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破巨案刘墉潜金陵 怒口孽天霸闹书场

    黄天霸燕入云二人,自傅恒接见后第五天便离了北京。十三太保在京的只有十一人,先
走了三天,他和燕入云也都乔装了茶商,却不同路而行。燕入云由通州走水路南下,黄天霸
却从潞河驿离京走的旱路。言明盂兰节在石头城西鬼脸崖下聚齐。他掐着日子计程而行,一
路与父辈江湖上的旧友来往酬酢,不动声色地打探白莲教在直隶河南安徽江南传道布教的情
形,有的地方蜻蜒点水一沾即离,有的地方一留连便是几天甚至十几天。待入江南省境内,
便不再滞留,雇了快骡昼夜躜行来赴集约,过江待到鬼脸崖时,天色已经向晚。

    鬼脸崖是石头城极有名的去处,西北一带扬子江半环围绕,贴城一带小巷幽静深邃,都
隐在茂竹丛中,小巷西望一片白沙滩外,便是浩渺无际的扬子江,从南向东踅转,秀丽的莫
愁湖便宛然在目。黄天霸每来南京,总要到此一游,熟得不能再熟的地方了,可此刻他却几
乎认不出来了。他散步过来,晚照夕霞中只见城外一片荒漠凄凉,所有的竹子像被人捋过似
的,一片叶子也没有,东倒西歪乱蓬蓬丛生在瓦砾中,那条小巷已变成一片断垣残壁,满街
都是破砖碎瓦断梁折擦。别说人影,连一声鸡鸣犬吠也没有,只是长江的啸声仍旧那样无休
无歇,连惊涛拍岸的声音都听得清楚。黄天霸有点像作梦,又有点像疑心前头有陷阱的狐
狸,四顾张望着往鬼脸崖下走,忽然身后有人喊道:“师傅,您来了——我们在这足等了您
一天呢!”

    黄天霸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猛一转身,才看见是自己的大弟子,十三太保之首贾富
春和七太保黄富光,看样子是去残壁里刚刚解手出来。因见二人还要行礼,黄天霸笑道:
“咱爷们,自己人,又是在这地方,免了吧——这地方是怎么了,像过了水,连竹叶子都冲
掉了?是火烧了,又没有烧残了的灰烬,我走遍天下,没见过这种奇怪情景儿。”

    “先过了一阵蝗虫,树叶竹叶吃光了。”贾富春笑道,“五月初十又一场龙卷风,扫平
了这里,江水又涌上来洗了这个巷子。我们来时已经是这模样了,原来梁老六在这定的丁家
客栈。我们会齐的,现在改了裤子裆的老茂店。怕您来了等不见,我们哥几个轮流在这守着
等候呢!”

    黄天霸这才留心,不少大树都像拧断了的葱一般歪倒在墙根路旁,有的竞被齐根拔起,
撂在一边,也都是光秃秀的有枝无叶,连‘鬼脸’石旁的丛灌木“胡子”也被剃得光溜溜
的。不禁骇然道:“我也见过几次台风的,那是在福州、雷州,也是拔树倒屋,天昏地暗,
石走砂飞——却没有像这样儿吓人,扫平了这条街!城里边房屋稠密,大约好些儿?这也太
惨了,要死不少人的吧?”

    “说来也真是蹊跷,这风竟没进南京城。”七太保黄富光是黄天霸的干儿子,其实年纪
比黄天霸还大一岁,见干爹挪步,忙在前面带路,口中回话喋喋不休:“这里老百姓说,当
时天阴得像扣了一口锅。龙卷风打西北长江过来,夹着大雨冰雹,像个黑烟柱子,旋着江水
扑到石头城这地块,又分成两股,沿城根扫了一圈,在燕子矶那里又合成一股,往东南又旋
了几十里才消了下去……干爹记得西门外那座魁星阁不?眼看着卷进风里,连楼基拔起在半
天云里,一霎儿就不见了。清虚观一口三千多斤的大钟被卷起来,就在黑风烟雾里折筋斗打
滚儿落不下来,直砸到元武湖北岸的上清观大院里。更有奇的,上清观进香的一个姓韩的妮
子,叫风卷上天,直飘出九十里外的铜井村,又安安稳稳落了下来……”

    黄天霸与他们厮跟着走,心里想着如何与刘墉会面,又怎样去见刘统勋,一边笑着听,
说道:“这就是胡说八道,魁星阁都粉碎了,还说人,就有,还不摔成一团稀泥烂肉了?”
“这是真的。”贾富春闷声说道:“这姓韩的女子许了城东李秀才的儿子,一股风吹到铜井
村,村里人当神仙吹打着送回娘家。李秀才说死也不信这事,说必定是奸情私奔,女的委屈
得寻死觅活,官司打到江宁县。明日袁子才大令要亲审这案,告示都贴出来了!”黄天霸一
怔,随即笑道:“袁子才是知府衔的县令吧?江南第一才子,自然爱管这些风流闲事。要我
是李秀才,也不敢要这姓韩的媳妇——那是妖怪嘛!”

    “这场风真真切切,这件事沸沸扬扬。”贾富春道:“风过之后,蝗虫也就没有了。砸
死了不到一百人,城里就起了谣言,说这是劫数,‘五月江南遍地蝗,扫尽蒿草扫田庄,万
姓仰天哭声恸,惊动慈悲九宫娘,乘风驾云上九霄,拜奏王母并玉皇,此城善男信女多,恳
请雷火赦昆岗。遂以风劫换蝗劫,舍去道观旧庙堂。积善积恶皆有报,难逃天数真茫
茫……’还有许多童谣,大抵也是白莲教里的切口俚词——所以袁枚亲审这案子,也有个以
正压邪的意思在里头。”

    黄天霸听了默不言声,贾富春以下的十三太保,有的原是绿林剪径的刀客,有的是市井
无赖梁上君子、赌场屑小之徒,只懂得鸡鸣狗盗、坑蒙拐骗,风高好放火月黑杀人夜,能说
出这大的道理,肯定已见过了刘墉、听了刘墉的训诲。他心里一阵轻松,微微一笑,加快了
步子。

    裤子裆巷在莫愁湖东北虎踞关一带。名字难听,地方也破烂,一色都是历年逃荒落脚南
京的饥民。一片窝棚草屋,甚至用秫秸秆儿搭起的人字形的“瓜窝子”,歪七扭八横竖不一
地“卧”在街旁。师徒三人坐骡车走了足一个时辰才到,却不直抵宿处,老远在巷口便下车
付资步行进街。

    此时已近戌中时牌,天是早已入夜黑定了,一轮黄得疾病人脸似的月亮,周匝起着风
晕,将迷蒙不清的月光洒落下来。黄天霸跟着他们,高一脚低一脚走在凸凹不平的街上,像
进了迷魂阵一样,一会向北,又拐东,一会儿踅西,又转向南,但见一街两行到处都是地
摊,江湖卖药的、卖古董的、卖雨花石的、卖旧书旧画旧碑帖的,什么烟料、玉器、雕镂蝈
蝈葫芦、唱本、盆景的……甚至还有卖狗的,杂乱喧闹此起彼伏吆喝成一片:

    “北京鸭子张的内画烟壶!识货的您来——有一个假的砸我摊子!”

    “金回回的膏药罗,跌打损伤腰疼腿酸脓疖疤疮……”

    “——哎!宝刀宝刀——祖传破家卖了!吹毛得过、杀狗不见血——”

    “挂浆手炉,屁眼玉塞儿——十姨庙里货真价实!”

    “馄饨馄饨——老城隍庙的烧鸡、水煎包子加锅贴儿……好吃不贵罗……”

    微弱的月光下,各种羊角灯、气死风灯,红黄绿西瓜灯闪烁不动,长江和秦淮河中火一
样流移的河灯,家家户户窗上阶前门口摆着的盂兰灯,有的像放焰口一样灿烂,有的像夏夜
中的流萤、坟地里的鬼火般闪烁不定。一行三人,在光怪陆离的月色下,挤在熙熙攘攘的人
群中,但见长衫的、短褐的、满身珠光宝气的、破衣烂衫甚至骨瘦如柴打着赤膊、满手污垢
头发蓬乱的乞丐,有的地方挤挤捱捱,有的地方稀稀落落,加着鸡鸣犬吠蝈蝈叫、妓女们拉
客打情卖俏声、茶楼饭馆伙计接客送菜的尖嗓门儿……扰攘成一片,不一会,黄天霸已是不
知东西南北了,因笑谓黄富光:“也真亏了你们,在南京也能寻出这么个宝地——这是鬼市
嘛!”

    “爹别小瞧了这地块——去去!”黄富光推开了两个来拉黄天霸的野鸡,压低了嗓门儿
道:“五方杂处三教九流都在这里轧码头呢!这里有的是阔主儿——您瞧那座戏园子,别说
秦淮河的香君楼,就是北京的禄庆堂,有这么金装玉裹的么?您瞧那边的关帝庙,挨边的就
是山陕会馆,会馆北边亮成一片的是慈航庵——观音菩萨的道场,全都一崭儿新——这就是
咱们住的老茂客栈了……”

    黄天霸边走边听,若有所思地左右张望着,有点心不在焉,听见说“到了!”这才收回
神来,看那处客栈时,一色都是平瓦房,东边一带矮墙敞着大车门。满地都是淆乱的车轮辗
辙骡马蹄迹,里边似乎是存货库房和饮喂牲口的厩房;紧挨着厩房库院,又一处大四合院,
却是南北两进。老茂客栈正门是沿街铺板门面,三级石阶一溜出去,足有六丈开阔,一律敞
着,里边竟有小戏院子来大,房梁下支着六根柱子,柱间摆满了安乐椅茶水桌。满屋的茶客
有的绫罗缠身,有的布衣葛袍,吸烟的,嗑瓜子吃芝麻糖的,下棋的、说笑打诨的嘈杂成一
片。烟气水雾间卖冰糖葫芦的扛着架子、卖巧果酥饼油条麻花的侉着篮子在人群中串来串
去。嗡嗡蝇蝇的人声中还夹着个说书的,嗓门却是甚亮:

    刘延清老大人接到刘康请柬,知道筵无好筵,转念一想——刘康毒杀贺道台并无实据,
他现是德州知府,和我是一样的品级呀!倘若不去,一来于礼不合,二则是怕刘康贼起疑,
反为不美。罢罢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德州府就是龙潭虎穴,老夫也要闯一闯了……

    黄天霸一听便知,说的是《刘延清夜断阴曹诛刘康》一段,不禁微微一笑。跟着贾富春
黄富光在竹椅杂错的缝隙间往里挤,便见客栈老板已从书案屏风后闪出来,双手拱着道:
“黄老板——承蒙抬爱本店,您发财!”一边哈腰让道:“伙计们早就安置好了。老板还没
进饭——这雅间里头备好了的酒菜……您请您请……唉,对了,就是北首第二间……”黄天
霸此时才看清,原来茶座两边,还各设着几间雅座,只一幔上下的米黄纱幕严丝合缝,外边
灯光太亮,瞧不见里边的烛,不留心根本看不出来。因扳着门端详着笑道:“走遍天下店,
没见过这式样的,造得巧!又透亮儿又不得进蚊子,天棚上拉着吊扇,也凉炔——”一眼瞧
见燕入云、朱富敏、蔡富清和廖富华几个人在里边,便不再言声,跨步进来,四个人已是起
身相迎。

    “我以为你从燕子矶下船了呢!”燕入云笑陪黄天霸入座,说道:“石头城外都被风吹
成平地了。担心你转码头,又安排老五老六去了。”

    “做生意就讲一个‘信’字,”黄天霸知道周围人色极杂,放声呵呵一笑,说道:“只
要不是下刀子飞箭雨,哪有个不如约的理?”尚未及款叙,听那讲书的堂木“啪”地一拍,
说道:“……这么定睛一看,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气——列位看官,你道刘康因何如此吃惊?
只见来人年方一十六七,头戴栽绒花软冠,脚蹬元缎软靴,头紧腰紧脚紧一身三紧夜行衣
靠,面如冠玉目似朗星——是黄天霸其人来也!”

    几个人都吓了一跳,愣过一阵子才想到是说书说到了紧要关口,不禁相视一笑。黄天霸
隔纱幕向外瞧,只见满庭座客或俯或仰,个个目瞪口呆盯着说书的,连门前茶桌上两个野鸡
堂子的娼妇,也似木雕泥塑般大瞪着眼看着讲书台。里里外外一片岑寂,静等着下文。再看
讲书的,却是个五十多岁的瘦干老头子,一脚微蹬一腿稍屈,双手按着讲案,细长的颈下大
喉结一动不动,双眉紧锁,鹰隼一样的目光直凝前方,良久又将响木柔声一拍,说道:

    刘康贼子吃了一惊,霎时又定住了神,仰天大笑“哈哈哈……原来又是你这乳臭小儿!
我问你,我与你前世有怨?”

    “无怨。”

    “今生有仇?”

    “无仇。”

    “刘延清与你是亲?”

    “非亲。”

    “是故?”

    “非故。”

    “前番在舍身崖前你杀我五名心腹,太平镇又单刀夺席相救那延清老儿,今日又三镖打
碎我三杯酒,却是为何?”“哼哼!”黄天霸冷笑一声,说道:“只为延清大人与我有知遇
之恩!你这赃官三番五次加害于他,须要知头顶三尺有神明,天霸乃是硬铮铮七尺男儿,岂
容你用毒酒灌我恩主?”

    “哼哼哼哼……”那刘康咬牙笑道:“你好不识相啊!我也听得你的威名,我也见得你
的手段,只可惜你错认了我刘某人,我刘某虽然只是一任小小知府,三山五岳绿林雄豪广,
有结交,府中之士个个武艺高强,只怕你来得去不得了!”

    “你就是刀丛剑树,又其奈我何?”

    “我刀快不怕你脖子粗!”

    “我剑来飞雪气如虹!”

    “来人!”

    刘康大喝一声:“前后庭堵了,衙役家丁鸟铳封门——你就是土行孙,也难逃今日之
劫!”

    话音一落,便听得屏后廊下雷轰般答应一声,云中子道长执拂而出,八大散人披发仗剑
一拥而上,将黄天霸团团围定。

    十枝火枪、强弓硬弯将大庭封得是水泄不通!

    “看来黄家英雄此番难逃性命了。”那先生突然收科,一副笑嘻嘻面孔对座客听众说
道:“列位看官在下面吃点心喝茶挥扇子好不安逸,累得我老头子唇焦舌燥唾沫干咽——这
正是,欲知今后事,明日请再来。承谢了,承谢了……”一头说,便端小笸箩儿挨座儿收
钱。

    客栈里紧绷绷的气氛一下子松弛下来,一些个听蹭书的茶客纷纷起身出去,顿时便走得
稀稀落落,只紧挨着雅座的一桌男女还不肯散。还有一胖一瘦两个汉子各携一个妓女,乐得
嘻嘻哈哈,兀自评说“盖世英雄黄天霸”。蔡富清见黄天霸一脸不耐烦,胡乱扒着饭不言
语,料知他急着想见刘墉,因凑到他身边耳语道:“这两个是本地码头的舵子,等着收场子
钱呢!您瞧,西墙根南边收拾招子的,那是刘先生……”

    黄天霸这才隔纱门细看,见果然是刘墉,摆着卦摊,桌前蒙着太极八卦图,桌上笔墨纸
砚一应俱全,还有签筒和一堆卷起的拆字用的纸卷儿。刘墉已站起身,摘下墙上“吉应如
响,晦开似月”的幌子,微笑着不紧不慢往一只米黄袋子里装铁算盘、判纸和桌上的散乱物
件。黄天霸这才知道刘墉也住在这客栈里。因问廖富华:“这位算命的灵么?住在哪屋里?
我想去请他起一课。”

    “灵,灵!昨晚南京道衙门的胡师爷、周师爷和高师爷还叫过去测了半夜的字呢!”廖
富华忙笑道:“老板一点也甭急。他的卦屋就设在马厩西边北房第二间,和我们紧挨着。您
消消停停吃饭,洗涮过了,把他叫过来。伙计们也都想见识见识他的能耐呢!”黄天霸已知
他们安排妥贴,还想问什么,却见老板胳膊上搭着一叠湿毛巾颠着从后店出来,在纱门外对
那胖子陪笑,说道:“请爷们用巾——后头预备好了的洗澡水……这是抽头儿火子(钱),
请爷点点。”

    那胖子用毛巾揩着手,擦着油光光的鼻子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少坐一时就过去——
水不要太热。”老板答应着就要进纱门,那瘦子却叫住了,说道:“告诉那个算命的毛先
儿,叫他我屋里候着,就说我金龟子的话:老洪,还有这玉兰玉清两位姑娘,想求问事情
儿。”玉兰拍手笑道:“还是我们金爷可人意儿,来时间和玉清嘀咕,想请这位毛先儿卜一
卦呢!他的卦金太贵,你们正好请客!”

    黄天霸隔门听着,已知这一胖一瘦两个家伙想和雅间里的人无事生非。他老经江湖的人
了,心里生气,却不动怒,接过老板递来的毛巾放在桌上,说道:“我原也想请毛先儿起课
的。既然有人抢在前头,先尽着他们——走,洗澡去。”因和众人推门出来,却见挨着金龟
子那张桌南一席,还坐着两个人用手撮怪味豆吃酒说笑,竟是六太保梁富云和五太保高富
英。黄夭霸也不理他们,放肆地在门前伸个懒腰踅身便踱向屏风。听身后那个叫玉清的女子
浪声浪气说道:“方才洪三哥说,不信黄天霸的镖打得那么神乎。我们堂子里也有会打缥的
呢!叫玉兰妹妹给你亮手绝活儿,你就信了!”黄天霸正走到屏风拐弯处,听见这话,便站
住了瞧。

    “打瓜子镖儿?”那个叫玉兰的年可二十岁上下,官粉胭脂抹得上妆了的小旦似的,撇
着猩红口儿,用手绢子隔座虚打一下玉清,说道:“玉清姐姐教我的,这会子倒先扯我出幌
子,金哥三哥别饶她!”

    “好好好!”胖子洪三哥笑得眼睛挤成一条缝,仰着身子道:“婊子打镖,咱情愿挨
了!——怎么个弄法儿,说个章程!”言犹未终,口中已多了个物件,取出来看,却是一枚
嗑净了的瓜子仁儿,刚张口要问,见对面玉兰唇口轻启,分明一声细碎的爪籽壳破裂,一粒
瓜籽仁已又飞进自己口中。膘一眼身边玉清,也在如法炮制一左手向右手递瓜籽,右手瓜籽
像着了魔似的从手中直弹飞人口中,全凭舌头、牙齿和练就了的吞吐气息,将瓜籽皮和籽激
射出去,籽皮儿飘落在一边,籽儿却不偏不倚都打在对方口中。十几个没有走的闲客,连正
收拾桌上壶杯碗盏的伙计也都看住了,齐发一声喝彩“好!”

    黄天霸也看呆住了,两个男的仰坐张口不动,两个女的皓腕翠袖翻飞,瓜籽儿弧线飞人
口中,籽皮儿飘飘落在一边,瓜籽儿如连珠镖般一枚接一枚层出不穷射出,身法好看,准头
也是极佳……他留神看着,寻思自己口中喷气打镖,若也能似这两个女人这样快捷,那该多
好!一时便听洪三狂笑,说道:“好,好!真的服你们了!你们的‘镖’打得比黄天霸好—
—认了!”

    “这叫婊子镖打黄天霸!”叫金龟子的瘦子也笑道:“真是绝活儿——明日到春香楼摆
花酒,我哥两个给你们捧场。”洪三笑得捧着肚子道:“……这叫黄天霸不如婊子镖……呆
会儿你们问问毛先儿,将来能不能也当个女车骑校尉将军什么的官儿。哈哈哈……”那个叫
玉清的妓女用手绢儿包指头顶了一下洪三脑门儿,笑道:“我们才不问那些个呢——我们问
的是,怎么着从良,寻个潘安般的貌,子建般的才,邓通般的有钱汉子,将来立贞节牌坊,
叫袁子才给我们写一篇诔文,名传千古!”

    所有的看客齐发一阵轰然大笑。黄天霸心中陡起疑云:莫非这几个坐地虎痞子嗅到什么
味儿,是冲自己来的?因转脸对朱富敏道:“这几个家伙损辱我太甚,叫老七他们不拘谁,
教训教训他们!”朱富敏笑道:“喏,您瞧,富英已经凑上去了,咱们走,后头歇着看好
戏。”说罢便引着黄天霸往后店走去。

    出了屏风后门,黄天霸才看清爽,连东院客舍也是三进:向东踅过一道暗陬陬的窄巷,
向北又走三十几步,又向东一个小门,里边竟是个独院,三间正房略高大一点,没有西厢,
东厢房只北边三间亮着灯,南边几间都是黑洞洞的。十分破旧的院落却极安静,只西北上不
知哪一家做法事超度亡灵,鼓钹锃锃,传来尼姑们细细的诵经声:

    ……毕竟成佛。尔时十方一切诸来,不可说不可说。诸佛如来,及大菩萨,天龙八部,
闻释迦牟尼佛,称扬赞叹地藏菩萨,大威神力不可思议,叹未曾有。时恻利天雨,无量香
华,天衣珠璎,供应释迦牟尼佛及地藏菩萨已,一切众会,俱复瞻礼……

    贾富春见他凝神回顾,笑道:“这是裤子裆北宁家给老太太诵《地藏经》超度亡灵——
这个院子是老茂客栈创业时候修的,原来堆的杂物。咱们伙计包了,一是便宜,二是图个清
静。”黄天霸笑道:“我不是嫌弃地方儿赖,严谨些,我们的‘货’就平安……一进门我觉
得这地方挺熟的,现在想起来了,这地方原来叫日升店——是富威的盘子。我就在这店里收
伙他当干儿子的。你们六兄弟当时在北京跟着老爷子,不知道这事儿。”

    “这地方儿还是富威带我们来的——都告我们说了,笑得了不得!”贾富春笑道,“您
这次是绸缎茶商大老板,住上房东屋,我和富敏富清富华四个住西屋。刘——毛先儿住东厢
尽南亮灯的那间破房子——没法子,这是身分儿不同嘛,待会儿请毛先儿到正屋,咱们请他
打卦测字儿……就怕有外路子客请他算命,那就得等一等了。”“叫富扬挡客。”黄天霸冷
冷说道:“就说金龟子叫走了——咱们正屋里说话。”

    于是一行五人都进了上房,待店中伙计打来洗脚水,各人泡脚儿洗着。廖富华笑道:
“这太不方便了,要在石头城那边,从店主到伙计都是富名的徒子徒孙,起居说话是多么方
便!”黄天霸道:“我让富英教训这两个稔儿,也为这个意思。富威在这里是金盆洗手,并
没有跌份儿。现在要把盘子拾起来——我们办这么大事,连个小店都把握不住,处处防人耳
目,那还成事?富春——去瞧瞧毛先儿,别教他在金龟子那里等了,我料着富英已经得手
了。”师徒们正说着话,只见梁富云笑嘻嘻踅进来,忙着给黄天霸磕头时,黄天霸笑道:
“咱爷们私地里用不着这一套,你给燕爷行礼是正经。”

    燕人云自石头城外下船便一直闷闷的,仿佛心思很重。黄天霸师徒说话,他也无从置
喙,只见那两个妓女,‘镖打黄天霸”时,脸上才略带笑容。此时早已擦了脚,见梁富云要
行礼,忙双手扶起,说道:“入门休问荣枯事,但见容颜便得知——怎么得手的?神打、穴
打、跌打还是药打?”

    “使的药打,省事些儿。”梁富云笑嘻嘻地说道:“我估着他们也就来了,我得避一避
——三哥跟他玩玩我再出来。”说着已听院门外脚步杂沓,他便闪身进了东屋。

    果然一时间高富英一脸肃穆进来,后头还跟着洪三和金龟子。燕入云原是堂堂正正的直
隶武林世家,只为在保定府与“一枝花”同在义合楼营救为恶霸欺占的女子雷剑,心中结下
了一段化解不开的情缘,甘心拜入了白莲教。黄天霸手下十三太保,却是一群道地流涉江浙
的地棍,称霸一方的豪雄乃至痞子丐儿流氓无所不有。什么“穴打”“神打””遁功”放虎
捉虎之类下九流的玩艺都能来几乎。平日闲谈“药打”,也只听个名头,今儿亲见,燕入云
倒觉好奇的。灯下打量洪金二人时,却也不见有什么异样,只洪三脸上略带迷惘之色。金龟
子黑沉个脸,扫了满屋人一眼,说道:“啥子名堂?摆这玄虚给老子看!”

    “三哥,”高富英没有理会金龟子的话,却转脸问燕入云身边的蔡富清:“你来看看这
两个人。他两个在那里玩婊子我就留心,像煞是中了绵阴掌——”一边说,用指头点着金龟
子的脸:“您瞧这印堂、桃红里带了暗煞,还有四白穴,您瞧您瞧——这里睛明穴,还有人
中穴……”

    金龟子被他捣得发怔,直眨巴眼睛,见他将自己木偶似的撮弄,洪三也眼瞪得溜儿圆,
狐疑地看着他的脸,摸额头试下巴地在自己身上找病,愣了一会儿,立着眼骂道:“格操姥
姥的,哄我到这里来,涮我的开心!哪里来的野倥子,你他妈敢情是个疯子!”

    “叫他们走吧。”蔡富清一脸笃定跷足而坐,摆着腿对高富英道:“我看不了他们的
病,再说,我手里也没有药——我们巴巴地等着要吃酒高兴,你带两个死人来搅场儿。”
“这种江湖卖药把戏我见得多了!”金龟子冷笑一声说道:“老子是跑遍五湖码头,三刀六
洞扎得起,煎饼锅子坐得起的人,敢拿我涮场子——洪三儿,甭听他胡说八道。咱们走,明
天带算盘来。”说罢转身便走。

    洪三迟疑地转过身,刚迈了一步,忽然惊呼一声:“老金,他妈的邪门儿!我右腿发
木,抬不起来了!”金龟子还没迈门槛,听他一惊一乍,下意识地顿了顿脚,也觉右腿有点
凉浸浸的木麻上来,却还能活动,心里也犯嘀咕,嘴巴却仍硬挺,说道:“我一点事也没—
—你是叫他们镇住神了——这一套我也玩过!”

    “老五你不该带他们来。”蔡富清道:“这必定是老六,不知这两个畜牲哪里得罪了
他,就下了绵掌——找两个店伙计,赶紧送他们走!他们是这里的舵把子,不明不白撂倒这
里,我们正经生意人,招惹不起!”

    金龟子这下子似乎也有点慌神,蹲身按了按小腿,又捏脚面,只觉得小腿发凉,脚面已
木得全无知觉,这一惊非同小可,遂转身对众人一揖,说道:“各位老大来到贱方一地,就
是我们财神,兄弟岂敢有得罪之心?言语不谨无意冒撞之处,老大五湖四海之量,定能鉴谅
——只是兄弟见识鄙浅,真的不知道世上有绵阴掌这等功夫。有罪有罪!”

    “不知道,所以你就小看?”黄天霸倒也赏识这瘦金龟子硬气,心里暗笑,口中叹息一
声对蔡富清道:“老三,给他们看看吧——老六也真是的,招惹这些是非!”

    蔡富清满不情愿地答应一声,用不可置疑的口吻对金龟子和洪三说道:“把衣服脱掉,
只留一条短裤,脱净了脱净了!——不是师父的话,老六那脾气,我也不敢得罪,算你们寻
到了真佛!”洪金二人腿上麻木不仁,心头惊慌,惶惶灯烛下各自脱得赤条条的。几个太保
一边看着,一个肥若壮猪,胸前黑毛蓬乱,一个瘦骨伶丁,像个干猴,都是肚里不住暗笑。

    “站好!不要运功!”

    “是……”

    “看着我,东张西望什么?!”

    “是……”

    蔡富清却不近前去,端起桌上一碗茶,离那二人约许五步之遥,突然左右脚齐顿“嗬啊
——”大吼一声,右掌虚空一个白鹤亮翅,在茶碗上空虚绕三圈,自腰功带以上,只见一个
气包周身运来运去,脸涨得喷了猪血一般,箕张右掌向二人凭空推去,众人不禁一阵低声惊
呼:洪三和金龟子双乳期门穴当中,竟各自显现出一个殷红色的掌印!金龟于和洪三看得清
爽,顿时唬得面无人色。燕入云也自心下骇然,指着问道:“老板,这就是绵阴掌?”

    “不错,这是绵阴掌。”黄天霸不动声色地说道:“是山东端木世家独门绝学、老六偷
来的功夫。为这件事我三次登端木门,送了千金重礼,承认只戏不打不传,才算饶他一命。
你们定是口不关风,说什么歪派话惹恼了他。不妨的,他只是惩戒你们,不会要你们命
的。”

    金龟子和洪三这才知道黄天霸是“老六”的师傅,双膝一软齐跪了下去,只情一个劲叩
头,求告“那就请大师父金面,让六爷赶紧救治……这会子膝盖下头都没有知觉了……”

    “你们方才说‘明天’来。”蔡富清板着脸道:“不是老五好心,你们还有‘明
天’?”他摆步儿踱着,像私塾老先生给学生讲书,缓缓说道:“绵阴掌不传江湖已经一百
三十年了,是端木一家的独秘。这种掌可怕之处,击人不用挨身,五丈以内都可施用。中掌
之人也无大痛苦,只四肢百骸麻木如同中风无药可医。最教人不堪忍受的,是到最后形同死
人,唯有耳聪心明——你们想想,你其实没有死,听着家人商议料理你的丧事、何日出殡、
几时请和尚道士超度、什么时辰火化——活‘死人’目不能瞬,口不能张听着,是个甚么滋
味?”

    他没说完,二人已唬得魂不附体,都是脸色惨白、通身汗流,伏身仰脸位声哀告:“师
父师父……各位老大……”金龟子还略撑得住,只请“佛手高抬”,洪三己是软瘫在地浑身
发抖。

    “什么他妈的城东双煞,就这副熊样儿?”梁富云笑嘻嘻从里屋掀帘出来,照屁股一人
给了一脚,说道:“老子赌输了钱,本想捉你两个弄几个使使,到你们死不了活不成时候收
宝,偏是五哥操鸡巴这份闲心——给,一个一包药,先护住心,喝掉!”说着,将两个小桑
皮纸包儿丢了地下。燕入云端了茶来,两个人抖着手,龇牙咧嘴各将一包土灰色散剂吞咽了
肚里,苦着嘴兀自道谢:“谢六爷,谢谢……原来六爷赌输了,裤子裆西局子里去,我兄弟
包场你收火头。一晚上三二百两是稳稳当当的……”


Youth扫描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