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文和武共率八旗将 君与臣同赞细柳营            

    一听说康熙皇上要御驾亲征岳阳,熊赐履、明珠等都大吃一惊。索额图忙走上几步,来
到皇上跟前叩头说道:“臣以为不可!京师重地,万岁切不可远离。吴三桂要划江而治,显
然胸无大志。主上轻出,万一稍有失利,反而启动他北进中原之心。岂非——”

    “你住口!朕宁为战死皇帝,不为偏安之主!”

    明珠听了,忙进前说道:“万岁亲征乃万万不得已之举。今耿精忠已就范,尚之信与吴
三桂各怀异志,贼势江河日下,并不须主上亲征。”

    康熙见他们都来劝阻,更是不高兴,还要发火,熊赐履却一反往日的沉稳,激动地说:
“万岁所见至圣至明。臣以为,吴三桂已是强弯之末。双方久战不下,此时万岁亲征,必将
大长我军士气。依臣之见,主上亲征,是一举成功之道!”

    正在争议,何桂柱淋得水鸡儿般进来,捧上一封火漆文书,说道:“皇上,古北口方才
递进来的紧急军情。因万岁有特旨随到随送,所以连夜赶来……。”

    “好,察哈尔一定是发来援兵了!”康熙一边拆封,一边笑道,“朕就先带着这三千铁
骑,亲临江南。吴三桂——啊?”康熙突然停住不说了,他揉了揉眼睛把奏折又连看两遍,
拿信的手轻轻抖了起来。失神地退回榻上,双腿一软坐了下来。

    上书房立刻安静下来,只听见外边淅淅沥沥的雨声。明珠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问道:
“万岁,这……?”

    “察哈尔王子叛变了,已经将尼布尔囚禁。他乘我京师空虚,带了一万骑兵,竟要来偷
袭!好……都叛了……叛吧!”

    几个大臣像挨了闷棍以的,都懵了。图海心里狂跳不止,此时北京其实已是空城,这近
在咫尺的兵变如何应付呢,就在这时,周培公突然叩头说道:“万岁,臣已想好对策,容臣
启奏!”

    “讲……讲来!”

    “察哈尔王子之变虽近,乃是癣芥之疾。目下湖南战局胶着,臣以为也不必劳动圣
驾。”

    周培公的镇静使众大臣个个吃惊。康熙勃然大怒,“混帐!你就是让朕听你这几句空话
吗?”

    周培公伏地叩头,又朗声说道:“万岁,容臣奏完。我军与吴三桂在岳州打红了眼,臣
以为都忽略了平凉的王辅臣!”

    “嗯”康熙身子猛地向前一探,”说下去!”

    “是,吴三桂之所以尚能周旋,并不是靠耿尚二人,乃是因西路有王辅臣牵制我方的兵
力!倘若他此时醒悟过来,派能征惯战的将军率领一旅精兵由四川入陕甘,与王辅臣会兵东
下,骚扰我们的后方,那么,湖南的局势便岌岌可危了。但是如果我们先走一步,消除甘陕
危机,然后全力对付衡、岳的敌军,吴三桂必将闻风、丧胆,全军崩溃。”

    这话说得十分有理,康熙不禁点头,但他马上又想起眼下山陕甘的兵力只能勉强与王辅
臣周旋,察哈尔叛兵又要袭击京师,哪来的兵力去增援西路呢?

    康熙低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周培公,你言之有理。朕……方才急得有些失态了,但
这事应该如何办呢?”

    “臣请万岁降御旨一道,将在京诸王、贝勒、贝子以及旗主家奴全数征来,立时可得精
兵三万。由图海统领,微臣辅佐,半月之内,若不能扫平察哈尔之变,请皇上治臣欺君之
罪!”

    图海听着听着,脸上放出光来。他一直因无兵可带而不能出征在懊丧,听周培公出此绝
招,心中大喜,忙连连叩头说:”臣也愿立军令状!”

    康熙跃然而起,绕着周培公兜了一圈,正待说话,见周培公面现犹豫之色。吞吞吐吐地
说“只是……”康熙便急忙问道:“快说,只是什么?”

    “诸王府家丁家奴原都是八旗精锐,就是那些晚辈旗奴,也都个个骁勇异常。打仗是好
样的,只怕依势作威作福惯了……”

    “哈哈哈,你是怕他们不服?好,有朕来作主,李德全,天子剑侍候!”

    李德全早听得明白,快步进来,取出一柄系着明黄流苏的宝剑,双手捧了过来。康熙却
伸手拦住了他,转脸问周培公:“你如今仍是四品职衔?”

    周培公忙顿首道:“臣一旦领此天子剑,即是代天行令,无品无级!”

    “周培公壮志可嘉!”旁边跪着的明珠高声赞道,“臣以为周培公应进为从三品!”

    “不,正二品!”康熙大声道,“这是伍先生推荐的人,待国士应有待国士之道。传
旨,进封图海为抚远大将军,周培公为抚远将军参议道,加侍郎衔,火速依议处置!”

    图海连忙说:“臣谢恩。三日之后,臣等在南海子阅兵。”

    “好,朕届时将亲往校场。你们只管放胆去做,朕将两门红衣大炮也赐给你们,荡平察
哈尔后不必回军,与科尔沁的四千骑兵合击平凉,替朕拔掉王辅臣这颗钉子!”

    “臣——领旨”

    “去吧!今夜即向各王府传旨,按名册征用旗奴。有敢抗旨者,军法处置。”

    “扎!”

    刚才还是没法儿的事,转眼之间便冰消雪融。望着周培公的背影,康熙不禁摇头赞叹:
“真乃奇才,不枉了伍先生的举荐……”

    索额图忙道:“确是奇才,万岁何不命他为主将?”

    “嗬嗬,你不懂,这支队伍非得有图海这样老成持重的宿将压阵,才能统带。这群旗奴
不是省油的灯啊!”

    明珠陪笑道:“万岁圣明,这样的良将领兵出征全亏了主子的好调度。奴才也以为察哈
尔不日可平!”

    “哈……好!今夜你们来,原是要议亲征,却议出这么个结果来——喂,熊老夫子你发
什么呆?”

    “我,臣在想饷从何来呢?有兵无饷,仗不好打呀!”

    “嗯——是啊。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仗是一定要打的,至于兵饷么,先从大内挪用五万
吧……”

    阅兵的日期到了。前一天的晚上图海和周培公递进折子来,说已从各王府、贝勒、贝子
府,征来兵员三万一千七百余名,已经操练检阅过一次。明天皇上亲自阅兵之后,即可开赴
前线进军古北口。康熙看了,十分高兴。今个一大早便起身梳洗,到慈宁宫去向太皇太后请
了安,便冒着秋雨,带着魏东亭等侍卫骑马直奔南海子。

    南海子原是前明的上林苑,也叫飞放泊。方圆百里之间,茂林修竹、丘壑塘渠。自明初
便放养了不计其数的虎、豹、豺、狼、熊、獐、狍、鹿,因明朝国事不兴,久不经营。早已
荒芜不堪了。顺治初年,傍海子修东西二宫,有一条九曲板桥婉蜒通往海中之岛,名曰:
“瀛台”,成为八旗子弟打猎练武之地。

    深秋十月,园中红稀绿瘦,残荷凋零,更兼雨洒秋池,愁波涟漪,一片肃杀景象。

    康熙带着侍卫们来到这里,抬眼望去,只见流台上,树起了木寨。寨中,一面被雨水淋
湿的大旗在寒风中抖动,上绣“奉旨抚远大将军图”八个大字。将台下是一队队整齐排列的
军士,穿着刚从内库领来的衣甲,一色全新鲜亮整齐。将台上和辕门两边,由九门提督府的
几十名校慰守护。一个个手按腰刀,目不邪视,精神抖擞地站立着。康熙见军容如此整肃,
不由得点头称赞:“好,图海这奴才,配上周培公这个帮手,真成了大将之才了。”旁边的
熊赐履正要答话,却突然听到前边传来一声断喝:“什么人在此骑马?下来!”

    几个人都吓了一跳,抬头看时,原来是一个旗牌官捧着令旗当门战着。犟驴子一见到这
阵势,将马一拍就要上前答话,却被穆子煦一把扯住,低声道:“兄弟不可造次,瞧着魏大
哥处置。”魏东亭早已翻身下马,将辔绳一扔,款步上前,对旗牌官悄悄说了几句。

    那旗牌官板着脸点点头,上前单膝跪地,横手平胸向康熙行了个军礼,说道:“图军
门、周军门有令,万岁若亲临视察,可暂在辕门稍候。这会儿正行军法杀人。”

    跟在康熙身后的戈伦,是个新进的侍卫,少年气盛,打马上前喝道:“你瞎了眼,这是
万岁!”不料旗牌官把脸一扬,冷冷地说道:“下官知道是万岁。要是别人,营前骑马就犯
了死罪!”

    戈伦自当了皇上驾前侍卫之后,还从来没碰过钉子呢,见这旗牌官连万岁都顶撞了,不
觉怒火上升,扬起鞭子,就要抽过去。不料,康熙却沉下脸来,怒斥一声:“放肆!都下
马,退下。戈伦,把你头上的花翎拔了!”

    戈伦吓得出了一身冷汉,连忙跪下叩头请罪,摘下顶戴来,拔去上边的花翎,呈给魏东
亭。

    康熙早已翻身下马。侍卫们见此情景,谁还敢说话。明珠知道,这一定又是周培公出的
点子,要学柳亚夫细柳营治军的故事。索额图却对熊赐履悄悄地说:“只要他们能够旗开得
胜,主子爷不骑马也是高兴的。”熊赐履没有答话,向着康熙说:“主子,请往这边站站,
这里高一点,看得清楚。”

    刚才旗牌官说得一点不错,军营中确实在执行军法杀人。这次招来的各府旗奴,当年大
都是征战疆场的英雄好汉,可是,现在不同了。常言说得好,有多大的主子,就有多大的奴
才。这些旗奴的主子,在京城里当着王爷,公爷,奴才们便也跟着长了身价,长了威风。如
今又都在京城里成家立业,安享富贵,谁还愿意为了那一两饷银去卖命打仗啊?刚集合时,
一个个恨天骂地,无精打采。再加上妻儿扯腿,朋友饯行,所以昨天整队操演时,竟有七百
多人晚到了一个多时辰。图海和周培公没有严厉处置,只是重申军令,让大家明天务必准时
来队,听候检阅。不料,今天集合时,还有一百多人姗姗来迟。周培公传令各营,将迟到者
一律押送中军,听候处置。

    中军参将刘明见到人犯一经带到,便走上前来,向图海禀报:“禀大将军,各营来迟兵
土俱已带到,请大将军发落。”

    图海站在将台上,早已远远看见皇上带着大臣、侍卫们在外边观看。他知道,皇上是有
意要看看周培公的治军本领,便大声吩咐道:“请周军门依军法处置!”

    周培公不推不辞,昂然走到将台中。

    潇潇秋雨已打湿了他身上的黄马褂,新赐的双眼孔雀花翎也在向下滴水。他两眼冷冷向
下一扫,偌大校场立时肃静下来,三万军士铁铸似地一动本动。周培公朗声说道:“现在重
新宣示抚远大将军军令——违命不遵者斩!临战畏缩者斩!救援不力者斩!杀戮良民者斩!
奸宿民妇者斩!临期不至者斩!”

    几个“斩”字刚出口,下边跪着的一百余人个个面如死灰。却听周培公又道:“图海大
将军这几条军令昨天已经申明,今日仍有一百零七人应卯不到。本应一体处置,念在国家用
兵之际,择最后三名斩首示众,余下的每人重责八十军棍!”

    中军校尉们听到令下,炸雷般答应一声便去拖人。三名吓得魂不附体的军士被拖至将台
边,验明正身又被推向辕门。可是其中还有一个撕挣着、号叫着不肯就范:“周军门开恩,
我求求你,我上有老,下有小,你不能啊,周军门……你不能公报私仇啊!”

    “啊?公报私仇!”周培公大感诧异,低头看那人时却并不认识。那人仍在挣扎着呼
叫:“周军门只要你不杀我……我告诉你阿琐的下落。杀了我你一辈子也不见着她了……”

    周培公突然想起来了,面前这个恶奴就是康熙九年在正阳门遇到的理亲王府的刘一贵!
如此说来,烂面胡同阿琐失踪,也一定是此人做了手脚,便脱口而出问道:“你这恶奴,阿
琐被你弄到哪里去了?讲!”

    “你饶我一命,我就讲!”

    这突然发生的意外变化,使坐在帅位上的图海楞住了。周培公心潮翻滚,说不清是个什
么滋味。看来,阿琐已落在此人手中,如今行了军法。理亲王府必定拿阿琐报复!想当年阿
琐赠送金钗、施舍粥饭的一片深情,周培公心里一阵痛楚。自己与阿琐虽无半语之私,阿琐
的情谊,自己是时刻铭记在心的。今天,怎么能忍心让这位善良的姑娘再受牵连呢?可是,
不杀刘一贵,又如何能执法服众,统带三军呢,他咬着牙想了想,冷笑道:“刘一贵,你白
日做梦,我已是朝廷大将,岂容你以私情要挟?拖出去——斩!”

    三声炮响,白刃飞过,行刑刽子手砍下了三个违纪兵士的脑袋,提起来回到中军交令。
又按周培公的吩咐,将三颗首级悬在辕门的高竿之上。

    军营里,死一般地沉寂,周培公轻轻咳嗽一声说话了:“本将军一介书生,一向不懂得
这杀人之事。但是,今日,蒙圣上将军国重任寄托,就不能不整肃军纪,以报圣恩。来呀,
把一百零四名误卯的军士拖下去打,有胆敢呻吟呼号者,每喊一声,加打二十军棍!”

    将令一出,校尉们蜂拥而上。这一帮作威作福,目无法纪的无赖狂奴们,算是尝到了周
大人的厉害。尽管大棍子上下飞落,一个个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淋,却没有一个人敢发
出一点声响。

    军营外边的高坡上,康熙神色庄严,熊赐履心惊肉跳,索额图暗自称赞,明珠却若有所
思,只有犟驴子见里面打得痛快,想笑又怕挨训斥,只好一个劲儿地向魏东亭扮鬼脸。

    肉刑刚毕,军营里便传出图海洪钟般的声音:“将士们!此一战,敌方乃是跳梁小丑,
本不足天兵一讨。但主上正致力于南方军事,所以才下旨启用昔日八旗弟兄,你们俱是朝廷
柱石的家奴,与国家休戚相关。为国效劳,为皇上分忧,也是为了你们自己的身家性命——
这是第一层!”

    康熙听了对熊赐履笑道:“啊!还有第二层?听这奴才说些什么”。

    “本大将军知道,你们都是旗奴出身,家境贫寒,一两多的饷银实在是很少。只要你们
出死力打好察哈尔这一仗,我保你们半世富贵!”

    他的话没说完,已被下边军士们的议论声淹没了。康熙心里不禁一楞“怎么扯这个,饷
银都发不下去了,打哪来的什么“半世宫贵”?他正在思忖却听周培公又说话了,声音比图
海还响:

    “察哈尔王子乃元世祖正统后裔,家中有金山银海!我曾查阅了史书,他那里仅库存黄
金,就不下一千万两!家中私财比此数要多出几倍!破城之日,一半奉交皇上,一半拿出去
你们均分。图大将军和我分文不取!”



Youth 扫描并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