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出乎意外的,下了一寸的初雪。对十熊仓惶逃离的族人来说,这场雪正好覆盖了他们的
    行踪。他们定后在一个大峡谷的谷底,每个人都享受这美好的时光。六天后,有些落后的小
    团体也纷纷到齐了。
    
        这儿的地势陡峭,在苏族人的历史传说中,认为这儿是大灵的阶梯。峡谷有好几哩长,
    许多处都有一哩宽,有些陡峭的石壁,从顶到底有半哩高。每年冬天,他们要在这里住上几
    个月。大多数人们都记得,这儿是个非常理想的地点。不但有丰富的青草可以牧马,也有丰
    富的水源供人畜吃喝,也有天然屏障,可以拒敌。
    
        另外也有一族的大队人马,到了冬天也会到这儿来。大家见面,一如亲朋故友般高兴。
    一旦大家都会齐了,十熊的村子也搭好,但是他们仍无法完全歇息,一直要等到,他们知道
    救援小组的命运。
    
        一天上午,派出去的侦察兵回来大叫,救授小组已经在回来的途中,而且与狼共舞也跟
    他们在一块了。
    
        站立舞拳跑在任何人前面,去迎接她的丈夫。她一边跑一边哭,最后她看到骑马的人,
    有一个个子最高大的,就是他了。她喊叫着他的名字。
    
        她不停地喊叫,一直到她握住他的手为止。
    
        2
    
        初雪,不过是可怕的暴风雪初兆。在一天下午,暴风雪来了。
    
        接下来的两天,人们在帐篷小屋中,门房紧闭。
    
        与狼共舞和站立舞拳几乎没有见到任何人。
    
        踢鸟尽他一切可能,为与狼共舞的脸治疗。如今已经消肿,他又试用任何草药,让他能
    恢复。颊骨虽断了,但有自行长好的可能。
    
        与狼共舞一点也没有把他的伤势放在心上,他心里有更沉重的顾虑,也在内心苦苦挣
    扎,但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他只和站立舞拳说说话,可是说得也不多,大部份的时候,他躺在帐篷小屋里,像一个
    病人。她睡在他身边,不知他有何心事,但仍耐心的等着,由他主动和她说后。她知道,最
    后他总会说出的。
    
        大风雪的第三天,与狼共舞一个人,出去散步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当他回来时,他要
    她坐下,并告诉她他的决定。
    
        她听完跑了出去,几乎有一个小时,都呆坐不动。沉默的垂着头,想着他所说的话。
    
        最后她说:“一定得这样吗?”她的眼里充满了悲伤。
    
        与狼共舞也很悲伤。
    
        “是的。”他安静他说。
    
        她哀愁的叹了一口气、尽力忍往了泪水。
    
        “那只好这样了。”
    
        3
    
        与狼共舞要求举行一次会议,他要和十熊谈谈。他同时也邀了踢鸟、飘发、石牛,以及
    十熊认为该来的任何人,一起来参加会议。
    
        会议就在第二天晚上举行。这晚大风雪刚过,大家的精神也特别好,吃了东西抽抽烟,
    说着援救与狼共舞,在河边打仗有趣的故事。
    
        他等着他们说笑,与狼共舞的确很喜欢和这些朋友在一起。
    
        大家谈得差不多了,反倒陷入了沉默。
    
        这时,与狼共舞对大家说:“我想告诉大家,我心里想的事。”
    
        他说着,也算会议正式开始了。
    
        大家知道,他即将要说的话,一定很重要,每个人都凝神倾听。十熊把听力较好的耳
    朵,对着与狼共舞,深怕听漏了一个字。
    
        “虽然,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并没有和大家一起,可是,我却感到好像一辈子都是这么
    跟大家一起过来的,我骄做成为印第安人,我也喜欢印第安人的生活方式,我爱在座的每一
    个人,由衷希望能和大家流着同样的血液多么好。在我的心中,我永远和你们在一起。所以
    你们要知道,对我而言,很难说我要离开你们。”
    
        屋内的每一个男人,听了这段话,既愤怒又不敢置信。飘发气得跳起来,连连挥手说,
    “这是什么馊主意。”
    
        与狼共舞仍然坐着,大家七嘴八舌地叫嚷着。
    
        他看着火,双手安静地放在膝上。
    
        十熊抬起手,要大家安静下来。小屋又再度沉寂下来。
    
        飘发仍然很激动的站了起来,十熊向他吼叫制止。
    
        “坐下来吧,飘发。我们这位兄弟,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飘发口中抱怨,但还是坐了下来。这时与狼井舞又继续说道:
    
        “在河边杀了那些士兵,是一件好事。使我重获自由,我的心充满欢愉,看到我的兄弟
    来救助我。”
    
        “我并不在乎杀了那些人,倒很高兴这么做。”
    
        “但是你们不知道,白人却不能原谅我,他们认为我是个背叛者。因为,我选择了你
    们,和你们生活在一起。我已经不去在乎,这么做是对还是错。但是我说实话,白人认为我
    是错的。”
    
        “白人会追缉一个背叛者,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等他们找到我时,他们也找到你们。他们会绞死我。也会用同样方式惩罚你们。也
    许,我不在他们也会惩罚你们,这我就不知道了。”
    
        “这么一来,会连累到太多人,包括妇女小孩,都会受到伤害。所以,这就是为什么,
    我非走不可的原因。我已经告诉站立舞拳了,我们将一起离去。”
    
        有好几秒钟,都没有人动。他们知道,他是对的。但是没有人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你要去哪里呢?”踢鸟终于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总之,很远,离这里很远的地方。”
    
        又是一阵沉默,沉默得让人难以忍受了。最后十熊轻轻咳了几声。
    
        “你说得很好,与狼共舞,只要苏族的人活着,就会永远记得你的名字。我们会永远记
    得你。你什么时候要走?”
    
        “等雪停了。”与狼共舞温柔的说道。
    
        “明天雪就停了。”十熊说:“我们现在该睡觉了。”
    
        4
    
        十熊是一个很奇特的人。
    
        他这一生历经许多困苦折磨,想不到却能活得这么长寿。这些丰富的人生阅历,使十熊
    成为一位智慧老人。
    
        他高瞻远瞩的智慧,无人能及,就是踢鸟也还不能领悟。虽然老人的听力日差,但是神
    奇的事发生了,他却能听到智慧之声。他开始能感觉他族人的生命。虽然,少年时期,他就
    表现得特别精悍,但现在他却具有一种特别和神秘的能力,降临在他身上。
    
        可是,如今这股力量,却迟迟才来。自从上次与狼共舞和他开会,此后又过了两天,老
    人一直坐在屋里抽烟,总觉得什么不对劲了。
    
        “明天雪就停了。”
    
        那时,他不假思索说出这话,好像这话已放在他的舌尖上,但是并没有说对。
    
        现在雪不但没停,而且风雪像从哪儿得了力气似的,更加肆虐。雪不但下得很深,帐篷
    上也覆盖着厚厚的雪。每过一小时,雪就积得更高。十熊坐在自己的小屋里,就能够感到雪
    一寸寸加高。
    
        老人什么都不注意,每天只顾着抽烟,胃口也没有。醒的时候,只是望着家中晃动的火
    焰。他的妻子问他话,他也没有听见。他抱了毛皮,准备往外走,也不回答妻子,他要去哪
    儿。
    
        事实上,他真的没听到妻子的问话;因为他正在注意的听脑海里的声音。那声音只有一
    句话——“到与狼共舞的帐篷小屋去。”十熊服从这道指示。
    
        十熊在漫天风雪中挣扎前行,最后到达营区边缘的小屋前。在敲门之前,他犹豫了。
    
        雪花狂舞,十熊几乎可以听到,每一片雪花掉下来的声音。在寒冷中,他感到他的头开
    始旋转。有一阵子,他以为自己会昏了过去。
    
        一只鹰在尖叫。当他抬头看着那只鸟时,他看到与狼共舞的小屋的烟囱,冒着袅袅青
    烟。他拂去脸上的雪,开始敲敲门。
    
        当门打开时.室内的一股暖气冲了出来,老人士身都裹了一层暖意。与狼共舞迎他进
    屋,他站在屋子中央,又开始感到昏眩。可是这是种乐陶陶的飘飘然。十熊微笑地看着与狼
    共舞年轻的脸。
    
        与狼共舞发现自己不自觉说出。“请……坐在我的火边。”
    
        十熊坐下之后,看了看这小屋。他昏眩的脑子告诉他,这是个快乐、整齐的家。他拿下
    裹着的毛皮,让火烤着他。
    
        “这火真好,”他说:“在我这年龄,没有什么比烤火更好的。”
    
        站立舞拳,在每人身边端了一碗食物,然后退到后面,拿起衣服缝补,一边也注意听着
    他们的谈话。
    
        两人沉默了几分钟,十熊吃着食物,最后把碗推到一边,轻轻地咳了起来。
    
        “自从上次,你到我那谈过话。我一直想,为什么你心情那么坏,所以我想亲自来看
    看。”
    
        他仔细看看小屋,然后又看看与狼共舞。
    
        “住在这儿,看来不该心情不好的。”
    
        “不,”与狼共舞结巴他说:“我们住在这儿很快乐。
    
        十熊微笑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
    
        两人又陷入沉默,十熊看着火焰,又合上眼,与狼共舞耐心等着,不知该怎么是好。
    
        好一阵子,十熊开口,像在睡眠中说着话。
    
        “我一直在想你上次说的话……你说必须走的理由。”
    
        突然,他睁开双眼。与狼共舞发现,那双眼睛明亮而有神,像天上的星子般闪着亮光。
    
        “你可以在任何你愿意的时候离开,但不能在冬季,这个时候走不对的。那些满脸胡子
    的士兵,会来搜我们这儿,不过他们不会找到那个叫什么中尉的人。”
    
        十熊轻松地摊摊手。“那个叫什么中尉的人不在这里,这儿只有一名勇敢的印第安战
    士,和他的妻子在一起。”
    
        这些话深深嵌在与狼共舞的心坎上,他回头看看站立舞拳,他可以看到她脸上的微笑。
    但她没有看他,他一时语塞。
    
        当他回过头来,看见十熊正低头看一个刚制成的烟斗,它引起老人的兴趣。
    
        “这是你做的吗?与狼共舞?”
    
        “是的。”
    
        与狼共舞递给他,老人仔细看着这支烟斗。
    
        “这是支很漂亮的烟斗,好抽吗?”
    
        “我不知道,”与狼共舞回答。“还没有试过。”
    
        “抽抽看吧!”十熊说,把烟斗递了回去。“这是很好打发时间的方式。”
    
        这年冬天,大家除了偶有一次的狩猎之外,大多在自己的帐篷小屋中,烤火过冬。
    
        到春天时,冰雪消融之后,他们又要迁移,每个人都有些挂虑。
    
        这一年,找到了一个新的营区,离以前靠近席格威治的老营地要远得很多。但这是个很
    好的地点,水草丰美,适合牧马。有上千头野牛经过,适合狩猎。狩猎时,仅有几个人受
    伤,夏未时,族人中有好多好多娃娃诞生了。
    
        他们远离人们往来的交通线。在他们住的地方,看不到白人的影子,仅有几个墨西哥商
    人。没有什么人打扰,使大家过得很高兴。
    
        但是,人潮还是渐渐从东方涌来了。起初,也许只有一个,他们看不到,也听不到。但
    到西部拓荒的人愈来愈多,很快地又要占据印第安人美好的家园。
    
        这年夏天,所拥有的美好时光,是他们所过的最后一季。他们的时代过去了。有不久的
    将来,就会永远过去了。
    
    
    
黄金书屋校对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