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等於没有我
作者:佚名
   
  想写这个故事很久了。

  却总是提不起勇气去写。当你失去了最爱的人之後,你永远无法当作它不曾发生
 过。

  为什麽突然又有勇气写出来了呢?我想或许是我真想走出阴影了吧!

  她,阿妹,很俗的一个名字吧!当然她後来改了个听起来好一点的名字,不过,
 我还是喜欢这麽叫她。

  阿妹是我的国中同学。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一开始,我蛮讨厌她的。总觉
 得她天天都在为那一丁点的美丽,和教官玩躲猫猫游戏,无聊死了!当然像我长得这
 麽平凡,平凡到走在路上,与我擦身而过,立即就忘的女孩子,是不太需要妆扮的,
 反正再怎麽去精心打扮,还是那一副拙样,所以依我的个性,我是不会把精神浪费在
 容貌这档子事上的。

  对於阿妹的印象,仅止於知道她和我同班而已。其他的,管她去呢!

  会真正注意到她这个人,是在她的生日舞会上。

  说真的,我真的蛮惊讶她会邀请我的。虽然她的理由是,我是班长,当然应该邀
 请我去,到现在我还是想不通,她既然请我,为什麽不连其他班级干部一块儿请呢?

  我本来是不太想去的,打算请一个同学帮我把礼物带去给她,就算了事。在她生
 日前一天晚上,她打了个电话给我,请我务必要参加,这是我第一次私底下和她讲话
 。

  天啊!我本来还想说「不」的,但是「好」那个字就是脱口而出了。这下可好了
 ,挂上电话之後,我开始烦恼该穿什麽衣服去参加舞会。

  阿妹的家境很好,我担心自己穿的不得体,会显得格格不入的。但是我说过,我
 平常不太打扮自己的,哪有什麽像样的衣服呢?只有一件婚礼制服。

  为什麽我会说是婚礼制服呢?因为每次跟家人去喝喜酒时,我都穿那第一百零一
 件洋装。在我的衣柜里,只有叁件裙子,两件是学校制服,一件就是洋装,其馀的,
 都是裤子。我痛恨穿裙子。

  这和阿妹恰恰相反,她只有一件长裤,就是学校制服,其他的,全是裙子。如果
 真要问後来我为什麽会和阿妹亲如姊妹,我想,一切该是早就安排好的吧!

  最後,我还是穿上了那件婚礼制服,把头发梳理整齐後,就搭公车到她家去了。

  在舞会里,很无聊,我也不会跳舞,拿着一杯果汁就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喝着,
 看着舞池里的人群,舞动着我不懂的舞步。

  阿妹依然像只花蝴蝶般,翩翩地飞舞着。她穿着一件火红的小礼服,很合她所散
 发出来的气质,火似的身影,燃烧着整夜的热情。真搞不懂,我来这里做什麽?本来
 想要早点离开的,但是之前阿妹趁着没人的时候,突然告诉我,有话要跟我说,叫我
 等到舞会结束。

  所以我像个呆子一样,黏在墙上当朵尽职的壁草。想当壁花,呵呵~我还不够格
 咧!所以还是乖乖地当根草吧!

  没有爱等於没有我 (02)
   
  好不容易终於捱到舞会结束了。佣人们在忙着收拾善後,阿妹拉着我到她房间去
 。喝!果真是有钱人家的公主,走进她的房间里,就像跌进一个粉红的花丛里。天啊
 !我快窒息了,我痛恨粉红色这麽女性化的颜色。

  阿妹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果汁给我喝。天啊!她的房间里竟然还有冰箱!

「筱岚,我可以这样叫你吗?」阿妹似乎有点紧张呢!

「可以。」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和她说话,有点怪怪的。

「你可以叫我阿妹,我奶奶都这麽叫我。」蛤?什麽阿妹?

「阿妹?你的名字好像不是这个吧?」我提出了我的质疑。

「我知道,这是我的小名,只有我奶奶这麽叫我,虽然我奶奶过世了。」喔~

「对不起,让你想到不开心的事情。」一时之间,我似乎看到她美丽的脸庞上,闪过
                  一瞬间的忧伤。

「没关系,现在我好多了。」後来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奶奶和我叫她阿妹,
              她不准别人叫她阿妹,只有和她最亲密的人才有这个特
              权。

「阿妹,你有什麽话要跟我说呢?」我导入正题,希望快点讲完,就可以回家了。

「筱岚,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不会是叫我帮她买化妆品吧!

「什麽事啊?」实在是有点纳闷说。

「呃....我想请你帮我补习。」蛤?

「为什麽?去请一个家教就好了啊!」这是哪门子的忙啊!

「不能请家教啦!你先听我说完....」

  原来阿妹喜欢上一个男校的风云人物,他功课很好,运动方面也很罩得住,几乎
 可以称得上是全方位的学生了,我以为这种人只有在小说里才会出现咧!可是听说对
 方眼光很高,阿妹的外表,的确可以符合美女的标准,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
 她的功课不是顶好的,她对这方面有点自卑,这是後来我发现的。

  而我在班上,顶着一个班长的头衔,功课也在水准之上,我想我唯一可以拿出来
 骄傲的,就是学业,每学期的第一名,非我莫属。这是在一颗渴望不平凡的小小心灵
 中,唯一可以傲视群伦的地方,只有在课本里,我找到了属於自己的一分,小小的自
 信。

  阿妹希望我能够帮她补习,让她的成绩好看一点,在她的心里,一直是把我和那
 个小说里的奇男子归为同一类,她以为和我在一起,说不定可以沾染一些好学生的气
 息,让她和那个奇男子的差距,不会显得那麽悬殊。

  真是的。只有在她那奇特的脑子里,会产生这样的逻辑。

  没有爱等於没有我 (03)
   
  或许是看在她提出了优渥的酬劳分上,我答应了替她补习。

  一个星期叁天,一次两个钟头。虽然说七点开始上课到九点,但是通常我一下课
 就和她一起回家,在她家吃过晚餐,上课到九点,又在她家和她聊天,一直待到十点
 ,她才叫她家司机送我回家。

  阿妹其实是一个很寂寞的小孩。从小父母就离异,她跟着爸爸一起住,但是在家
 里却很少看到她爸爸的影子,我去她家替她补习了一年,从来没看过她爸爸,一次都
 没有。

  一开始,我并不想去她家用晚餐,她只提过一次,後来就没再提了。有一次,因
 为我爸妈去喝喜酒,家里没开伙,妈妈叫我去阿妹家用餐,我才勉强提早去她家,那
 时阿妹一个人正坐在餐桌前摔盘子。

  十足的大小姐脾气。我推过她家的管家李妈妈,走到阿妹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打得全部的人是目瞪口呆的,尤其是阿妹。她捂着自己的脸,彷佛不敢相信,我真
 的打了她。

「为什麽摔盘子?不吃饭就叫李妈妈不用煮你的晚饭,摔盘子!耍大小姐脾气吗?有
  钱人了不起啊!如果我是男生,我会喜欢你才怪!」当时我气极了!

  我蹲下身去,捡起那些碎片,李妈妈冲过来叫我不要捡,她会收拾。一个不小心
 ,我就划破了手指,血汨汨地流了出来,我也不理会,只是随意拿了一张面纸,压在
 伤口上,转身就走到她的房间里去。

  阿妹跟着我走进房间里,来到我身旁,抓起我的手,往她嘴里一放,就好像我被
 毒蛇咬了一样,在吸吮我手指里的毒素。

「不要这样!有碎玻璃,会割伤你的嘴的。」我抽回我的手。

「对不起!以前我奶奶都是这样帮我疗伤的,她说这样会比较快好。」
  阿妹坐在床上静静地说着。

「算了,肚子还饿不饿,我去叫李妈妈再准备一下,我陪你一起吃。」
  说真的,我肚子饿了。

「你要陪我一起吃饭吗?」阿妹才问完,我的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你没听到我的肚子在抗议了吗?」我笑了笑地拍拍自己的肚子。

  从那晚开始,我们就天天一起吃晚餐,替她补习的日子,我到她家去吃,没有补
 习的日子,她到我家来吃。那时我才知道,阿妹一个人吃晚餐,已经吃了五年了,从
 她爸妈离婚开始,就没有人陪她一起吃晚餐了。
					
  没有爱等於没有我 (04)
   
  我不知道我教得好不好,但是我知道阿妹很用功,虽然她不是很聪明,但是至少
 我教她的东西,她都会再复习,交代的功课,也会按时地做。虽然她还是一样地爱漂
 亮,一样地爱出去玩。

  但是,她的功课的确渐渐地有起色,不仅老师发现了,同学也注意到了。每次考
 试,她不再是班上的最後几名,虽然没有名列前茅,但好歹也进步到中等的程度。拿
 到成绩单,总是能够看到她开开心心地向我炫耀着。

  我答应她,只要她有进步,我就帮她写一封情书给那个奇男子,虽然我知道这样
 不对,但是我想这是一种手段吧!那个奇男子,是她用功读书的原动力,我跟阿妹说
 ,对付那种男孩子,不能用主动示爱的方式,一定要用奇特的方式,去吸引他的注意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怎麽去吸引一个男生的注意,我只是希望阿妹能够先好好用功,
 其他的,到时候再讲。

  她功课进步了,我就得实现我的诺言,我叫阿妹去开一个邮政信箱,理由是要保
 持神秘感,不要让那个男生太早发现。

  我是个很相信星座的人,我想叫阿妹去查那个男生的资料,不是件难事,把他的
 生日血型弄到手之後,我就开始针对这个男生的书面个性去写一封他会注意的情书了
 。为什麽说是书面呢?因为在我不认识他之前,仅能从一些基本的资料去揣测他的性
 格,就好像赌马一样,资料搜集齐全了,看准了,就下注喽!其他就交给命运去决定
 啦!

  他,是天秤座的,理性到有点龟毛的星座。所有事情等他分析完毕,中共的飞弹
 老早就飞过来把他家屋顶给炸了。而阿妹是狮子座的,天生的霸王,不过我想,那个
 奇男子,绝对不会是虞姬。

  我不喜欢当霸王,也不喜欢当虞姬,我啊!我喜欢当观众。哈哈~

  信寄出去之後,刚开始阿妹表现得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我知道她的性子,最会
 装了。我也不去点破她,只是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信箱依旧是毫无讯息,其实才过
 一个星期而已,但阿妹是个急性子的人,她患得患失的样子,我看了也不忍心,只好
 跟着她在街上疯狂地采购,那一阵子,真是把我给折腾死了。

「阿妹,别难过了啦!那个男生算什麽?换一个啦!」
  我摊平在她的床上无力地说着,之前才陪着她走了叁个钟头,又买了一堆东西,要
  不是我跟着她,我看她很有可能会把整间店全给搬回家。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嘛!他讲话好温柔,我有预感,他一定会对我很好的。」
  狗屁预感!我在心里不屑地想着。

「有那麽多男生喜欢你,为什麽不选一个就好了?」
  我向来就是这样,有现成的东西,我是不会再花心思去做。

「可是他真的很特别,只有他不会像其他男生一样,只喜欢我的外表。」
  难道人真的那麽贱吗?越得不到的,就越拼命地想拿到。

「你不要因为只有他拿蛤仔肉涂自己的眼睛,就说他眼光特殊。」
  废话!被蛤仔肉涂到的眼睛,一定会被肉汁刺得很痛,看人的眼光,就会显得特别
  不一样啦!眼睛有毛病的人,眼睛一定跟普通人不一样嘛!难道这个就叫特殊吗?

「反正我会让他喜欢我的。」阿妹口气还真不小咧!

  我也懒得和她争论。隔没几天,终於收到奇男子的回信了,看来我的招数奏效了
 ,接下来就看阿妹自己的造化。

  一开始,似乎进行的很顺利,我除了帮阿妹补习功课外,还帮她补一些课外读物
 ,听说那奇男子,不仅要求女孩子,要有外表,还得兼有内涵。说什麽希望女孩子能
 够和他一起成长,说得挺好听的,实际上就是,要能看还能够用。

  後来我觉得那奇男子简直就变成我的教授了,只要他有提过的人名,书名,阿妹
 便开了一张书单,叫我去全部买回来,然後我得乖乖地把书看完,然後整理一个重点
 ,让阿妹背起来,然後她和那奇男子约会时,才有话题可聊。天啊!这是哪门子共同
 成长啊!

  什麽杜拉托也夫斯基啦!我还拖拉古司机咧!才一个十几岁的国中生,就看这些
 东西,他以为他是天才吗?我只知道我不是笨蛋!我才不要跟阿妹一起笨下去!

  後来我为了这件事跟阿妹大吵一架,我气得不帮她了。
 
					
  没有爱等於没有我 (05)
   
  後来,有一阵子我很少跟阿妹联络,反正在赌气嘛!我和她在冷战耶!总不能叫
 我天天跟她东家长西家短的,要不然怎麽能叫冷战呢?

  突然有一天,李妈妈打电话到我家来,通知我阿妹自杀了,正在医院里急救。

  什麽?我当场呆掉了。没事自杀干嘛!

  要不是我妈妈接过电话,问清楚了哪一家医院,全家赶到医院里去探视阿妹。阿
 妹也常来家里吃饭,妈妈简直把她当做是第二个女儿了。家里就只有我一个女孩,上
 头有两个哥哥,所以在家里,我也算是挺受宠的,阿妹来家里吃饭後,大家就把她视
 作家里的一份子了。

  好不容易才看到医生走出手术室,告诉我们,要好好照顾病人,不要惊动到她。

  等到阿妹被推进普通病房後,护士说,阿妹只想见我一个人。

  我急着走进房内,看到阿妹苍白而瘦弱地躺在床上,心里一阵酸楚。一千个一万
 个为什麽,在我的心里冲击着,但是我只是搬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静静地削着苹果
 。

「对不起。」阿妹虚弱地说着。

「不要说话,我削苹果给你吃。」我故意忽略过她手腕上的伤。

「我现在不能吃东西。」天啊!我真笨,气死我了。

「那我自己吃好了。别说话,多休息。」我起身去拉起窗 ,替她盖好被子。

「不要这样子,问我为什麽。」她哀求着。

「我不问,快睡觉。」我又坐了下来,闭起眼睛。

「筱岚,求求你,不要生我的气。」我没张开眼,但是我听得出来,阿妹在哭。

「我没生你的气,快点睡觉。」我不敢问她,怕自己的怒气,会一溃决堤。

「筱岚~我真的很後悔,原谅我好不好?」哎~这样子我还能生什麽气?

「为什麽?」我淡淡地问了一句。

  阿妹只是低声啜泣着。我就知道!我也不打断她,只是坐到床上,抱着她,不断
 地轻抚她的背,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不论是同情也好,关心也罢,总之我知道,阿
 妹需要我,一如我需要她一般。很难去描述的一种感情,我很肯定彼此之间,不是爱
 情啦!

  後来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有些傻,阿妹是个很任性的女孩子,虽然她爸爸没有给
 她亲情的温暖,但是物质上,却是从来没有缺过一样,而我仅有的,就是那不值几个
 钱的温情,我一直把阿妹当作自己的妹妹,她所缺少的,或许就是这个吧!

  而我缺少的,大概就是一个弟弟或妹妹吧!身为一个老么,我小时候最常抱怨的
 ,就是为什麽妈妈不再生一个妹妹给我玩呢?为什麽永远都是我被人家玩呢?心里非
 常不平衡。

  我常常在想,要是我有一个妹妹,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我真的好想当一个姊姊
 喔!所以认识阿妹後,她需要什麽,我就会尽力去满足她,她的物质生活,自然有她
 爸爸罩着,我能够做得,就是给她温暖的亲情。

  等她哭够之後,我拿了面纸,拭乾她的泪痕,扶着她躺下,盖好被子,安抚她睡
 觉,告诉她,有什麽话明天再说。

  她睡着之後,我本来想到外头打电话跟妈妈说,今晚不回去了,我要留下来陪阿
 妹,但是她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人,连睡着後都紧握着我的手,不让我走。为了
 不惊醒她,我只好放弃出去打电话的念头。
 
					
  没有爱等於没有我 (06)
   
  後来,我才知道,阿妹是为了那个奇男子自杀的,哎~傻瓜!那个男的有什麽好
 的,事後一次都没来看过阿妹,我常常在心里感叹,这麽做,值得吗?

  其实现在我才了解,那个男的,也没有错,该怪的,就只能怪阿妹要的,他给不
 起而已。

  阿妹要的东西很简单,就是爱。

  然而她要的爱,是全心全意的付出,不容许一丝丝的保留。她对他很没安全感,
 因为他对待朋友,和对待她是一样的好,阿妹感受不出自己在他心中的特别,依照阿
 妹的个性,自然是会大吵大闹啦!

  其实阿妹可以放的,但是爱情就是偏要跟你作对,她不甘心,不肯放手,逼得他
 喘不过气,也逼得阿妹走上绝路。傻瓜!自杀就会挽回一切吗?

  错!自杀只会失去所有。

  这件事情之後,阿妹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不停地参加各类的舞会,认识
 了许许多多的男生,但是她从不交男朋友,她说那些朋友,是单纯的异性朋友,反正
 就只是一块儿出去玩,吃吃喝喝的朋友而已。我没多说什麽,只要她不伤害自己,我
 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後来我考上了一间着名的高中,阿妹也考上一间五专。

  国中毕业之後,虽然我们的生活空间变了,但是阿妹依然天天来我家吃饭,彷佛
 变成一种习惯,饭後的一个小时,我都会帮她复习一下课业,这点我很坚持,我跟阿
 妹说,她要交几个男的朋友,我管不着,但是人生不光只是交朋友而已,随时的充实
 自己,只会让别人更欣赏她,做个里外兼有的女孩,是多麽令人称羡的啊!

  阿妹听到我这麽说之後,才乖乖地念书,不敢多说第二句话。我很了解阿妹,她
 是个很亮眼的女孩,对於来自於众人爱慕的眼光,她甘之如饴,她喜欢成为大家的焦
 点,众人的话题,所以只要能够让大家更喜欢她的方法,我想她都会照办的。

  在阿妹十八岁的生日那年,她一反往常地,只邀请我到她家去。本来妈妈是打算
 煮一桌好菜,就我们一家子庆祝的,但是她说她已经十八岁了,长大了,不希望妈妈
 太操心她的事,她要学着自主,所以她不要别人帮她举办多盛大的生日派对。

  她希望我陪她一块渡过她人生唯一的十八岁。

  说真的,我很感动,因为在她心里,我的确占有一席重要的地位。

  那天晚上,我准时地到了她家,一进门,我就怀疑她是不是把她家的厨房给炸了
 。满屋子的烟,到处都是面粉蛋壳,乱七八糟的。我喊了好一会儿,才见她慌乱地从
 厨房里跑出来。

「阿妹,你在做什麽啦?你还好吧?」我捂着鼻子问她。

「我....我是想自己煮几个菜,做个蛋糕,让你惊喜一下, 我的手艺嘛!」
  天啊!我的确是够惊的,但是喜嘛!我不敢确定。

「傻瓜!你有这个心意,我已经很感动了,而且今天你是大寿星耶!让你亲自下厨,
  是准备陷我於不义吗?让我回家被妈妈骂,阿妹生日还欺负她,叫她当煮饭婆。」
  我边笑着边替她收拾这浩劫後的现场。

「没有啦!我真的会做菜啦!李妈妈前几天有教过我,她在的时候,厨房那些东西,
  都很听话,不敢乱动,但是今天李妈妈一休息,大家都造反啦!根本不理我。」
  她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又很帮我的忙。

「去饭桌那里坐下,这里我来清,坐好不要乱动。」天啊!我真苦命说。

「我可以帮忙的!」她大声地说道,却仍定定地坐在椅子上不敢乱动。

「你啊!上楼去把自己弄舒服一点,我带你去士林夜市扫摊,吃垮他们!」
  阿妹这才开心地跑上楼去。

  那天晚上,我们姊妹俩,疯狂地从第一摊吃到最後一摊,回到她家,只看见两具
 体躺平在她的床上,我们笑着对方的肚子,像是怀了五、六个月的身孕似的。

「来,让爸爸听听小家伙是不是在妈妈肚子里头捣蛋啊?」
  阿妹把她的头贴在我鼓鼓的肚皮上,假装很慈祥的样子。

「亲爱的,有没有感觉到儿子在运动啊?」我还作势的把肚子往上顶了顶。

「有耶有耶!将来一定是奥运选手。」说完阿妹已经笑得不可开支了。

「好哇!你笑我肚子大,来!我要打鼓!咚得隆咚!咚得隆咚!」
  我双手在她肚皮上乱拍一阵。

「好啦好啦!我投降啦!」

  後来我们躺在一起,说以後要给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取什麽名字,还说以後要让他
 们指腹为婚。天啊!只有两个疯女人,才会想得这种馊主意,都什麽年代了,早就不
 流行这古早玩意啦!
					
  没有爱等於没有我 (07)
   
  阿妹真的累了,她很快地就睡着了。

  我起身走到楼下,打开了音响,这时广播放了一首歌。
			
					
 你那忧伤的眼神 让我心疼
 为什麽深锁你的门
 我知道 你强忍的泪水
 不肯轻易 留给谁

总是不说一句话 总是沈默
 如何能够开启你的门
 是不是 你习惯一个人
 不必有爱 也不必认真

你一定流过泪 在过往的岁月
 也曾经为谁心碎 在疲倦的天空
 难道说你的梦 不能为爱再感动

你一定流过泪 在过往的岁月
 也曾经为谁憔悴
 我看见你的眼 有不懂的伤悲
 宁愿我流泪 头也不回

你那忧伤的眼神 让我心疼
 为什麽要深锁你的门
 是不是 你习惯一个人
 不必有爱 也不愿认真

范俊益.你一定流过泪
--------------------------------------------------------------------------------  突然觉得很感伤,在那件事之後,就很少听阿妹提起过自己的感情生活,我只知
 道,她不断地跟着一大群朋友出去玩,平常晚上,她离开我家後,就和朋友出去唱歌
 、跳舞,假日就一块去烤肉、爬山。反正什麽名堂都有,时间排得满满的。

  只要她功课维持一个水准,我也就懒得管她。有时候妈妈会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她也一概否认,我们是知道她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会撒什麽谎。但是
 这样的她,才让人担心。

  她一直是个很活泼的女孩,会这样封闭起自己的心,我想,她当初一定很爱那个
 奇男子吧!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突然听到阿妹下楼来到我的身旁。

「筱岚,你是不是很担心我?」哎~能够有个人可以担心,其实也是件幸福的事啊!

「阿妹,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我拍拍身旁的位子,示意她坐下。

「嗯....」阿妹静静地坐在我身旁。

「你还爱他吗?」这是悬宕在我心里多年的一个问题,我一直忍着没问她。

「不爱了,但是我会怕。怕自己会再一次陷入,那种感觉很可怕,很无助,我真的怕
  ,怕自己会无法自拔,甚至可以失去一切,只为了能够拥有一个人。」

  这是怎样的一种爱情观呢?是这麽刻骨铭心。我一直无法体会这种感觉,我以为
 ,这只是写小说的人,为了欺骗读者的眼泪,所刻意营造出来的一种感觉罢了!或许
 有一天,当我真正爱上一个人时,我就能体会那种深切的感受了吧!

「所以你选择不再爱了吗?逃避可以解决问题吗?」我静静地丢出了炸弹。

「或许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但是至少会让我碰不到问题,这样我就不会那麽难受。」
  哎~这又是另一种我无法了解的心态。

「算了,想这麽多也没什麽多大的作用,只要你好好的,别让我们担心,就万事OK
  啦!」我摸摸她的头,像个妈妈似的,赶她去睡觉。

「筱岚,这些年,真的谢谢你,你就像个好朋友、好姊姊一样地照顾我。」
  说得我乱不好意思的。

「喂~都是六年的老朋友,老姊妹了,说这些做什麽!太见外了吧!」
  我有预感,阿妹有话要告诉我。

「筱岚,我....我打算休学,到英国去游学。」蛤?这太突然了吧!

「怎麽好端端地突然要去游学?」一定有内情。

「我跟我爸谈过了,爸爸不反对我的决定,手续都办得差不多了,下个月就走。」
  怎麽这样子啦!

「阿妹,我只问一次,为什麽?」我突然生起气来,现在才跟我说,分明不把我当姊
                妹!

「我怕你会骂我。」果然!

「你不告诉我,我才会骂你!」我最讨厌一件事情,我是最後才知道的人。

「其实,我上个月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对我很好,教我很多事情,他好厉害,知道好
  多好多东西,和他在一起,我突然觉得自己很笨,配不上他,我决定要好好充实自
  己,等我有足够的水准可以与他匹配时,我才要风风光光地去找他。」
  
   哎~这小妮子,原来爱情真的很伟大,可以让一个人心甘情愿地改头换面,只为
 了博取心上人的一个欢心。

「真的想通了吗?不後悔喔!英国很冷的耶!」我实在不放心她一个人。

「我不怕,而且我可以去住我妈那里,她搬到英国去好一阵子了。」
  这个我倒没听说,阿妹很少提起她妈妈的,爸爸也很少提。

「哎~只要你自己想清楚,我都会支持你的。」我还能说什麽呢?

  没有爱等於没有我 (终)
   
  阿妹到英国去,也有好一阵子了,我和她陆陆续续地,都有在联络,知道她在英
 国过得很好,一样地受欢迎,漂亮又活泼的女孩子,就是这点吃香,走到哪里,都有
 人会喜欢她,她不仅仅只有男孩子缘而已,其实她在女孩子圈里,也是一大堆姊妹淘
 ,阿妹是一个拥有特殊魅力的女孩子。

  在信里得知,她和那个男孩子,也都维持固定的联络,後来我得知那个男孩子,
 是水瓶座。

  哇咧!她怎麽老是喜欢上一些龟毛的人咧?我对任何一个星座,没有特别的喜好
 或厌恶。

  只是水瓶座的通病,就是点子多则多矣,但是就是龟毛了点。叫他们立方案出鬼
 点子,这个他们很擅长,但是叫他们选一个来实行时,他们就开始没法子做决定了,
 每个方案都很好,每个点子都很炫,实在无法选择,对!你替他们选了一个以後,他
 们又开始觉得这个方案,好像漏洞百出,这个点子好像不够新奇,假如你发火了,强
 制决定了其中一项,他们又会觉得你太专制,限制他们发表意见的权利。好,那就全
 部由他们决定好了,自己做不出什麽决定,他们又会觉得你在推卸责任。

  这不是龟毛是什麽?我实在想不出什麽更好的形容词来形容他们了。

  反正阿妹喜欢就好,我没意见。

  不知不觉的,一年过去了,阿妹的游学也结束了。

  我到机场去接她时,觉得她彷佛沾染了一身金色的光采回来,亮得几乎让我睁不
 开眼。

  她也不急着复学,说什麽想要好好疯狂玩几个月,说真的,我希望这次她的付出
 是值得的。我想我永远无法为了爱情,这麽地付出我自己吧!当然这只是我现在的想
 法罢了,以後会怎样,以後再讲。

  如果我们真能预知未来,那到底庆幸会多一些,还是後悔会多一些呢?

  发生每件事情的那一天清晨,太阳永远都是稳稳地从山头上升起,一切平静地让
 你无法察觉出一丁点异样的气息。

  我只是隐隐地觉得心神有些不宁,情绪有些浮躁,说不上来是为了什麽。

  中午阿妹还来过电话,说晚上会晚一点到家里来吃饭。我懒懒地跟妈妈说了一声
 ,又继续睡我的午觉,星期天的下午,我向来是有些靡烂的。

  睡得正甜时,又来了通电话,我懒得起身去接,是妈妈接起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妈妈冲到我房里叫醒我,说阿妹出事了。

  我立刻惊醒。阿妹出事了!赶紧套了件外衣,就骑上了车,载着妈妈出了门,赶
 到医院去。

  然而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回天乏数了。阿妹再也没有办法像上次一样幸运了。

  这次,她醒不过来了。

  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

  这次,她只留下一句话给我。
   「筱岚,对不起。」
   我再也没有力气问为什麽了。

  事後,当我去她家收拾东西时,李妈妈交给我一卷录音带,是阿妹自杀时,正在
 播放的。

  我忍不住拿来听,里头只有一首歌,从头到尾,播得都是同一首歌。
--------------------------------------------------------------------------------

					
					
  我打扮 因为害怕平凡
 我疯狂 因为喜欢自然
 我惊慌 因为学不会撒谎

我歌唱 因为渴望温暖
 我流浪 因为梦在远方
 我紧张 因为学不会伪装

一次又一次的刀割
 心碎要到什麽时候
 一夜又一夜的淹没
 感觉我已不再是我

就这样开始被迫冷漠
 烧在胸口的火却说
 如果没有爱 等於没有我

我怎麽能够麻木退缩
 有血有泪的人都说
 如果没有爱 就等於没有了梦

黄一雄.没有爱等於没有我
--------------------------------------------------------------------------------  我找到她的一本电话本,查到了那个水瓶座男孩的电话,冲动地打了电话过去,
 是他本人接起来的,突然一个女孩的声音在唤他吃饭,过了一会儿,他才 腆地告诉
 我,是他女朋友在催他吃饭了,他问我找他有什麽事,我只是淡淡地说,对不起,我
 打错电话了,然後就把电话挂上了。

  阿妹,下辈子如果我还能转世为人的话,我一定要变成男生,给你,你最需要的
  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