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老婆的哲学            
                                    李宗吾

    大凡一国之成立,必有一定重心,我国号称礼教之邦,首重的就是五伦。古之圣人,于
五伦中,特别提出一个孝字,以为百行之本,故曰:“事君不忠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
战阵无勇非孝也。”全国重心在一个孝字上,因而产出种种文明,我国雄视东亚数千年良非
无因也。自从欧风东渐,一般学者大呼礼教是吃人的东西,首先打倒的就是孝字,全国失去
重心,于是谋国就不忠了,朋友就不信了,战阵就无勇了,有了这种现象,国家焉得不衰
落,外患焉得不欺凌?

    我辈如想复兴中国,首先要寻出重心,然后才有措手的地方。请问:应以何者为重心?
难道恢复孝字吗?这却不能,我国有谋学者,戊戌政变后,高唱君主立宪,后来袁世凯称
帝,他首先出来反对,说道:“君主这个东西,等于庙中之菩萨,如有人把他丢在厕坑内,
我们断不能洗净供起,只好另塑一个。”他这个说法,很有至理,父子间的孝字不能恢复,
所以我辈爱国志士,应当另寻一个字,以代替古之孝字,这个字仍当在五伦中去寻。

    五伦中君臣是革了命的,父子是平了权的,兄弟朋友之伦,更是早已抛弃了,犹幸五伦
中尚有夫妇一伦,巍然独存。我们就应当把一切文化,建筑在这一伦上,全国有了重心,才
可以说复兴的话。

    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也,积爱成孝,所以古时的文化建筑在孝字上。世间的丈夫,
无不爱其妻也,积爱成怕,所以今后的文化,应当建筑在怕字上。古人云:“天下岂有无父
之国哉”,故孝字可以为全国重心,同时可说,“天下岂有无妻之国哉”,故怕字也可以为
全国重心,这其间有甚深的哲理,诸君应当细细研究。

    我们四川的文化,无一不落后,惟怕学一门,是很可以自豪的。河东狮吼,是怕学界的
佳话,此事就出在我们四川。其人为谁?即是苏东坡所做方山子传上的陈[忄造]季常。他
是四川青神人,与东坡为内亲;他怕老婆的状态,东坡所深知,故作诗赞美之曰:“忽闻河
东狮子吼,挂杖落手心茫然。”四川出了这种伟人,是应当特别替他表扬的。

    我们读方山子传,只知他是高人逸事,谁知他才是怕老婆的祖师。由此知:怕老婆这件
事,要高人逸士才做得来,也可说:因为怕老婆才成为高人逸士。方山子传有曰:“环堵萧
然,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俨然瞽腴底豫气象。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亦无不是的妻
子,虞舜遭着父顽母嚣,从孝字做工夫,家庭卒收底豫之效;陈季常遭着河东狮喉,从怕字
做工夫,闺房中卒收怡然自得之效,真可为万世师法。

    怕老婆这件事,不但要高人逸士才做得来,并且要英雄豪杰才做得来。怕学界的先知先
觉,要首推刘先生,以发明家而兼实行家。他新婚之夜,就向孙夫人下跪,后来困处东吴,
每遇着不了的事,就守着老婆痛哭,而且常常下跪,无不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他发明这种
技术,真可渡尽无边苦海中的男子。诸君如遇河东狮吼的时候,把刘先生的法宝取出来,包
管闺房中呈祥和之气,其乐也融融,其乐也泄泄。君子曰,刘先生纯怕也,怕其妻施及後
人;怕经曰:“怕夫不匮,永锡尔类”,其斯之谓欤。

    陈季常生在四川。刘先生之坟墓,至今尚在成都南门外。陈刘二公之後,流风余韵,愈
传愈广,怕之一字,成了四川的省粹。我历数朋辈交游中,官之越大者,怕老婆的程度越
深,几乎成为正比例。诸君闭目细想,当知敝言不谬。我希望外省到四川的朋友仔仔细细,
领教我们的怕学,碾转传播,把四川的省粹,变而为中华民国的国粹,那么,中国就可称雄
了。

    爱亲爱国爱妻,原是一理。心中有了爱,表现出来,在亲为孝,在国为忠,在妻为怕,
名词虽不同,实际则一也。非读书明理之士,不知道忠孝,同时非读书明理之士,不知道
怕。乡间小民,往往将其妻生捶死打,其人率皆蠢蠢如鹿豕,是其明证。

    旧礼教注重忠孝二字,新礼教注重怕字,我们如说某人怕老婆,无异誉之为忠臣孝子,
是很光荣的。孝亲者为“孝子”,忠君者为*忠臣”,怕婆者当名“怕夫”。旧日史书有
“忠臣传”,有“孝子传”,将来民国的史书,一定要立“怕夫传”。

    一般人都说四川是民族复兴根据地,我们既负了重大使命,希望外省的朋友,协同努
力,把四川的省粹,发扬光大,成为全国的重心,才可收拾时局,重整山河,这是可用史事
来证明的。

    东晋而后,南北对峙,历宋齐梁陈,直到隋文帝出来,才把南北统一,而隋文帝就是最
怕老婆的人。有一天独孤皇后发了怒,文帝吓极了,跑在山中,躲了两天,经大臣杨素诸
人,把皇后的话说好了,才敢回来。兵法曰:“守如处女,出入脱兔。”怕经曰:“见妻如
鼠,见敌如虎。”隋文帝之统一天下也宜哉!闺房中见了老婆,如鼠子见了猫儿,此守如处
女之说也;战阵上见了敌人,如猛虎之见群羊,此出如脱兔之说也。聊斋有曰:“将军气同
雷电,一入中庭,顿归无何有之乡;大人面若冰霜,比到寝门,遂有不堪问之处。”惟其入
中庭而无何有,才能气同雷电,惟其到寝门而不堪问,才能面若冰霜,彼蒲松龄乌足知之。

    隋末天下大乱,唐太宗出来,扫平群雄,平一海内。他用的谋臣,是房玄龄。史称房谋
杜断,房是极善筹谋之人,独受着他夫人之压迫,无法可施,忽然想到:唐太宗是当今天
子,当然可以制服她,就诉诸太宗。太宗说:“你喊她来,等我处置她。”哪知房太太,几
句话,就说得太宗哑口无言,私下对玄龄道:“你这位太太,我见了都害怕,此后你好好服
从她的命令就是了。”太宗见了臣子的老婆都害怕,真不愧开国明君。当今之世,有志削平
大难者,他幕府中总宜多延请几个房玄龄。

    我国历史上,不但要怕老婆的人才能统一全国,就是偏安一隅,也非有怕老婆的人,不
能支持全局。从前东晋偏安,全靠王导谢安,而他二人,都是怕学界的先进。王导身为宰
相,兼充清谈会主席,有天手持麈尾,坐在主席位上,正谈得高兴,忽报道:“夫人来
了”,他连忙跳上犊车就跑,把麈柄颠转过来,用柄将牛儿乱打。无奈牛儿太远,麈柄太
短,王丞相急得没法。后来天子以王导功大,加他九锡,中有两件最特别之物,曰:“短辕
犊”,“长柄麈”。从此以後王丞相出来,牛儿挨得近近的,手中麈柄是长长的,成为千古
美谈。孟子曰:“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王丞相对于他的夫人,可
真可谓孤臣孽子了,宜其事功彪柄。

    符坚以百万之师伐晋,谢安围棋别墅,不动声色,把符坚杀得大败,其得力全在一个怕
字。“周婆制礼”,这个典故,诸君想还记得,谢安的太太,把周公制下的礼改了,用以约
束丈夫。谢安在他夫人名下,受过这种严格教育,养成养成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习惯,符
坚怎是他的敌手。

    符坚伐晋,张夫人再三苦谏,他怒道:“国家大事,岂妇人女子所能知。”这可谓不怕
老婆了,后来淝水一战,望见八公山上草木,就面有惧色,听见风声鹤唳,皆以为晋兵,他
胆子怯得个这样,就是由于根本上,欠了修养的缘故。观于谢安符坚,一成功,一失败,可
以憬然悟矣。

    有人说外患这样的猖獗,如果再提倡怕学,养成怕的习惯,日本一来,以怕老婆者怕
之,岂不亡国吗?这却不然,从前有位大将,很怕老婆,有天愤然道:“我怕她做甚?”传
下将令,点集大小三军,令人喊他夫人出来,厉声道:“喊我何事?”他惶恐伏地道:“请
夫人出来阅操。”我多方考证,才知道这是明朝戚继光的事。继光行军极严,他儿子犯了军
令,把他斩了,夫人寻他大闹,他自知理亏,就养成怕老婆的习惯。谁知这一怕反把胆子吓
大了,以後日本兵来,就成为抗日的英雄。因为日本虽可怕,总不及老婆之可怕,所以他敢
于出战。诸君读过希腊史,都想知道斯巴达每逢男子出征,妻子就对他说道:“你不战胜归
来,不许见我之面。”一个个奋勇杀敌,斯巴达以一蕞尔小国,遂崛起称雄,倘平日没有养
成怕老婆的习惯,怎能收此良果?

    读者诸君,假如你的太太,对于你,施下最严酷的压力,你必须敬谨承受,才能忍辱负
重,担当国家大事,这是王导、谢安、戚继光诸人成功秘诀。如其不然,定遭失败。唐朝黄
巢造反,朝廷命某公督师征剿。夫人在家,收拾行李,向他大营而来。他听了愁眉不展,向
幕僚说道:“夫人闻将南来,黄巢又将北上,为之奈何?”幕僚道:“为公计,不如投降黄
巢的好。”此公卒以兵败伏法。假令他有胆量去迎接夫人,一定有胆量去抵抗黄巢,决不会
失败。

    我们现处这个环境,对日本谈抗战,对国际方面,谈外交手腕,讲到外交,也非怕学界
中人,不能胜任愉快。我国外交人才,李鸿章为第一。鸿章以其女许张佩伦为妻,佩伦年已
四十,鸿章夫人,嫌他人老,寻着鸿章大闹。他埋头忍气,慢慢设法,把夫人的话说好,卒
将其女嫁与佩伦。你想:夫人的交涉都办得好,外国人的交涉,怎么办不好?所以八国联
军,那么困难的交涉,鸿章能够一手包办而成。

    基于上面的研究,我们应赶急成立一种学会,专门研究怕老婆的哲学,造就些人才,以
备国家缓急之用。旧礼教重在孝字上,新礼教,重在怕字上。古人求忠臣于孝子之门,今后
当求烈士于怕夫之门。孔子提倡旧礼教,曾著下一部《孝经》,敝人忝任黑厚教主,有提倡
新礼教的责任,特著一部《怕经》,希望诸君,不必高谈*裁矗*只把我的《怕经》,早夜虔
诵百遍就是了。

    教主曰:夫怕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怕。

    教主曰:其为人也怕妻,而敢于在外为非者鲜矣。人人不教为非,而谓国之不兴者,未
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怕妻也者,其复兴中国之本欤。

    教主曰:惟大人为能有怕妻之心,一怕妻而国本定矣。

    教主曰:怕学之道,在止于至善,为人妻止于严,为人夫止于怕。家人有严君焉,妻子
之谓也。妻发令于内,夫奔走于外,天地之大义也。

    教主曰:大哉妻之为道也,巍巍乎惟天为大,惟妻则之,荡荡乎无能名焉,不识不知,
顺妻之则。

    教主曰:行之而不著焉,习矣而不察焉,终身怕妻,而不知为怕者众矣。

    教主曰:君子见妻之怒也,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必诚必敬,勿之有触焉而
矣。

    教主曰:妻子有过,下气怡声柔色以谏,谏若不从,起敬起畏,三谏不听,则号泣而随
之;妻子怒不悦,而挞之流血,不敢急怨,起敬起畏。

    教主曰:为人夫者,朝出而不归,则妻倚门而望,暮出而不归,则妻倚闾而望,是以妻
子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教主曰:君子之事妻也,视于无形,听于无声,如闺门,鞠躬如也,不命之坐,不敢
坐,不命之退,不敢退,妻忧亦忧,妻喜亦喜。

    教主曰:谋国不忠非怕也,朋友不信非怕也,战阵无勇非怕也。一举足而不敢忘妻子,
一出言而不敢忘妻子,将为善,思贻妻子令名,必果;将为不善,思贻妻子羞辱,必不果。

    教主曰:妻子者,丈夫所托而终身者也,身体发肤,属诸妻子,不敢毁伤,怕之始也;
立身行道,扬名于後世,以显妻子,怕之终也。

    右经十二章,为怕学入门之道,其味无穷。为夫者,玩索而有得焉,则终身用之,有不
能尽者矣。

    新礼教夫妻一伦,等于旧礼教父子一伦,孔子说了一句,“为人止于孝”,同时就说
“为人父止于慈”,必要这样,才能双方兼顾。所以敝人说:“为人夫止于怕”,必须说
“为人妻止于严”,也要双方兼顾。

    现在许多人高唱“贤妻良母”的说法,女同志不大满意,这未免误解了。“贤妻良母”
四字,是顺串而下,不是二者平列。贤妻即是良母,妻道也,而母道存焉。人子幼时,受父
母之抚育,稍长出外就傅,受师保之教育,壮而有实,则又举而属诸妻子。故妻之一身,实
兼有父母师保之责任,岂能随随便便,漫不经意吗?妻为夫纲,我女同志,能卸去此种责任
吗?

    男子有三从,幼而从父,长而从师,由壮至老则从妻,此中外古今之通义也。我主张约
些男同志,设立“怕学研究会”,从学理上讨论;再劝导女同志,设立“吼狮练习所”练习
实行方法,双方进行,而谓怕学不昌明,中国不强盛者,未之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