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龙子            
                                   公孙龙

    迹府第一

    公孙龙,六国时辩士也。疾名实之散乱,因资材之所长,为“守白”之论。假物取譬,
以“守白”辩,谓白马为非马也。白马为非马者,言白所以名色,言马所以名形也;色非
形,形非色也。夫言色则形不当与,言形则色不宜从,今合以为物,非也。如求白马于厩
中,无有,而有骊色之马,然不可以应有白马也。不可以应有白马,则所求之马亡矣;亡则
白马竟非马。欲推是辩,以正名实而化天下焉。

    龙于孔穿会赵平原君家。穿曰:“素闻先生高谊,愿为弟子久,但不取先生以白马为非
马耳!情去此术,则穿请为弟子。”

    龙曰:“先生之言悖。龙之所以为名者,乃以白马之论尔!今使龙去之,则无以教焉。
且欲师之者,以智与学不如也。今使龙去之,此先教而后师也;先教而后师之者,悖。

    “且白马非马,乃仲尼之所取。龙闻楚王张繁弱之弓,载亡归之矢,以射蛟口于云梦之
圃,而丧其弓。左右请求之。王曰:‘止。楚人遗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乎?’仲尼闻之
曰:‘楚王仁义而未遂也。亦曰人亡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若此,仲尼异‘楚人’与
所谓‘人’。夫是仲尼异‘楚人’与所谓‘人’,而非龙‘白马’于所谓‘马’,悖。”

    “先生修儒术而非仲尼之所取,欲学而使龙去所教,则虽百龙,固不能当前矣。”孔穿
无以应焉。

    公孙龙,赵平原君之客也;孔穿,孔子之叶也。穿与龙会。穿谓龙曰:“臣居鲁,侧闻
下风,高先生之智,说先生之行,愿受益之日久矣,乃今得见。然所不取先生者,独不取先
生之以白马为非马耳。请去白马非马之学,穿请为弟子。”

    公孙龙曰:“先生之言悖。龙之学,以白马为非马者也。使龙去之,则龙无以教;无以
教而乃学于龙也者,悖。且夫欲学于龙者,以智与学焉为不逮也。今教龙去白马非马,是先
教而后师之也;先教而后师之,不可。”

    “先生之所以教龙者,似齐王之谓尹文也。齐王之谓尹文曰:‘寡人甚好士,以齐国无
士,何也?’尹文曰:‘愿闻大王之所谓士者。’齐王无以应。尹文曰:‘今有人于此,事
君则忠,事亲则孝,交友则信,处乡则顺,有此四行,可谓士乎?’齐王曰:‘善!此真吾
所谓士也。’尹文曰:‘王得此人,肯以为臣乎?’王曰:‘所愿而不可得也。’”

    “是时齐王好勇。于是尹文曰:‘使此人广众大庭之中,见侵侮而终不敢斗,王将以为
臣乎?’王曰:‘钜士也?见侮而不斗,辱也!辱则寡人不以为臣矣。’尹文曰:‘唯见侮
而不斗,未失其四行也。是人失其四行,其所以为士也然。而王一以为臣,一不以为臣,则
向之所谓士者,乃非士乎?’齐王无以应。”

    “尹文曰:‘今有人君,将理其国,人有非则非之,无非则亦非之;有功则赏之,无功
则亦赏之,而怨人之不理也,可乎?’齐王曰:‘不可。’尹文曰:‘臣口观下吏之理齐,
齐方若此矣。’王曰:‘寡人理国,信若先生之烟,人虽不理,寡人不敢怨也。意未至然
与?’

    “尹文曰:‘言之敢无说乎?王之令曰:‘杀人者死,伤人者刑。’人有畏王之令者,
见侮而终不敢斗,是全王之令也。而王曰:‘见侮而不斗者,辱也。’谓之辱,非之也。无
非而王非之,故因除其籍,不以为臣也。不以为臣者,罚之也。此无而王罚之也。且王辱不
敢斗者,必荣敢斗者也;荣敢斗者,是而王是之,必以为臣矣。必以为臣者,赏之也。彼无
功而王赏之。王之所赏,吏之所诛也;上之所是,而法之所非也。赏罚是非,相与四谬,虽
十黄帝,不能理也。’齐王无以应。”

    “故龙以子之言有似齐王。子知难白马之非马,不知所以难之说,以此,犹好士之名,
而不知察士之类。”

    白马论第二

    “白马非马”,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名形也。故曰:“白马非马”。

    曰:有马不可谓无马也。不可谓无马者,非马也?有白马为有马,白之,非马何也?

    曰:求马,黄、黑马皆可致;求白马,黄、黑马不可致。是白马乃马也,是所求一也。
所求一者,白者不异马也,所求不异,如黄、黑马有可有不可,何也?可与不可,其相非
明。如黄、黑马一也,而可以应有马,而不可以应有白马,是白马之非马,审矣!

    曰:以马之有色为非马,天下非有无色之马。天下无马可乎?

    曰:马固有色,故有白马。使马无色,有马如已耳,安取白马?故白马非马也。白马
者,马与白也。黑与白,马也?故曰白马非马业。

    曰:马未与白为马,白未与马为白。合马与白,复名白马。是相与以不相与为名,未
可。故曰:白马非马未可。

    曰:以“有白马为有马”,谓有白马为有黄马,可乎?

    曰:未可。

    曰:以“有马为异有黄马”,是异黄马与马也;异黄马与马,是以黄为非马。以黄马为
非马,而以白马为有马,此飞者入池而棺椁异处,此天下之悖言辞也。

    以“有白马不可谓无马”者,离白之谓也;不离者有白马不可谓有马也。故所以为有马
者,独以马为有马耳,非以白马为有马耳。故其为有马也,不可以谓“白马”也。

    以“白者不定所白”,忘之而可也。白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非白也。马者,
无去取于色,故黄、黑皆所以应;白马者,有去取于色,黄、黑马皆所以色去,故唯白马独
可以应耳。无去者非有去也,故曰:“白马非马”。

    指物论第三

    物莫非指,而指非指。

    天下无指,物无可以谓物。非指者天下,而物可谓指乎?

    指也者,天下之所无也;物也者,天下之所有也。以天下之所有,为天下之所无,未
可。

    天下无指,而物不可谓指也。不可谓指者,非指也?非指者,物莫非指也。

    天下无指而物不可谓指者,非有非指也。非有非指者,物莫非指也。物莫非指者,而指
非指也。

    天下无指者,生于物之各有名,不为指也。不为指而谓之指,是无部为指。以有不为指
之无不为指,未可。

    以“指者天下之所无”。天下无指者,物不可谓无指也;不可谓无指者。非有非指也;
非有非指者,物莫非指、指非非指也,指与物非指也。

    使天下无物指,谁径谓非指?天下无物,谁径谓指?天下有指无物指,谁径谓非指、径
谓无物非指?

    且夫指固自为非指,奚待于物而乃与为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