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惧泄密疑心生暗鬼 用谋权明言议废立            
  

    刘金标被人架着回了班府,此时班布尔善刚送走泰必图,见他血淋淋地回来,吓得酒也
醒了一半,忙问:“这是怎么了?”

    听几个亲兵七嘴八舌地诉说完巡防衙门无理劫人的事,他听过以后倒犯了踌躇。巡防衙
门正是他近日极力拉拢结纳的,怎会如此不肯给面子?见刘金标一副惨相,又不好责备,便
索性送了个顺水人情:“今儿夜里这事也难怪你们,金标受了伤,先到后头养着,等寻着那
小子,我给你们出气。”

    他一夜也没睡好,尽在枕上翻烧饼。平时最宠爱的四姨太趴着耳朵劝道:“鳌中堂的事
儿,你操那么多心,值吗,”他心绪烦乱地说:“妇道人家,这种事儿少问!”

    没想到这事这样不顺手。他原想拿到何桂柱,审明后再与鳌拜商议办法。不料出师不
利,下午截住那个臭进士,莫名其妙地被一个糟老头子搅坏了,晚上去擒何桂柱,偏又被巡
防衙门的人抢走,算晦气到家了。

    抄苏克萨哈家,意外弄出伍次友的策卷,循名按址找到了悦朋店。班布尔善不相信,一
个举子能有这么大的胆,竟在顺天府贡院中大书“论圈地乱国”!没有硬后台,他敢!再
说,苏克萨哈搅了进来,越发说明事情不简单。所以,几天来并没有动手拿伍次友,只派坐
探扮作酒客将悦朋店监视起来观察动静。不久便发现魏东亭也是那里的常客。他心中暗喜:
看来大鱼就要咬钩了。谁知几天之内,不但魏东亭不来了,连伍次友也沓若黄鹤,这就蹊跷
得很了。他有他自己的棋,自觉比鳌拜高明得多!事无巨细,但与棋局有关,那就非弄明白
不可。无奈之间才决定捉拿明珠、何桂柱,想捞起一根线来。再顺藤摸瓜。可接连出了这两
件事,使他觉得似乎还有别人在同他下棋,而且一步步都是先下手,这未免使他暗自心惊。

    其实,听了刘金标的遭遇,他心里并不相信是巡防衙门劫了人。那年轻侍卫像是魏东
亭,只猜不透这伙巡夜哨兵都是什么人——是扑朔迷离呀——但既无把柄在手,又怎能奈何
了这位皇上宠信的近侍?

    一夜辗转,好不容易挨到天亮,班布尔善翻身起来便吩咐:“备轿,到巡防衙门!”

    行到中途,班布尔善反复思忖,还是不去为好,事情传开了,弄得人人皆知,立时就会
谣言四起,于当前景况实在没存好处,于是轻咳一声吩咐道:“回轿去鳌府!”

    鳌拜因夜间多吃了酒,仍在沉睡。门吏知道班布尔善是常客,也不禀告鳌拜,直接引他
至后院鳌拜的书房鹤寿堂中,安排他坐了吃茶,说道:“大人宽坐,容奴才禀告中堂大
人!”

    班布尔善随手赏他一张五两银票,道:“费心,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大事,便多坐一时不
妨。”那管家谢了赏,诺诺连声退了下去。

    呆坐了一会儿,抽了两口烟,班布尔善漫步踱出堂外。这鹤寿堂坐落在花厅之东,临水
背风,一道回廊桥曲曲折折地架在池塘中,直通对岸水榭。其时正是伏天,雨霁天晴,炎阳
如火,红荷碧叶,柳枝低垂。站在树下观水,说不出的清静轩朗。他正要构思佳句,忽然听
得柳荫深处燕语呢喃,听声音象是两个总角丫头在说话。

    一个说:“你知道么,昨个素秋大姐姐哭了一夜,今个早起眼眶子红红的,和她说话,
有一搭没一搭的,很没有精神。”另一个说:“这有什么稀罕的,老爷子总想欺负她,昨儿
又喝醉了酒……我告诉你,昨儿说不定素秋姐姐是为别的事儿哭呢,老爷子这些日子可顾不
上想这些心思,那几个大人白大黑夜在这灌黄汤,听人模模糊糊说,商量什么‘费力’的大
事情呢!”

    另一个格格笑道:“管他费力省力的,关我们奴才什么事。”听到这里,班布尔善脑子
里‘嗡’地一阵响,“废立”二字竟已入奴才之口,他不禁怔了:“糟!这里大小人口三四
百,传出这些口舌那还了得!”正欲拨开树丛进去问个究竟,两个小丫头却听到人来,一溜
烟跑了。

    班布尔善正发呆,背后传过一阵大笑:“哈哈哈哈,班夫子,流水落花春去也!如今炎
阳似火,难为你还有思春之心!”班布尔善回头一看,却是鳌拜,后头一个丫环为他撑着凉
伞。班布尔善笑道:”中堂,您酒醒了,一把子年纪,思的什么春哟!”

    鳌拜一边笑道:“那也未必尽然,老当益壮,况你尚在壮年呐!”一边伸手将班布尔善
让进了鹤寿堂。

    二人分宾主坐定,鳌拜皱眉道:“昨夜你们演了一场陈桥兵变,老夫至今心有余悸。静
而思之,实在叫人后怕,一夜没好睡,夭将破晓才打了个盹儿。”

    班布尔善正色道:“中堂!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天予弗取,反受其咎。这可都是拿人
头换来的至理名言!是进是退,您可要想清楚了。”鳌拜干笑一声道:“事至于此,可谓覆
水难收,不过也有点太对不住先帝了,爱新觉罗氏对我还是不坏的。”

    班布尔善听出鳌拜口气中,似乎有怀疑他的意思,淡然一笑道:“我也是宗室!趁着中
堂的话,也要讨一点恩赏——事成之后,愿中堂莫学历代禅登之帝,要与爱新觉罗宗室相安
到底。否则必致满族内乱,弄到两败俱伤不堪收拾的地步——目下最紧要的还是设法剪除老
三,谨守机密待时而动。”

    鳌拜狡黠地一笑道:“他还有什么羽翼!苏克萨哈一去,机断之权在我,遏必隆不在话
下。”

    “明的是没有了,”班布尔善冷然说道,“暗的便很难讲。”

    鳌拜忽将身子一探,问道:“谁?”

    班布尔善摇头道:“眼下不知,但有几件事令人生疑,愚以为有三个人不可不防,索额
图、熊赐履和魏东亭。”接着他便把前段自己私下布置接连失利的情形详细说给了鳌拜。

    鳌拜听得很留神,对班布尔善的私下安置,他原来是有些多心的,此时不禁点头称善:
“难为你这么用心!看来三个人里头姓索的是主谋,熊赐履出个主意是有的,指望魏东亭护
驾也算匪夷所思!不过你这一提,我倒觉得还有一点很蹊跷,老三近来说话动辄孔孟,引经
据典的,弄得一班汉人都私下夸他学问大长。上书房周老先生跟我说,除了熊赐履偶尔讲一
点,老三在宫中并不读书。这倒怪了,他能无师自通?”

    班布尔善没有立即回答,只半闭了眼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过了一会儿才说:“哎,中
堂,我们早就该料到是这么回子事……”鳌拜嗅了一口鼻烟道:“请言其详。”班布尔善正
欲答话,却见素秋捧着一盘切好的西瓜进来。

    鳌拜看了素秋一眼笑道:“瞧这模样,昨夜又哭了。你放心,我已差人寻你亲爹爹,总
叫你父女团圆就是了。”素秋大大方方将盘子放在桌上回道:“谢老爷,这瓜遵照太太吩咐
已用凉水冰过了。班老爷,请用吧。”说完,悄然退下。

    鉴梅一走,鳌拜便说:“方才的话怎么讲?”班布尔善留神地看看四周,并无人在眼
前,这才道:“愚以为十有八九,姓伍的并未出京。”

    “哎——你这就未免多疑了!”鳌拜笑道,“那伍次友能有几个脑袋,还敢在此羁
留?”

    班布尔善道:“不然。汉人中并不都似吴三桂那么下作。”

    鳌拜沉思了一下,又问:“那么,足下以为他现在何处呢?”

    这正是班布尔善方才深思的问题,他瞟了鳌拜一眼,一字一板地说:“必定藏在哪家大
臣府中。如果把他与老三近日学问大长的事连在一起看,那就很有意思的了!”

    鳌拜摇头:“太不可信,难道堂堂天子,肯屈尊要一个举人来做老师?”

    班布尔善奸诈地一笑:“中堂所言虽然不假,但我听说朝里有学问的虽很多,不是中堂
看不中便是老三信不过。假如我们设身处地地替老三想一想,与其让您在他身边安一颗钉
子,还不如他不要师傅。”

    鳌拜将案一拍道:“我非要送他一个师傅,他不要也得要!只是他要弄这点小玄虚有什
么用场?”

    “岂但有用,”班布尔善道,“简直是绝妙之极!眼下满汉大臣就颇有不少人对老三刮
目相看,以为帝心聪颖,不学而知!他要是一代圣君,中堂不就成了权奸了吗,你说这得了
不得了?”

    鳌拜为了掩饰自己的心烦意乱,取一块瓜胡乱咬了一口问道:“依你看,现在怎么
办?”班布尔善道:“现老三势力未成,尚奈何不得中堂,中堂很可以明称圣上,暗修甲
兵,笼络朝臣,待机而动。”鳌拜摇头道:“你知道,这种事下手要快最怕慢,慢则有变
呐!”

    班布尔善笑道:“敌我势均或敌强我弱则宜速决。现在我强十倍,只需戒备一些,看准
时机一举而成,倒并不怕慢。中堂想,如若老三真地聘伍次友在某家大臣府上读书,他自以
为得计,其实是天大的失着!他微服微行,白龙鱼服,杀了他不是干净利落,他死在冤家对
头家里,又岂不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鳌拜将只吃一口的瓜朝地下一掼道:“好,真有你的!”他兴奋地站起来,“这事就拜
托你查清楚。这是个一举两得的好事。”

    班布尔善连忙站起身来回答道:“不才既受恩于中堂阁下,敢不尽力么?啊,哈哈哈
哈……”

    鳌拜也纵声大笑:“办成了这件事,你就是我的开国元勋!你就等着受功封赏吧。”

Youth 扫描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