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女的魔法书
作者:佚名

   『啊!~~~~。』吴俊祥从床上跳了起来,丢开棉被,怒气冲冲的忘了自己只穿了

  条省布省得离谱的内裤,像是要与人一决生死般的一股脑儿的拉开门,迈着大大的步

  子来到隔壁邻居门口死命的按着门铃。就在他抬起腿准备往门上踹去的当时,门适时

  的开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个打着两条辫子,辫子尾端上还绑着两支      的小女生

  闪着一双大眼一脸迷惑的望着他问着:『你找谁?』

  “嗯!真好听的声音。”吴俊祥半睡不醒的状态下,只觉得小女声的声音悦耳。冷不

  防的,那个吵了他三天的声音又出现在他耳边:“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

  扭扭,咱们来做运动。...........”

  一触即发,吴俊祥整个人清醒了过来,气呼呼的瞪着面前的小女生叫嚣着:『你晓得

  现在是几点吗?』

  『六点半呀!』小女生抬起手看了看表。

  『那你一大早屁股扭的地板都快掉了,不晓得六点半还有人要睡觉吗?』吴俊祥有点

  点抓狂了。

  『六点半已经很晚了,我七点就上班了耶!』小女生甜甜的、不急不徐的说着。

  『我管你几点上班,我只知道我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睡觉,你却该死的连着三

  天,时间一到就把那扭屁股的音乐开得十里外的人都听得见,叫我怎么睡呢?』吴俊

  祥吼得小女生躲到了房门后头去了。

  『你可以过来跟我说,我就会小声一点了嘛! 干嘛那么凶。』小女生一脸委屈的小小

  声的说着,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不对! 是有点泛滥了。身后的音乐停了,隐约可以

  听得出她的哽咽。

  『不准你哭! 我不吃这一套!』吴俊祥见到小女生眼角的泪水,恐吓的说着。

    气氛有点紧张,小女生薄弱的双肩,微微的颤抖着,吴俊祥则是呼吸急促的大口的

  喘着气。突然,那个肇事的音乐又在房里唱了起来。

   『还扭! 把音乐关掉!』吴俊祥发了疯似的指着小女生叫,小女生吓得跌跌撞撞的跑

  进房里,手忙脚乱的找着摇控器,好不容易停掉了音乐。转过身来,看着吴俊祥嚅嚅

  的说:『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我...........。』然后,她瞪大眼睛盯着他看,再

  也说不出话来。

  吴俊祥循着她的眼光低下头去:『啊!~~~~。』惨叫一声后,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

  的房间,关上门后,整着人贴着房门。不可置信的,他再低头看了看自己亢奋的生理

  反应:『Shit!』声音大得连隔壁房间的黄雨蔷都听见了。



  ○          ○          ○          ○          ○          ○          ○



    自从那天早上后,黄雨蔷就没再见到过吴俊祥。也不晓得是真的凑巧,或是吴俊祥

  刻意的躲着她,往常他们一天总能碰上一次面的,可是自从那天后,他已经连着好几

  天都没在晚上到阳台上晾衣服了,奇怪的是每天一早黄雨蔷给阳台上的花浇水时,总

  能见到他的衣服乱乱的挂在晒衣架上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嘛! 他干嘛那么紧张,那

  是每个男生都会有的正常反应呀! 他干嘛反应过度呀!”黄雨蔷不以为然的嘟囔了几

  天后,决定表现她淑女的风度,放下身段,跟他握手言和,毕竟嘛! 好歹也是一墙之

  隔的邻居,总不能这样老死不相往来继续下去吧!




    星期天清晨,黄雨蔷早早就起了床,快快乐乐的准备了一桌子丰盛营养的早餐。

  这就是她打算用来跟吴俊祥和解的利器。解下围裙,拉了拉衣服,转过身子兴致勃

  勃的来到吴俊祥门口,按着门铃。五分钟过了,门内的人一点动静也没有。她不死心

  的再按着门铃,又过了五分钟,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不管了,再迟下去早餐都要

  冷掉了。”黄雨蔷干脆按着门铃,让它就这么迟续的响着。

   『啊!~~~。』吴俊祥甩掉盖在头上的枕头、棉被。“你最好是有火烧屁股的急事

  ,要不然我肯定宰了你!”吴俊祥使尽吃奶的力气,从床上爬了起来,跟着门铃声来

  到门口,还被缠在脚上的棉被给绊倒,好不容易,连滚带爬的抓到了门把,拉开门准

  备炮轰这个扰人清梦的家伙。等他看清楚站在面前的人时,竟然傻傻的就这么盯着黄

  雨蔷看,忘了骂人这回事了。

   『早! 我吵醒你了吗?』黄雨蔷笑着问。

   『没有! 我早就起来了。』吴俊祥见到美女,马上见风转舵的鬼扯着。

   『没有! 我早就起来了。』吴俊祥见到美女,马上见风转舵的鬼扯着。

   『嗯! 那就好!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黄雨蔷见吴俊祥这般和气,一颗忐忑的心才

  稍稍放了下来。

   『道歉? 为什么?』吴俊祥摸不着头序的问着。

   『为了那天的事呀! 不好意思的连吵了你三天。』黄雨蔷腼腼的说着。

   『你是? 』吴俊祥一脸的疑惑。

   『我是你的邻居呀!』黄雨蔷忙着解释。

   『你是那个扭屁股的小妞?』吴俊祥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黄雨蔷。一头乌

 黑柔亮的秀发,一身飘逸的雪纺纱洋装,及腰的长发随意的用丝巾绑着。

   『我是你的邻居,我叫黄雨蔷,不是扭屁股的小妞。』黄雨蔷听到吴俊祥称她是“扭

 屁股的小妞”不由自主的笑了开来。吴俊祥也跟着笑了。

   『忘了那档子事吧! 我也有错,我风度欠佳。』吴俊祥收起笑脸诚恳的对黄雨蔷说。

   『嗯! 那好! 你换件衣服,我做好了早餐,咱们就不计前嫌,握手言合,请你赏个光

 ,捧捧场如何?』黄雨蔷说着伸出手向着吴俊祥。

   吴俊祥握上黄雨蔷的手,竟然有种触电的感觉,顺着手臂往上瞧,黄雨蔷竟也错愕的

 看着他。四目交集,一种莫名的情愫就这么悄悄的在两人间漫了开来。



  ○          ○          ○          ○          ○          ○          ○



   从那天的早餐约会后,吴俊祥跟黄雨蔷间就成了好朋友。所谓好朋友,就是谁也没先

 开口表明心意的、介乎普通朋友与亲密爱人之间的朋友。每天,他们会在夜晚的时候碰

 面,吴俊祥晾着衣服、黄雨蔷浇着花,就这么隔着矮墙,在阳台上聊了起来,等到吴俊

 祥衣角拉得都快脱线了,而黄雨蔷的花盆也都快淹水了,才依依不舍的跟对方道再见。



 有时,吴俊祥A型的特质发作,没来由的心烦,倚在阳台看着黄雨蔷浇花,又对黄雨蔷

 的谈话有一搭没一搭的答着:『不晓得,好烦。』黄雨蔷总会停下手上边的工作,体贴的

 的问他:『要不要过来喝杯咖啡?』等到两人面对面的窝在黄雨蔷的客听里,喝着黄雨蔷

 煮的咖啡,吴俊祥又一反先前的阴霾,谈笑自若的回答着黄雨蔷说:『没什么大事啦! 大

 概A型病毒又发作了。喝了你的咖啡,就不药而愈了。』

   吴俊祥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位居软体部经理。黄雨蔷则是一所双语幼稚园里的主任

 。没认识黄雨蔷之前,吴俊祥的生活是朝三晚九,就是每天凌晨三点前不就寝,九点前

 绝不起床。而黄雨蔷的生活跟吴俊祥则是颠倒,没认识吴俊祥前,十点过后就是她的睡

 眠时间。但是,自从双方都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后,吴俊祥在阳台上跟黄雨蔷道过晚安后

 ,果真带着黄雨蔷的祝福,嘴角扬着笑的进入梦乡,而黄雨蔷陪着吴俊祥喝了几杯咖啡

 后,就只能张大眼睛的数着羊,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隔天,黑着两个眼圈,带

 着小朋友上课。




    这天夜里,黄雨蔷送走吴俊祥后,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索兴放弃跟周公周旋,起身

  来到书桌前,不经意的瞧见前阵子,那个大班叫颜惠菁小朋友送给她的那本名为“小

  魔女的魔法书--⒈⒐⒐⒍年星座恋爱白皮书”杂志,随意的翻了翻,属於她的星座运

  势出现眼前,她看了看内容:“本月运势:处女座的你,将会遇到让你心动的对象,他

  可能是你的一个老朋友,也可能是一个死对头。没错,你们正是所谓的欢喜冤家,但

  是对方可能是个粗心的狮子座,对於暗藏在你俩之间的情愫,丝毫未觉,因此;你们

  的恋情可能会因为你的矜持或是他的迟钝而夭折,但;若有适时的第三者介入,则能

  圆满的开花结果,踏上红地毯的那端,所以,处女座的你,千万不要再让你那莫须有

  的矜持,误了你的机缘,错过了这次大好的机会。”『哈! 鬼扯!』黄雨蔷读完杂志

  上的短文,一点也不以为然的对着手中的杂志嗤之以鼻,厌恶的将杂志丢进书报架里

  。再度躺回床上,她想起了几天前回家时候,母亲千篇一律的说教:『不是我爱念你,

  看看你! 好歹也是个大学毕业生,放着好好的秘书工作不作,跑去当什么幼稚园老师

  ,你当你还十七八岁呀! 都快三十岁了,成天的跟那一群小毛头玩在一起。看看你同

  学蔡碧霜,当了两年秘书就嫁给老板了,现在整天就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连孩子都

  不用自己带,前几天在百货公司里遇到我,还要我问问你,你们幼稚园收几岁以上的

  孩子。女孩子家呀! 三十岁一过行情就下跌了,你这么整天的跟那些小孩子在一起,

  遇到的不是人家的老公就是些欧巴丧,有人要跟你介绍,你也像躲瘟疫似的死都不答

  应,说什么这事强求不来,可遇而不可求,你窝在那种地方,怎么遇怎么求呀! 女孩

  子,终究是要有个归宿的。』黄雨蔷叹了口气,翻过身子。

    黄雨蔷是外文系毕业的,当初也是跟其他同学一样,毕了业进了家规模不小的贸易

  公司当助理秘书,朝九晚五的日子也安安稳稳的过了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在回家

  的路上经过一家幼稚园的筹备处,看到了贴在门口的求才广告:“我们需要你,如果你

  能说写流利的英文。我们欢迎你,如果你喜欢跟天真的孩子相处。我们诚挚的等待你

  的加入,跟我们一起共同灌溉这片净土,给孩子们一个无忧无虑的成长空间,快乐的

  童年。”就是这短短的几行字,深深的打动了她的心,让她毅然决然的挥别多采多姿

  的上班族生活,加入幼教的行列。由於专职的任课老师须执照,而黄雨蔷又有不错的

  钢琴底子,因此;园长二话不说的就让她坐上了主任位置,教教小朋友的英文,带带

  才艺班的钢琴课。几年下来,上了年纪的的园长已然的将园里的事务全教给她打理了

  ,也不只一次的对她提起:『再过几年,我退休了,园里的事就交给你了,我看得出来

  ,你是真的爱孩子。』黄雨蔷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因为孩子是最单纯的,跟他们在

  一起,没有成人世界的勾心斗角,更没有那股令人作呕的市侩,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

  她能乐在其中的原因,倒是母亲,在她的同学一个个的走入婚姻后,开始对她说教,

  给她精神上、身心上造成不小的压力,直到她终於忍不住的搬了出来,拿出了自己几

  年来的积蓄加上贷款的买了这间公寓,这才结束了她水深火热的日子。叹口气,黄雨

  蔷再翻过身子,伸手拿了床头柜上的摇控器,开了音响。男女深情的对唱,传进她耳

  里:“I wanna make you see, Just what I was, Show you the loneliness, And

  what it does, You walked into my life, To stop my tears.....When you tell

  me that you love me.”伸手拭了拭眼角不听使唤的泪水,黄雨蔷悄悄的在心底问

  自己:“这个人什么时候会出现?”



  ○          ○          ○          ○          ○          ○          ○



    吴俊祥挂了前任女友的哭诉电话,半躺在床上抽着烟。跟王芷薇分手快半年了,但

  是,她的电话常常就这么无预警的在深夜里响起,无非就是跟现在的老公吵架,想找

  个人诉苦罢了。吴俊祥一开始总是抱着愧疚与不舍的心情,静静的听着她的话,渐渐

  的次数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感觉了,毕竟,当初是王芷薇放弃他的,等不及他升上

  经理位置就找了个副理嫁了。倒是他,因为王芷薇的离去,把所有的精神全都放在公

  事上,漂亮的作了几个赚钱的 Case,受到老板的赏识,座上了经理位子,能算是失

  之东  收之桑  吗? 吴俊祥想得出神,给手上的烟烫了手才回过神来。他捻熄烟,甩

  了甩头,不再想王芷薇了。躺进了床上,他枕着手准备就寝,听见了隔璧透过落地窗

  传来的音乐。“这么晚了,她怎么还没睡?”仔细的想听听有没有其他的动静,只听

  清楚了歌词:“Crazy, I'm crazy for feeling so lonely, I'm crazy, Crazy for

  feeling so blue,......And I'm crazy for lovin' you.”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子

  :『难道我爱上了雨蔷?』






  ○          ○          ○          ○          ○          ○          ○

    母亲节前夕,黄雨蔷为园里一年一度的母亲活动会忙得昏天暗地,连着好几天在园

  里帮着替小朋友们准备表演服装跟策划节目,这样早出晚归,跟吴俊祥已经有好几天

  没碰上面了。而吴俊祥在几番思考过自己对黄雨蔷的感觉,终於看清这阵子的相处下

  来,黄雨蔷对自己已经有股不凡的吸引力后,决定找机会对她表明心意,但,连着好

  几个晚上,等在阳台上,总见不到黄雨蔷的身影,几天后,想上门去找她喝杯咖啡都

  见不着人后,开始有些心急了。

    这天,他又到阳台上来等黄雨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了,等到了十一点过后,才见

  到黄雨蔷下了一部车,后头跟着一个手里抱小女孩的男人,说说笑笑的并行的走进了

  公寓。见到这样的画面,让彻夜守候的吴俊祥颇不是滋味。他算准了时间,在他们到

  达黄雨蔷门口时,拉开了房门,故作自若的碰上了他们。

    『嗨! 蔷蔷,这么晚才回来?』吴俊祥挂上最迷人的笑,配上温柔的声音,看了看

  黄雨蔷身旁的男人,才开口说话。

    『ㄜ?.......。』黄雨蔷给吴俊祥一句“蔷蔷。”给当场愣住。

    身旁的男人读出吴俊祥眼中挑衅的意味,也不干示弱的说:『雨蔷,妹妹累了,能

  不能快进房里?』

    『啊?!......喔! 好!。』黄雨蔷还未从吴俊祥给他的震憾中回过神来,又接了颜

  志文这么一招,已经弄不清怎么一回事了。情急之下,在皮包里捞了又捞,就是找不

  到钥匙。

    『蔷蔷,我来。』吴俊祥接过黄雨蔷手里的皮包,三两下就找到了钥匙,熟练的开

  了门,一马当先的进了门,扭开了灯,又像是识途老马似的走到客房门前,打亮了灯

  问着:『蔷蔷,是不是让妹妹睡客房?』然后一副胜利者的模样,看着颜志文。这不是

  第一次了,园里的小朋友家长,真有分身乏术的时候,常把小朋友送到黄雨蔷家来。

    黄雨蔷看着吴俊祥的表现,终於懂了他的意图,送走了像支败战公鸡似的颜志文后

  ,她扬起眉问着吴俊祥:『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嗯! 我等了你好几天了,是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吴俊祥迎上黄雨蔷的目光。

    『And then ?』黄雨蔷双手抱着胸看着吴俊祥。

   吴俊祥仔细的看了看黄雨蔷,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说:『我想,我爱上你了。』

    『你想? 能不能请你认真点。』黄雨蔷对这样的答案不甚满意。

    『我是认真的,我想你应该了解的。』吴俊祥有点急了。

    『为什么选这个时候? 你是受了颜先生的刺激才这么说的。』黄雨蔷咄咄逼人。

    『不是的! 我好几天前就想跟你说了,这阵子,我以为只是习惯了有你的陪伴,心

  情低落的时候,过来找你要杯咖啡喝,不能否认,有一阵子,我以为你只是个很好的

  听众,直到这几天,少了你,阳台似乎不那么吸引我了,好几次夜里睡不着,想过来

  敲你门,又怕你隔天上班太累。这就对了,我不再只是一味的只想要对你一吐不快,

  我也会担心你、挂念你。我想,是我太粗心了,一直没能看清你对我的好,也一直没

  能厘清自己对你的感情,直到今天,看到你身旁出现个他,才唤醒我的危机意识。』

  吴俊祥一口气的把心底的话说完,然后脉脉的看着黄雨蔷。

    『你真的看清楚了吗? 我已经不年轻了,不再有权利去追求罗曼蒂克的爱情。颜先

  生向我表意好一阵子了,我本想忙过这个母亲节后,就要正式跟他交往。』黄雨蔷边

  说着边走进了阳台。

    『你在逃避我!』吴俊祥有点动气的追了出来。

    『你又凶我了。』黄雨蔷背向着吴俊祥。

    『你?!.....Shit,我疼你都来不及了,怎么会舍得凶你?』吴俊祥急的像热锅上的

  蚂蚁。

    『你又骂脏话了。』黄雨蔷还是不看吴俊祥。

    『我!.....Shit, Oh no.....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吴俊祥近乎语无伦次了。

  黄雨蔷的双肩微微的抖动着,由轻微渐渐的加大动作。

  吴俊祥以为黄雨蔷是在抽  ,急忙的扶住她肩膀,扳身过来。原来,黄雨蔷是在极力

  的忍着笑。

    『你!?......。』看见黄雨蔷的笑脸,吴俊祥大大的松了口气。

    『我现在接受你的追求还来不来得及?』黄雨蔷甜甜的问着。

    『为什么是我?』吴俊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就因为你说过的一句话:“女人是用来疼的。”,就凭你对我说:“我疼你都来不

  及了,怎么会舍得凶你?”,够不够?』黄雨蔷甜甜的说着。

    『不够,你少说了三个字!』吴俊祥将黄雨蔷拉进怀里。

    『哪三个字?』黄雨蔷眨着眼装糊涂的问着。

    『我爱你!』吴俊祥深情的吻住了黄雨蔷。

  半晌后,依偎在吴俊祥怀里的黄雨蔷垫起脚尖,悄悄的在吴俊祥耳畔说:『我爱你。』



  ○          ○          ○          ○          ○          ○          ○



    母亲节当天,吴俊祥加入了黄雨蔷,跟她一起表演了活动,在压轴的带动唱里扮爷

  爷,跟黄雨蔷两个人在台上眉来眼去的扭扭屁股、抖抖手脚。下了台后,所有的小朋

  友都指着他们说:『喔!~~恋爱。』

    当晚,黄雨蔷依依不舍的从吴俊祥的怀里挣脱,好不容易赶走了吴俊祥后,窝在沙

  发里温存着方才的甜蜜。书报架里的那本魔法书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走近拿起魔法书

  ,再次的读完属於她的处女座运势,不由得会心一笑。

    明天,她打算把这本书还给颜惠菁,说不定她会把她转送给园里的卓千玉老师,又

  说不定处女座的卓老师是她狮子座爸爸颜志文的另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