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儿认母            

    从太平场到石场,沿途都是我们的人,见了面都亲热得很。一路上走走歇歇,走到华
蓥山下,已经是腊月十九了。山上还和往年一样,积着多厚的雪。大家听说我回来了,从坡
上又跳又喊地跑下来,高兴得不得了。

    突然一个男孩一把抱住了我,不住地喊:“妈妈!妈妈!”

    我仔细一看,这孩子七八岁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大人的棉滚衫,袖筒长甩甩的,腰上
拴一根草绳子,一条破棉裤一幅一幅地吊着,头上戴的瓜皮帽外面还缠了一块蓝布帕子。再
看脚上,麻窝子草鞋用兔皮裹着,团团的脸上一对黑溜溜的大眼睛,清亮得很。

    我以为是我的彬儿从重庆回来了,一把抱住他说:“彬儿!彬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爸爸呢?”

    孩子两眼望着我说:“妈妈,我是八儿。”

    我吃了一惊:“你不是彬儿?”

    “嗯,妈妈,我是八儿。大爸爸出去开会去了,这些都是爸爸!”他指着夏林和向老大
说:“这是夏爸爸,这是向爸爸。”

    同志们都笑了起来。我又把孩子仔细看了一下,见他额头上有一颗大黑痣,显然不是彬
儿。正在犹豫,就看见夏林又是递眼色又是摆手的,一边还说:“八儿你有妈妈了,就不到
夏爸爸这边来了?夏爸爸二天不要你咯。”

    八儿紧紧贴在我的身上说:“我跟妈妈在一起。”

    我再没说什么了。很显然,这孩子的身世里,也有一个辛酸的秘密。

    我拿出手帕,包住他满是冻疮的手,教他说:“八儿,他们是叔叔,不是爸爸。”

    同志们就嚷了起来:“八儿,你不喊爸爸,我们不爱你了。”

    八儿倒在我怀里,掏出一朵又蔫又皱的红梅花,给我戴在头上说:“嗯,妈妈说的,只
有一个爸爸。”夏林笑得更厉害了,说:“大姐,你一来就把八儿占了,我们不依哟。”

    我把花别在头上插正了,说:“你们这些调皮鬼,专门捉弄小孩。”

    向老大认真地说:“倒不是捉弄。开始是大爸、二爸、三爸、四爸,后来就七爸、八爸
分不清了。反正大家都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就干脆都喊爸爸了。”

    大家又是一阵笑,一起往向老大家里走去。

    这屋子我熟。余家场事变以前,是我们上山下山的交通站,现在却只有屋顶依旧,四壁
都成了白荚竹夹成的笆墙,据说原来的房子在余家场事变中被烧了。我们走进一间屋子,里
边一张竹子架的床,床上放一张弹弓子,一把木锏。八儿对我说:“妈妈,这是我的屋子,
我们今天就在这里睡吧。”

    我看着他那张红通通的小脸,一下子将他抱在了胸前。向老大抱了一大堆柴来,燃起一
堆火;夏林一边加柴,一边招呼大家“坐下谈坐下谈”。我四处看看,正要在床边坐下,八
儿却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端着个竹凳子放在我面前说:“妈妈,来坐!”然后对夏林
说:“夏林叔,我给妈妈拿好东西来,你替我守住妈妈啊!”

    夏林笑着说:“八儿放心,有我给你‘放哨’,你妈妈不会走的!”接着对向老大说:
“向大哥,今天吃点啥子好的?大姐回来咯。”

    向老大说:“你大嫂已经去挑豆子去了。吃豆花和豆浆稀饭。”

    朱老幺一听,啧啧嘴说:“依我说,要是能够搞点盐巴烧野鸡肉招待大姐,是最好不过
了。”

    向老大指着朱老幺道:“朱老幺,我说你不是想招待大姐,是自己想吃,是不是?”

    朱老幺撅着嘴说:“你乱说,哪里是我想吃?就是想吃又咋个嘛?”

    我问夏林这是怎么搞的,夏林说:“几个月没有吃盐了。大哥说,不能乱花钱。”

    我说:“这哪里是乱花钱?一个个牛高马大的小伙子,一两盐巴二两力,不吃盐巴咋
行?老幺,你带上几个人跑一趟,马上去山边的幺店子里买点回来。”说着就将我在狱里省
下来的五块钱掏出来,递给朱老幺。他接过钱,叫上几个人一道,欢欢喜喜地跑了。

    坐了一年监回来,只觉得有了许多新面孔。一问夏林,才知道队伍扩大了许多,光这山
上方圆二三十里内,就有二百人。人多了,春天玉璧到阆中开会,又专门招呼不准带枪下
山,就没法找秧子回来栽插,到冬天粮食就紧张,钱也紧张。

    只是有的是仗打,就这一条,大家觉得很痛快。

    天很快就黑了,夏林摆上饭,我一看,果然是豆花和豆浆稀饭,这在我们游击队里,是
最上等的饭食了。大家正在高兴,八儿蹦蹦跳跳地抱着三个竹筒进来,倒出许多炒好了的豌
豆胡豆、焙干了的斑鸠、野鸡、野兔肉,还有豆腐血圆子,都摆在我面前,喊着叫我吃。

    我尝了一块,香得很,就放下了。八儿看着我,惊奇地说:“妈妈,你不喜欢吃?这是
叔叔们给我,我没吃,专门给你留着的。”

    我说:“八儿,妈妈顶爱吃的,只是我们还有许多伤员叔叔,他们为革命流了血,给他
们留着吧,等他们早点好,好了去打坏人。”

    八儿听了只是点头,说:“妈妈,那你二天要吃啊!”说着就抱着竹筒跑出去了。我看
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又想起了我的彬儿。

    正要问八儿的身世,朱老幺他们一伙回来了,买了一大堆榨菜、冬菜、海椒和盐,个个
都喜笑颜开的。我看他们都瘦成那个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就问:“你们在山上,是怎么
过的啊?”

    夏林眨着眼睛说:“过得好呢。大姐,你在牢房里只能盖被子吧?我们这里啊,盖的是
毡毯,垫的也是毡毯。”朱老幺捅了他一下说:“不要胡扯了,什么毡毯,我们盖的都是茅
草。”

    “床呢?”

    “卫生床。”

    “什么卫生床?”

    夏林说:“就是用白荚竹编的,上边盖茅草,下边烤火,热和得很。”

    我听了诧异地说:“你们敢在竹床下面烧火?燃起来怎么办?”

    夏林说:“怎么燃得起来呢?我们不是明火,是埋的火灰。”朱老幺一口接过去,指着
那一坝茅草地铺说:“我们还睡连天铺呢,几十个人住在一起,挤热和。”

    正说着,门外闯进来十多个人,七嘴八舌问我好久到的。八儿眼快,一下就认出周辉
同,跑上去一把抱住他说:“周爸爸……啊,周叔叔。”

    “这娃儿,怎么不喊爸爸了?”

    大家在旁边笑着说:“现在都是叔叔了,不是爸爸了。”“你这狗东西,怎么改口
了!”

    八儿嘻嘻地笑着说:“妈妈说的,只有一个爸爸。”“你说谁是你的爸爸?”

    “你们喊大哥的那个高大汉!”

    “哈,这娃儿是精灵了。来!给周爸爸亲一个!”

    周辉同又把八儿举起来嘻笑了一阵,然后跑到灶房里去转了一转,看见买回来的榨菜,
高兴得不得了,撕了一块就往嘴里塞:“哈!这榨菜从哪里弄来的?”

    李仲生一看,笑着抢了下来,说:“要吃,切成小块大家尝尝,哪有你一人吃独食
的?”

    大家又是一阵好笑,夏林说:“你们两个啊,真是自找苦吃,在衙门里给严大爷做事,
生活多享福,要跑到山上来受这份罪。”

    周辉同嚼着榨菜大声说:“好个屁,在人家胯底下过日子,那才是受罪!”

    大家坐下来,摆了半夜的龙门阵,这才知道周辉同他们在岳门铺带上来的人,改编成了
一个中队,他任中队长,李仲生任副队长,现在驻在百子洞那边的炭洞子里。夏林又带了些
人,住在半山腰的石灰窑里,外面搭了个棚子,条件虽然不好,却比这里暖和。向老大这房
子之所以一直没有整治,是因为靠山脚太近,敌人一来人就要撤的。

    我看了一转,问:“怎么没看见金积成和唐俊清啊?”夏林说:“他们两个啊,都成了
廖大哥的跟班了,跟大哥到顺庆、武胜开会,都好几天了,也不怕狗咬。”我听了奇怪,问
什么狗咬,他们全都笑起来。朱老幺说:“大哥走一处,狗腿子们就要咬一路,我们都成了
打狗队了,不久前还到南部去打了一群。这才清静几天,看样子狗又要上山来了。”

    半夜了,人都散了,我还是没有睡意,要夏林跟我谈谈八儿的身世。

    夏林叹了口气说:“大姐,说来话长啊。八儿的父亲,说来你也是知道的,太平场的周
老大,党员,小队长。去年腊月余家场事变后,敌人到处屠杀我们的同志,周老大来不及撤
退,被叛徒出卖牺牲了。敌人又来捉他的女人,他女人病在床上,跑不动,敌人来了,把她
也打死了。一个最穷苦的蒋婆婆把八儿藏起来,才逃脱了匪军的毒手。匪军走后,八儿看到
妈妈浑身是血,‘哇’的一声哭倒在尸体上,妈妈、妈妈地叫个不停。后来我听说了那情
景,真是铁人也要伤心啊。“蒋婆婆找了乡亲们,把他妈妈埋了。可这孩子不死心,一天到
晚在外面到处跑着找妈妈,一面跑,一面喊,声音都哭哑了。后来,他的叔父周老二下山,
才把他带上山来。一上山还是那样,天天跑,到处喊,我们哄也哄不住。没有办法,一次廖
大哥来了,我们和他商量了一阵,大哥就去对他说:八儿,不要哭了,我就是你爸爸。打死
的是你奶妈、奶爹。要记住,你的奶妈、奶爹是敌人打死的,你长大了要给他们报仇!他望
着大哥,还不大相信,又问那我的妈妈呢?我们就说,妈妈被敌人拉去关在岳池城里了;他
问岳池城是什么样子,我说,是有城墙围住的许多房子。他又问妈妈怎么才能回来啊?我
说,等我们打垮了敌人,你妈妈就会出来的,这才把他哄住。可是他从此就缠上了我。有一
天我们在山下打仗,他跑到战场上来了。我说八儿你来干什么?他说打岳池、救妈妈啊!我
们听了都很难过,这孩子把我们哄他的话记死心了。

    “今天他一听说你回来了,才吃半碗饭就跳跳蹦蹦地跑去接你,看见人就说,我妈妈回
来了,我妈妈回来了。”四周静得出奇,我搂着熟睡的八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夏林突然
抬头来,看着八儿说:“大姐,八儿是个好孩子,我一定要把他抚养成人。”

    我说:“夏林,八儿不仅仅是你的,也是我们大家的,是我们游击队的儿子。”

    第二天,我睡得很晚才起来,走到院子里。夏林正和周辉同商量什么,一见我就说:
“大姐,敌人的皮肉又造痒了,我们又要去打狗咯。你和八儿,好生休息两天再说。”我瞪
了他一眼,说:“你大姐在监狱里坐了一年,骨头都坐松了,再不打仗,怕二天枪都拿不稳
了。”

    八儿听了,一旁嘟着嘴,拉着我的衣服直喊:“妈妈,我要去嘛。”我说:“八儿,你
莫伙起闹,娃儿家晓得啥子。”说着又和夏林他们商量。八儿不高兴了,仰起头来说:“我
晓得的,夏叔叔他们教我爬树跳崖,我还会学八哥儿叫。”

    我一听他说学跳崖,立即想到法慧,心头好一阵难过。

    周辉同听说我要参加战斗,高兴得很,嘿嘿地笑着说:“大姐啊,夏林他们是打仗的老
手了,我还没有‘独立’过呢。这回大哥和老金他们又不在,大姐你就来给我们当个头儿
吧。我上山来才听他们说,你打仗在行得很呢。”

    李仲生听周辉同这么一说,也在一边乐得合不拢嘴。夏林瞪了他一眼说:“你们真会打
主意,大姐现在是我们的总指挥了。”说着就一起研究作战方案。

    我们把二百多人分成四个大组,每个大组又分成两个小组,分布在附近二十多里路的战
线上。然后,把山边的老百姓都撤上来,让那些房子空着;再派几个人住在半山腰的房子
里,装成庄稼人,成天扛着锄头在地里晃,引诱敌人上山来,最后再找机会打。

    这一仗,自然是打赢了,敌人的一个连让我们打得丢盔弃甲的一败涂地。而出乎我们每
个人意外的是:这次把敌人引上山来的,竟是不听招呼自己抹花了脸、装成叫化子娃娃的八
儿!

    玉璧他们还没回来。敌人却上了瘾一样,不断地扑上来。我带着大家,选择有利地形,
东奔西走,打了好几仗,最后把敌人驻在唐家院子的两个连解决了,除了缴获枪支弹药之
外,还缴获了大量粮食、盐,连同敌人蒸饭的甑、铺盖甚至被打死的连长的皮箱,一同搬上
了山,真是办足了年货。八儿从敌人的皮箱里欢天喜地拿出半匹洋布,我就用这布给他缝了
一身新衣服过年。

    正在欢天喜地的,玉璧回来了,夏林、周辉同连忙拥着我迎上去。金积成和唐俊清见
了,高兴得不得了。玉璧反而红了脸,一把拉过旁边的一位中年人说:“我来介绍介绍,这
位是刘元贞同志,上面派来接替刘铁同志的工作的。大家就叫他老刘政委吧!”

    我看这个人,中等个子,和和蔼蔼的,不禁又想到牺牲了的刘铁。

    几个支队长在一起,开了个会,我把这几天的情况谈了,夏林、周辉同作了补充。玉璧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拍膝头说:“打吧,好好再打几仗,过足瘾,很快就要打不成了。”
夏林问为什么,老刘政委说:“杨森把大队人马都开去打红军,反而被红军定在营山前线,
动弹不得,加上老吃败仗,兵员不足,将无斗志,后方又被我们打得恼火,现在大概又想讲
和了,正派人来透风。如果这次说好了,我们再把队伍拉到坝上去,好好休整一下。”

    夏林一听,说:“又来了又来了,大姐这才刚刚从牢里逃出来呢,就忘了?上次余家场
的亏还没吃够?他龟儿子杨森,打屁都不成气,他的话听得么?”

    玉璧听了,瞪了他一眼说:“你老弟,说话就这么粗粗莽莽的!这是大计划,我们要仔
细研究的。”

    大家说了一阵,要走了。玉璧也站起来,夏林拉住他,一脸惊奇地说:“你干什么,不
留下来和屏姐说会儿话?一年了哟。你看,我们给她封了个总指挥,打了这么几仗,称职不
称职?”

    玉璧说:“大家研究的,我有什么话说,只恐怕她……”

    周辉同抢过话头说:“只恐怕她累坏了,是不是?”

    晚上,夏林把石灰窑给我们让出来,大家都挤到外面棚子里住。夜深了,玉璧拥着我,
我们都不说话。好久,玉璧突然说:“八儿,八儿今晚上,跟谁?”

    我说:“大概跟夏林吧。这娃娃,怪可怜,连衣服也没有穿的,打起仗来机灵得很,一
会儿爬到树上当‘望远镜’,一会儿又当‘开路先锋’,这几仗,他起了不少作用呢。”玉
璧叹了口气,说:“是根好苗苗,只是不能让他老跟着队伍,不方便,也危险。”

    我说:“那就找个机会带他去重庆吧,跟彬儿在一起,去读书。”

    玉璧没直接回答我的话,只是说:“他是个烈属子弟呢,没爹没妈的。”

    我笑笑,把头埋在他的胸前说:“我晓得,就当我给你多生了个儿子。”