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的笑
作者:有机玻璃
    这件事不是我的错,从一开始我就这样想,至今仍然这样认为。仿佛是命中注定,谁也
逃不过。
    那是一个冬天,是圣诞节前的那个平安夜。天很冷,让人怀念起火热的七月。在这样一
个充满节日气氛的周末,除了回忆过去和憧憬未来,我依然无事可做。
    晚上七点,杰的出现使我兴奋。杰是个舞棍,是那种以舞厅为战场,以跳舞为手段,来
达到其目的的舞棍。杰舞跳得确实很棒,说实话我羡慕他。果然,杰又怂恿我随他去跳舞,
鬼使神差,我居然同意了,至今我仍然对此无法理解。
    舞厅在A校,A校是我生活的那座城市最有名的一所大学,和我所在的Z校有天壤之
别,虽然它们只一街之隔。每到节假日这里便聚集着大量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漂亮女人,其中
有一部分来历不明,而另一部分看得出是从各高校赶来得女大学生,学校里枯燥无味的生活
使她们只能寻求向外发展。很自然我和杰的目标就是她们,我深深的知道只有她们才适合
我,并且我也愿意这样做,就算需要付出些什么也在所不惜,我认为值得。
    一眼望去,舞厅陈设不错,椭圆形的大厅,中间是舞池,两边是一张张圆形的桌子,而
桌旁的每张椅子上都坐着一个或丑或美的男人或女人,其中有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儿引起了
我的注意,那是一个长着张男人喜欢的脸的有着满头飘逸长发的女孩儿,她旁边是一位黑毛
衣扎在牛仔裤里的高个女孩儿,虽然坐着但我看的出来,她就是莹。直到现在我仍然奇怪当
时我先注意到的居然不是莹,而是她的同学晓。我和杰就站在离她们不远的暗处,活象两个
猎人,等待着猎物的出现。杰在我的怂恿下朝她们走去,片刻,杰悻悻而归,此时莹和晓正
从我们身边走过,杰毫不掩饰的骂声我相信她们已经听到(那是一句当时相当流行的语言,
牵扯到我们的上辈,与我们无关),从她们故做从容的步伐中我看到的是她们凌乱的内心,
什么也逃不过我的眼睛。我隐约感到今晚有事发生,我期待着。
    望着翩翩起舞的莹和晓,此时我才发现晓的胸部是如此平坦,这让我索然无味。而当我
把目光挪到莹的身上,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莹高挑丰满的身躯极具诱惑力,我为之着迷。这
以后所发生的一切目的就相当明确了,这一点我从不否认,况且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
直到现在。
    又一曲开始,我挺了挺腰迈步向莹走去,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莹欣然起舞,搂着莹丰
腴而不失苗条的腰枝,我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我为之感到不安。莹有些紧张,我能感
觉出莹手心里的湿,我的右手加了一点力,莹听话地把身子靠了过来。我跳舞时总喜欢和对
方贴近一些,这样做并没多少想占对方便宜的念头,只是觉得这样更亲切些,交流起来更方
便罢了,说实话我不是那种人,我不缺那些只要我愿意。
    曲终人未散,莹邀我过去同坐,带着胜利的喜悦我同杰坐了过去。兴许是坐的近的缘故
莹和晓不如开始时好看了,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寒冷的冬夜能有女人陪你聊天。
交谈中得知莹是A校的专科生(照莹的说法在A校是低人一等的)我的底气增加了不少,我
相信这将对我的发挥极有好处。不久,晓借故先走了,杰也自顾找别的女人跳舞去了,我和
莹相视一笑,又旁若无人的聊了起来,整个晚上我们就那样愉快的交谈着,其间有不少西装
革履的男人来请莹跳舞,被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为此,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我为
自己感到骄傲。
    晚上十点,月光如水,阵阵清风拂过。我和莹漫步在校园的小路上,兴许是周末的缘
故,不时有对对学生情侣搂抱着与我们擦肩而过,每每此时莹总是羞涩地把头低下,我若有
所思。
    “时间还挺早,今天可是平安夜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回去睡觉。”我看了看表虽然我知道
它早就停了。
    “是呀,回去了也睡不着。可天儿这么冷又上哪儿去呢?”莹抬起了头。
    “通宵电影,怎么样?安全又暖和。”我提议道。
    “就我们俩去?”莹看着我。
    “怎么,怕我呀?”我笑了笑。“才不是呢,去就去,那我先回趟宿舍。”莹停下脚
步。
    “我陪你。”莹转过身,我朝她露出一个纯真的笑。
    女生楼下,一块“男士止步”的白色木牌醒目的刺激着我早已麻木的神经。我靠着楼前
的宣传栏东张西望,周围已有不少形形色色的新中国男性公民(看的出来有一多半不是学
生),他们在风中执著的站着,那情景不由让人想起那位已故知名作家笔下可敬的北方白
杨。我由衷的被他们所感动,虽然我也是其中一员,由此我担心莹会认不出我。莹没让我多
等,不一会儿,一只快乐的小鸟飞了下来,嘴里还唱着快乐的歌,依旧是那件黑毛衣,精心
搭配的红外套更加清晰的勾勒出莹动人的身段。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莹径自朝我跑来,这很
让我纳闷,至此我不得不相信我和莹是如此的般配,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路上,风更大了,我不得不低着头缩着脖子前进。“你冷了?”莹问,我点点头,寒冷
使我丧失了讲话的力气。“我回去给你拿件衣服。”我摇摇头说:“忘了告诉你,我身上一
分钱也没带。”“我带了。”“我真没带。”“我真带了。”莹转过头,深深的看了看我,
我又一次露出那特有的纯真的笑,莹同样回报我一个灿烂的笑,我深信那是发自内心的。
    放映厅里人不多,零落的坐了几对,看的出是因为找不着更好的去处而凑合在此的偷情
男女,我鄙视她们。我俩紧挨着墙坐下,她里我外,这是一当时很流行的坐法,为什么,我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不久,由于长时间未排泄我感到不适,进而引起胃的剧烈收缩,我
如坐针毡。细心的莹觉察到我的反常,“怎么了?”莹问,“我饿了,真的。”我不敢看她
的眼睛。莹什么也没说,掏出一把钱,从中拣出那张最小的说:“5块钱够不够?”我接过
钱,“太够了,谢谢,你真好。”我由衷的恭维道。
    在一幢雄伟大厦的墙根处,我痛快的做完我想做的事,刹那间,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又
回到了我的身上,那感觉真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和几串羊肉串我回到放映厅,我没有
急于进去,我静静的站在离莹不远的背后深深的凝视着莹。说实话,莹的确是有条有形出类
拔萃的,是那种常在我梦中出现的女孩,我有些情不自禁了。
    那晚上大概有三四部片子,清一色的外国片,对此我不感兴趣,我的目的很明确,我相
信在如此长的时间里发生任何事都不会让人感到意外,况且有些事情是由不得自己的。我把
吃光了肉的钢钎并排竖在眼前,银幕被分成几条,我等着莹发问。
    “想什么呢?”莹问。
    “我想插死你。”我恶狠狠的抬手做了个猥亵的动作,我相信莹是看不懂的。
    “你敢。”莹吓了一跳,娇啧道。
    “我是不敢,没了你我可怎么办?”我恢复了本色,莹低头不语。
    “你的鼻子特直,特漂亮,真的。”我急于打破这沉默。
    “其实你眼睛长的最好看了。”莹抬头天真的说。
    “好了,我们俩别在互相恭维了,说点别的,”我说,“不过刚才我说的都是真的,绝
不是恭维你。”我补充道。“我也是。”莹说着飞快的看了我一眼。我伸手揽过莹的肩,莹
顺从的把头靠了过来,我扭过头,一股飘柔的味道迎面而来,深深的刺激了我,我抽了抽鼻
子,瞪了莹一眼。莹闭着眼,恰倒好处的光线投射在莹轮廓分明的脸上,使莹显得格外好
看。我低下头亲吻着莹光洁的面庞,小巧的鼻子,最后是那两片粉红色诱人的唇,随后一阵
光脚丫从烂泥里拔出的声响从我们嘴中发出,我笨拙的做着这一切,努力想让莹相信我是第
一次。当我的手同样笨拙的游走在莹丰满的身体上时,我感觉出了它的柔软和光滑,我小心
的运动着,生怕我的一点点不小心会碰破这娇美的肌肤,可以想象随之流出的一定是一种白
色好看的液体,我并不想伤害莹。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手臂也有了酸
痛的感觉,我努力支撑着,而莹依旧闭着眼,这让我不得不怀疑莹是不是睡着了,或者她是
真的陶醉其中了,我相信是后者。
    整夜,我们就在不停的接吻和抚摸中度过,这使我非常的兴奋与疲惫。这一夜我至今深
深记得。
    清晨六点,我和莹相拥着蹒跚在瑟瑟寒风中,曾经的浪漫气氛早已荡然无存,久坐的身
体从里到外的麻木,我真正懂得了什么叫饥寒交迫。晨跑的人们衣着单薄的从我们身边跑
过,我惊讶于他们对严寒的漠视。我布满血丝的双眼显得有几分呆滞与冷酷,在此时我有一
点点后悔,尽管只是那么一点点,但足以让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在我们的双脚挪到女生
楼,我们的双唇礼节性的碰撞之后,我急匆匆的赶回自己的住处,片刻,我进入了梦乡。下
午四点,我如约来到莹的宿舍前,极不自然的叫了莹一声(其实我是个很内向的男人,光天
化日在女人面前更显羞涩)。莹一如既往的飞奔下来,靠在我胸前做小鸟依人状。看得出莹
对自己的精心打扮在半小时前就已完成(其实这些对我来讲无关紧要),这让我对莹在这半
小时内为了不破坏自己精心制造的美丽而保持某种固定姿势所引起的身体不适会影响到下面
的节目担忧。我扭过脸,把莹压在我肩上的头扶正,之后,我们来到那间我早已准备好的小
屋。
    小屋真的是名至实归的小,莹至今这样认为。我把莹领到屋中唯一一件象样的家具(我
的那张床)前坐下,我们互相看了一眼,明白下面将要发生什么,彼此都心照不宣。在莹的
一再要求下我拉好窗帘,关掉灯(那只是一盏瓦数很小的装饰灯),屋里顿时暗了下来,我
吃力的抱起莹把她放在床的中央~~!我尽量小心,当我听到那声呻吟最终还是从莹口中发
出时,我深深的懊悔,但很快懊悔被快乐所代替。
    “这张床上一定睡过不少女人吧,我是第几个?”莹扭头一口咬住我的肩头。过度的运
动并没使莹的力气减弱,很快我感到了疼痛。我睁开眼望着莹说:“最后一个,”莹微微用
了用力,我夸张的叫出了声,立即补充道“也是第一个。”莹松开口说:“以前的事我不
管,可从现在开始你只能有我一个,要是让我知道你又有了别的女人,我就~~,”可能感
觉现在讲这些不太合适莹停住口,“就怎么样?”我不依不饶的问道。“我会杀了你,你信
吗?”莹的表情坚定而刚毅,让我不由的想起敌人枪口下视死如归英勇就义的革命志士。我
点点头,又闭上了眼。我相信莹是认真的,我了解她,我禁不住为自己将来的命运担忧。片
刻,莹又问道:“你是不是真的爱我?”“是。”我答到。“是什么?”莹追问道。我极不
情愿的再次睁开眼,语气平缓而凝重的说道:“我爱你,真的,请你相信我。”莹睁大眼睛
盯了我半天,最后终于露出了甜甜的笑,显而易见她相信了我。
    分别时,我充满真情的对莹说了声谢谢,莹说用不着我不欠她什么虽然她把一切都给了
我。我深深的把莹搂在怀里,在那一刹那,我感到了爱情的伟大。
    这就是我和莹的故事,现在进行时。我得到了我想要点一切,我不知道该何以为报,也
不知道我们的将来会怎样,但有一点我真正明白了,我爱莹,确确实实的爱,我为此感到愉
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