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网络
作者:KiKi

    人类因为寂寞发明了网络,人类因为网络而变得更加寂寞.人类的倾向是扩
张性,我们需要交流,所以我们发明了语言.当我们局促于一村一落时,我们并
不感到自己有多么孤单.抬脚就可以迈入隔壁二大娘家,我们所知的最远世界不
过是邻村的一道山路.然后我们知晓了书信这一形式,我们可以通过文字与远方
的人交流情感.接着是电话,第一次打电话都会有一种神秘之感.接着,就是可
怕的互联网络,你可以用它跟世界任何角落的人聊天.我们的感觉无限延伸,但
我们再也不感到寂寞了吗?你所接触的范围越大,你的寂寞感就越深,因为内涵
与外延是成反比的.土耳其某个人的鸟语就绝对不如二大娘的土话来得亲切.二
大娘知道你小时候画图地不止,那土耳其鸟人知道些什么呢?最多不过你的一个
代号,连性别都不得而知.你了解了有一个广大的世界,但你可能感觉在这个广
阔的世界面前,你是多么的渺小.我们在山谷里,抬头望去,发觉天空不过一席
见方,我们感觉天空是为自己而存在.我们爬到山顶上,就会感到你不过是无限
蓝天下可以忽略的一点而已.都市人一方面注重远方的交流,另一方面却忽略近
在咫尺的人际交往.也许你的ICQ LIST上有上百个人名,但你却不知道对面的邻
居姓甚名谁.我们越来越需要情感的倾诉,却越来越注重保护自己的隐私.IC
Q上的一个NICKNAME也许不可能知道你的性别,但你的邻居却有可能将
你的私生活宣扬到尽人皆知.所以,你会将深藏的感情向一个土耳其人诉说,但
对你的邻居却视如路人.常常反问自己,这种网络的交往是否与人类的本性相互
背离,这种交往方式是否是一百年以后唯一的选择.网络是一锅正在煮的水,大
家从四面八方来,有的加水,有的砍柴,有的生火,忙个不停.但是,这锅水却
永远也不会沸腾.我们陷入了一个二律背反的怪圈里,如果它是一锅网络之水,
那么它就永远都不应该沸腾;如果它沸腾,那么它一定在某个地方偏离了网络之
路.这锅水的奇妙之处在于,每个人最重视的不是最后的喝水,而是烧水的过程,
烧水本身从手段变成了目的.我们虽然非常口渴,烧水的目的也在于解渴,但我
们都怀疑别人会给水带来某些杂质.于是,在最后关头,我们踢翻了这锅水,再
重新来一次.古代,有望梅止渴的典故,现在,我们再网络却演绎烧水止渴的故
事.网络是一次盛大的假面舞会,大家都戴着不同的面具,相互亲切地打着招呼
.有前辈讲过,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这句话应该理解为,在网络
上,没有在乎你是否戴着一个狗面具.一个新的化名给你一个新的感觉,一个重
新做人的感觉.你从一条四处乱咬的狗变成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这个进化过程
需要的时间仅以秒为计算单位.你可以同时成为一条狗和一个人,当你发现狗咬
人不算新闻,你就反过来自己咬了自己一口,制作了一个人咬狗的新闻.在巨大
的轰动效应面前,你满足了,你陶醉了,但你只是看到人们人们的惊讶,却不知
道他们需要的只是新闻,却不会在乎新闻的真假.一旦你得知别人只是关心那狗
的牙齿是否锋利,而不关心狗牙的真假,你是否会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在网络上
是人不如狗吗?
    在网络上,你会交到很多朋友,难以避免的是,你也会碰到一些敌人。你无
端地遭到了小人的攻击,让你怒火万丈.你有骑士风度,你有豪侠精神,你拔剑
四顾,却是一片茫然.你根本不知道敌人来自何方,他不过是一个一击即退的懦
夫而已.而正是这个懦夫,对你的网络信念造成了最大的打击.这就是网络吗?
我怎么看到的都是漆黑一片,没有一丝正义存在.如果我们没有办法识别敌人,
我们又有什么根据去辨认一个朋友呢?你凶狠的笑着,因为你发现,在网络做一
个坏蛋远比做一个好人有趣得多.因为你知道,坏蛋的最坏结果不过是碰到另一
个更坏的家伙.你明白了吗?在网络上,也没有任何公平可言,弱肉强食的法则
在这里依旧通用.人类的亲情在网络上是否存在?
    如果存在,我们能有什么方法验证.答案只能是脱离网络,只有面对面的交
流,才有可能给出上述问题的答案.网络只能拓宽人们的视野,却无法进一步开
拓人类的心灵.过年了,望着窗外铺红挂绿的街道,望着孩子们兴高采烈的面孔,
不禁感染了莫名的欢快.在几秒钟的时间,向上百的网友发出了新春的祝福.但
我最盼望的是,在母亲面前,无拘地喊一声"妈妈".情人节要到了,想给网络
上的"她"送上一朵花.我可以让她看到一抹嫣红,几线翠绿,甚至可以让她听
到风儿对花的细语.但我无法让她看到我为这朵花滴下的眼泪,也无法看到她为
花儿而绽放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