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哭            

    日子过得很快,论季节已是早春,只是牢房里潮湿,仍旧像冬天。当初为了摆脱罗润德
的纠缠,说自己吃斋吃长素,没想到袁大娘当了真,每到初一、十五,还帮我到庙里去烧香
还愿。我索性和她一起,半真半假做起了居士,每日里吃些清淡的饭菜,身体居然慢慢地恢
复了,只是久没吃肉,心里痨得不行。牢房里的日子太难熬,组织上这一阵子又没有派人
来,外面的情况一点都不知道,只有等袁大娘来了,间或打听一点消息,摆些婆婆妈妈的龙
门阵,只觉得自己这辈子,难得这么清闲过。

    一天,袁大娘对我说:“外边有人要会你,说是姓唐。”姓唐?是谁呢?是唐俊清吧?
不会。唐老六吗?也不会。他们都是战斗中得力的人,听说山上近来打得很凶,不会冒险到
这里来。再说组织上指定和我联系的,只有范永安和徐魏氏,哪里又钻出一个姓唐的来了
呢?我对袁大娘说:“不要开门,就在牢洞口看看再说。”

    袁大娘出去,把牢门关上了。我走到门口,见牢洞口露出了半边脸来,一顶博士帽还把
眉毛都遮了。那人大声武气地说:“我是廖大哥派来看你的,他很担心你。”我说:“你是
谁?”

    他说:“我姓唐,叫唐德彬,是广安的。大哥叫我给你带五十块钱来,请你打个收
据。”说着就伸出手,递进一大包东西来,还故意抖得哗哗作响。

    我想我们广安是有一个唐德彬,可是从来没有和我见过面,为什么组织上派他来呢?再
说,现在山上很困难,怎么会给我这么多钱。我白了他一眼说:“你拿回去,我不要,我已
和他断绝关系了。”

    那人一听急了,大声说:“那怎么行,廖大哥把任务交给我,我冒了好大的风险才进来
的啊。”

    他这一喊我更怀疑了,我们的人哪有这样莽撞,在敌人的监狱里大喊大叫的?正要再说
点什么,就听见外面有人悄悄地说:“人长得还漂亮。”

    我心里全明白了,伸手接过他递进来的那包银元,照着那半边脸揍出去。他一让,银元
落到外面的地上,滚得叮叮当当的遍地都是。外面的人直说:“啊啊!好歪好歪。”那个自
称是唐德彬的人还不死心,又扑在牢洞口说:“你不收吗,就写个‘退还’,落上你的名字
也要得,要不然叫我回去,咋个扯回销?”

    我说:“你手头有钱,还怕扯不了回销?你还不走,我就叫人抓你进来关起!”

    他还想说什么,江胡氏说:“你真的还不走么?”说着就直起嗓子,直喊袁大娘。

    那家伙一听慌了,连忙说:“我走我走。”说着就和外面的两个人一起慌慌张张把钱捡
起来跑了。我和江胡氏在屋里,捂着嘴笑得直不起腰来。袁大娘进来,问我们笑啥子,江胡
氏说:“袁大娘,你二天没钱花了就找陈先生要,她的名字值钱得很,人家给五十块大洋请
她写一个都不得行。”袁大娘听了愈是莫名其妙:“刚才那些人来找你写字了?出了五十块
钱?”

    我哼了一声,说:“陈玉屏三个字,现在是一文不值,千金难买。老虎凳、大杠子摆在
面前都没落笔,这五十块钱算什么!”

    第二天上午,陈亮佐对我说,刘铁、金华新他们要解到广安去释放了。我听了觉得奇
怪,问:“释放为什么一定要解到广安去?”

    亮佐笑笑,神秘地说:“哄你做什么,人家王胡氏把杨森周围的人都说通了。除了王胡
氏的女儿去找杨森几个宠爱的老婆说情外,凡是与杨森挨得拢的人,像杨森的老丈人刘老太
爷、朱彩壁参谋长、杨汉忠等都去说情。王胡氏光是请客送礼活动费就花了好几百元。听说
杨森的口没有先前紧了,说可以考虑考虑,带到广安来审讯后再说。人家王胡氏,今天也要
跟着去。”

    正说着,有人喊收风了,接着外面一阵嘈杂。我连忙走到牢洞口,见刘铁、金华新他们
都出来了,个个都高高兴兴的样子。我不能暴露和他们的关系,不能喊,不能和他们告别,
只是噙着眼泪笑。刘铁、金华新走过我的牢洞口,也停下来,笑笑,然后高兴地举起带着镣
铐的手,大声说:“再见了弟兄们,多保重……”

    监牢里的每个牢洞口都打开了,伸出许多枯瘦的手,向他们挥动。

    刘铁他们走了。江胡氏叹口气说:“刘大哥他们这一去,也不晓得是凶是吉?”我听了
想安慰她,说我们有关系,说我们的人在活动,又想说吉人自有天佑。可是我却什么都没
说,只觉得心里有些空空的,说不出来。

    日子度日如年般地过去,刘铁他们走了好几天,却一点消息也没有。

    这天中午,李仲生慌慌张张地走进牢房,见了我,一下子就哭了起来,说:“大嫂,遭
了。”

    我问谁遭了。

    李仲生说:“刘大哥他们遭了!”

    我心里咚地一下:“不是说要释放吗?”

    仲生说:“先前是说好要放的,可是人一解到广安,就关到教育局。大嫂,你想教育局
那是啥地方啊,那是夏马刀的队伍驻扎的地方。就在刘大哥解到广安的那天晚上,夏马刀亲
自审问,要刘大哥他们交出岳池、广安共产党组织,要交出廖大哥,要咬你是共产党。刘大
哥狠狠地痛骂了夏马刀一顿,骂得夏马刀像疯狗样,直喊给我打,给我烧,于是那些爪牙们
就给刘大哥‘背火背篼’。刘大哥的声气都骂哑了,昏倒在地上,他们又用冷水泼在他的脸
上。等醒过来,夏马刀又要他咬那个广安演戏的王国昌是共产党。刘大哥说:‘夏马刀,你
休想利用我的口,去杀别人的头。我认不得这些人,你要杀就杀,休想在我口里得到一个
字。’夏马刀就叫人拿洋油来灌鼻子。那晚整到半夜,用洋油和海椒面灌鼻子、坐抬盒、撬
杠子……所有的刑罚都用尽了,夏马刀还是一无所获。”我心碎了,摇摇手,不忍再听下
去。牢房里轻风肃静,只听见江胡氏轻轻的抽泣声。

    好一阵,我才颤着声音问:“以后呢?”

    李仲生用手帕擦干了眼泪,坐在我的床边,又继续说:“就在刘大哥受刑的第二天,杨
森召开会议研究对他们的处理办法。杨森问夏马刀审讯的情况,夏马刀摇了摇头说:‘不
招。’杨森接着说:‘日前徐向前进了川,一来就占领了通南巴,又向达县、渠县进发。田
颂尧的守卫部队一触即败,望风而逃。我们的驻地营山、渠县眼看也很吃紧,马上要抽调部
队去驻守。这次拉来的这些人,都在地方上有些声望,要是没有口供就杀了,恐怕民心动
荡。再者,华蓥山的共匪四处骚动,若不立即设法对付,将来腹背受敌,更不堪设想。依我
意见,应该软硬兼施,清剿与诱敌双管齐下。听说刘铁与廖玉璧情如手足,若能说服刘铁投
降,再用刘铁去招降华蓥山廖玉璧的共匪,当不费吹灰之力。这样不用一枪一弹,就能除掉
心腹之患,当是上策。’

    “夏马刀立即站起来说:‘军长,不行呀,刘铁口很硬,我用毛铁也撬不开他的嘴,昨
晚上啥子刑罚都用尽了,他一个字也没说。’

    “向屠户也说:‘对付共产党,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杀、杀、杀!其实,捉来的也并不
都是共产党,像陈建秋、罗洪明之流,他们也恨共产党,共产党也不会要他们。不过,他们
是地方上的一些不稳分子,不管派粮派税经常爱同我们捣蛋,一齐用共匪或通匪的名义杀
掉,也好杀一儆百。’“最后,杨森叫再用软套子试一试再说。于是,夏马刀就把刘大哥他
们从教育局迁到杨森军部考棚里面关起。在这几天,刘大哥又受了两次刑,还是像以前一
样,一个字没说;金华新、段前迪和其他两个同志也像刘大哥那样豪气,始终不说出一个同
志的名字来。可是陈建秋、罗洪明就不同了,他们见到刑具就吓垮了,特别是陈建秋,还没
坐上抬盒,就叫喊起来,愿意交待。可是他说什么呢?共产党认得他,他认不得共产党。敌
人是要廖大哥下山啊,他们有这个本事吗?敌人想要开口的不是他们,而是刘铁、金华新这
些同志,可这些人又偏偏不开口,真把这些混蛋气惨了。听说向屠户和夏马刀到杨森那里去
奏本,一个说不杀这七个人,我的司令官不当了;一个说不杀这七个人,我的师长不干了。
杨森见刘大哥他们软硬都不吃,部下又这样恼怒,也就点了头。”

    刘铁、金华新、段前迪他们在广安牺牲的事,当时非常轰动。从被关押的考棚出来,经
过小东街、龙头街直到刑场白花山,沿途街道两旁都是人山人海。听说要押赴刑场时,陈建
秋哀求堂上的监斩官,他要留个遗嘱;一个士兵给他拿了一张白纸和笔墨。他泪流满面,不
住地摇着头,战战抖抖地写道:“我一生反共,其结果反以共匪污我,实因我读书太多,有
时言语不慎,致遭今日惨祸。誓愿陈氏子孙,今后以务农为本,或可免于乱世……”

    罗洪明则要了两碗酒一饮而尽,对监斩的人说:“把标子拿过来看看,我罗洪明是犯的
何等罪。”监斩的人将标子抽下,甩在他的面前,他看到“私通共匪罪犯一名……”的字
样,就哈哈大笑地说:“这还差不多!共匪倒还认得几个,说我是共匪,那就死也不瞑
目。”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又说:“夏马刀呀夏马刀,去年此时,我是你的座上客,今
日此时,我就成了你的刀下鬼。”说着一面摆头,一面泪流满面。

    只有我们的五个同志挺起胸,昂起头,唱完了《国际歌》,就呼口号,呼了口号,又唱
《国际歌》。一路上很多看热闹的人都悄悄地走了。到了白花山快临刑时,刽子手叫刘大哥
他们跪下。刘大哥正气凛然地说:“我生为正义人,死为正义鬼。要想我在你们军阀反动派
面前跪下,万万不能!”就这样,我们几个同志,都站着牺牲了。

    这一天,是一九三三年二月八日。广安城内,贴满了勾满红笔的布告。

    一连好几天,我都昏沉沉的,回乡八年来的许多事情,都一幕幕地从眼前浮起,搅得我
的头好痛好痛。我迷迷糊糊地听见江胡氏在喊我,说:“大嫂你醒醒,你看谁来了。”我睁
开眼睛,看见刘铁坐在我的床前,温温和和地笑着看着我。我说:“刘大哥你来了,我就晓
得他们乱说的,红军都进川了,你怎么会去死……”

    江胡氏在一旁哭着说:“大嫂你再好好看看,看看这是哪个?”

    我说:“哦,你不是刘大哥,是老金,金华新嘛,我咋个认不得!你刚才叫我念入党誓
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唉呀你看我,昏的,你是老段嘛,昨晚半夜还送文件
来……你放心,文件我都处理了,嚼烂了,吐在茅坑里了……”

    我心里有许多话,都想说,可是说不出来。坐在我床前的那个人,呜呜地哭出声来,使
劲摇着我说:“大姐,你不要这样,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永安哪……”

    我猛地坐起,一看真是范永安。他抓住我,边哭边说:“大姐,你不要难过,大哥比你
更伤心,我跟他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他这样伤心过,吼呀吼的大哭大嚎……山上的弟兄们开
了追悼会,大哥带头发了誓,说是此仇不报,决不生还……刘大哥,他是个好人……”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又倒了下去,恍惚中仿佛听见江胡氏在说:“大烧大热的……三天
了……”

    天气渐渐暖和了,在江胡氏的精心照料下,我咬着牙,让身体一天天在恢复。看见她带
着孩子整天忙上忙下的,我心里过意不去,说:“你真的成了我的保姆了。”她说:“保姆
就保姆嘛,免得成天闲着,心慌的。”

    六月的一天,牢房里突然嘈杂起来,人们都在说敌人开了大队人马到太平场,把罗平精
抓到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很着急:罗平精明明在山上跟玉璧一起,又跑回太平场做什
么?早先是听范永安说他不安心在山上,经不住磨,一心要想把队伍拉回坝上去硬打,可是
玉璧的话他一直都是听的啊。这个人作战勇敢,在山上进步很大,若不是总有点爱自由行
动,连党都入了,怎么又出拐了?

    正在揣想,李仲生匆匆进来了,一见我就跺脚说:“罗平精遭了,在太平场遭的,都已
经解进城了。”

    我们听了,都沉默不语,牢房里静得连掉根针都听得见。忽然,外面急急忙忙跑过一群
人,李仲生说:“来了!”我连忙从牢洞口往外看,只见前后几十个兵端着枪,不住地喊
“让开让开”。罗平精那矮胖的身子被五花大绑绑着,挺胸昂头地边走边骂:“你们把老子
逮住,充其量就是杀头。老子死了儿子会报仇,我儿子死了孙子会报仇,总有一天会把你们
这批王八蛋杀干净……牢房?你们以为进牢房就把我吓倒了吗?不得行!这是老子的栈房,
老子是来休息的!”

    隔壁男监一阵喧哗,罗平精被推进去了,接着又听见叮叮当当锤脚镣手铐的声音。李仲
生连连跺脚说:“这是在上重镣,他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了。大嫂我们要赶快想办法,看看还
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也很着急,嘴里却在安慰他说:“罗平精家里有的是钱,说不定严定礼这家伙瞎子见
钱眼开,他现在不是正催不齐粮款吗?”

    仲生说:“那我再去打探一下,听听严定礼的口气。”说着往外走。我忙说:“仲生,
你要小心啊,我们的人,遭了这么多,你不能……”

    仲生点点头说:“大嫂,我晓得。”

    李仲生走了之后,我守着牢洞口探望,只见走廊上的守兵跑来跑去的,人数足足增加了
一倍,那些管监的也很紧张,在男监里进进出出。过了一会儿,人声稀疏了,典狱官和男监
的管狱头李老尧大声说什么,又听见陈亮佐的声音在说:“为人嘛,瞒上不瞒下,你们给罗
大哥维持一下,把镣铐给他下了,我相信你们要的钱,他是出得起的。”

    罗平精说:“你们要多少?”

    有个家伙说:“二百块!”

    罗平精笑了两声说:“就这点钱?没问题,我喊人拿来就是。典狱官,另送你一百块!
只是我罗平精还没有吃饭,你们给老子买些来,我就是明天死了也不能成个饿死鬼。还有
酒,拿酒来,好,算我的。一齐招待!”

    第二天放风,陈亮佐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大哥开会去了。”

    原来玉璧接到上级指示,到阆中开会去了。罗平精和罗方域就扯了一部分人回太平场,
说是要给刘大哥报仇,要同敌人痛痛快快打一场。可是刚拢屋,就被发现了。敌人把他家团
团围住,他和罗方域赶快进了家里的地道。敌人进来搜了两次,都没发现,后来都出大门
了。两个人偷偷爬出来,不料罗方域因为紧张,枪走了火。罗平精看见敌人折回来,自己跑
不掉了,连忙把地道口隐蔽好,就这样,他被捕了,罗方域躲脱了。

    罗平精被逮捕后,罗家和他的丈母娘家到处活动,说要钱有钱,要多少给多少,这可喜
坏了县长严定礼。本来这些天,红军在通南巴打得厉害,连刘湘那个叫做刘神仙的军师,都
差点被红军捉了去。而夏马刀的队伍,此时已开上了前线,严定礼驻守岳池的兵力,不过一
团人。他最怕的是廖玉璧的队伍来攻城,最大的奢望是替杨森把粮款收齐,好交差,因此极
力主张不杀罗平精,既可以敲榨一大笔钱,又不惹怒廖玉璧。

    可是消息传到夏马刀那里,他不干。说是前次被罗平精和廖玉璧在山上把他打得好惨,
不杀不足以平心中之恨。如果严兄怕杀了罗平精在老百姓中间引起骚乱,那就不以共产党的
罪名,以土匪的罪名杀就是了。

    罗平精进来的第三天,被提出去过堂。严定礼坐在大堂上,看罗平精来了,就把惊堂木
一拍:“罗平精,你家是大绅粮,为什么当土共?你为什么通廖玉璧?招来!”罗平精走上
去,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说:“放屁,什么土共不土共,什么通匪不通匪,我不懂!廖玉璧
与我的交情是众人皆知的,你逮到我一个罗平精,还有一个廖玉璧!你杀了我罗平精,我们
还有无数不怕死的人,你抓得完、杀得尽吗?”

    严定礼黑起一张脸,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个不谈,你们为什么在外面乱抢人?”

    罗平精又冷笑了一声,说:“哼,你简直是血口喷人。你说,我抢了谁家,抢了谁人,
抢了你家幺妹吗?”“这个!”

    严定礼气得暴跳如雷,站起来把惊堂木狠狠地一拍,咬牙切齿地说:“打嘴!”

    那些士兵就围上来,用绳子去绑罗平精。他飞起一脚,踢倒一个士兵,双手叉在腰间
说:“妈的!你们要打?要打老子就打滥!”

    严定礼又在桌上用力一拍说:“罗平精你这样耍刁,不是土匪共老二是什么?给你父亲
派的指名捐,为什么不缴?”“前帐未清,新帐又来,我父亲都被你们整死了,还拿什么来
缴?”

    “你为什么把枪送给廖玉璧,把谷子送给他的队伍吃?”“我不送给他,你们还不是要
抢去?送给他还有个人情,你们抢去,反转来整我!”

    “你为什么……要跑上山去当土共?”

    “啥子土共洋共的,我不懂。你们抄了我的家,还要通缉我,逼得我无路可走,我不跑
上山去,还在家里等死不成?”严定礼见他如此嘴硬,跺着脚大吼:“你要晓得,逮你的不
是我!是军部,军部!”

    罗平精下堂来,一路骂着回牢房,声音震得瓦格子都像在抖:“你们大家听着,说我罗
平精抢人,是土匪,真是笑话!我罗平精三千多担田土,历来只有土匪抢我!我又不缺吃又
不缺花的,还用得着去抢么?……”

    袁大娘正在我屋里,叹口气说:“就是嘛,岳池县里哪个不晓得罗大爷,罗大肥猪,大
粮户,他会去抢人?鬼话。”晚上,周辉同来了,说起罗平精,只是摇头:“像他这样一点
都不肯下软着,甚至不肯闭一下嘴,恐怕真的是没办法救了。”还说罗平精今天下堂来,看
见他家里的人,就说:我是活不成了,莫把我的钱拿去跟军阀办交涉,我还有大用场。我死
了你们不要收尸,让大家都来看他们的罪恶……“刚才严定礼还跟我说,他当了这多年的
官,审过也杀过不少人,没见过罗平精这样豪气的。还说这些人也真怪,不管是有钱的还是
没钱的,怎么一跟共产党沾了边,就把自己的性命看得这样轻……”

    正说着,袁大娘捧了一捧银元走进来说:“陈先生,这是罗平精叫我给你送来的。我说
你吃素,不用钱。他说:‘吃啥子素哦,我晓得,你给她拿过去,就说是我叫你拿的。’”

    我心里直是叫苦:罗平精你好大意啊,叫管狱婆给我送钱来,不是暴露了我们之间的关
系吗?我说:“袁大娘,你给他送过去,说我有钱用,叫他注意身体。”

    不一会儿,袁大娘又来了,她说:“罗平精多心了,问你为什么不要他的钱。又说,不
要钱,叫我给你买成东西。”我无可奈何地把钱收下,顺手给袁大娘两块。

    袁大娘接了钱,低声问我:“罗平精和廖先生很好?”我说:“是呀,他们过去是同
学。”

    我找了个机会告诉陈亮佐:“叫罗平精不要叫管狱的送东西来,我的案情这么重,会牵
连他的。还叫他不要光骂人,在这里骂没有用,还不利于我们为他做工作。”

    亮佐说:“我都跟他说过了,他说没有想这么多,只想给你钱,可能对你有帮助,还说
自己反正是活不成了,都是没听大哥的话,死得太憋气,骂一骂心头才好受。”亮佐叹了口
气说:“罗平精这个人,啥都好,就是太鲁莽。”

    又过了两三天,监里正在吃早饭,忽然来了一队兵,径直往男监走去。我立即放下碗
筷,把耳朵贴到墙洞边,先听见开锁的声音,又听见牢门哗地打开了,一个人高声喊道:
“罗平精,给你道喜!”

    罗平精一下子跳起来:“道你妈的喜!老子晓得死期到了!给老子把脚镣砸了,让老子
自己走!”

    接下来是砸脚镣的声音,一群人拥着罗平精走出了牢房。我连忙扑到牢洞口,只见罗平
精在牢门口站住,对管狱的李老尧说:“莫忙,我有个亲戚在女监里,我要去看她一下。”
说完用手扒开一个兵,向我的牢房走来。

    我看着他,心里难过极了,闷了半天,竟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罗大哥,今天脱
法了。”

    他摇摇头,说:“脱什么法哟,玉屏,我死了不足惜,只是……”

    我觉得鼻子发酸说:“罗大哥,你有什么事,尽管说。”他抬起头来,眼圈有点红,
说:“玉屏,我是有事情要托给你。一是现在我们很困难,我的财产都交给上面。再是你今
后出来,去看看我的女人,常开导开导她,把娃娃带走,交给上面,不要留在岳池……”说
着声音发哽,几颗泪水流了下来。

    那些兵见他还不走,就过来不耐烦地说:“什么上面下面的,快走快走!”

    罗平精一下把头昂起来,气势汹汹地说:“妈的,你凶什么?你们这批走狗,你们今天
拿到刀把子,可以杀我的头;二十年后老子会拿刀来杀你们的头!”

    我说:“罗大哥,放心吧,你托的事我一定给你办到。”罗平精回过头来,说:“谢谢
你,玉屏。”接着被一群士兵推着,边走边喊:“岳池县的父老们,他们今天以土匪的罪名
来污我,杀我罗平精,明天会同样以“匪”的名义来杀你们的,快快起来!把杨森军阀土皇
帝赶出广岳去……”

    阴惨惨的杀人号声响起来了,夹着罗平精断断续续的叫骂声。后来听李仲生说,有士兵
想拿布去堵他的嘴,他头一摇就挣开了;到了刑场,刽子手叫他跪下,他不跪,那些兵上来
拉他,他就用头撞,用脚踢。那刽子手慌了,挥起刀一阵乱砍,砍了几刀才砍掉了他的
头……罗平精牺牲的时候,才二十九岁,他还不是共产党员,也没暴露任何一个共产党员。

    603双枪老太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