    
        与狼共舞同时也花时间跟飘发在一起。因为,飘发有和波尼人战斗的许多次经验。这一
    次的奇袭,更要借重他的经验。事实上,小队中经验较浅的年轻战士,都常由飘发面授机
    宜,在他的帐篷中请益。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与狼共舞多少也耳懦目染,领教了不少。
    
        起初,下层阶级的战士,受到飘发的感化最多,他们也对这次的远征,充满了期待。最
    后,连与狼共舞都感染了那份情绪,他也强烈希望自己和波尼族人一拼。
    
        好几次,他都想开口,提出希望参战的要求,但他仍然耐心地等待着机会。虽然他也有
    过好几次机会,可是一要开口,又难以达意。他害怕对方拒绝,因此又羞涩得更不易启口。
    
        两天以前,几个小队就照计划离开了。后来有一大群羚羊,接近了苏族印第安人的营
    区,因此一群战士,包括了与狼共舞,骑马出去猎取食物。
    
        他们使用了同样包围野牛的技巧,结果猎得了六十头羚羊,收获丰盛。
    
        鲜肉永远是受人欢迎的,但更重要的,这次猎取羚羊丰盛的成果,看作是战胜波尼族的
    好兆头。也使出战的男人们安心,知道他的家人有足够的囤粮可吃,足以度过好几个星期。
    
        这天晚上,举行了谢神舞,每一个人的兴致都很高,只有与狼共舞例外。
    
        等众人的舞蹈散了之后,他找了一个机会,接近站立舞拳。他站到她身旁。
    
        “我有话要和踢鸟说。”他说。
    
        她想,怎么了,有什么事不对劲了吗?她想从他眼中,找到什么,可是遍寻不着。
    
        “现在。”
    
        2
    
        为了某些原因,他难以镇定下来。他的本性,不是容易紧张和不安的人。当他们在帐篷
    中谈话时,站立舞拳和踢鸟都看得出来。
    
        当他们在踢鸟的帐篷坐定时,大家很明显地看出他的忧虑。这名巫师,倒不似往常,先
    泛泛说些话,而是开门见山,直指问题的核心。
    
        “你要说什么?”他说,然后透过站立舞拳的翻译。
    
        “我要去。”
    
        “去哪里?“他问道
    
        与狼共舞不安地换了个姿势,鼓起了勇气。
    
        “去打波尼族。”
    
        这回,踢鸟顿住了,微微睁大了眼睛,这名巫师可听呆了。
    
        “为什么你要参战打波尼族?”他很逻辑地问道。“他们和你无冤无仇啊。”
    
        与狼共舞想了一会儿。
    
        “他们是苏族的敌人。”
    
        踢鸟并不喜欢这样的答案,他有意强迫他说:“只有苏族的战士,才能参加突袭。”他
    平淡的说。
    
        “我在白人的军队里,有很多作战经验,比那些年轻战士老练得多,有些新手还是第一
    次参战。”
    
        “他们懂得苏族人是怎么打仗的。”这名巫师温和他说:“而你不同。你用的是白人的
    方式,而下是苏族人的方式。”
    
        与狼共舞听了很懊丧,他知道输了,他的声音变得很低落消沉。
    
        “如果我留在营区,当然无法学到苏族打仗的方式。”他低声说道。
    
        这可使踢鸟为难了,他真希望不要发生这样的事。
    
        他深深喜爱着与狼共舞,这名白种士兵令他尊敬。他勇于冒险犯难的精神,踢鸟也亲眼
    目睹,心中由衷敬爱他。
    
        巫师在族人心目中,是个智者,拥有很高地位的人。他能够了解这个世界,也由他的高
    瞻远瞩,为族人服务。
    
        踢鸟一方面要为族人服务,另一方面也热爱与狼共舞,他几乎要分裂。他知道不能再争
    论下去了。踢鸟的智慧告诉他,带与狼共舞一起去,一定是错的。
    
        他正在挣扎时,听到与狼共舞跟站立舞拳说着什么。
    
        “他要求你和十熊谈谈。”她说。
    
        踢鸟看着那双充满希望的眼睛,犹豫一下终于说:“好吧,我去说说看。”
    
        3
    
        他去和十熊说了,前后没多久。至少,这话题也无需花多少时间。
    
        老人心情不错,他长期风湿痛,特别喜欢这温暖的天气。虽然他并不率队出征,但他也
    欣然盼望这次冒险能够成功。这时,他的三个妻子和孙儿们都围在身边,享受着天伦共聚的
    温暖。
    
        关于这件事,踢鸟再也不能挑出更好的时间来看十熊。
    
        当这名巫师,向他提出与狼共舞的要求时,十熊平静地听着。他拿起烟斗,然后才开
    口。
    
        “他说这话时,心情如何?”这个老人喘着气说:“而你怎么想呢?”
    
        “他的心情很急切,也很忧虑。他想做的事大多,也太快了。他是一名战士,但并不是
    苏族人。才待了一阵子,他还不能算是苏族人。”
    
        十熊微笑了。
    
        “你总是说得很好,踢鸟。你的看法很有见地。”
    
        老人又点了烟斗,传给踢鸟。
    
        “现在告诉我,”他说:“你希望我告诉你什么样的忠告呢?”
    
        起初,与狼共舞感到非常失望。他希望能随团出征,但他从来没有像这样感到极端的失
    望。
    
        他现在倒很惊讶,这创伤竟然这么快就过去了。踢鸟和站立舞拳刚离开帐篷,这伤口也
    就好了。
    
        他躺在新的家,新的帐篷里面,想着这一切的改变。不过只是几分钟以前,他启口提出
    要求,但现在都过去了,只剩下一点小小的失望。
    
        他想:留在此地,和这些人在一起,也有些事可做。
    
        踢鸟井井有条,为他布置了一个新家。他和两个女人,一起带来被褥。这两个女人,一
    个是站立舞拳,另一个是踢鸟的妻子。踢鸟的妻子,为他铺好床以后就离去了。只剩下踢
    鸟、站立舞拳、和与狼共舞三人,站在帐篷小屋中间,面面相对。
    
        踢鸟再也没提突袭的事,也没说他们反对他参战的原因。这时,他开始说话。
    
        “我不在的时候,你最好多和站立舞拳谈谈话。你可以在我的帐篷里,和站立舞拳聊
    天,那么我的家人都可以看得到。当我不在的时候,我希望他们多认识你。也希望你能代我
    照料家人,那么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如果你饿了,就到我的营火来吃吧。”
    
        巫师提议邀他晚餐之后,就转头走了出去,站立舞拳也跟着后面走了。
    
        他看着他们走了出去。与狼共舞很惊讶地感到,他的沮丧竟然这么快就消失了。在这种
    地方,很容易让人有愉悦的感觉。他不再感到自己在此微不足道,而感到自己更重要了。
    
        踢鸟一家,将在他的保护之下。他很乐于担任这个角色,那么他又有机会和站立舞拳重
    聚,说出他的心意。
    
        战斗小队准备待命出发,这给他机会学习更多苏族人的事。在学习中,他也学了更多苏
    族的语言。也许,踢鸟回来之后,那时他已学了更多苏族语言。嗯,他喜欢这主意。
    
        村中鼓声响起,大规模的送别舞也开始。他喜欢这种舞蹈。
    
        与狼共舞看看他的帐篷小屋,虽然很空,却是他的窝。他很高兴地想,又能有个自己的
    窝,真好。
    
        他走出帐篷,在昏暗外面停了一会儿。晚餐的时候,他还想着白日梦。木柴烧出的浓烟
    蔽空,但那香味令他满足。
    
        然后,与狼共舞有了一个念头。
    
        他对自己说,我该待在这儿。这可是个相当不错的主意。
    
        他朝着鼓声的地方走会。
    
        当他走到主要大道,遇到两名熟识的战士。他们做手势,问他要不要一块去跳舞。与狼
    共舞很肯定地回答,他们大笑。
    
    
    
黄金书屋校对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