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茶评理            

    仗火虽然停了,但对玉璧的通缉令和封产令还没取消。最近听说黎梓卫新团总刘月波伙
同一个土豪团政江豪元,把玉璧的母亲捉去关在碉楼里,扬言要三千大洋才放人。玉璧成天
阴着脸,人都急瘦了。

    一天,我正和夏林、金积成在树林里练打枪。刘铁把我叫去,说有一个重要任务给我:
下山去把婆婆和家产夺回来。我听了觉得有些不妥当,现在山上这么困难,咋能先去顾我们
个人的家产和老母亲?刘铁说:“玉屏,你们别以为这是你们的私事,这也是我们的一着棋
啊。你想,现在好多人都跑了,躲了,山上剩下的这些人,多数都是扯红了的,长期孤守在
深山古庙里,就会变成聋子瞎子,只好等着挨打。我们都想好了,玉璧被通缉虽然对你有影
响,但你毕竟没有完全扯红。你的关系多,做事胆大心细,如果这次能借救母之事,想办法
在黎梓卫站住脚,争取今后的公开活动,我们的处境就会大大改变。”

    我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就问怎么办。刘铁说:“查封令通缉令都是刘瑞文逼着前任
县长干的。现在刘瑞文被罗泽洲撤走了,县长也换了,听说新上任的县长是一个封建礼教很
重的老头子,对情况不熟悉。再说救婆婆,争财产,也是作媳妇的本分,一定会得到乡亲们
的同情。只要你沉住气,不惊不诧,他们摸不透你的虚实,谅他们也不敢对你咋样。”玉璧
听了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起来:“老刘啊,你真不愧是个摇鹅毛扇的孔明。”

    我望着玉璧,就冲着他多日不见的这一笑,冒这个风险也值得。

    第二天,我带着谭之中等六个兄弟,坐滑竿下山了。玉璧送了我一程,然后去了重庆。

    农历三月的华蓥山,夜风依然寒气逼人,满山竹木茅草在风中此起彼伏,滚出阵阵涛
声。我由两个兄弟抬着,大家飞快赶路,午夜时分才赶到太阳坪。

    自从去年下了张玉如的谷子之后,有好几个月我都没回家了。罗泽洲的队伍来抄过好几
次,婆婆被刘月波他们拉走以后,屋里稍稍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了。弟弟不敢回家,弟媳一
见我就哭着埋怨。院子里的人都来了,见面就数落罗泽洲的队伍和土豪劣绅们是如何张狂。
参加过起义的年轻人在家里蹲不住,都想上山去找廖大哥……我强压着心中的火气,送走了
乡邻们,然后打起火把,和谭之中一起去找邓大爷邓百光。这位黎梓卫街上义字号的袍哥大
爷和我沾亲,出身倒也贫寒,手下一百多个兄弟伙,也还有点正义感。去年起事时,他也在
关帝庙赌了咒、喝了血酒的。

    我找到他,只说这次回来是替玉璧交割当团总期间的帐目,还要请邓大爷就我婆婆被
“拉绅士”(绑票)的事情说几句公道话。邓大爷听了,有些迟疑。我知道他怕担风险,就
说:“我还有事情找刘月波呢,县上都撤消了对玉璧的封产令和通缉令,他故意压着不宣
布。”

    “当真?”邓大爷似信非信。

    “当然嘛,要不然我今天还敢坐在你面前吗?”邓大爷这才放下心来,满口答应。

    我们接着又走了几家,请出了替玉璧管帐的唐光明和一些地方上的三老四贤。由于玉璧
在任时很得人心,我又说得理直气壮,都愿出来主持公道,至少也可以看看风头。

    一切安排妥当,天已经大亮了。我匆匆用过早饭,坐着轿子一路威风地赶到黎梓卫街
上。我在场口下了轿,让谭之中到轿行又喊了两乘轿子,先去茶馆里喝茶,自己正大光明地
直奔乡公所。

    街上认得我的人很多,看见我回来都很惊诧,三三两两地在议论。

    “她怎么回来了,不是在通缉她和廖团总吗?”“胆子这么大,真是自投罗网。”

    “恐怕已经撤消了通缉令了吧,要不她有这样大的胆子?硬是不要命了,我才不肯
信。”

    乡公所门口杵着“烧火棍”的乡丁们,看见我竟目瞪口呆,没有阻拦。我大模大样闯了
进去,一脚跨进刘月波的房门,大喊一声:“刘团总!”

    刘月波正在抽大烟,连忙丢开烟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你,你,你怎么又回来
了?”

    “我回来了,刘团总,我是来投案的。”

    “哪里哪里……请坐,请坐,有事慢慢谈。”

    “莫稳起。刘月波,我问你,县府已经撤消了我们的封产令和通缉令,你为啥子不公
布?”

    “这……这……”他想了想说:“我没收到公文呀!”“没收到?你装疯!我问你,你
把我母亲拉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不知道呀!这……这不是我,是江豪元拉的。”“哼,你不知道!我母亲有啥子
罪?就是犯了法,自有衙门管,你为啥私自关人,不送县府?你们拿刑罚给她受,还要罚她
三千元才放人,这不是拉绅士是啥子?光天化日之下,这样无法无天,是哪个叫你们这样做
的?走,我外面预备了三乘轿子,一同到县府去,非跟我把话说清楚不可!”

    刘月波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我一阵痛骂,气势汹汹把他从床上拉起来,要他跟我一道
去县府说理。

    他战战兢兢地说:“咦咦咦,廖大嫂……本地人,有话说得清楚的嘛!你记不记得你们
下张玉如家的谷子,我都是打了让手的哟!”

    “那好嘛,你通廖家的人,脱得了手吗?走走走,轿子我是备好了的,地方上的人我都
请到茶馆里坐齐了,你今天不给我说明白,休想走路!”

    我拉着刘月波出来,正好迎面碰到江豪元,便不由分说,把两个人一起拉到茶馆里。我
们一路吵吵闹闹惊动了整条街,茶馆立即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看了看,邓大爷他们都已经来了。黎梓卫所有的团政也基本上到齐了,其中有的是参
加过起义,未曾暴露潜伏下来的,当然倾向我;有的见风使舵,见我理直气壮公开出面了,
也表示向我靠拢。管帐的唐光明过去垫了几百元,一直出不了头,听见我出面报帐,当然乐
意;只有青万福最坏,但他过去收款时吞过几百元,屁股上夹了屎,量他也不敢说啥子。

    我打开帐簿,对大家说:“今天惊动各位乡亲近邻,不为别的事,玉璧他到上海去了,
他作了半年多的团总,还没有向大家报帐。今天他来信,叫我请地方上主持公道的老前辈和
乡亲好友,出来评评,看看廖玉璧究竟是坏人还是好人,是不是土匪。”然后我就把罗泽洲
的五年借券由二十多万增加到四十多万元,玉璧力争减免,以致引起军团冲突;以及在团总
任内,不增加地方负担,自己卖田垫了二千八百余元办公益事业等等情况谈了一遍,最后
说:“请大家评评,廖玉璧在任团总期间,究竟派过多少款,收过多少税,地方上发生过抢
案盗案没有?现在的情况又怎样?”

    除了青万福鼓起一双鹞子眼望着我外,很多人都边听边点头,有的说:“是呀,那半年
我们是过了点安稳日子。”“廖团总人虽年轻,办事就是公道。”

    “廖团总是一个好人,就是一根肠子杵齐天,办事不晓得转弯。”

    我看同情我的人多了,胆子更壮了:“可是,有人还说他是土匪,说他贪污,刘团总还
私自把他母亲扣押起来,逼她出三千元。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廖玉璧犯了法,又与他母亲有
何相干?这不是公开抢人是啥子?”

    刘月波看很多人都同意我的话,非常着急,连忙说:“这是江豪元拉的,与我无干,与
我无干。”江豪元看势头不对,急忙说:“我是奉县府命令。”

    我心里非常冒火,说:“你奉县上命令,为啥子不送县府,却要关在你的碉楼里?人证
物证俱在,你还有啥子说的?走,这里说不好,我们到县府去说。”我又对旁边的谭之中
说:“老谭,再去叫十乘轿子,请大家一起到县府去对质。”刘月波紧张起来,连忙说:
“马上,我马上派人把伯母送回家。”

    “不行,到县府。”我的口气更硬。

    唐光明对刘月波说:“这个事你们亏理啊!”

    邓大爷此时也站起来说:“刘团总,这事你们到不得县府啊!到县府对证我们只有说实
话哦,你们就是想敲榨嘛!玉屏,我看地方上的事就在地方上解决,何必到县府去……”我
看他们全都垮了,便说:“好,我看在邓大爷和在场各位乡亲的情面上,暂时不到县府,但
今天非得解决不可。现在马上把母亲送到这里来!我看要是脚拇趾破了一点皮,都非告你们
不可,不弄清楚,这官司打到哪里都可以。”

    隔了不多久,婆婆抬来了。我把老人家从滑竿上搀扶下来。她又黄又瘦,一副病容,一
见到我就眼泪汪汪地哭起来。我赶上去抓住江豪元说:“不行,你们太无法无天了,青天白
日拉绅士,把我母亲整成这个样子,大家看看究竟谁是土匪……”

    江豪元连忙解释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不信你们问老太婆。”

    婆婆一包眼泪一口气地说:“刑罚倒没有受,受了不少狗气。你们骂我的儿子,骂我的
媳妇,不给我饭吃,逼我要出三千元才放我,你们这些不是人的东西!”

    我气急了,将江豪元一拖,撞在桌子上,打破了桌上的盖碗茶。大家都站了起来,我
说:“不行,你们这样对待我的母亲,简直欺人太甚!走,轿子早就准备好了,到县府打官
司去!”

    江豪元在旁边吓得不敢开腔,刘月波苦苦要求不去县城,其他人也劝我就在地方解决。
我松了口气,可又想到起义后,王尧代替玉璧作了资马十二场的大队长,无恶不作,大人细
娃都恨他,有些地主团总也怕他。他是这一带的土皇帝,也是我们的死对头,要是刘月波这
些人去报告我回家的活动,那就麻烦了。我先发制人,壮起胆子说:“好!不到县府也可
以,那就到王尧大队部去。”

    江豪元听了,果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刘月波也拉着邓大爷的袖口直扯,叫邓大爷跟我
说情。好几个团政都站起来为刘月波、江豪元说好话。我看个个都软了下来,就说:“今天
看在大家的面子上,不去也可以,那我母亲怎么办?”刘月波说:“马上派人送回去,马上
就送。”

    邓大爷说:“就这样随随便便送回家去?恐怕要挂红放鞭炮吧?”

    “对对对,”刘月波对江豪元说:“你快点去办!”

    江豪元跑到街上买了几柄千子头的大鞭炮,扯了一丈二尺红绫挂在轿子上。我定了定
神,觉得事情还不能就这么算了,便站起来说:“大家为我的事情忙了一天,先吃了饭再
说。走,到馆子里去,我招待。”

    “江豪元,恐怕不能让玉屏招待啊。”邓大爷慢条斯理地说。

    “江豪元,这个你不能推辞啊。”唐光明也补充了一句。“哎呀!使不得,使不得,怎
么你招待,江豪元……”刘月波又装出一副假正经的样子,向着江豪元把嘴巴朝门外一呶。

    江豪元站起来,准备到外面去包席。

    我说:“不忙,你招待,普通席不行,要好的。”“对,参席、参席。”刘月波很大方
地说。江豪元低着头,慢腾腾地出去了。

    席桌摆好了,我的主意也打好了。

    这江豪元是地方上一大恶霸,老百姓恨透了他,比起那些大军阀大恶霸来虽然算不了
啥,但杀鸡吓猴,长长我们的志气,灭灭敌人的威风,也有好处。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今
晚非要扫尽他的面子,硬要他磕转转头。

    刘月波请我坐上席,又叫放鞭炮,我说:“不忙,还有事。”“还要怎样?”

    “要磕头,头磕了才放鞭炮。”

    我这一说,满屋子顿时清风雅静的,一个个你望我,我望你,像哑巴一样,都不开腔。
江豪元的脸马上变成刷白,“咚”的一下,坐在板凳上。

    沉默了一会儿,邓大爷才说:“玉屏,这样使不得!江豪元几十岁的人了,儿女都成人
了。”

    刘月波也说:“不要过分了。”

    我本来气就没有平息,一听更是火上加油。我指着刘月波的鼻子说:“啥子过分?我们
拼死拼活卖田卖地为地方服务,现在整得我们一家人妻离子散,几乎家破人亡,到底谁过
分?几十岁的老母,在家安分守己,把她捉来关起,还要敲榨勒索,是谁过分?!刘月波,
你今天非给我说清楚不行!”刘月波苦笑着连忙解释:“不要误会,不要误会,这些都不是
我做的。”

    “不是你?狐群狗党,狼狈为奸!”

    邓大爷忙来转弯:“刘月波这话说得不恰当,将心比心,你们做的那些事,是叫人想不
过。我看,玉屏,话明气散,算了吧。”

    “不行,非磕不可,不然就到县府去,或者到大队部去。”“他几十岁了,你又是个女
的。”

    “女的怎么样,男人不是女人生的呀?几十岁又怎么样,我又不要他给我磕,是要他给
你们磕,你们帮了他的忙,他不该领情吗?”

    邓大爷听说要给大家磕头,不开腔了,只是抽他的水烟。

    江豪元一张黄裱纸脸色,泪水在眼眶里滚来滚去,哭兮兮地说:“我江豪元五十多岁
了,连爹娘面前都没磕过头呀!”扯了好久,邓大爷等得不耐烦了,站起来说:“好好好,
不磕算了,扯不好到县衙门去扯!你们要我们作证,照实说就是了。饭也不吃了,我们走
了。”说着带头就往外走。

    刘月波赶紧把他们拉回来说:“慢慢商量嘛,走了怎么行。”

    唐光明在旁边站了好一阵,没开腔,此时对刘月波说:“我倒想了个办法,叫雷青轩来
磕头,拉老太婆他也在场。”“对,叫雷青轩来磕头。”刘月波忙将雷青轩拉到我面前。我
说:“不行,你们半夜三更吃桃子,拣软的捏。他是个甲长,你们逼他去,他敢不去?这事
与他无干。江豪元,你平时仗势欺人,磕头还是便宜了你,不然就去打官司,两条路,由你
选一条。”

    江豪元逼得没法,又在刘月波的拉扯之下,万般无奈地磕起头来,他随着我的手,指向
哪方就磕向哪方。厨房里的大师傅和帮厨的人,都赶出来看稀奇。

    我的手指着看热闹的大师傅和帮厨的人,江豪元迟疑疑的,显然不愿意。我说:“哼,
你看不起大师傅是不是?他们不做饭,饿死你!”

    他没法子,只好又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头。大师傅弯下腰要扶他起来,被我挡住了。在场
的人都忍不住要笑。

    最后轮到我了,我看着他在我的面前慢慢地跪下去,指着他的头说:“江豪元,你几十
岁的人了,今天来给我磕头没想到吧?告诉你,不要说磕三四个头,就是磕三四百个头,我
也受得起,头也不会昏。”

    江豪元一脸土色,鼓起一对牛眼睛,气得吹胡子,一头跑到茶馆外面去,像黄牛一样嚎
哭起来。

    后来听说江豪元回去就病了,好几个月都没去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