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网上
作者:佚名


第一章 缘份的天空

秋天, 是校园最美丽的季节. 可是, 此刻的我, 正埋首於一大堆的功课之中. 距离毕业不足一年,
不得不努力一点.
常听人说主修电脑的出路不错.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说法是否正确, 但是单从过 去三年艰苦的
日子来看, 代价似乎太大了.
像现在, 我已在电脑前工作了差不多二十小时, 还没有好好睡过一觉. 其实所 谓好好睡一觉, 也
只不过是三四小时的睡眠罢了. 唉, 真命苦.
不过, 主修电脑也有它的好处的. 像 Internet 这种东西便只有我们的份儿. 但是如果花太多时间
玩 Internet 的话, 代价可能会是你的学期成绩.
正当我埋头苦干地为我的程式除错时, 萤幕上打出了几行:
  Message from Talk_Daemon@cs at 15:55 ...
  talk: connection requested by someone@somewhere.out.there.
  talk: respond with: talk someone@somewhere.out.there
既然除错没有甚麽进展, 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於是我们开始了对话.
"你好! 打扰你吗?"
"没有, 不要担心.我正想休息一下."
"很忙吗?"
"是的, 昨天晚上一直login 到现在."
"昨天? 现在是甚麽时候了?"
"下午四时."
"那麽你有没有睡?"
"没有, 所以才说想休息一下."
"对不起, 打扰你休息."
"不要紧. 对我们这些"电脑人"来说,不用对著一大堆的程式已是一种休息."
":)"
"你呢? 你那儿是甚麽时候?"
"差不多午夜了."
"还没有睡?"
"是的."
"很忙?"
"倒也不是. 只是还没有甚麽睡意."
"唔... 我们有十六小时的时差,我想你一定是在美国或加拿大吧?"
"对的. 西雅图."
"环境好吗?"
"还可以. 只是冬天比较冷."
"现在有没有下雪?"
"没有. 今晚还可以看到很多星星."
"很羡慕呢! 我已经忙到连白天和黑夜也不关心了."
"还要忙多久?"
"不知道. 或者可以说根本没有空闲的时候."
"那怎麽行? 太辛苦了!"
"有甚麽办法?香港的教育制度就是这样,连大学也不例外."
"所以爸爸便送了我来这里读书."
"感觉如何?"
"没有那种吃不消的感觉,不过有点寂寞."
"一个人住?"
"不是,同住的还有一个女孩.不过她到了朋友家玩,我想她今晚不回来了."
"你主修甚麽科目?"
"Fine Arts."
"难以想像!"
"是的, 我也有这种感觉.有时回想, 也不知自己为甚麽会选这科."
"读得还好吧?"
"我想没甚麽问题."
"那已经不错了!"
"对的, 我也是这样想.凡事不要太苛求,人也会开心一点."
"绝对同意!"
谈到这里, 发觉已经差不多五时.我想是时候挂断了.
"唔... 对不起, 我想我要继续我的工作了."
"噢... 我忘了你正忙得很呢!"
"不要紧. 有机会再谈吧.呀, 你叫甚麽名字?"
"严心怡. 你呢?"
"伟家贤. 好了,下次再谈吧!"
"好的."
谈话到此结束.不知为何, 我有点异样的感觉.

第二章 直觉

经过了整整二十四小时的搏斗,终於把功课完成,交了. 不用说,第一件事是睡觉. 醒来时已是第
二天的晚上.
吃过晚饭後,照例 login 看看有没有e-mail. 电脑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结果发现一封来自
someone 的. someone? 不就是心怡吗?
急不及待地打开来看:
Dear 家贤,
很高兴在 Internet 上认识你.希望上次没有打扰你的工作吧.
上次和你 talk 完後,我一直在想:Internet 的发明者真伟大啊!只要这麽 一部电脑, 便可以和世界
各地的人沟通.其实我还是第一次用talk 这个功 能呢!因此, 你是我在Internet 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我想你是个很勤力的学生吧!不然你不会对著你的电脑埋头苦干的.要保重啊!
我不知道应否再talk 你, 因为我担心又打扰你的工作.有空的时候,给我 一个 e-mail 吧!
Best regards,
心怡.
看完心怡的e-mail 後已是晚上九时,西雅图应该是早上五时了.不过我还是执行了 finger 这个指
令一次, 结果是意外的:
 Login: someone       In real life: Angela Yim Sum-yee
 Directory: /home/someone   Shell: /bin/csh
 On since Tue Oct 30 22:34:56 on ttyp1 from somewhere
 No Plan.
为了证实资料的可信性,我尝试 talk 她. 电脑没有拒绝我,不过我等了三分钟才有回覆.
"是家贤吗?"
"是的. 为甚麽还没睡觉?"
"唔... 其实我已睡了,不过我没有logout. 是你的 talk request 把我叫醒的."
"对不起. 那你为甚麽不logout 才去睡?"
"我想你可能会talk 我吧."
"你怎麽知道我会talk 你呢?"
"直觉. 女孩子的直觉是很灵验的,信不信由你."
"如果我今晚没talk 你, 你会怎样?"
"没甚麽, 反正我在睡觉嘛.呀, 你做完你的功课没有?"
"交了. 足足捱了二十四小时."
"一定是很辛苦了.有好好睡一觉吗?"
"这个当然! 我从昨晚十一时一直睡到现在.刚刚才吃过晚饭."
"换作是我, 我想我早已支持不住了."
"我想是的. 这种非人生活并不是每个女孩都可以支持得住.因此我的班上只有三个女孩."
"很失望吧?"
"也没甚麽,反正我没有空闲的时间做其他的事."
"那你的生活不是很枯燥乏味吗?"
"也许是的. 幸好还有一部电脑,和 Internet."
"想你也很少跟朋友见面吧?"
"是的. 而且他们大都有account, 所以很多时都是用e-mail 联络."
"不是很方便吗?"
"也许吧. 不过有时我想,究竟 Internet 把人的距离拉近了还是拉远了?"
"对我来说是拉近了,可能我在这儿没甚麽朋友吧!"
"你到了西雅图多久?
"才一年多."
"没有要好的朋友吗?"
"朋友是有的,不过不太熟稔."
"我明白了. 不过人与人相处有时真的需要一点缘份."
"像我和你?"
":)"
"那麽你除了我这个Internet 朋友外, 还有没有别的?"
"暂时没有, 不过我不排除将来这个可能性."
"你怎麽看在Internet 上认识的朋友?"
"跟其他朋友一样,甚至更要好也说不定."
"为甚麽?"
"因为沟通的机会多了.换作是其他朋友,可能一个月也不见一次."
"我也这麽想.呀, 你等我一会儿."

第三章 心动

"你去了那儿?"
"我把窗帘拉上了.太阳已经出来啦!"
"噢, 对不起, 我想你还是回去再睡吧.不然的话便没有精神上课了."
"不要紧, 今天是星期六,我没有课."
"噢, 是的. 你看,我连星期几也记不起了."
"不会有一天连我也记不起吧?"
"这个嘛...... ;)"
"我想我也不会的.:)"
"不然你也不会不logout 在等我呢!"
"谁说在等你?:P"
"那麽你今天打算做些甚麽?"
"还没想. 也许只是看看书,听听音乐就是了."
"不外出逛逛吗?"
"一个人, 没甚麽地方想去."
"那麽还是留在家里吧.家始终是最好的."
"我想是吧, 虽然我的家人都在香港."
"你有没有兄弟姊妹?"
"一个哥哥."
"对你好吗?"
"很疼我. 我想是我的福气吧."
"很羡慕你呢!我就只得自己一个了."
"会不会很闷,很寂寞?"
"有时会的. 尤其是不开心的时候."
"那时你会做些甚麽?"
"到外面走走吧.困在家里只会越来越不开心."
"你会去那儿?"
"说不定, 不过一定不会去人多的地方.到那里只是麻醉自己."
"你还没有答我的问题呀!"
"噢, 是的. 我想只要是看到海的地方我都会去."
"你很喜欢海吧?"
"是."
"我也是!"
"西雅图有没有可以看到海的地方?"
"我想有的. 不过我还没去过."
"我想一定比香港看到的美丽.有机会的时候一定要看看,然後告诉我."
"好的."
"话说回头, 你有跟家人联络吗?"
"有. 间中也会通通IDD."
"怎样也比不上在Internet 便宜吧?"
"是的. 所以哥哥打算申请一个Internet account."
"那时你就不会那麽闷了."
"应该是吧. 呀,你呢? 今天打算做些甚麽?"
"抱头再睡!"
"噢, 我差点忘了,你那儿已是午夜呢!"
"是的. 我想我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否则我一定捱不到毕业."
"还有多久?"
"明年五月. 不过毕业礼在十一月才举行."
"如果可以参加你的毕业礼就好了."
"谁知道? 也许真的可以呢!"
"也许吧. 我很想回香港.我很想念我的家人和朋友啊!"
"那麽你放假时会否回来?"
"不知道. 我当然想,不过机票太贵了."
"我明白了. 不过别忘记,你还有我这个Internet 朋友在身边呢!"
"是的. 我想问:我可不可以随时talk 你?"
"当然可以!"
"谢谢你."
"你今晚不会又不logout 在等我吧?"
"不告诉你! "
"无论如何, 你可以随时找我.找不到的时候就用e-mail 吧."
"好的. 我想你也要去睡了."
"我想也差不多了."
"晚安! 再见!"
"早晨! 再见!"
看看时钟, 原来已是凌晨一时多-- 我竟跟心怡谈了四个小时.不知为何, 在这四小时的谈话里,
我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是心动的感觉吧?

第四章 两心渐近

虽然 Internet 是我们主修电脑的学生的专利,但花四小时在talk 上毕竟太奢侈了, 因为大部份人
都宁愿把时间用来做功课,或者睡觉. 心怡似乎也明白这一点, 因为很多时我都会在 login 的期
间收到她的e-mail. 而我也真的很忙, 所以虽然知道她就在网上,但也没有 talk 她. 不过我却是想
著她的.
转眼又到考试的季节.加上一大堆的projects, 日子过得很痛苦. 不要说睡觉,连吃饭的时间也没
有.眼看别人的大学生活轻松自在, 多姿多采, 为甚麽自己的却是如此?
如是者过了两个星期,也不知自己是否还活著.带著不知是否仍属於自己的身躯返回宿舍, 也不
管还没有吃饭,倒头便睡. 上天真好,今晚是平安夜,我终於可以平安渡过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圣诞日的下午.在这个节日,大部份的宿生都不会留在宿舍, 因此宿舍很宁静.
留下来的, 就只有我们这些苟延残喘的一群, 和那些仍在与 恶势力对抗的宿生. 真不明白为甚
麽有些导师总喜欢把 project 的 deadline 定在圣诞节之後. 有些无良的更把 deadline 定在一月一
日.
望著惨白的天花板, 忽然想起心怡. 不知她平安夜过得开心吗? 想起已有一个 星期没回信给她,
於是起床写了句:
Dear 心怡:
你好吗? 平安夜过得开心吗?
对不起这麽迟才回信, 不过我还是惦记著你的. 事实上我昨晚才把所有 projects 做完, 才可以真
正的松一口气. 不过, 我整个人已崩溃了. 因此, 我由昨晚一 直睡到现在. 平安夜对我的意义, 也
许就只是好好睡一觉罢了.
有时也不明白, 为甚麽要把自己如此折磨. 明知如何努力, 最後的成绩还不是跟其他同学差不多!
为甚麽还要如此卖命? 上星期回家的时候, 妈妈看见我的 样子, 吓了一跳. 我自己照镜一看, 也
不相信这个就是自己. 你说, 我这样究 竟为了甚麽?
回想过去这三年多, 似乎除了读书外, 一片空白. 大学生活不应是这样的吧? 可是, 我实在无能为
力. 这究竟是谁的错?
对不起, 我想我太激动了. 不用担心, 休息一下应该没事的. 有空的话, 告诉我你的近况吧.
Yours, 家贤.
把信寄出後, 回头再睡. 再次醒来的时候, 发觉心怡的回覆已在我的 account  等著:
Dear 家贤:
一星期也没收到你的回信, 你一定很忙了. 虽然好几次我都看见你在网上, 但我还是不忍心打扰
你. 不过每次我都没有立即 logout, 因为我不知道你会否 talk 我. 是不是很傻呢?
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 终於收到你的 e-mail, 不过看後很心痛. 辛苦了你吧? 怎麽那些导师这样残
忍? 你要好好休息, 不要病倒啊! 不然的话便没有人给我诉心事了!
平安夜我参加了一个舞会, 不过没有甚麽特别. 虽然有很多男孩子邀请我跳舞, 但是我却在想:
如果你可以做我的舞伴就好了...
Take care, 心怡.
看罢心怡的信, 我感到很安慰. 虽然她在远方, 但她给我的那份细心和关怀的 感觉, 彷佛就在身
边一样. 正当我还在想著的时候, 我收到她的 talk request.
"家贤!"
"是. 你好吗?"
"还算不错. 你没事吧?"
"我想没问题的,只是圣诞节又报销了. 在这儿读书至今, 除了第一年的圣诞节 可以开开心心渡过以外, 这几年都没有好日子过. 去年连除夕也牺牲了, 因为有一个 project 在一月一日交."
"不要这样吧! 至少你那时还没认识我呢!"
"是的. 我很开心收到你的 mail."
"你不知人家每天都在等的吗? 这麽迟也不回信, 我担心你捱不住病倒呀!"
"对不起, 但我实在很忙."
"说笑而已! 我当然知道你是很忙的. 有时我也看到你在网上. 不过我想, 既然你还在网上, 那应该没甚麽问题了, 这样我才放心下来. 不过, 当我知道你的近况後, 我很难过."
"谢谢你的关心. 其实我们这些读电脑的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 我只是发点牢骚 罢了."
"那干吗拿我来做对象?"
"因为我知道你会关心我的. :)"
"谁关心你? 我跟你相距十万八千哩, 你的事与我何干? :P"
"那你为甚麽常常在我工作的时候 login, send mail 给我, 然後又不 logout?"
"你怎麽知道?"
"别忘了我是读电脑的, 总有办法. ;)"
"讨厌! :P 照你那样说, 我 login 及 logout 的时间你也知道了?"
"是的."
"你真可恶!!!"
"其实也只是想著你而已."
"..."
"怎麽不说话?"
"我不知道说甚麽才好. 呀, 差点忘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刚才爸爸打 IDD 给 我, 说哥哥农历新年前结婚, 要我回去一趟."
"真的?"
"没有骗你. 我想我们可以约个时间见面呢! 到时才跟你约定吧, 哥哥已开了 account, 我仍然可以跟你联络的."
以後的说话, 我已听不进去了.

第五章 约会前夕

自从知道心怡回来的消息後, 心情总不能平静下来. 虽然很想知道她是个怎样的女孩, 但又担心见面会破坏大家在彼此心目中的印象, 反而令这段关系结束. 可能是想得太多的缘故, 近来的精神也有点恍惚. 幸好新学期刚刚开始, 功课还不算太忙.
这天在整理 account 的档案时, 又收到心怡的 talk request.
"家贤, 我回来了!"
"甚麽时候回来的?"
"前天."
"为甚麽不早点通知我?"
"给你一个惊喜嘛! 难道你会来接机吗?"
"我还没见过你呢!"
"最出众的一个就是了! :)"
"回来多久?"
"一星期. 我还要回去上课."
"那麽现在是否很忙了?"
"也不是, 只是帮哥哥打点一些琐碎的事. 不过原来结婚并不是这麽简单的一回 事的."
"所以你将来还是不要结婚了. ;)"
"谁知道..."
"怎麽了? 不开心吗?"
"没有甚麽. 呀, 我们说过见面的, 是吗?"
"是的. 你甚麽时候有空?"
"明天下午如何?"
"应该没问题的. 我们在那儿见面?"
"唔...我很久没看过海了. 不如去石澳吧."
"好的. 我也很久没去过那儿了. 不过, 我们怎样识别对方?"
"明天不是假期, 应该没甚麽人的. 不过, 我会穿一条白色的裙子. 你呢?"
"我...还没有想过."
"那怎麽办?"
"不如看看我们有没有缘相遇吧. :)"
"如果我们找不到对方呢?"
"那是天意了. 但是如果我们遇上, 那将会是很浪漫的."
"这个主意也不错. 就让上天安排一切吧."
"不过始终要定一个时间地点的."
"三点, 沙滩上好不好? ?amp;冬天没太多人会到沙滩的."
"一言为定."
"那麽明天见."
"好的."
虽然冬天到沙滩的人比较少, 但始终有一个机会是我们找不到对方的. 我是否在逃避跟她见面?
在我还没找到答案之前, 却发生了一段插曲.
*** *** ***
"以下是一节天气报告: 位於广东北部之冷锋, 现正稳定向南移动. 与冷锋相联系 之强烈东北季候风, 将於黄昏抵达华南沿岸. 本港地区今晚及明日天气预测: 初时天晴, 黄昏转为多 有雨, 雨势有时颇大. 天气显著转凉, 气温将由黄昏的二十 度下降至明早的十二度左右.
明日下午转为天晴, 天气干燥. 气温将回升至十六度 左右. 吹和缓东北风, 黄昏转吹偏北清劲至强风."
"家贤, 今晚这麽夜归, 记得带雨伞呀!" 妈妈吩咐.
"是" 其实我只是到大会堂看电影罢了. 不过带把雨伞也没甚麽坏处的.
话说回来, 一个人看电影已不是第一次. 而且, 我看的是艺术节的电影, 我的朋友多数都不喜欢看的.
进场後, 由於时间尚早, 在座位上没事可做, 於是四处张望, 看看有没有熟悉的面孔, 却发现一个很标致的女孩就坐在我身边隔一个的座位上. 粉蓝色的长裙, 脸上没施半点脂粉, 但却显出那份清秀. 就在这个时候, 她回过头来, 对著我笑了一笑, 似乎知道我在注视著她.
还来不及反应, 灯光已开始转暗, 电影开始了.
电影结束後打算回家, 却发现外面雷电交加, 下著大雨. 由於很多人没带雨伞, 所以都被迫留下来. 虽然我是例外的一个, 但在这种情况下, 雨伞是没有作用的, 因此也只好等雨稍为小一点才走. 这个时候, 竟又遇上刚才的那个女孩, 她没带 雨伞, 样子有点焦急.
我们相视而笑. 不过, 我并没有上前结识她. 只是来回地踱步, 等待雨势减弱. 不过雨还是下个不停, 结果我只好靠在大堂中的一条圆柱上等待.
忽然, 我觉得有人靠在圆柱的附近. 回头一看, 竟然是她. 我们的距离就只有圆 柱圆周的四份之一, 我们是可以看见对方的. 不过, 我却没有这样做. 这突然而 来的经历, 令我有点惊惶失措.
如是者过了数分钟, 雨没那麽大了, 我决定起程回家. 离开的时候, 忍不住向她 的方向望了一眼. 见她有点焦急的样子, 於是鼓气勇气上前一问.
"你去那儿? 我送你一程好吗?"
"地铁站. 可以吗?"
我本来打算乘小轮过海的, 但我没理由拒绝一个这麽可爱的女孩子的要求吧?
"可以."
"谢谢你."
於是我们一起离开. 虽然雨已没那麽大, 但两个人用一把伞子还是会湿的. 我们靠得很近, 我还可以闻到她的发香.
"刚才的电影, 比我想像中差." 是她开始话题的.
"我也觉得. 不过, 看过也就算了."
"也对的."
"你常一个人看电影的吗?"
"有时吧. 你呢?"
"看电影而定. 不过我的朋友多数都不喜欢看这类电影, 所以只好自己看."
"原来如此."
"你是否赶时间?"
"是的, 约了朋友, 现在已迟到了. 其实你打算到那儿的?"
"乘小轮过海."
"那我不是花了你的时间吗?"
"不要紧, 我不赶时间."
"谢谢你."
说到这里, 我们已到了地铁站的入口.
"我要走了, 谢谢你."
"不用客气."
於是我目送著她离开.
回程往码头的时候, 我才想起, 我们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

第六章 我们有没有明天?

回家後, 还在想著刚才的一幕. 从没想过只会在小说中出现的情节, 竟然发生 在自己身上. 可惜, 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便分手了.
第二天早上 login 的时候, 我把这个经历告诉了心怡.
"早晨心怡. 这麽早 login 在做甚麽?"
"看看有没有 mail. 不要忘记我们约了下午在石澳见面呢."
"当然记得. 三点, 沙滩上嘛."
"是."
"告诉你一件事, 我昨晚有一个奇遇."
"甚麽奇遇? 说来听听."
"我昨晚到大会堂看电影的时候, 遇上了一个梦寐以求的女孩."
"怎样遇上的?"
"说出来你也不相信. 看电影的时候她就坐在我身边隔一个的座位上. 电影结束後外面下大雨, 我们在大堂再次遇上. 後来我还送她到地铁站呢!"
"雨中邂逅? 很浪漫啊! ;)"
"不过, 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便分手了. 也许我们再不会遇上..."
"或者明年你会再遇上她呢!"
"不可能吧? 现实始终是现实..."
"你喜欢她吧?"
"我想是的."
"只是一次见面罢了. 你肯定?"
"我相信我的感觉. 我从没有过那种感觉. 我想就是她了."
"那麽真的很可惜. 不过, 缘份就是如此. 错过的话, 也许不再回来了."
"所以我今天还是若有所失似的."
"那我们还要不要见面?"
"当然要! 你跟她是两回事的."
"那麽下午见你吧. 不要迟到啊!"
"知道了."
"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就谈到这儿吧."
"好的."
*** *** ***
经过昨晚的一场雨, 天气明显比昨天凉了许多. 可是并不如天文台所料, 下午转为天晴. 我到达石澳的时候, 天还是灰的, 而且风很大. 这种天气下在沙滩 上相遇, 好像会有些甚麽事情发生似的.
沙滩上一个人也没有. 也难怪, 在这种天气下, 没有人会来的. 就在我仍四处 找寻心怡的时候, 我看到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孩, 面对著海, 一直没有动过. 於是我向著她的方向走去.
"是心怡吗?"
她回过头来, 给我一个似曾相识的笑容...
"很准时呀!"
"怎麽会...是你!"
"谁说我们再没机会遇上?"
这刻的我, 不知如何反应. 想起早上对她说的那些说话...
"我很早就来了."
"为甚麽?"
"担心你找不到我嘛! 而且, 我想寻回一些失落了的回忆..."
"不过今天的天气似乎不太好."
"是的. 可是我上次到这儿的时候, 天气也是一样..."
"上次是甚麽时候?"
"到西雅图读书之前, 我和他..."
我的心开始向下沉.
"那天的天气跟今天一样. 我们在这儿渡过最後的一天, 他说会等我回来."
"後来呢?"
"半年前, 我们分了手... 他没有解释原因, 只是说这样等下去觉得很辛苦..." 我看见她的眼中泛著泪光.
"对不起."
"不要紧. 这次回来, 我们约了出来见面. 他说後悔对这份感情这麽没信心. 分手以後, 他一直没有认识其他女孩. 他还说想再跟我在一起."
"你怎麽说?" 我的心已差不多跳了出来.
"我拒绝了他."
"为甚麽?"
"因为那份感觉已经消失了."
我们相对无言. 沙滩上的风很大, 而且天色越来越暗.
"我有点冷."
"那麽我们走吧."
不知那里来的胆量, 我竟然去牵她的手. 她没有拒绝. 就这样, 我们由沙滩回程 往巴士站. 她的手真的有点冷, 不过, 我可以给她温暖吗?
在巴士上, 我们都很沉默. 也许大家都明白对方的心事, 所以都不愿意打破这个局面. 不过分手的时候, 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早上跟你说的那些说话..."
"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 哥哥後天便结婚了, 这几天可能会很忙."
"好吧."
结果一星期後我才收到她的 mail.
Dear 家贤:
原谅我不辞而别.
很高兴在 Internet 上认识你. 别人常说 Internet 上不会有真正的朋友, 可是却给我遇上你这个真正关心我的. 我想是我的幸运吧.
我们认识至今, 一切都是那麽完美, 是我从来都不相信会发生的. 特别是那天晚 上在大会堂的偶遇, 更是令我难以忘怀.
不过, 缘份始终有它的局限性, 时间也是永远作弄人的. 我多麽希望你比他早一 点出现, 又或者, 在一年後我才认识你.
以前, 我相信爱是可以弥补大家的距离的. 可是, 最後发觉原来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时间原来也是那样无情, 可以把一切的回忆和感觉冲淡.
我并不想拒绝你的好意, 可是, 我害怕历史会重演. 而且, 在心情尚未平复的时候,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付出真正的感情.
深冬的梅比早春的杜鹃美丽, 如是我信.
我们还是朋友吗?
永远喜欢你的心怡.
就在这个时候, 同房的收音机传来了一首歌:

我盼你出现   像你盼我会出现
尽是梦想装饰每一天
人堕进遥远明天 缠绵在无尽迷恋
叹你我从未见面
你对我思念   像我对你也思念  
未认识心中却挂牵
描划醉人爱情篇 期待热情被燃点
何时能可跟你遇见
如没有和暖情意回忆的冬季  热情没留恋
怎可抗御寒风天
如没有和你情爱连篇的冬季  为何像失恋
开心不会出现
冬天接近  似个预言  明天会遇见
见你于凄迷天
冬天接近  片片寂聊  能生爱共怜
爱我於失望前

<没有回忆的冬季>


<爱在网上>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