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袁石浦            

                  ·(明)陶望龄·

       天下有二等自在人,一大睡者,二大醒者。惟梦魇未觉人,谓睡着则已
     欲醒,谓醒则正在梦境,如号谵呓,纯是苦趣。仆,梦魇者也。足下虽振其
     手,摇其足,未肯霍然寤也,欲自在得耶?忆侍雅论时,觉身心时时有益。
     自远胜友,转复茫然。虽自鞭策,较往日已加紧切,而愈求愈远,不自知其
     入于支配艰僻之内。此古人所以愿亲近善知识,以为甚于衣食父母也。长安
     如弈棋,世路艰难矣,叹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