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里的故事
作者:佚名
我与他算起来已经认识一年了。我清楚地记得,初次见到他那天下着大雨,因为
某种原因,我与他及另外两个朋友在晚上十点钟坐到了一起,在一家小餐馆。我不认
识他,但与我同行的另外一个女孩子是他的大学同学。我陪着那个女孩子,四个人一边
吃一边很随便地聊天。那晚他给我的印象是开朗、健谈又不失斯文。
我和他认识了。慢慢地,他开始在晚上兼职做英语教师,就在我所工作的一个英语
培训学校。最初,两个人见面只是笑一笑,打个招呼,后来可以简单聊几句,再后来,
当我晚上值班的时候,每个课间他就跑到办公室和我聊天。这时候,我们已经认识半年
多了。我很高兴又结识了一个不错的朋友。
学校在晚上开设的班越来越多,我值班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很多次,当所有英语班
在九点半下课后,我与他及另外一个不错的男老师到附近的大排挡吃夜宵,然后三个人
边聊天边散步走到车站,大家互说再见。尽管每次都要晚回家半个多小时,但我很喜欢
这样,喜欢在晚风中与朋友散步闲聊的心情。
这种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他到了一家旅游公司任职,没有时间再教课了。
很巧,我也不用经常值班了,恢复了以往两点一线的生活。两个人从此很少见面,他只
是偶尔打来电话找其他人,才有机会与我简单聊一聊。我以为我们就是这个样子的朋友
了,仅此而已。
世事总是让人难以预料。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在一个特别的节日--六月一日儿童节,
他打给我电话,约我晚上出去"共度佳节"。我有些意外,但又觉得很有趣,便爽快地答
应了。当我赶到地坛与他见面,我第一次发觉戴着墨镜等在肯德鸡店门口的他居然也很
出众呢。两个人共享了一顿晚餐,然后跑到迪厅去跳舞。我第一次到迪厅,在疯狂的节
奏下尽情地释放自己后,我们坐在高背椅上休息,在震耳的音乐和嘈杂的人群中大声说
话、大声笑。我感受着这种气氛,感受着他带给我的快乐。
在这次约会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仿佛近了许多。他从此不时地打电话给我,约我
出去玩。而我几乎每次都拒绝不了这种邀请,尽管有时候对自己说"不要玩得太放纵了。"
有一天,我偶尔提及喜欢张信哲和Beyond的歌曲。恰巧六月二十日张信哲到京开个
人演唱会,我不自觉地表现出神往的表情。让我意外的是,第二天我便收到了一份极其特
殊的礼物:张信哲演唱会门票。他以轻松的口吻邀请我,说他也很喜欢这位歌手,找个伴
儿一起去听比较好。我记不清当时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面对这件事,只是内心隐隐觉得,
他对我太好了。这让我有些不安。
六月二十日晚,绝对是个不一般的日子。我如愿地见到了真实的"阿哲",听到了他真
实的歌声,与几万名歌迷为"阿哲"呐喊。在归途的晚风中,我心里怀着对他的感谢,开心
地与他谈论阿哲和他的歌--也就是在归途的晚风中,他终于提出要我做他的女朋友。也许
他认为在为我做了这么多后,时机该成熟了。但是,我极干脆地拒绝了,果断的语气让我
自己也惊讶,这些话似乎根本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就从嘴里说出来了。他沉默了,一路上
不再说话;我则感到不安,一路上不知该不该说话。车到站了,我提出请他吃夜宵。他迟
疑地推托,最终还是接受了。我开玩笑说,其实我好困,但为了不让他饿肚子,只好舍命
陪君子了。我尽量把气氛弄得轻松,他也慢慢地恢复了常态。他似乎能够平静地接受这个
小挫折了……
他坦白对我的喜欢。他说我是他见过的内外皆美的女孩子,年龄不大,却表现出一种
成熟。成熟中有一些纯洁活泼,单纯中又透着成熟。他说这种感觉很妙,还说他不会再遇
到这样比较完美的女孩子。
"怎么会,世上比我好的人很多呢。"我笑着反驳。我心里承认他的话满足了我小小的
虚荣心,可我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坏毛病很多,个性有时太强烈。他说我完美,只不过是他
还不很了解我。但我没有过多解释自己,这些缺点在今后的交往中迟早会暴露的,那时他
自然会知道他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人,自然会知道如何把握两人之间的距离。
在他陪我走回家的路上,我买了一个瓷娃娃,作为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他指着坐在
月亮船上的娃娃说:"这是你";然后又指着被拟人化的月亮说:"这是我"。他说,月亮只
能看到娃娃的侧面,因为娃娃不肯转过头认真地看月亮。我不置可否地笑笑, 两个人心情
都好了许多。
这件小插曲发生后,他一如既往地约我出去。只是他有时抱怨我的呼机加了密码,这
使他经常做无用功。他请求我说出密码,我却认为时机不成熟,婉转地拒绝了他的要求。
其实在我眼中,密码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就是想设个小障碍,想让他做事情有困难。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几张迪厅门票。我送给了朋友一些,最后还剩下了两
张。我犹豫该不该告诉他。快下班的时候,我决定约另外一个不错的同学,不巧那个同学晚
上加班。难道是天意吗?在迪厅门口想了很久,徘徊了很久,我终于决定给他打了电话--这
是我第一次主动约他跳舞。我们从迪厅出来已经很晚了,天却下起了大雨。他冒雨叫了出租
车,又打开车门,才招呼我从迪厅门口下来。这个细心的小动作被我看在眼里……
夜色沉沉,暴雨拍打着车门,车子开得很慢。我从那种喧嚣中沉寂下来,顿时觉得好困。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他的手轻轻扶着我的右肩。"这好像是我们认识以来最亲密的动作",
我模糊地想……
也许这次经历给了他更多的勇气。在一次加班的时候,他意外地出现了--捧着一大束红
玫瑰。这情景正巧被两个任课教师撞见了,我不由一阵尴尬,仿佛一个小秘密无意间被别人发
现了。他说他选了十一朵玫瑰,代表他对我一心一意。那张夹在花丛中的情人卡上则明白地写
到他愿为我做一切事情。包括他在我家巷口白等了一个上午也不后悔,只因为我无意中提到周
六上午可能要去书店买书,而他想陪我去。我感到歉然--事实上我是下午去的书店,从另一个
巷口走的。面对他的情意,我除了说他好傻,不知还说些什么。但这个晚上,他得到了我呼机
密码的第一个数字。后来,他又得到了我送给他的第二份礼物--镶在镜框中的我的照片。
一个多月过去了,一切似乎都发展的平和自然。对我来说,生活变得更有色彩了。直到有
一天,我们首次发生了分歧……
其实那天大家是怀着好心情到西直门吃Pizza的。但在聊天的时候,他无意说出他对女孩
子的看法:肤浅。他说比较起来,他更愿意与同性朋友聊工作、聊事业,因为女孩子的话题总
集中在服饰、玩乐上。我在一刹那被惹恼了,用一种很激烈的语气与他辩论。他最后主动道歉,
试图缓解一下这种气氛。我淡淡地说,这是他已形成的一种思想,何必要道歉呢。他不再说什
么了,沉默了一路送我回家。在走进巷口的瞬间,我想到我们也许完了。这个念头让我一阵难
过,但还是带着一种冷漠的神情离开了他。
这晚,我梦到了他……

事情有了戏剧性的变化。在第二天晚上值班的时候,我收到了他打来的电话。他其
实就拿着手机站在对面的楼道里,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后来,他走过来,交给我一份这
一个多月来我们每次出去的记录。
我看到最后两句话"Everything is beautiful, Everything is over."是的,
一切都很美好。但美好的事物为什么总是很短暂呢?我本不想就这样结束的。每个人都有
自己的思想,为什么我可以接受别人的异论,而不能接受他的呢?况且他的确已经很迁就
我了,如果我再拒绝,是否就太冷酷了?我终于决定抛开矜持,重新接受他。我提笔改动
了最后一句话"Everything is not over"。他欣喜地问这是否说明他还有机会,我笑
而不答。
这个晚上,我告诉了他呼机密码的第二个数字。
经过近两个月的密切交往,我不自觉已习惯每天等着他的电话,已习惯他晚上送我回
家。在那次矛盾后,他告诉我更多的关于他、他的家庭、他的朋友的事情--他说他从未对
一个女孩子说过这么多事情。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也常常问自己,他为我付出了这么
多,改变了这么多,我怎么可以这样坦然接受呢?回想上学的时候,我与另外四个女孩子
并称为"五朵金花",被很多男孩子追求。也许被人追的经历娇纵了我,让我总有一种居高
临下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我对他的态度。其实我很想改变自己作为被追
求者的角色。我宁愿自己是一个被他看重的好朋友,这样我会很自然的一种平等的心情分
享彼此的友情。事实上,我也多次向他提到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恐怕承受不起。他总是笑
着避开这个话题,这让我感到为难,反而不好开口挑明。顺其自然吧,我想。
七月二十八日,星期二。他请我看一部宣传得很轰动的电影。为此,我不得不向家里
人谎称晚上值班。其实我早已向母亲提过关于他的事情,虽然不是全部。而母亲是不赞同
的,她警告我不要过多的与他交往;她还提醒我,在未完成自考学业前,不要过早地涉及
感情。我承认母亲有些话是对的。但这次我还是没有控制住,赴了他的约会。
从影院出来已八点多了。两个人来到附近的一个小酒吧--我们聚会的老地方。他说有
份礼物送给我,那是一瓶CD香水--很漂亮的瓶子,很清香的味道。然后他很得意地告诉我,
现在可以随时呼到我了。
"查到密码了么?"我问。
他点头。
"怎么查到的?"我又问。
"最后两个数字是不重复的。所以利用排列组合,每天打二十多个电话慢慢试。服务小
姐态度蛮好的。"他一脸笑容。
"浪费了很多电话费么?"我打趣说。
"那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查到密码了。"他颇有些自豪。
低下头,我心里又乱了。看到他越陷越深,而我不能对他承诺什么,就觉得好烦。我拒
绝自己再想下去了。
七月三十一日,星期五。天气不错,我心情也不错,因为他约了我去北海。天色渐沉,
北海岸边静幽幽的,古乐声飘荡在水面上,有一种不可言传的妙感。我渐渐迷失在这份静逸
中。我但愿时间就此停住,与他静静地站在这里,永享这份安宁。
他握起我的手问"能答应我吗?"我微惊,思绪被拉了回来,随即轻轻挣脱他。他有些失
望,问我是否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面对他的问题,我不知该怎样回答。如果说有,那不就是
鼓励他继续追求吗?如果说没有,则肯定会伤害他的感情。我不想伤害他,却也不想承诺他。
我一直弄不懂为什么大家不能做好朋友,不是一样彼此关心吗?我告诉他,算上他,共有
四个都是我的异性好友,是我倾注了感情在内的好友。我把友情平均分配给他们,同时得到他
们共同的关心。我自嘲地说自己是个贪心的人,因为我总想结交更多的朋友在身边,留住更多
的感情在身边。同时,我分析自己善变,具有反复性,对我太亲密的异性容易让我产生周期性
的反感心理。这种心理一旦产生,就不是理智所能控制的,势必会伤害到对方。我有过几次这
样的经历,一个个朋友现在都变得陌生了。我很珍惜与他已建立的感情,所以不想看到将来自
己会对他也有这样怪异的心理。我希望他会接受做我的一个好友,对我好但不追求我的朋友。
他不语,似乎想不通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和观点。他凝视着我说:"我不懂你,我所了
解的原来只是你的表面,我做了很多事后想起来都觉得不可理解的傻事,是第一次为一个女孩
子付出了全部精力--这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我忽然有一种心酸的感觉。在这瞬间,我几乎想收回所有的话,只为了让他的表情看起来
不那么失望,让今晚快乐的色彩浓一些。但我忍住没有这样做。
走出北海的时候,我问他一年的时间可以做出什么,他摇头表示不知道。我暗暗叹口气。
我作出今天的决定,不能不说母亲的话也起了一定作用。我还需要一年的时间完成学业,从母
亲的管束中挣脱出来。如果他还这样关心我,能够等我,重要的是事业有所成就,母亲就不会
再管我的事情了。但这些话,我没有对他明说。
两人走到车站,他提出送我,我拒绝了。他不再坚持。我心里一沉,每次说不的时候,他
总是坚持送我回家的。这次他的做法代表什么?
挥手招来一辆计程车,我没有在意这是辆计价最贵的车。当与他说再见的时候,我忽然有
一种可怕的感觉,我要失去他了。
要失去他了吗?要失去他了吗?
在第二天下午,我终于受不了这个念头的折磨,拨通了一个好友的电话。当电话那边传来
熟悉的声音时,我一下子觉得自己的感情防线全崩溃了。泪水迅速地盈满眼眶,我哽咽地诉说
了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我无助地问朋友,为什么他不能理解我的心情,我的矛盾?为什么大
家做不成男女朋友,就也做不成好朋友呢?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朋友说,做为一个男性,很理解他的感受。当一个人对他喜欢
的女孩子付出那么多感情而得不到回报时,他怎么还能泰然自若地与其相处,做什么所谓的好
朋友呢?除非是圣人。朋友又说到自己,说他当年追求我最好的女友而遭到拒绝后,虽然他不
恨那个女孩,但自此就再也不说话了。但朋友说,他不后悔那样做,明知道希望不大也要去试
一试。
"现在你和她不是又恢复了朋友关系吗?"我说。
"那是因为你从中搭了桥,是人为的力量把我们又拉在了一起,但我们只是好朋友,我现
在心静如水……说实话,她仍然是我曾用心付出最多的女孩子。可是知道吗,在毕业后,有一
段时间我几乎想不起她的模样了。也许她在我心底太深了,深到被所有其它事覆盖住了……"
我握住电话,若有所悟。
"何必这样为难自己呢?"朋友劝慰说。"如果真觉得他好,就答应人家;如果没有感觉,
干脆就趁此了断。千万不要左右摇晃,让他觉得有希望,但又得不到。"
"我没有左右摇晃。"我辩解。"从一开始,我就希望他会成为我的一个好朋友。我对他如
同对你一样,是付出感情的。"
"我知道。否则你不会这样为难,不会哭。我记得这是我第二次听到你哭。可是傻丫头,
你知不知道,很多事不是按照你的愿望来实现的。有些事情的发生是人力不可抗拒的。"
难道不能改变这种局面吗?我默默问自己,泪水再一次模糊了视线。
挂掉电话,我呆坐在椅子上想了很久。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困难地来决定该以一种什么
样的态度去对待一个男孩子,去留住一份友情。
一个念头闪现在我脑海里。如果真的觉得好为难,这是否说明我对他有一些感觉了?我
被这个想法吓坏了。怎么会,怎么会呢?我是崇尚单身自由主义的呀。难道会为谁而改变吗?
我想到朋友最后的话,事情还是要靠自己决定,只觉得思绪剪不断,理还乱。深深吸了
口气,我终于做出了最后决定,我决定等一个周末,如果他会打电话,我就答应他。想通了
这一点,我感到轻松不少。不管今后会怎样,我现在只想用尽方法留住这个朋友。尽管这需
要付出很多,包括单身贵族的自由。
但是我失望了,我白等了两天。我猜测各种他不打电话的理由,又一一推翻。怎么办,
就这样断了?我犹豫地告诉自己,再等一等,等到周三。如果他来电话,我还是会答应他。
我就在一天天的期盼中和一次次的失望中度过。我总是神经质地每隔一会儿就查一查
呼机,总会通过不经意的动作或事物回忆起我与他的交往。"失去了的也许才是好的"。当
自己规定的期限渐渐接近,当失望的心情渐渐变成绝望,我终于体会到了这层含义。朋友的
话似乎又在耳旁响起"许多事情不是按照自己的愿望来实现的"。
再后来的几天,我又一次很认真的回忆了我们交往的这两个月。既然天意让我最后的期
限得不到结果,我何苦还强求呢?在经历了那种失落心情后,我反而平静了,我发现自己可
以以一种平和的心态来对待所有的事情了。我决定把这段时光埋在心里,让它成为一种美丽
而永恒的回忆。我吃惊于自己在短短几天中心情的巨大转变,也庆幸自己终究还是个单身女
孩子,没有被感情影响得太深。
我想起母亲的话。是的,我还如此年轻,还如此浅薄,怎么该放任自己浪费时间呢?一
向自认理智的我怎么也感情用事了呢?一个星期,不算长也不算短,却让我的感性世界和理
性世界经历了一个蜕变的过程。当我认为一切都已过去了的时候,当我拿起已搁置了一个多
月的书本的时候,我又有了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是自信也是自傲。
我同时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在未来的日子里会有一个全心关爱他的女孩子走进他的世
界,会分享他的一切喜怒哀乐。而且,如果有缘的话,他们都会成为我的朋友。
世界毕竟是很美好的。我从抽屉中拿出小镜子,给了自己一个最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