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夺界牌            

    打了桂花场,活捉了林向侯,好戏就开了场。屈元亮和涂清浦带信来,说近来杨森不甘
心屈居广岳,又打算把队伍扯出去参加军阀混战,广岳的治安就完全交给了夏炯。元亮叫我
们再热热闹闹打上几仗,最好迫使夏炯和我们讲和,以便我们抓紧时间进行整军,扩大队
伍。

    我们又把地图打开,大家把目光一扫,不约而同都对准了界牌这个地方。

    界牌在华蓥山的背后,属邻水县管,是广安、岳池、邻水三县交界的必经之地,一边是
悬崖,一面是高山峭壁,只有中间一条独路;敌人又在附近大修卡子,企图阻断我们通往邻
水的后路,断绝我们车需粮食的供给,这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打界牌和打桂花场不
同,地势这么险要,只能智取,不能强攻,这就用得着早就安过去的一个钉子——唐二嫂一
家。

    唐二嫂的家,原来是我们在山边大溪口的联络点,我们运枪来去都在她家里歇脚;她也
常常上山来,要么看看唐二哥,帮着大家缝补浆洗,要么送个信通点情况。队员们都夸二哥
好福气,娶了个这么贤惠的女人。几个月前,敌人来搜山,听人密告,烧了她家的房子。我
们商量了一下,觉得既然已经暴露,还是迁远点为好,干脆就让她迁到界牌街上,开了个鸡
毛店卖点小酒菜,又到敌兵营里接点衣服来洗,成为我们从山上到邻水的一个联络站。现在
要打界牌了,我们就把唐二哥派了回去,让他和二嫂抓紧收集情报。又组织了一个精干的突
击队,悄悄移到靠近界牌的山边上,密密地放上岗哨,等着二哥二嫂的消息。

    天气热起来了,大家轮流放着哨,剩下的要么听玉璧上军事课,要么抓紧早晚凉快的时
候操练。我趁着有些空闲,粗针长线地帮着大家缝补一下衣服。这些小伙子成天猴儿一样,
衣服不是拉个洞就是撕条口,再说是干革命条件艰苦,总不能让人家说廖玉璧的队伍拖衣拖
食的。俗话说,笑脏不笑补,洗干净补结实,让这些小伙子们精神些也好。

    这天下午,太阳大得很。我和陈亮佐、陈仁勇、范永安几个坐在一个岩洞里边摆龙门
阵,边给夏林的一条破裤子膝盖上重补丁。陈亮佐自华蓥会议后,被派到刁仁义刁大哥的队
伍里,担任了支队书记;这次带了刁大哥的一个小队,也来配合作战。我问起他在那边的情
况,他说幸好我读过几天书,刁大哥自己不大识字,就是佩服知书识理的人。他之所以愿意
来投奔我们,就是说廖大哥和你都是上过京城太学堂,家里又不缺吃穿,还来和这些穷弟兄
一起打军阀打恶人,这就了不起。还说大哥没得半点架子,打起仗来计谋多,神机妙算的,
打一仗胜一伏,便是像诸葛亮一样。我笑笑,说刁大哥就是待人厚道,绿林中像他这样的人
委实不多,只是他手下那几百弟兄五花八门的,不晓得服不服你管。陈仁勇说,大姐这你就
不晓得了,绿林中的人看重排把。你不记得当年亮佐在罗渡溪的公口里,是红旗大管事,排
行第五把的陈五哥吗?来往的英雄豪杰跑滩兄弟,若是越城翻墙,不经陈五哥引见招呼,莫
说接驾留客吃喜钱,恐怕还要走不到路,拿话来说的。

    大家正说得热闹,远远看见夏林来了,押着个浮虏,背了两支长枪。陈仁勇一见来了精
神:“老夏,又在哪里捡了财喜”夏林一摆手:“嘿嘿,精彩得很,等我把这个家伙安顿了
回来慢慢摆。”

    过了一会儿,夏林空着手转来了,往青石板上一坐,扯起架子说:“来来来,听我来摆
一段夏二爷打虎的龙门阵。”陈仁勇斜了他一眼说:“大热天这深山老林的,你又到哪里去
吃了酒?”夏林说:“吃酒?我还差点做了下酒的菜呢。唐老六今天偷奸耍滑的,燃完了两
根香都不来接班,害得我差点喂了老虎。”

    我一听他说真了,一颗心立即吊了起来,心想这一带人烟稀少,常有野兽出没,若是真
的遇上了老虎,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可是再看夏林,只是拿顶草帽扇着胸膛,还是吊儿郎
当地卖关子。我白了他一眼,说啥子过场那么多,要说就快说,不说我就走了。说罢将裤子
往他手上一塞,站起来就要走。夏林忙起来挡住:“大姐,你就是性急,等我喘口气嘛!听
评书,也要让人家开头扯几句把子①嘛。”

    我们大家又坐下来,听夏林扯开架式,慢慢说来。“今天下午,太阳火辣火辣的,我戴
了一顶草帽在崖边上放哨。这地方很险,下面是万丈悬崖,上面是个大石头,我就坐在大石
下面的窝凼凼里。眼看第二根香燃了半截,肚子也饿了,心想唐老六快来接班了吧,也不晓
得今晚黑吃啥子。正想着,忽然感到头上的草帽一歪一歪的,不像风吹,又不像是什么打在
草帽上。我初先不警觉,一连歪了三下,我才觉得不对头,往上面一瞅,唉呀!你们猜是啥
东西?老虎!这东西坐在我头上那块大石头上,正在用爪子刨我的草帽。我只觉得浑身的肉
皮子一麻:咋办?打吗?怕枪一响,惊了营,敌人的卡子就在山下面,岂不是暴露我们的目
标?再说,我这一打,老虎势必要扑下来,把我扯下悬崖,那就只有同归于尽了。打既不能
打,跑又不能跑,怎么办?一时拿不定主意,干脆稳起,来个姜太公稳坐钓鱼台,坐着不
动,看它搞个啥名堂。老虎停了一下,又抓起来。我怕把草帽抓走,现了相,就把草帽上拴
着的绳子紧紧拉着。它东抓,我头就向东倒,它西刨,我就向西偏,它不抓,我就不动,连
气也不敢出。老虎不知道是啥东西,就在石头上蹲着。香快燃完了,唐老六还没有来接班,
我心里只骂他混帐,要是多有个人,也好助我一把。又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人,万一老虎抓
掉了草帽,不是送它饱餐一顿吗?不行,得自己打主意。武松在景阳岗赤手空拳都打死了一
只老虎,我身上有枪又有刀,难道就等死不成?

    “想到这里,我心一横,悄悄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打算先下手为强,先站起来吓它一
跳,若是老虎往下扑就对它来个开肠破肚。忽然老虎一声嚎叫,向山崖下面猛扑过去,接着
就听得几声人的惨叫声。我立刻跳下崖,跟着人声追下去,跑了一阵就听到前面有人在喊救
命。我赶忙跑上前去,见地上一滩血,侧边的一棵大松树上,有一个人抱着树枝在打抖。我
连忙掏出枪来,叫他下来。那家伙才乖乖地下来,说和他一路的还有一个人,被老虎拖走
了,他吓慌了,才爬到树上去。亏他龟儿子手脚快当!

    “我又在前面的一个草堆里捡到一支枪,四下看看,唐老六还不见影子。那个死里逃生
的丘八,还在哆哆嗦嗦地打抖,抖得我心头也有点发虚。我心想管它的,今天是特殊情况,
犯纪律我老夏就这一回,要是一会儿老虎没吃饱找了回来,我岂不是成了它的肉点心?我背
着枪押着俘虏回来,都要走拢了才碰到唐老六去接哨。他还嬉皮笑脸地说,今天天气太热,
蝉子叫得好绵人,不晓得咋个睡过了头!”

    陈亮佐问夏林:“碰见老虎的事情跟唐老六说了没有?”夏林说:“我才不得跟他说
呢,等他也去见见老虎,跟老虎好生耍一下子。人家说大难不死有后福,我们都是为老百姓
打天下的人,山神菩萨既保佑了我也要保佑他。哼,我现在脚杆都在打闪闪!”

    我抹下脸,说:“夏林,你又不是细娃儿,这种事情都赌得气么?这一带出现了老虎不
是开玩笑的事,从现在起放哨一律要派双岗!”没着就叫范永安赶快带了干粮,去跟唐老六
同站一班岗。范永安答应一声,转身刚走,金积成就来了,说大哥叫大家都过去,要开个紧
急会议。

    我们连忙赶到玉璧那里,原来是唐二嫂来了,正在给玉璧汇报情况,说得又详细又清
楚,玉璧满意得直是点头。等她说完了,我递了一碗水过去,说:“唐二嫂你打听到这么多
情况,一定费了不少神。”唐二嫂接过水笑笑说:“对付这些贪嘴好吃的东西,用不着费
神。卖的酒呀菜的便宜一点,又准赊又准欠的,都爱往我们的店子里跑,二两黄汤一下肚,
问什么说什么,哪有打听不到的事情。”唐二嫂带来的情况表明,敌人驻在界牌的只有百把
人,其余的二百人都散在外面设防清乡,现在去打正是时候。可是敌人凭借天险,在五里外
的山口就设了卡子,平时场头场尾都有哨兵;营房在场东头的关帝庙内,又是个制高点,要
像桂花场那样硬攻,显然是不行的。我们研究了一下,决定先混进一部分人去,作内应。于
是当场就点了将:唐俊清病好了,不去是不行的,他和陈亮佐带一批人,先由唐二哥安排,
到界牌附近的群众家潜伏下来;我、陈仁勇、夏林几个人随后进界牌,听唐二嫂安排。界牌
在要道上,又是大场,逢场天热闹得很,进出几十个人不惹眼。等我们进去之后,玉璧、金
积成他们再带上队伍,装成去邻水的炭挑子进来,以三声枪响为号,攻下敌人营房。

    商量停当,便各自行动。金积成带人到山上砍了些百荚竹来,十多个会篾活的队员连夜
编炭篓子,都打的夹层底子,好藏枪,然后又拿些锅烟灰和泥巴,抹成很旧的样子。陈亮
佐、唐俊清带了二十多个人,分别装成算命的、看相的、讨口的、帮短工的、卖针头线脑
的……陆陆续续来到界牌附近的乡村,住在我们的队员和当地群众家里。我装成一个农妇,
手上提了个竹篮子,两支枪装进竹篮的夹层里,面上放了十几个鸡蛋;夏林和陈仁勇挑了两
挑水淋淋的小菜,和我一起顺利地进了界牌赶场,然后由唐二嫂安排隐蔽起来。

    我住在二嫂家,夏林和陈仁勇安排在另一家。晚上,先到的陈亮佐、唐俊清都过来了。
我们用张抹了烟灰的黑纸罩住灯,开了个会。现在潜伏在场内及周围的,大约有三十多个
人。这里隔天赶场,算来玉璧、金积成他们后天到,我们明天晚上就要把人员全部调进来。
我说这么多人,选的人家要可靠才行。唐二嫂说:“没有问题,这些丘八在这里驻了几个
月,穷吃霸赊的,逢场天还出来抢人家的青春小女,又抓了那么多年轻人去修卡子,修得那
么牢实,活像要驻个天荒地老的样子。场上的老百姓好焦心咯,早就巴望你们打过来呢,住
两天算什么!”

    第二天上午,平安无事地过去了。下午我正打算好好睡一觉,却被唐二嫂从梦中叫醒,
说她才得到消息,明天在外面驻的敌人都要回来,说是换防。

    我一下跳下床来,问:“回来多少人?”

    二嫂说:“将近二百人,听说还拉着大炮呢。”我一顿足说:“糟糕,这事也来不及通
知玉璧他们了,他要是懵懵懂懂带人撞进来,岂不是自己撞进了敌人的口袋里么?敌人这么
多,我们咋打得过……”

    过了一会儿,几个负责人都到了,消息来得太突然,大家都吃了一惊。讨论了一阵,觉
得不外两个办法:一个是今天晚上我们就撤;一个是今天晚上我们就打,就这三十多人把界
牌端下来。反正要赶在明天上午敌人的大队人马回来之前,我们的人全部离开这个地方。

    今晚上撤,大家都不甘心,说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怎么就不声不响地撤了?不但老百姓
很失望,将来也会被其他兄弟支队笑话。可是不撤,我们这三十多人,怎么打他们一百多
人,还要拿下制高点,赶在天亮前结束战斗?万一我们被敌人拖住,等他们的大队人马一赶
到,岂不是把自己也白赔了进去?

    最后,大家一致主张要打。可是我却犹豫了。这个“打”字,说起来倒容易,可是万
一……我担当得起这个责任吗?打仗若不能凭借实力,就得凭借天时地利,而今敌人的兵力
是我们的三倍,而且武器精良,地势又占着制高点,我们唯一占着的,只是天时:黑夜出
击,趁其不备。

    可是万一我们被咬住,这场战斗在天亮前结束不了呢?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过去,我还是拿不定主意。唐俊清急得不得了,一顿足负气地说:
“要撤还不容易吗?可是只要我们这一撤,日后就再也别想进来,界牌这颗钉子,就别想再
拔掉了。”

    是啊,这界牌,本来就是易守难攻,敌人再增加这么多的兵力辎重,我们日后是更难打
了,于是我心一横,说:“打,是可以打,可是不能硬打,要筹划一下。唐俊清和陈亮佐先
上关帝庙,用手榴弹把敌人赶出来,我带着另一批人在外面堵住,打它个耗子钻风箱,两头
受气。”

    天一黑,我们的人都悄悄地集中了。刚起二更,我出来看看,满街黑寂寂的,一点声响
也没有,只有场头的哨兵,魂一样荡来荡去。夏林和陈仁勇顺着墙根溜过去,用两把匕首把
敌人的哨兵摸了。我喊了声“上”,唐俊清他们带着二十来个人往关帝庙飞奔而去;我带着
剩下的人退到两头,各自找地形隐蔽起来。不一会儿,就听见关帝庙内打了起来,手榴弹炸
得轰轰直响,火光冲天,夹着敌人的狼哭鬼嚎。突然一声巨响,关帝庙的大门被炸开了,敌
人潮水一样冲了出来。我喊了声:“打!”两头埋伏的人一齐开火,涌出来的敌人三面受
敌,出不来又进不去,缩成了一团。

    夏林一旦打顺了手,就得意忘形,欠起半截身子,提起手中的冲锋枪喊:“大姐,快
冲。”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种很清脆的枪声,忙喊了一声“机枪!”拉着夏林就地一
滚,跑到一个坟堆后面。就在这一刹间,敌人以机枪开路,冲了出来,我眼快,两枪点倒那
个端机枪的,几个人一齐开火,打倒一排敌人,其余的还是跑掉了。

    夏林问我追不追,我说别追了,快去增援关帝庙!说话间,陈仁勇、范永安捡起敌人丢
下的机枪在后面跟着,一路冲杀到关帝庙前,唐俊清和陈亮佐都在收缴残兵了。大家都会齐
了,只有范永安和另外一个同志受了点轻伤。我们几个负责人赶快碰头商量。陈亮佐说:
“这关帝庙虽然是个制高点,但没有退路,不能死守。”

    我说:“敌人一定以为我们要死守,再说丢了营房,明天不好向上面报帐,他们一定会
纠集人马杀回来。我们给他唱出空城计,封在里面打。”

    大家觉得这个办法很好,连忙把枪支弹药都搬到外面埋伏起来。夏林说要装就装像,搬
了两个死人拿着枪站在门口,又捆了好几个手榴弹,做成个绊马绳,安在庙下面的石梯上。

    四更时分,天色转黑了,锅底一样。放哨的同志悄悄跑回来,说敌人来了。话刚说完,
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一进场口就一路冲锋,直杀关帝庙。敌人冲到关帝庙的台阶下,绊住了
夏林安的绊马绳,炸倒了好几个,爬起来又冲,三两下就扑了进去。谁知前面的进去一看,
是座空营,知道上当了,又惊呼呐喊地退了出来。我大喊一声:“打!”陈仁勇架起刚才捡
来的那把机枪,封住大门,我们的人一齐开了火。

    敌人被拦腰截断了。陈仁勇、陈亮佐他们和庙里的敌人粘成了一团,我带着夏林、范永
安等七个人追着退出来的一部分,打得十分激烈。天慢慢亮了,敌人看清楚我带的人不多,
就想赶上来包围我们,把我们逼回场内去。我和夏林连忙靠住一道土坡,背对背,对着后面
上来的几个家伙就是一阵打。正起劲,突然听见夏林的冲锋枪不响了,接着是手榴弹爆炸的
声音,我没回头,大声问夏林你怎么了。夏林骂道:“他妈的,没子弹了……”

    我一看天色大亮了,这仗是不能再打了,连忙一个点射打倒一个敌人,就叫夏林:“你
赶快通知老唐他们撤出来。”正说着,突然听到一阵响亮的冲锋号,接着枪声四起,一个高
大个子挥着枪指挥队伍冲了过来。夏林一愣,叫道是大哥和老金他们来了,几个同志一听,
立即欢呼跃起迎了上去。只有我没动,一软身就靠在了土坡上。

    玉璧听完我简单的汇报,指挥大家赶快结束战斗,立即撤离。然后用手指头点着我的鼻
子,小声说:“你呀,胆子也太大了!要是我们来迟了半步,看你咋办!”

    我一撇嘴说:“嘿嘿,我跟陈仁勇都算过命了,这一仗,顺天时,合地利,应人和,自
有贵人相助,你会及时赶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